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捉蛊记 > 第二十章 鬼魂

第二十章 鬼魂

  赛华佗张永奇张老,是川渝一带最为著名的杏林圣手,他既然都说出这样的话儿来了,说明我基本上没有抢救的可能性了。

  当下最需要做的,那就是赶紧写遗嘱。交代后事。

  听到这个结论,无论是黄养鬼,还是老鬼,又或者黄胖子,一瞬间眼睛都变得通红,但是为了照顾我的心情,却又不得不强忍着悲恸,唯有小米儿仿佛什么都不知晓一般,伸手摸着我的脸,咿咿呀呀的,一副天真烂漫的表情。

  我瞧见她并没有受到那鬼门七星丛针的影响,十分健康,心中安稳了一些。逗了逗她,装作完全不在意的样子。

  我强行按耐住心中的恐惧和失望,然而老鬼却受不了自家兄弟即将离世的消息,红着眼睛,使劲儿地瞪着小米儿的脸,仿佛要把这个小家伙给吃掉一般。

  似乎感受到了老鬼身上散发出来的杀气,小米儿下意识地缩了缩身子,然后哇哇大哭了起来。

  小婴孩儿一闹起来,没完没了。呜呜哇哇闹得医堂一阵嘈杂。

  老鬼的杀意更加浓了。

  我不敢让小米儿再出现在老鬼的视线中,也瞧出了赛华佗眼中流露出来的不喜,便提出能不能给我一个地方休息一下,让赛华佗给黄养鬼和老鬼给瞧一眼。

  毕竟这一行人之中,除了我这绝症之外,他俩也是身受重伤,此刻能有这赛华佗在。多少也能帮着瞧一下。

  死者已矣,生者还得继续活下去不是?

  赛华佗让弟子带我到旁边的房间里歇息,便宜师姐让黄胖子陪着我。我拒绝了,让他跟这儿待着,我在房间里面跟小米儿聊几句话。

  到了静室,满室药香,隔音又好,可比那牢房要舒适许多,那弟子颇为恭敬,扶着我躺倒在床上之后,又给我将窗帘合拢,打开床头的一盏灯光,然后才小心地关上门,离开了这里。

  我躺在床上,整个人一下子就松弛了下来。感觉之前的奔波辗转,以及诸般辛苦都化作了乌有,疲倦一下子就袭上了心头来,只想着闭上眼睛睡一觉。

  然而我却不敢睡。

  之前的四冲道人曾经给我诊断过,说我断然活不过三日,而那还是在我静养的前提之下,这一番折腾以来,我的生命耗尽,根本就已经是油尽灯枯,就欠最后一口气了。

  所以我不敢睡,不敢闭眼,因为我怕我一闭眼,就会从此长眠于此,再也醒转不过来。

  我必须趁着我还有力气和意识,将身后事给交代完成,方才能够无忧无虑、不留遗憾地离开这个世界。

  小米儿在我躺下之后,撒丫子地在房间里面蹦跳,好奇地望着这一切,过了几分钟,她似乎感觉到了无味,又回到了我的身边来,我刚刚把气喘匀,拉着她的手,轻轻叹了一声。

  这是个有爹没娘的孩子,而很可能明天之后,就是个无爹无娘的孩子了,实在是可怜。

  然而她似乎什么都没有意识到。

  我想起之前老鬼瞧她的眼神,就觉得有一些话,必须要提前跟她讲起,琢磨了一番,我拉着小米儿的手,说孩子,爸爸有几句话,要跟你讲,你听仔细了。

  小米儿睁着一双黝黑有神的双眼,望着我,不知道我到底要干嘛。

  我深吸了一口气,然后说道:“孩子,我可能要去一个很远很远的地方去了,去了那儿之后,你可能就再也瞧不见我了。爸爸这辈子最幸福的事情,就是喜当爹,莫名其妙地就多了你这么一孩子,然而最遗憾的事情,则是没有能够看着你长大……”

  说着说着,我突然间就有些动真感情了。

  我望着小米儿的双眼,瞧见她懵懂无知的表情,整个人就是一阵心碎,想着我若是死了,她会不会很伤心呢?

  她会哭么,会闹么,日后会不会想我,如我想她一般呢?

