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他与月光为邻 > 142.第142章 外传 闻说双溪春尚早(1)

142.第142章 外传 闻说双溪春尚早(1)

晚霞朵朵,流火般缀在天边。天空就像是被烧透了,碧蓝中透出明媚的红。深春时分,路边每一片树叶,都显得清绿饱满,溢出一点点香气。

冉妤百无聊赖地走着。一天天这样上班下班,没有半点波澜,当真是无聊。

其实吧,她昨天去相亲,也见了个传言中的“高帅富”。人家的确也高,一米八几,就是身材竹竿了点,看起来很“平面”;的确也富,据说他爸名下有好几个养猪场,随便一个养猪场就能养活好几个冉妤;至于帅……长得也算是细皮嫩肉,五官也周正,完全不象养猪场少东。可是一坐下来,那人就叨叨叨,叨叨叨,说结婚了女方就要在家当全职主妇啊,一定要生三个孩子啊,他很想要温柔乖顺的妻子啊……冉妤当时听得就头大,脑海中已浮现个猪圈,把自己装在里面的画面。

后来吃完饭,少东还邀请她去酒吧坐坐,言语肢体间颇有暧昧之意。冉妤也给自己做了一番心理建设,想猪就猪吧,她的人生目标本来不就是找个高帅富,过上米虫的生活吗?可是临到酒吧门口,她实在是狠不下心,借口有事终于还是跑掉了。

相亲就是抱着明确目的耍流氓,可冉妤既想耍流氓,又想做等待王子的公主。其结果,自然是流氓耍不成,公主越来越饥渴。

唉……

下班的路上,她要穿过个公园,去坐地铁。此时暮sè渐渐浓了,公园里人不多,很静。她走过一条石板小路,看见树丛中的石凳上,坐着个男人。

男人的身上非常脏,头发也黑黑油油的,有股味儿。但是他给人的感觉有点奇怪,冉妤多看了两眼,发现是因为他坐得很直,双手也平平地放在膝盖上。完全不象其他流浪汉颓靡懒散,看起来非常淡然处之。

察觉到冉妤的注视,男人抬起头,看了她一眼。

对于这种人,冉妤向来躲得远远的,立刻快步走掉了。

这天晚上,冉妤躺在床上,脑海里总是浮现一双眼睛。棕黑sè瞳仁,似乎比普通人颜sè更浓重。

有些人身上是有气场的。譬如谢槿知,清清冷冷的,却像是对任何事都心中有底。跟她在一起,冉妤就会觉得很安心。譬如应寒时,气场就更凸显了,清风明月,温润孤绝。你站在他面前,就有种被那淡淡光芒笼罩的感觉。

庄冲和馆长,没有任何气场。

可是,一个流浪汉,为什么会让她觉得气场强大,印象深刻?白天两人对视的一刹那,她竟然感觉到心脏一紧,就像被野兽盯住了。

——

第二天下班,冉妤走了相同的一条路。手里还提着个小塑料袋,里面放着一块面包和一瓶矿泉水。

她的动机和心情难以形容。有点好奇,有点紧张,有向人施舍时的那种满足感,还有不循规蹈矩的冒险快感。因为对方明显是个英俊而野性的男人,却也是泥草一样的社会最底层。她也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要来,大概最直接的原因,还是因为男人那张堪比杂志男模的脸。

冉妤走过花丛,走入那条僻静的小路。

今天天气yīn沉些,几枝树梢下,男人单手搭在额头,躺在石凳上睡觉。旁边恰好走过另一个流浪汉,捡起地上不知谁扔的半个包子,大口吃掉走远了。男人却似乎并未察觉,躺着没动。

他……不跟别的流浪汉抢食的啊。冉妤暗暗地想,不知道她把水和面包留在旁边,他会不会吃呢——其实冉妤今天所谓的“冒险”,也就是丢下东西,然后跑掉而已。但就这么点事,也足以让她这种良家妇女,心底的那一撮小火苗躁动了。

她往前走了几步。男人突然睁开眼睛,她吓了一跳,站住了。

四目凝视,两人都没说话,也没动。有一片树叶,从他头顶飘落,落在了他胸口那辨不出原本颜sè的衬衣上。

虽然脑袋依旧黏稠得像浆糊,什么也想不起来。但林对眼前的年轻女人,是有印象的。这几天他流落街头,这个星球这个城市的人,对他都是避而远之,令他心头隐隐生出几分怒意,但是按耐不动。因为他还没把自己到底是谁,为什么会在这里想清楚。

这个女人,昨天也是在这个时候经过。一看到他,就露出兔子一样受惊的眼神,有点可笑。但她的目光中,又有几分清澈的探究。那双黑宝石一样剔透明亮的眼睛,他记住了。没想到今天,又遇到了她。

林的目光沿着她的脸下移,落在了她手里的面包和水上。挺直的长鼻梁,鼻翼微微翕动。刚才,他就是闻到食物的香味,才睁开眼睛。现在,她就站在他脚边,那香味更加往他鼻子里钻。他听到空空荡荡的肚子里,一连串略急的叫声,干涸许久的喉咙,也越发的烧。他不动声sè地吞了一下口水。

但这小动作却被冉妤注意到了,因为他那笔直的脖子上,极有男人味的喉结滚动了一下。她有点想笑,但又莫名不敢,然后她不知道,就是这么一刹那,林却已拿定了主意。

身为一国之君,他即使饿死,也绝对不会去乞讨。想到这里,他突然一怔。

一国……之君?

