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捉蛊记 > 第四十二章 受尽折磨

第四十二章 受尽折磨

  听到老鬼摸到了舌头来,我立刻就睡意顿消,爬起来,先是看了一眼竹篓里面的小米儿,然后走到了前面来。

  我瞧见地上跪着一个满身鱼腥味的中年汉子。他的双眼被蒙着黑布,什么也瞧不见,身子在不停地颤抖,口中哀求不已,乞求不要杀他。

  看得出来,这个人的勇气实在是乏善可陈,应该很容易撬开他的嘴巴。

  老鬼站在这人的跟前,瞧见我走了过来,朝着我点了点头,然后用一种低沉古怪的声音缓缓说道:“不想死,很简单,回答我的问题就好。”

  那人有些忐忑,说我要是说了。你不放我,那该怎么办?

  老鬼一愣,不由得寒声说道:“你脑子没进水的话,应该知道我把你的眼睛给蒙上,不是在吓唬你,而是在保护你。因为如果你瞧见了我的脸,那就给了我杀人灭口的理由,但是现在呢?我若是想让你死,又何必多此一举?”

  那人想了一下。说好像挺有道理的。

  听着人说话,就知道脑袋里缺了一块根弦,这个对于我们来说,其实是件好事,老鬼用手点了点他的额头,说:“你应该清楚,我抓你出来干嘛。对吧?”

  那人说嗯,如果我猜得没错的话,应该是为了张威的事情吧?

  老鬼说明人不说暗话。你既然知道,事情就简单了,赶紧跟我说一下,现在里面到底什么情况吧。

  中年汉子说你想知道什么?

  老鬼冷笑了一声,说你知道什么,就讲什么,我们有的是时间等,不过如果你说错了半个字,你放心,我绝对不会手软的。

  中年汉子身子一哆嗦,没有说话,反而是问道:“你是昨夜跟张威一起的那几人之一吧?”

  老鬼呵呵,说你觉得呢?

  中年汉子连忙解释。说别误会啊,我只是有点儿好奇,张威跟你们到底是什么交情,居然敢动用咱鱼头帮的势力,冒险去杀了黄溯,我也是今天才从秦长老那儿听说的,说黄溯可是荆门黄家的外支,得罪了这样的人,我们鱼头帮可有好果子吃?所以听到这事儿之后,在家的秦长老震怒,立刻赶到了这里来,把张威拿了个正着。不过那家伙也是一个硬茬子,严刑拷打了一整天,他居然就是扛着不交代……

  什么?

  老鬼听得眼皮一跳,说动刑了?

  中年汉子点头,说对,动刑了,又是烙铁,又是钩子的,看着都瘆人,张威以前就是咱们这舵上的兄弟,咱们都挺熟的,我也看不过眼,这才出来的,结果被您给逮住了。

  老鬼深吸了一口气,说秦长老是谁?

  中年汉子的身子一哆嗦,说秦长老啊,他是我们鱼头帮专门负责内务的长老,这帮里面要是谁犯了规矩,有着出了内奸,这种脏活都是他来处理的。不过整个人出手太凶了,对自家兄弟比对外人要狠无数倍,让人望而生畏,可以说整个帮里面,除了帮主之外,无人不畏惧他,无人不痛恨他,但是却没有人能够拿他奈何……

  老鬼咳了两声,说你讲重点。

  中年汉子一愣,说什么是重点?

  老鬼说这个秦长老到底走的是什么路子,有多厉害,比起你们帮主如何,另外这个家伙有什么弱点没有,最擅长的是什么?

  经过老鬼的开导,这人也开了窍,立刻将自己知道的一切,都抖落了出来。

  在中年汉子的描述之中,那秦长老可是一个从头黑到底的人物,他并非鱼头帮内部的提拔,而是突然就出现了帮中,然后凭着极好的身上,以及姚帮主的鼎力支持,站稳了脚跟,紧接着就开始大刀阔斧地整顿和清楚,并且对于违反帮规以及叛帮之人,施加辣手,显得格外恐怖。

  这人的手段毒辣,引起了帮中许多反弹,甚至还有一位帮中元老公然与其冲突,最后姚帮主有意偏袒,那名帮中元老居然被放到老家守陵去了。

  就是这么一个人,将纪律松散、游兵散勇的鱼头帮给整顿成了一支铁的队伍。

  他没有弱点,至于他擅长什么……

  中年汉子告诉我们,说这个人手上拿着一块非金非铁的两尺令牌,上面写着帮主亲自题笔的“犯我鱼头帮帮规者,严惩不赦”这些个字。

  秦长老便把此物,当做是手中的兵器。

  圣火令的节奏啊。

  老鬼又盘问了一番,发现从这家伙的嘴里面撬不出什么玩意来,因为这个家伙只是底层的小喽啰,对于高手的把握并不算jīng准,而秦长老也没有在他的面前动过手。

  他了解的,只不过都是些道听途说的话语而已,危言耸听的,若是都信了,只怕我们都得转身离开了。

  他又问了一下这个地方的防卫和布置。

  当把这人给掏得差不多之后,老鬼没有任何犹豫地一记手刀,将他给打晕。

  旁边的黄胖子这时方才敢说话,一脸激动地说道:“老鬼,要不要把他给灭口了啊?”

