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捉蛊记 > 第五章 枭雄从来心冷

第五章 枭雄从来心冷

  在瞧见罗平的那一瞬间,我心中的杀意就浓烈到了最鼎盛的时候。

  事实上,我从未有一刻,如现在这般恼怒。

  我与罗平,彼此之间并无太多的关系。他之前说是救过我一次,那也是为了讨好林雪警官,与我无关,不但如此,而且他还在当时对我提出了严重的警告,说倘若我敢癞蛤蟆吃天鹅肉,他分分钟弄死我。

  后来林雪为了让我摆脱困境,将我带到东官找他解局,结果这家伙表面应允,背地里却反手将我给绑架了去。

  倘若不是莽山黑袍人黄溯出场搅局,我或许已经糟了罗平的毒手。

  时至如今,我依旧讲不清楚,我跟这狗东西。到底有什么仇,什么怨,他竟然会这般对我依依不舍。

  这家伙居然会追到了我的老家来,而且还把我父亲给绑架了去。

  我的脸sè一片铁青,而对方两人却站了起来,笑容满面地邀请我落座,并且招呼旁边的小弟沏茶过来,俨然是交情很好的老友见面一般。

  那个一身儒雅的中年男子自我介绍,说他叫做龙泽乔。是南方金镇信息事务所的老板。

  我坐在了他们的对面,黑西装给我倒了一杯茶,然后退下。

  望着热情的两人,我冷冷地问了一句话:“人呢。”

  龙泽乔诧异,说什么人?

  我回问了一句,说你说什么人?

  他哈哈笑了起来,说哦。王先生说的是自己的父亲吧,你放心,他没事。一点事儿都没有,只要我们之间合作愉快,你很快就可以和王老先生一起离开了。

  我眉头一扬,盯着罗平说道:“合作?如何合作?”

  他瞧见我死死盯着罗平,不由得笑了,说王先生,你别误会,阿平只不过是给我提供了一个信息,真正深入追查下来,你认识的另一位先生,才是我们真正想要了解的。此番我们找你,并不会对你有任何想法,只是想通过你。了解到一个人的行踪,还希望王先生能够不吝赐教。

  对我没有想法?

  我心中冷笑,想着对我没有想法才怪呢。

  若是这帮家伙对我没有什么想法的话,怎么可能布置大量的人手,从千里迢迢的南方省赶到这边来,将我父亲给拿了下来,然后威胁于我呢?

  罗平这家伙就是个无利不起早的性子,他既然看中了我的鬼母冥魂,就不会随意撒手。

  而他之所以这般说,难道是我身上还有其他可以挖掘的东西?

  我的心思飞快转动,然后顺着他的意思问道:“哦,你想知道谁的行踪呢?”

  龙泽乔微微一笑,说我们真正感兴趣的人,是后来一直陪在你身边的那位老鬼先生,不知道他现在在哪里呢?

  老鬼?

  我的眼睛一下子就眯了起来。

  不对,不对,这家伙为什么会对老鬼感兴趣了呢?

  我与罗平的交集,不是在东官的时候,我被黄溯从他的手中掳走之后,就结束了么,对方是哪里得到的消息,知道我和老鬼混在了一起?

  我没有说话,而是陷入了沉默之中,良久之后,我才问道:“你找老鬼,有什么事儿嗯?”

  龙泽乔微笑着说道:“坦率地讲,不是我,而是我背后的老板,对他有兴趣。”

  背后的老板?

  我脑子飞速转动,很快就想起了昨夜我在天台逼供的时候,那个家伙口中透露出来的信息。

  金镇信息事务所背后的老板,据说是位英国人。

  英国人,对老鬼有兴趣?

  莫非……

  我的心中一惊,表面则云淡风轻,淡然说道:“是么,不过我与老鬼分别已有多日,我也并不是很清楚他现在的下落,所以你们若是想要见他,找我,恐怕并不是什么好办法。”

  龙泽乔摇了摇头,说老鬼行踪诡异,神出鬼没的,我们唯一知道与他有联系的,就是王先生你了,所以请你务必帮忙才是。

  我更加确定了对方的企图,当下也是冷眼说道:“我为何要帮你?”

  这句话将对方说恼了,龙泽乔的脸一下子就yīn沉了下来,身体往背后靠了一下,说这么讲,王先生是不愿意配合我们的工作咯?

  我说事情不是这么谈的,不管怎么讲,先让我确定一下我父亲的安全才行。

  龙泽乔的语气冰冷,说你放心,你父亲现在是绝对安全,不过如果你再这般拒绝合作的话,我也不能够保证了……

  我说你至少也要让我瞧一瞧老爷子现在的状况,至少也让他跟我通一个电话才是。

  龙泽乔有恃无恐地说道:“我要是说不呢?”

