当前位置:笔趣阁 > 风鬼传说 > 第185章 逼亲

第185章 逼亲

上官秀苦笑,他还没说话,叶飞雪目光一转,看到了东哲,她脸上的笑容立刻僵硬住,脸sè也随之沉了下来,她怒声问道:“他为什么会在你这里?”

扭头看了东哲一眼,上官秀解释道:“现在东哲先生已经投靠贞西军,是贞西军内的一名谋士。”

“杀了他!”叶飞雪抬手怒指着东哲,一字一顿地说道:“你快杀了他!白衫军里没有一个好东西!”

东哲暗叹口气,在叶飞雪的怒视之下,他面露羞愧地垂下头,看来自己曾加入白衫军的事,已成为自己这辈子都洗刷不掉的污点了。

上官秀正sè说道:“杀害你家人的凶手是刘天,刘天早已伏法,你的仇业已报了,又何必再把怨气发泄到其它人身上?东哲先生弃暗投明,现已是我贞西军中的一员,我不会杀他,若是有人对他不利,我也会竭尽所能的保护他!”

他这番话让东哲深受感动,他拱手对上官秀深施一礼。

叶飞雪再次把目光投在上官秀脸上,不过眼神中却是充斥着怒火。

上官秀走出凉亭,来到叶飞雪近前,好言安抚道:“每个人都会有犯错的时候,即便你心里不能谅解他,至少,你也该给他一次改过自新的机会,你说呢?”

叶飞雪知道东哲不会灵武,和自己家人的遇害关系不大,但她就是咽不下这口气。她气呼呼地看着上官秀,又瞧瞧东哲,质问道:“你宁可帮他也不肯帮我?”

东哲这时候站起身形,向叶飞雪充满歉意地说道:“白衫军当初的所作所为,我也深感愧疚,叶姑娘即便杀了我,我也无话可说,但我现在还不能死,大人对我有知遇之恩,待我报答了大人的恩情后,自会向叶姑娘负荆请罪,到时任凭叶姑娘处置!”说着话,他向叶飞雪一躬到地。

见状,上官秀暗道一声不错,东哲还是一个颇有些气魄的人,错了就是错了,不会为当初自己的所作所为多做一分狡辩。

看着东哲对自己躬着身形,久久没有直起身,叶飞雪脸sè稍微缓和了一些,她冷声说道:“夫人。”

“啊?”叶飞雪的话太跳跃,连头脑一向敏锐的东哲也有些跟不上她的思路。

叶飞雪沉着小脸,说道:“我是上官秀的夫人,你不叫我夫人,为何要叫我叶姑娘?”

“呃……”东哲下意识地瞅了一眼表情尴尬的上官秀,不知该如何作答。

上官秀向他摆摆手,说道:“东哲,这里没有你的事了,你先退下吧!”趁着叶飞雪的情绪不再那么激动,上官秀赶紧把东哲打发走。

东哲自然也明白上官秀的用意,他深深看眼叶飞雪,说道:“叶姑娘,在下,先告辞!”

不等叶飞雪接话,上官秀向一旁的肖绝扬头说道:“阿绝,送东哲先生回府。”

“是!”肖绝答应一声。

看着东哲和肖绝二人快步走出庭院,叶飞雪紧咬着下唇,还是不太甘心,她转身正要追过去,上官秀抢先一步,拉住她的胳膊,故意岔开话题,问道:“你怎么突然找到县尉府来了?”

上官秀的问话立刻把叶飞雪的注意力吸引到他身上,她撇了撇嘴角,理直气壮地说道:“自然是来找你成亲的!”说着话,她又斜着眼睛睨着上官秀,问道:“你该不会是反悔了吧?”

我压根也没答应过!上官秀在心里嘀咕一声,他还没说话,叶飞雪仿佛看穿了他的心思,立刻又道:“你可别想抵赖,上次在隆安镇外,你可是亲口应允过我的!”

“那是你逼我的……”当时叶飞雪骗自己饮下了散灵丹,不答应她的条件,她就不给自己聚灵丹,他不得已才答应了她的条件,想不到这个小丫头还真往心里去了。

上官秀露出苦笑,无奈地摇了摇头。他重新打量叶飞雪,她现在年龄尚小,还算不上是倾国倾城的绝世美女,但也能看得出来,是个小美人胚子,成年之后也一定会是个美艳无双的佳人,上官秀想不出来她到底看上了自己哪一点,怎么就非要和自己成亲呢?

他话音刚落,叶飞雪眼圈一红,眼中蒙起一层水雾,她泪眼汪汪,幽怨地看着上官秀,哽咽着问道:“你……你是要悔婚?”