  老鬼气笑了,说你以为是看电视剧呢,好歹也是一条人命,有家有口的,至于么?再说了,手里面沾染了太多无辜的性命,这个东西叫做挂碍,容易产生心魔,对以后的修行会有很大影响的,你不晓得?

  黄胖子摸着光溜溜的后脑勺,也不说话,嘿嘿笑。

  说完玩笑话,老鬼脸容转肃,对我们说道:“从这个家伙反映的情况来看,首先这个秦长老的修为很高,至于有几层楼高,这个没有人知道;再有一个,那就是他的人缘很不好,我不确定这家伙有没有说谎话,但是我觉得可以利用一下,如果成功了,我们可以少很多麻烦。”

  我点头,说对,这儿是敌人的老巢,如果身陷重围,那么我们定然插翅难飞,但如果能够确定一个敌人,其余的人暂且不管的话,问题可能会简单一些。

  老鬼说也别太乐观了,毕竟这事儿是在走钢丝,稍有差错,就会死无葬身之地。我的建议,是老王你带着小米儿在外围接应,胖子帮我拦住可能出现的救援者,而我则潜入到里面去,看能不能偷着把人给带出来。

  我第一个反对,说这不行,你一个人去,太危险了。

  黄胖子也附和,说对,我们兄弟三人,死就死一起,这个没有什么可以争论的。

  老鬼脸sè一黑,指着我后背的小米儿,说老王,你以为死了,就万事皆休么?你死了好办,但是小米儿呢,她可不就落到别人的手里去了,你有想过这情况没有?

  我摇头,说老鬼你别多想了,我们仨要是都死了,小米儿也独活不了,实在不行,咱爷几个齐奔黄泉,一路也好有个伴儿。

  老鬼见我说得坚决,不由得叹了一口气,也没有再多说。

  事实上,我们此番前来,本来就是拿命在冒险,如此瞻前顾后,哪还有什么路可以走呢?

  三人不再争执,低声商议一番,然后决定从边缘地带绕路而行。

  我们开始向水场那边缓慢地摸过去,一路上谨慎无比,走走停停,尽量避开那家伙帮我们点出来的耳目,一路走到了湖边一处倒扣着的渔船旁边,就瞧见一个养殖排箱直入湖里去,尽头的小屋里有火光升腾而起,紧接着听到鞭子在半空中扬起来的呼啸声。

  啪、啪、啪……

  鞭子不断地落到了人的身上,发出一声又一声的炸响。

  这声音我光听着,就感觉浑身发麻。

  我们不能走那栈桥,只能潜游过去,这事儿对于别人来说,都不是问题,唯独我背着一孩子,不得不小心翼翼。

  一路来到了栈桥尽头的小屋下方水域,我们一点一点地接近,那鞭子声终于停了下来,紧接着头上传来一声yīn冷的话语:“这一天了,我也打累了,不如告诉你一个坏消息吧?”

  屋子里没有任何回应,而过了十几秒钟,那人才慢悠悠地说道:“我也是刚刚听人讲的,三道堤那儿呢,有一个房子给点燃了,然后有一个叫做李二妹的老妇人给烧死在了里面,听说场面十分可怜啊,那老女人都已经烧去半边身子,如同焦炭一样了……”

  “娘……”

  一声沙哑而惨烈的叫声,终于响了起来,我听得出这是张威的声音,紧接着他用一种油尽灯枯、却又无比怨毒的语气嘶吼道:“秦王龙,你个狗日的,我就算是做了鬼,也不会饶过你的。”

  哈、哈、哈……

  那人发出了一阵嚣张无比的声音来,好一会儿才说道:“我以为你是哑巴呢,原来还是会说话的啊?做鬼,你有这机会么?知不知道我是做什么的,你还能变成鬼么?张威,背叛了鱼头帮的下场,你现在知道了吧?”

  张威厉吼道:“我没有背叛鱼头帮!”

  那人也吼道:“没有背叛?那昨天的事情你又怎么解释?是谁给你的权力,让你去杀了黄溯,得罪荆门黄家的?跟你一起的那三个人,又是何方来历?”

  张威颓然说道:“是一个叫做洛小北的女子吩咐的,她拿着教主亲赐的鱼头令,又催得急,我能怎么办?”

  那人倒吸了一口凉气,说真是洛小北?

南无袈裟理科佛、说:
小佛还是挺轻快的,鼓鼓掌……
对了,张威这龙套,可以领饭盒了么?

看网友对 第四十二章 受尽折磨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