  我愁肠满肚,声音就变得哽咽了起来,告诉她,说孩子,我走了之前呢,会拜托师姐照顾你的。

  你以后就跟着养鬼姑姑吧,她是女人,心软,也应该会疼小孩儿,你若是能够跟着她,我在地府之下,应该会安心的。

  好孩子,这个世界上,好人不少,但坏人也多,很多人会垂涎你的身体,所以轻易不要让别人知道你蛊胎的身份。

  我走之后,你不要想我,把养鬼姑姑当作妈妈,把自己当作是正常的小孩子——我特别希望的一点,那就是让你能够和寻常的小孩儿一般,健健康康地长大,拥有一个幸福快乐的童年……

  另外,如果老鬼叔叔对你凶呢,你别害怕。他是爸爸最好的兄弟,生死兄弟,过命的交情,他现在只是想不开而已,以后就会解开心结了。

  孩子,你记住了,你叫做王米儿,你是我王明的女儿,永永远远都是,你爸爸也有爸爸,还有一个弟弟……

  孩子……

  说着说着,我就止不住地流淌下眼泪来,那眼泪停不住,不管我怎么忍,都肆意流淌着,而我则开始头脑模糊,感觉神志有些恍惚了,然而即便如此,我还是念念叨叨地说着话。

  上天,请多给我一点儿时间,我要把自己这些年的那人生经历,给我孩子讲一讲,免得她少走弯路。

  我还想活一会儿,求求你,再给我多活一会儿……

  尽管心中如此虔诚的乞求,然而我的意识却一直在往着下面沉去,一直似懂非懂的小米儿也慌了,她伸出手来,一边帮我擦拭眼角的泪水,一边焦急地叫我“妈妈、妈妈”……

  她的每一声呼喊,都重重锤击在我的心头,又痛,又苦,又是莫名欣慰……

  再接着,我的意识开始变得模糊了,感觉身子变得轻了些,往上方飘了起来,身子越发地冷了,我开始感觉到整个世界的时间都变得缓慢,甚至开始往回倒带。

  无数的画面从我的脑海里闪过,我瞧见了小刀寨的厮杀,又瞧见了长江滩涂边小米儿刚刚生出来的可怜画面,又继续往回走,呆呆、师父、老鬼,一幅一幅的画面走过,我似乎又回到了江城的公司里,那一次倒霉的旅游,然后又见到了米儿……

  当瞧见米儿那张清秀羞涩的脸庞时,我突然一震,想起了一个说法。

  那就是当人即将死亡的时候,会回忆起自己一生之中,记忆最深的诸多画面,而当回忆到自己小的时候,就会灵魂脱壳,魂归地府……

  然后,就死了。

  人死之后,到底会是一个什么样子的世界呢?

  没有人能够说得清楚,所谓的yīn曹地府,或者地狱天堂,到底只是宗教为了让人虔诚的信奉,而编出来的谎言,还是真的确有其事呢?

  不知道为什么,好奇心让我我突然间就没有那么恐惧,也不再留恋人间了。

  死了,就死了吧,唉……

  这般想着,我突然间就感觉身子一轻,整个人一下子就飘了起来,还没有等我反应过来,突然间脚腕一紧,我下意识地低头一看,却见小米儿居然伸手把我给抓住了。

  我整个人就像气球一般,在半空中浮动,而小米儿一脸惊恐地望着我。

  她为什么会这样?

  我的目光继续往下,突然间瞧见了一个让我魂飞魄散的场景,那就是在小米儿的身下,居然还躺着一个人。

  那人浑身发黑,脸sè青紫,双眼不甘地睁着,鼻息全无。

  那个人,长得我和一模一样。

  等等,我知道了,这个人并非别人,他就是我,而此刻的我,不过是刚刚死去,脱离身体的鬼魂而已,我之所以会感觉到整个人往上飘,是有一处地方传来莫名的吸力,准备拘我离开这个世界。

  但是小米儿为什么能够抓住我呢?

  难道她能够瞧见灵体?

  我家小米儿当真是厉害啊,不过人鬼两途,她就算是能够在此刻抓紧我,那又改变不了什么。

  我既然已经死了,又如何能够挽留呢?

  我朝小米儿挥了挥手,让她把我放开,然而她却倔强地咬着嘴,使劲儿摇头,我张了张嘴,想要说话,却一句话儿也说不出口。

  我是鬼,鬼又如何能够说话?

  就在我被小米儿拽得无可奈何的时候,突然间,我瞧见她凝望了我很久,然后将左手伸出,用指甲将心口划开,从伤口处挤出了三滴金黄sè的血液来。

  这血液就好像我以前上中学时化学老师拿出来展示的水银,每一滴都圆滚滚的,不断晃动,相互都不融合。

  这金sè的血液,到底是什么?

  不知道是不是死去的缘故,我的思维有些停滞,还没有等我想清楚,却瞧见小米儿将这三滴金sè血液,滴在了我的脑门顶上。

  一滴、两滴、三滴……

  当第三滴入了脑门,我突然间感觉脑门轰的一声响,整个人仿佛就燃烧了起来,意识也在瞬间就湮灭。

  黑暗降临……

南无袈裟理科佛、说:
国庆第一天,你们去哪儿玩了呢?

看网友对 第二十章 鬼魂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