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捉蛊记 > 第四十五章 失之东隅,收之桑榆

第四十五章 失之东隅,收之桑榆

  规矩,是什么东西?

  我有点儿想不明白了,死到临头了,还想个毛线的规矩?

  我想不明白,就不多想。毕竟嘴里面的碎肉不但腥臭,而且还咸,我终究是吞不下去,感觉对方的挣扎更加剧烈了,也是用丹田的三滴jīng血强行将其压住,不管周遭的变化如何,吐了一口皮肉,继续往下咬。

  我又咬了三两口,不晓得是不是咬到了对方的声带,他终于说不出话来了,不过即便如此,也还是没有把嘴闭上,发出声嘶力竭的嘶吼声来。

  啊……

  这声音根本没有一点儿响动。却仿佛是在用灵魂表达着痛苦。

  当时的我其实也已经陷入了疯狂之中,毕竟刚才对方用鱼头令朝着我后背拍的那一下,实在是太惊人了,我大半的魂儿都还没有回来呢。

  结果不知道咬了第几口,终于有人把我给拉住了。

  我也是像疯狗一样,回头就朝那人的手腕咬了过去,结果还没有张嘴,就被一把掐住了嘴巴,然后有一个熟悉的声音对着我说道:“我日你先人。老子都没有这么埋汰,你倒是吃起了肉来,这里面有我的血毒,你快点吐出来,不然我就只有把你转换成后裔挽救了……”

  等等……

  这人是老鬼?

  听到这声音,我整个人就清醒了一大半,抬头望去。却见漫天的蝙蝠不见了踪影,一脸惨白的老鬼虚弱地抓着我,冲着我咧嘴一笑。

  他脸上还挂着冰霜。头发都变白了,整个人就好像老了二十多岁。

  然而不管怎么样,我的心中有一个声音在呐喊——老鬼回来了!

  他回来了!

  回来便好,我心中一宽,眼神恢复清明,老鬼便放开了我的下巴,我低下头来,却瞧见那鱼头帮堂堂一内务长老,此刻已然没有了声息。

  不但如此,他的脖子都已经给我啃去了大半,就剩一小截还粘连着身体和脑袋……

  呃……

  瞧见这副场景,我的胃中翻腾,忍不住就将嘴巴里面的血肉给吐了出来。

  结果刚刚喷了一点儿。老鬼一把就给我拽到了水边,冲着我吼道:“你娘咧,我还指望喝点血回神呢,可不想吃你的呕吐物。”

  喝血回神?

  我止不住又想吐了,趴在那废墟边缘,朝着湖水大吐特吐,哇啦啦,连早餐米粉都吐了个干净,感觉胃中一阵又一阵的痉挛。

  我一直吐得头昏脑涨,整个人都一阵糊涂,而这个时候,却听到黄胖子那中气十足的声音:“犯我圣教者,虽远必诛——秦王龙侵犯义嫂,妄启杀戮,罪名累累、恶贯满盈,现我邪灵三圣使奉命将其斩杀于洞庭湖畔,任何胆敢质疑者,皆可找吾主讨要一个说法;而现在若是有敢阻拦者,诛其九族,杀无赦……”

  我擦!

  黄胖子你也太能扯了吧,我先前就那么随口一说,你现在居然还真的冒充起邪灵教来了,还有这三圣使是个什么鬼,听着实在不像是什么好东西呢?

  我正头疼间,这时老鬼过来捅了捅我的肩膀,说你吐完了没有,有那么恶心么?

  我抬起头来,瞧见老鬼正望着我,一脸笑容。

  此刻的他,脸sè稍微好了一点儿。

  我再一看,那秦长老已然倒地,身子燃起了绿油油的冥火,而头颅,责备黄胖子挑了过去,正冲着那帮蠢蠢欲动的鱼头帮成员扬威示众呢。

  而那帮人果然如同我们抓到的舌头所说一般,鱼头帮的jīng锐成员已经随着帮中的大人物去了洞庭湖深处,争夺真龙,而留守的都是些并不厉害的小人物,也鼓不出太多的勇气来反抗;有三两个家伙,应该是秦长老带过来的手下,先前还在一直催促,然而瞧见连秦长老都弄不过我们,被三下五除二地就给杀掉,而且还变成了这般德性,早就不敢多言。