然而肚子叫得更响了,林就暂时按下心头疑惑,不露声sè地注视着冉妤。

他决不会去乞讨,也不会偷。

但是他可以抢。

掠夺乃帝王本性,坦然为之。

他站起来。

冉妤这才发现,他比她想像的更高,至少有一米九了,她才到他的胸口第三颗纽扣。男性躯体带来的压迫力太大,她下意识往后退了一步。

“给我。”林淡淡地说。抢这样一个女人的东西,他心中还是有点讪讪,甚至懒得动手。

然而大概是因为他的嗓音太低沉磁性,眼神又太深邃,暮sè照在他的身躯上,又太过硬朗英挺。明明是命令式语气,却被心中小鹿乱撞的冉妤,听成了疑问句:“给我?”

他问,是不是给他的。冉妤轻咳了一下,脸也有点烫了,把塑料袋递过去,语气淡淡地:“嗯,我这个人,最喜欢做好事了。”

林静了静。

接过塑料袋,撕开包装纸,三两口就把面包吃完。然后拧开矿泉水,抬起头,汩汩汩就喝了起来。冉妤睁大眼,看着他一口气喝掉一整瓶,然后把瓶子和塑料袋往旁边垃圾桶帅气地一丢,抬头再次看着她。

“你可以走了。”林说。

冉妤愣了一下,看着他重新躺下,闭上眼睛,居然一副大爷的姿态。

“喂,你难道都不跟我道声谢吗?”冉妤喊道。

林睁开眼,瞥她一眼,说:“明天,继续送食物和水过来。”

冉妤:“……”

——

冉妤觉得,自己就是碰见了一个神经病,一个无赖!好心施舍他,居然被他赖上了,明明是个流浪汉,却一副高高在上的语气,让她继续送吃的?她有病才会听他的话!

……

次日傍晚。

冉妤拿着一大包达利园派,慢吞吞地走在公园里。她给自己的解释是这样的:谢槿知经常教育她要做好事,现在她既然做了,就要有始有终而已。而且,就当是给自己行善积德,这样她始终不旺的桃花运,说不定就会变好。

他果然还在原处,这回连起身都懒得起身,只看着她。冉妤把派丢到他身上,他依旧没道谢,接过就吃。看他把一整包都吃完了,冉妤才轻哼一声,转身走了。

……

第一天,面包;

第二天,达利园派;

第三天,小炒肉盒饭;

第四天,鸡腿盒饭;

第五天,肯德基全家桶;

……

冉妤觉得,自己这些天,真的就跟犯病了中邪了一样。每天准时去投喂那个男人,看着钞票一张张飞走。她总是跟自己说今天一定不去了,可每到下班铃响,她就坐不住了,心中那撮小火苗,仿佛又野野的燥燥的,烧了起来。她问自己,冉妤,你到底是要闹那样?你的人生目标是被高帅富娶回家,当宠物一样呵护娇养一辈子。现在呢?这个空有皮相、穷困潦倒的流浪汉,都快被她包养了……

她的人生,绝对不该是这样的啊!她要被包养,不要包养男人啊。

终于,在连续投递了两个星期后,谢槿知从外地回来了。她一回来,冉妤就像找到了主心骨,这天下班时,跟谢槿知去逛街,逛着逛着,天就黑了,然后顺理成章、理直气壮就坐渡轮回家了,没有经过那个公园。

冉妤的家在江对岸,一个有些年头的单位小区。父母都在外地,她一个人住。夜sè又深又静,路灯打在香樟树上,在地面投射出片片剪影。她走得有点慢,有点心不在焉。等上了楼,摸出钥匙,一跺脚,声控灯亮了,她看到家门口的楼梯上,坐着个人。

冉妤的眼睛都看直了,心也吓得怦怦地跳,深呼吸几下,镇定下来:“你怎么会在这里?”

林的双手搭在膝盖上,因为身材太高大,腿太长,坐在楼道里显得非常局促。他抬起头看她一眼,然后站了起来。空间这么小,冉妤一下子被他逼退到墙角,有点战战兢兢。他的手按上她身旁的墙壁,语气不太好:“今天为什么没来?”

冉妤咬了一下嘴唇,转过头去:“我没有义务每天去。”刚要拿钥匙打开门,忽然又顿住,再次看着他,狐疑中带着点紧张:“你……怎么知道我住在这里?你想干什么?”

