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捉蛊记 > 第三十八章 亡命厮杀

第三十八章 亡命厮杀

  听到枪响的那一刹那,我的血在一瞬间就燃了起来。

  枪!

  按照咱们国家政法线上的传统,只要枪声一响,这就是天字号的大案,然而这样的事情。却是由我们来主导,而所杀之人,则是黄溯这个恶贯满盈的家伙。

  黄溯该死么?

  该!

  太该了,这个家伙当初就只是在人群之中多看了我一眼,因为我们没有给庙里面添些香油钱,就能够千里追杀,将一帮无辜之人给玩弄而死,满以为凭着自己的手段,无人察觉,使得我打工时的好友接二连三地故去。

  这般心思狠戾、草菅人命的家伙,死一万遍都不足为惜,然而原本作为普通人的我,本来应该是无可奈何的。

  而到了此刻。我却能够自己站出来,维护我心中的公义。

  侠以武犯禁。

  男儿心头一腔热血,为的就是一口气,所以此刻枪声响起的一刹那,我不但没有惊慌,反而是绷紧全身,朝着前方快步冲去,走了三两步,方才瞧见前方的人群之中有几人倒下。而黄溯却并没有死,他随手两掌,竟然打得鱼头帮伏击的人员直接就豁然烧了起来,惊叫着朝那湖水里跳了下去。

  而这火焰升起的一刹那,伏击的阵型就变得散乱了,使得他能够夺路而逃。

  黄溯身体摆动的动作有些别扭和古怪,显然在刚才骤然的袭击之中。他也是受到了巨大的伤害,要不然也不可能如此。

  至于他身边的三人之中,除了一个能够跟随着他一起逃离之外。其余两人,则已经躺倒在了血泊之中。

  “杀!”

  鱼头帮在骤然亮起的火光之中,表现出了江湖门派所惯有的悍勇来,不但不为之所惧,反而大声地嘶吼着,朝那黄溯追逐而来。

  这些人虽然都是鱼头帮的jīng锐帮众,不过到底还是缺少了一些镇场子的高手,那两个骤然开枪的帮众跳入了水中之后,使得这边的攻击虽然凶猛,不过到底还是被黄溯瞅到了空隙,箭步冲离。

  而好巧不巧,那家伙却是冲着我的这个方向径直冲来。

  我是拦住他,还是为了自保而放开他呢?

  我的心纠结了一秒钟。然后下定了决心,从斜刺里冲了出来,朝着黄溯就是一记龟蛇绞杀,试图将其给拦在面前。

  这龟蛇绞杀乃是南海龟蛇技里一招jīng妙之法,变化多端,对付这情况正是合适,那黄溯一开始只以为不过是个喽啰,并未有在意,结果事到临头,却给我缠住,随手拍了几掌,结果被我的十三层大散手给化解。

  他顿时就急了,双手猛然一晃,却有绿幽幽的光芒浮动,朝着我的胸口拍来。

  这就是刚才将人给拍得一阵火起的冥火掌心雷?

  我看得一阵心惊肉跳,害怕他给我来上这一下,殃及了我背上的小米儿,于是开口大吼了一声:“黄溯,你看我是谁?”

  本来双方在那黑暗中交手,只能凭着远方依稀的光线,加上又是急促,所以黄溯并不知晓我的身份,此刻听到我这一声喊,顿时一阵诧异,大声吼道:“怎么是你?”

  这话音之中,却还是有几分惊喜,而说着话,他却是将那冥火掌心雷给撤了去。

  他这边刚刚一犹豫,老鬼和黄胖子立刻从斜刺里杀将而来,黄胖子手中拿一把铁剑,十分沉稳,压住了阵脚,而老鬼的速度奇绝,倏然而至,手中的指甲陡然长了数寸,化作了万般尖锐的劲风,朝着黄溯的周身抓来。

  此番进攻,属于偷袭,骤然间黄溯也有一些手忙脚乱,不过这家伙到底是在粤湘边境横呈多年的豪雄,却也不慌,躲了两回之后,不由得一声冷笑,将身上的黑袍给猛然一抖。

  他这黑袍一抖,居然化作了数百道飞舞的黑sè布片来。

  这些布片骤然而分,然后翩翩起舞,挥舞着自己的翅膀,朝着四周散开,我感觉到了一股强烈的危险,下意识地往后退了两步,却瞧见有一只落在了我旁边的一个鱼头帮帮众额头上。

  那黑sè布片瞬间就融入肌肤之中,变成了一个黑sè的纹身,而那鱼头帮帮众的全身僵直,一动也不能动。

  这什么情况?