上官秀见状,差点被自己的口水噎到。他条件反射性地摆摆手,说道:“我没……”

他才说出两个字,叶飞雪立刻又破涕为笑,大眼睛里哪还有一丁点的泪光,她笑呵呵地抱住上官秀的胳膊,喜笑颜开地说道:“我就知道,你不是个出尔反尔的人,男子汉大丈夫,顶天立地,就应该言而有信嘛!”

上官秀眨眨眼睛,看着满脸笑容的叶飞雪,他突然有一种轻敌受骗的感觉,她这么说,等于是用话把自己堵死了,如果自己再反悔,岂不就不是男人了吗?

他还没来得及接话,叶飞雪笑问道:“我们什么时候成亲?”

在叶飞雪的步步紧逼之下,上官秀有些难以招架,确切的说,他一直以来都不太擅长应付女人,在唐凌面前如此,在唐婉芸面前如此,现在在叶飞雪面前还是如此。

他抓了抓头发,转头看向吴念和孔笛,向他二人投去求助的目光。

吴念和孔笛二人终于回过神来,现在他俩也差不多弄清楚事情的来龙去脉,后者微微一笑,站起身形,对叶飞雪说道:“叶姑娘,现在大敌当前,大人身为我贞西军的主帅,又怎能临阵成亲?这太儿戏了,也会让下面的将士们看大人的笑话,有损大人在军中的威望!”

孔笛这番话说得合情合理,也让上官秀终于找到了推脱的借口。他对叶飞雪说道:“孔笛先生所言有理,何况,你现在年纪尚小,家人又刚刚过世,眼下并不适合成亲!”

叶飞雪气呼呼地哼了一声,说道:“说来说去,你还是想反悔!既然你说现在不适合成亲,那你说说到底什么时候才适合成亲?”

“这……”

“如果你现在回答不上来,慢慢想也没关系,你什么时候想好了,再什么时候告诉我!”叶飞雪突然又放缓了语气,稍顿,她含笑补充一句:“以后,我就住在这里了!”

听闻她的话,在场众人不约而同地瞪大眼睛,就算贞郡这里民风开放,但这个小姑娘也豪放过头了吧?

吴雨霏皱眉道:“叶小姐,你一个未出阁的姑娘,住在秀哥这里,这成何体统?”

秀哥?叫得还真亲切呢!叶飞雪拉住上官秀的袖子,说道:“我可是他的未过门的夫人,为什么不能住在他这里?”

这个小丫头简直就是在胡搅蛮缠!吴雨霏秀眉紧蹙,冷冷凝视着叶飞雪。叶飞雪也不甘示弱地看向她,她二人的目光在空中交汇,立刻碰撞出火花。

感觉她二人再怎么对峙下去都有可能大打出手,上官秀露出一抹苦笑,琢磨了片刻,点头说道:“如果你暂时无处安身,可以先住在这里。”说着话,他又对吴雨霏道:“雨菲,你去帮她安排下住处。”

“是!秀哥!”吴雨霏终于收回目光,向上官秀点下头。叶飞雪如同打了一场胜仗似的,满脸的得意之sè。吴雨霏也懒得理会她的幼稚,面无表情地甩下头,说道:“叶姑娘请随我来!”

叶飞雪没有再继续纠缠下去,很懂得见好就收,她向上官秀龇牙一笑,美滋滋地跟随吴雨霏而去。

目送着她二人走出庭院,上官秀长出口气,走回到凉亭中,见吴念和孔笛都在眼含笑意地看着自己,他抢先说道:“什么都不要问,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处理。”

吴念和孔笛相视而笑,等上官秀落座之后,吴念识趣地转开话题,回到他们刚才谈论的老问题上。他说道:“大人,现在我军实在不适合出兵岭南县,当务之急,还是应先稳定住北丘、金川、漳水三县的局势,继续扩充兵力,只要我军实力增强,便可西镇宁南军,东慑史凯文叛军,使两者不敢贸然来犯。”

上官秀点点头,突然想起什么,问道:“我方的粮草可还充裕?”

吴念和孔笛双双摇头,说道:“现在军中粮草已然是捉襟见肘。”

孔笛接道:“最快最直接的办法就是向百姓征粮。”

对此吴念并不赞同,他摇头说道:“不妥!北丘、金川、漳水三县刚刚结束战事,百姓们的生活才稍微安定了一些,现在征粮,等于是不给三县的百姓们活路啊!”

孔笛正sè说道:“粮草问题,生死攸关,如果不向百姓征粮,我军将士又吃什么?”

上官秀眉头紧锁,这的确是令人头痛的事。他正低头沉思的时候,庭院的拱门处突然传来大笑声,有人说道:“秀哥尽管去招兵买马就是,粮草的问题,我来解决!”

听闻话音,众人齐刷刷地扭头看去。只见从拱门外走进来一名青年,其貌不扬,个头不高,身材圆滚滚的,众人定睛一看,原来是钱进。

上官秀面露惊喜之sè,问道:“阿进,你有办法?”

看网友对 第185章 逼亲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