  在老鬼的催促下,我用湖水漱了一下口,也再顾不得嘴里的血腥味,跳上栈桥,三两步,就冲到了之前的地方。

  我将张威从下面给拉了上来,又将装作小米儿的竹背篓给接了过来。

  鱼头帮众人此刻皆已胆寒,一来慑于邪灵教的威名,二来多少也是看了点张威的面子,无人再敢阻拦,使得我们能够从中而走,扬长而去。

  事实上,我们的心中也是害怕极了的,因为无论是我,还是老鬼,都已经疲惫不已了,至于张威,经受了一天的折磨,更是已经在鬼门关徘徊,唯独剩下一个黄胖子,也是独木难支。

  这个时候如果再次混战,恐怕我们未必能够逃脱。

  然而刚才一战,已经让人胆寒了。

  用铁剑高高挑起秦长老头颅的黄胖子在前开道,一路疾奔,我们不多时就离开了这片渔场。

  离开之后,我们照样不敢停留,征询了张威的意见,到了那三道堤。

  路上的时候,老鬼对张威动了些手脚,这使得他恢复了一点儿jīng神,也不用再让人给扶着了,在自家的废墟之前,他勉强挣扎起来,将秦长老的脑袋放在了家门前,三叩九拜,算是祭拜了家母,然后又来到村子东头的一家人,找到里面的一发小,让他帮忙收敛一下被警察带回去的母亲尸体。

  他这发小与他往日关系最好,后来为了掩人耳目,突然就疏于来往,寻常人很难想到双方的关系,而且彼此之间也有一些亲戚关系,由他出面收尸,也还算是不错。

  那人答应之后,张威便离开了,我们在三道堤村外的小树林里商议,老鬼问张威有没有可以养伤隐蔽的地方。

  张威说有,他有一个远方表哥,关系最是不错,而且也够义气,他本来打算回家带着母亲,去投奔那表哥的,没想到那秦长老来得这般的快,刚一回家不久,东西都没有准备妥当,就给堵住了。

  这事儿,说起来其实挺难过的,主要还是他母亲太过于磨叽,这也要拿,那也放不下,结果……

  唉!

  一声长叹,死者已矣,再多的“要不然”都无济于事。

  老鬼沉默了一会儿,向他道歉,而张威则显得很淡然,说宗主,此事与你无关,我既入江湖,便已然身不由己了,而做出这等恶事的,是秦王龙那狗日的,现在你们把他杀了,按理说,我还得多谢各位。

  张威的表哥在洞庭湖上游的洪湖市,事不宜迟,我们得立刻出发,免得鱼头帮反应过来,到时候问题就麻烦了。

  这么远的距离,又有伤员,走路自然不妥,不过张威到底是地头蛇,很快就找来了一辆车子,一路开着来到了湖边某处隐秘点,那儿有一艘满油的快艇,我们上了船,在他的指导下,越过湖水,朝着洞庭湖上游行去。

  走水路,自然比走陆路要出人意料许多,黄胖子是个驾驶爱好者,一路飞驰,不亦乐乎,而我则依旧有些恶心,趴在船边干呕。

  老鬼把玩了一会儿从秦长老手中夺来的鱼头令,瞧见我依旧不能释怀,找到了我,说咋了,还恶心呢?

  我点头,说算起来,这是我第一次杀人呢。

  第一次?

  老鬼愣了一下,想要反驳我,想半天没有想起来,于是就笑了,说你不要有什么心理负担,像秦正龙这般的家伙,他死了,就会少死更多的人,对于这个世间来说,无疑是功劳一桩。

  我咧着嘴笑了笑,脸sè发苦,说道理我都明白,不过一想起自己已然卷入了这江湖风雨之中,不得解脱,心中就不安得紧。

  老鬼说你别想太多了,黄胖子的化妆技术,其实挺不错的,只要我们脱下伪装,未必有人能够忍得我们,破绽不多,追查起来也很麻烦,只是这一次招惹了事情,未必能够再去争那龙涎液了。

  我叹气,说只要大家都安好,这事儿可以来日方长。

  黄胖子在前面叹气,说都是我们之前太想当然了,世间哪有这般的美事,说能找到就能找到?不来不知道,一来吓一跳,为了争夺一真龙,好家伙,高手如云满天飞,大拿似狗满街走,跟赶集一样,哪里还有能容哥几个插手的地方啊。

  我抱着头,十分苦恼,说唉,那康妮还真的能给我出难题,什么龙涎液、五彩神石、启明胎太岁,这些玩意世间难寻,十分珍稀,一旦出现,立刻有无数人都在争抢,哪里能够得寻?

  老鬼安慰我,说你也别着急,这事儿得慢慢来,着急不得的……

  就在我们说着话的时候,在旁边假寐的张威突然睁开了眼睛来,插嘴说道:“打扰一下,王老大,你刚才说的,是哪三样来着?”

  我说龙涎液、补天神石和启明胎。

  张威摇头,说不对,你还说了一个名字,对不对?

  还说了一个名字?

  太岁?

  张威使劲儿点了点头,说对,对,就是太岁,这东西我前些天刚刚听人说起过,怎么了,你需要用么?

  什么,张威知道太岁的消息?

  我的眼睛一下子就亮了起来,一把抓住他的胳膊,说你在哪儿听到的?

  张威说就是我表哥那儿。

看网友对 第四十五章 失之东隅,收之桑榆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