  就在我诧异之时,黄溯已经冲到了我的跟前来,手段全出,整个人就如同一头猎豹,我抵挡两下,就被他一脚给踹飞了去。

  我重重砸落在了土道边,而黄溯则冲出了一条道路来,手一挥,数百只布片又飞回了他的身边来。

  他冷然笑了一声,指着我和老鬼,说你们等着,我回头收拾你们。

  聊完狠话,他准备离开,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先前在幕后筹划的张威从yīn影中走了出来,手中拿着一把略微有些陈旧的AK枪系的长枪,枪托顶住肩膀,然后朝着黄溯毫不犹豫地扣动扳机。

  突突突、突突突……

  长枪跟短枪终究是不通的,在一瞬间就形成了强大的火力,这火力交织,在夜空中划出一道又一道的弹幕,洒落在了黄溯的周遭之处。

  黄溯身处空地之上,根本就没有躲避的地方,而且在骤然袭击之下,给他的反应时间也是转瞬即逝。

  然而就在即将被子弹撕成碎片的时候,那些黑sè布片化作一道旋风,在黄溯的面前化作了一堵活动的风墙。

  风墙背后的黄溯一脸扭曲,他冲着我们寒声厉喝:“你们到底有没有一点儿江湖规矩?”

  江湖规矩?

  这是什么东西?

  实在抱歉,哥几个刚刚入了这狗屁江湖,还真的没有人教过我们什么所谓的“江湖规矩”。

  张威一梭子打完了弹夹里所有的子弹,而趁着这空隙,老鬼则一个飞身,直接将全神贯注在子弹上面的黄溯给扑倒在地,那家伙跟老鬼在地上骨碌滚了两圈,黄胖子也杀到了现场来,抬手就是一剑。

  黄胖子的剑法传承自他老子一字剑,绝对的jīng准,眼看着就要将黄溯给一剑刺穿,这时那家伙突然伸出了一只手来。

  他居然用手掌抓住了黄胖子的剑刃,死死顶着,不让他能够寸进一步。

  而这家伙的另外一只手,则顶住了老鬼的脖子。

  之所以如此,是因为老鬼此刻死死地压住他,正准备啃他一脖子的血,将此人给弄死。

  就在此时,那些被子弹撕裂无数的黑sè布片,开始朝着老鬼和黄胖子的身上附着而来,我瞧见了,心中一跳,知道这些东西邪门得很,倘若是沾到了他们两人,指不定又出现了什么变化,于是没有任何犹豫,直接箭步上前,冲到了跟前来,双手挥掌,卷起一道劲风,将这些黑sè布片给拍飞而去。

  这些玩意仿佛有灵一般,感受到了我的掌风,也不敢靠近,只是在外围不断翩翩而动,而刚才围攻黄溯的其他鱼头帮帮众,则都已经被这玩意给定住了身子,动弹不得。

  一时间,居然形成了一个奇怪的僵局。

  场面突然间停滞下来,而就在此时,很远的地方,突然传来了一阵警笛声,不知道是不是附近巡逻的警车听到枪声,正在朝着这里赶来。

  黄溯听到这声音,冷笑了两声,出言说道:“你们就算杀得了我,也必然会被我的冥蝶斗篷给留住,到了那个时候,你们也定然进了局子,脱不得干系,不如这样——大家各退一步,你们看如何?”

  “放屁,你必须死!”

  老鬼被黄溯单手抓住下巴,咬不得人,只有吼着,而双手却不断在黄溯的胸口击打。

  咚、咚、咚……

  然而这一番击打,方才晓得黄溯这家伙练得一生横练功夫,身子就宛如老树桩一般结实,即便是拳拳到肉,却也只能见到老鬼的拳头流血,而不见黄溯有半分痛苦。

  这人好强!

  黄胖子也抬腿,朝着黄溯的脑袋提去,结果一脚踢在了铁板上,“啊”的一声,自个儿倒是惨叫了起来。

  黄溯哈哈大笑,得意地喊道:“你们三个初出茅庐的臭小子,当真以为能够拿得住我?实话告诉你们,老子一身横练功夫,刀枪不入,幽冥入身,保我神魂,老子是有意和解,才跟你们讨价还价的,真当我一点儿手段都没有?”

  此话方毕,他抓住老鬼下巴的左手,和握住黄胖子长剑的右手立刻就是一阵绿油油的光芒。

  而在下一秒,这绿sè光芒寒光大放,老鬼的下巴处,一瞬间就有火焰燃烧了起来,而黄胖子的长剑也被一阵绿光给萦绕在手。

  冥火掌心雷!

  我的天?

  我心头一阵狂跳,瞧见老鬼脸上的火焰大盛,将整个脑袋都给包裹入内,而黄溯则像一个铁核桃,怎么都砸不进来,正焦急的时候,狂奔而来的张威被黑sè布片阻挡,唯有将手中的长枪朝着我这里丢了过来。

  我顺手接过长枪,没有任何犹豫地将枪口抵到了黄溯的脑瓜子上。

  而这个时候,老鬼的全身都有绿sè冥火在燃烧。

  我扣动了扳机。

  通通通、通通通……

南无袈裟理科佛、说:
通通通、痛痛痛……
刀枪不入?真的么?

看网友对 第三十八章 亡命厮杀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