林根本不屑于回答这样幼稚的问题。他知道,今天夕阳西下时,他在公园的长椅里等了很久,等到其他流浪汉都散了,等到天一点点黑透,这个女人还是没有来。之前每一天,他只当她是一个傻里傻气好摆弄控制的姑娘。可今天,他却有种被愚弄的怒意。

楼道上方响起脚步声,林一把抢过她手里的钥匙,打开门,将她推进去,然后闪身而入,反手关门。一系列动作流水行云,冉妤完全没反应过来,就被他单手搂着腰,进入了黑暗的室内。

没有开灯,伸手不见五指。男人有力的手指,隔着薄薄的春衫,贴在她的腰上。她的脸也被迫贴在他的胸口,感觉到微微的热气。冉妤从未遇到过一个男人,有他这样浓烈的男人气息,一时间心跳如擂,又急又慌。

“你想干什么?别乱来!我、我可是很有背景的,你要是伤害我,一定会后悔!”

完蛋了完蛋了。冉妤都快要哭出来了,没想到他竟然不是好人,谋财害命?先奸后杀?她算是引狼入室,栽在他的美sè上了……实在不行,能不能只奸不杀啊……脑子里混混乱乱想着,他却始终沉默着。

“啪”一声,他把灯打开了。

冉妤看着他近在咫尺的脸,意外地发现他居然在微笑。淡淡的,有点玩味的笑。他松开了她,目光迅速环顾一周:“你一个人住?”

“是……不!我跟好几个朋友一起住,他们马上就回来。你如果不想被抓,就赶紧走!”

林扫一眼玄关唯一的女式拖鞋,再看看室内明显女孩独居的布置,又笑了笑,没说话,径直走了进去。

冉妤贴在门边,没敢动。他想干嘛呀?看样子不像是打算对她犯罪,那从容的神sè,深沉的双眼,还有举手投足间的气度,倒像是在睥睨审视她的家。

林确实是在审视。

原本,他只是心中不悦,就来找这个女人。身为帝王,他想做什么就应当做什么。然而此刻,看到她布置得温馨干净的小屋,虽然还是算简陋,但比他这些天住的桥洞和公园强多了。

看完一圈,林在沙发坐了下来。

冉妤看着他的黑脚印踩满整个房间,看着他全身脏兮兮的,却动作款款地,在她的真皮小沙发里坐下。然后抬起头,一只手搭在了靠背上,目光幽沉地盯着她。

冉妤突然有了很不好的预感,比被劫财劫sè更糟糕的预感。

“你、你这是什么意思?”她问。

林看着她的小脸,又红又白,真的像兔子一样。他的手指在沙发上一下下敲着,慢慢笑了:“一天一顿饭,已经喂不饱我。这里的一切,我都占了。”

冉妤目瞪口呆。

他却起身,走向卧室,忽然又停步,淡淡看她一眼:“包括你。”

看网友对 142.第142章 外传 闻说双溪春尚早(1) 的精彩评论

23 条评论

  1.  沙发# 我爱应萌萌 : 2015年06月04日

    哈哈哈 哈哈哈 包括你!太特么霸气了!!!完全跟应寒时不同的气场 啊!!

  2.  板凳# 瑾知星流 : 2015年06月04日

    霸气侧漏!!

  3.  地板# Yun : 2015年06月04日

    怎可以这么霸道呀!!!!!

  4.  4楼# LQY. : 2015年06月04日

    。。。霸气!

  5.  5楼# 12点儿 : 2015年06月04日

    啊啊啊,等了好久的外传,没过足瘾啊啊啊啊

  6.  6楼# 匿名 : 2015年06月04日

    好好看好看好看,超级喜欢

  7.  7楼# 匿名 : 2015年06月04日

    哦=_=

  8.  8楼# 朝阳 : 2015年06月04日

    等得我心都碎了,终于等到了,快更 快更快更快更

  9.  9楼# 匿名 : 2015年06月04日

    我觉他他也很可爱,但是他为毛想侵吞地球啊。

  10.  10楼# 匿名 : 2015年06月04日

    想到林身上脏兮兮的,再怎么霸气也不喜欢呀

  11.  11楼# 匿名 : 2015年06月04日

    哎呀!就是喜欢这种霸道型,对口!

  12.  12楼# 应萌萌的小知知 : 2015年06月04日

    霸道总裁类型!!我爱!

  13.  13楼# 匿名 : 2015年06月04日

    庄冲和馆长,没有任何气场。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14.  14楼# 匿名 : 2015年06月04日

    其实我想看看他们在小星球转的怎么样了呢?

    •  ↓1层 盛夏一光年 : 2015年06月05日

      我也是……

  15.  15楼# pinkblossom1 : 2015年06月04日

    霸道总裁!!

  16.  16楼# 匿名 : 2015年06月04日

    其实吧,挺喜欢这种型的,但实在太不考虑女方了

  17.  17楼# 最爱萌萌 : 2015年06月04日

    好霸道啊。。。

  18.  18楼# 匿名 : 2015年06月04日

    男版的紫霞仙子有木有。

  19.  19楼# 匿名 : 2015年06月05日

    对林的番外一点兴趣都没有,快写应萌萌的

    •  ↓1层 匿名 : 2015年06月05日

      我也是!完全没兴趣啊

  20.  20楼# : 2015年06月05日

    小应时寒?

  21.  21楼# 月光光 : 2015年06月05日

    哈哈^ω^太霸道啦!快写寒时跟槿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