  我站起了身来,说你既然这般模样,那我也没有什么可以说的了,回头见吧。

  我起身,转身欲走,龙泽乔闭口不言,而一直没有说话的罗平却开了口,冷冷地说王明,你现在走,我们都不拦着你,不过给我们留一个可以收快递的地址,回头我们寄点儿耳朵啊、手指啊之类的零碎给你,呵呵……

  我猛然回头,盯着罗平。

  我感觉我从来没有一刻如现在那般,想要杀一个人。

  我对罗平的恨意,已经攀升到了最浓烈的状态。

  杀!

  我感觉自己在下一刻就要冲出去了,然而理智却抑制了我的冲动,我不断地深呼吸,调节着自己的情绪,然后对他说道:“罗平,你不要逼我杀你!”

  罗平仿佛听到了天大的笑话一般,说哟呵,王明,都说士别三日当刮目相待,没想到才小半年的时间没有见,你居然敢跟我说起这样的话来了?你就忘记了,当初老子拿捏你的时候,你如死狗一般的情形了?

  死狗一般?

  我想起了之前在那东官的宾馆里,罗平对付我时轻轻松松的情形。

  难道他真的以为,经历了这么多事情之后,我真的还如当初一般弱鸡,对他根本就没有反抗之力么?

  他既然知道老鬼,多多少少也应该了解一些我的情形吧?

  然而他为何会这般狗急跳墙呢?

  我脑海里无数的想法飞速掠过,突然间,我从兜里面摸出了一张身份证来。

  这是对方留在抽屉里的身份证,是我父亲的。

  我将这身份证摆在了桌面上,轻轻地敲了两下,眼神却不经意地打量起了罗平的表情来。

  我瞧见他在看那身份证的时候,脸上的表情显得有些奇怪。

  他很不自然。

  为什么会这样呢?我想了一下,突然间脑海里像有一道电光划过一般,脱口而出道:“这身份证,伪造得挺真的啊?”

  罗平猛然站了起来,激动地说道:“屁话,我……”

  他一动,我也动了。

  我就想一道闪电,直接绕开旁边的椅子,冲到了罗平的身边来,伸手一抓。

  眼看着我即将抓到罗平,一直在边上冷眼旁观的龙泽乔猛然拉了他一把,喊道:“小心他……”

  我和龙泽乔分别在同一时间,拉到了罗平的两只手上。

  我们都奋力往这边扯。

  两边传来的力量让罗平在瞬间承受了巨大的压力,他忍不住痛,大声叫了起来,而这时的亲疏之别也就体现了出来,我视罗平为仇人,自然是没有任何留手,而龙泽乔到底还是不敢下死力,仅仅拽了一把,然后就放了手。

  我凭着蛮力,一把就将罗平拉到了我的怀里来。

  罗平在挣扎。

  他也是修行者,从我出手的那一刻,他也是立刻做出了反应来,然而不管他如何用力,我的右手,就像一道铁钳子,死死地掐住了他的脖子。

  将罗平揽入怀中,我右手掐住了罗平的喉结处,对着这个一脸震惊的家伙说道:“别乱动,不然我掐碎你的喉结!”

  罗平一开始还不信,然而随后脖子上传来的力道,还是让他停止了下来。

  这力气,是真大,仿佛下一秒就能够将他给弄死。

  罗平停止了挣扎,而我则与龙泽乔形成了僵持状态,他望着罗平身后的我,冷然笑了一下,说没想到啊,王明,你真的让我有些刮目相看了,居然能够在这么有限的条件下,还将事情的主动权,掌握在自己的手里来。

  我确定父亲并没有在这伙人的手里,心情就好了许多,微微一笑,说没有金刚钻,不揽瓷器活,我若是没有准备,如何敢闯你这鸿门宴呢?

  龙泽乔拍了拍手,说不错,很不错,不过你这个人,有些不聪明,既然知道是鸿门宴,还来,太过于托大了。

  他拍着手,那屏风突然就倒了下来。

  屏风后面,还有二楼大厅的角落处,涌来了七八人,每一个人的手上都托着一把弩箭。

  这弩箭比起电视上的那些,小瞧了许多,黑sè的弩身,细长的弓弦,体现出了绝对的杀伤力,我相信,在室内的话,只要瞄得准,它的杀伤力绝对不亚于手枪。

  骤然间被这么多的弩箭给指着,我背上一下子就浮现出了鸡皮疙瘩来,下意识地问道:“你就不怕我杀了罗平?”

  龙泽乔双手按在桌面上,冷然笑了:“你觉得,我会在乎这个蠢货的生死么?”

南无袈裟理科佛、说:
罗平是什么玩意,你觉得我会在乎?

看网友对 第五章 枭雄从来心冷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