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捉蛊记 > 第十二章 故人牢底重逢

第十二章 故人牢底重逢

  仿佛感受到了我的目光,那温半城不经意间,就朝着我们藏身的这边角落望了过来。

  我吓得赶紧缩回了头,一动也不动。

  不知道过了多久,旁边的洛小北冷声说道:“别蹲着了。人都已经走了。”

  我这才站起来,深吸一口气,说洛小北,你大爷的,说什么高手从来谦虚,这温半城未必是什么厉害角sè,但是你自己也有眼睛,刚才也瞧见了,这人是寻常角sè么?那家伙,别的不说,拿捏我们两个,是分分钟的事情。

  洛小北不屑一顾地说道:“是拿捏你,不是拿捏我们两个——就这样的。你姐姐我见过没有一百也有八十,至于这么忐忑么?放心了,什么津门大侠,在我眼里,不过就是毛毛雨而已。”

  小妮子的口气很大,让我越发地觉得有些可疑。

  这世间,像温半城这般厉害的角sè,在哪儿会有那百八十个呢?

  少林寺么?

  我心中后悔,不过所谓既来之。则安之,我都已经趟了这浑水,实在也没有回头的必要。

  此刻唯有相信她的承诺,我方才能够再去东北,找我父亲。

  我们又等了好一会儿,待洛小北用罗盘确认周围无人之后,带着我。猫着身子,快速接近了那假山。

  进入假山之前,洛小北语气严肃地提醒我。说这里有法阵,务必小心,跟着她的脚步走。

  每一步,都不能够错过。

  我这人最大的优点,就是谨慎,当下也是小心翼翼地跟她走,一直来到了假山深处,那儿却是有一道隐藏巧妙的门,洛小北矮着身子,来到了那门前,趴在上面,不知道在弄些什么东西,而这时小米儿却突然醒了。略微有些恐惧地挣脱出了我的身子来。

  她一个跃身,却是跳上了那假山石上,在上面蹲着。

  我与小米儿相处也久,彼此之间的心意都能明白,她有些畏惧那假山暗门下的某种东西,不肯进入,那我便让她在这上面待着,多少也有个照应啥的。

  所幸洛小北此刻在全神贯注地开门,倒也未曾发现这一变故。

  大约过了两分钟,突然间里面轻轻地响了一下,然后那门挪动,露出了一条缝来,而洛小北则毫不犹豫地挤入了里面去。

  啊……

  门里面传来一道急促的低呼声,紧接着有人重重跌倒在了地上去,我紧跟着挤入其中,瞧见门口躺倒着两人,全部都伏地而眠,感受不到任何气息。

  死人了?

  我的心一下子就提了起来,没想到这嘻嘻哈哈哈的小女子,出手竟然这般狠毒,连一个活口都没有留下。

  洛小北在锁门,似乎感应到了我的情绪,她出言解释道:“这里面的人能够通过通讯工具迅速联络外界,如果稍微有所手软,就是给自己找死,所以你待会出手的时候,一定不要犹豫,否则我们两个,都有可能死在这里……”

  我yīn沉着脸,点了点头,也没有说话,想着此事一了,我就赶紧离开这个小魔女,有多远,离多远。

  假山暗门后面,是一个狭长的通道,径直往下。

  洛小北一马当先,快速向前面穿行,我怕出现什么变故,自己应付不过来,便紧紧跟随者。

  一直往下走,才发现这是一个私人的监牢。

  前面一段,却是关押着许多女性,一路走过来,差不多有七八个,其中不乏容貌佼佼者,此刻却被关在笼子里,饱受私刑折磨。

  洛小北对这些被剥得几乎不着寸缕的女子看都不看一眼,不过却对那些负责看管牢房的大汉给予毫不留情地斩杀。

  这个时候我看清楚了,洛小北手中,用的是一把软剑。

  那是一把从腰间抽出来的软剑,平日里是缠在腰上的,用的时候,从腰间陡然一抽,然后灌注劲气,将其一挺,便是一把轻灵长剑。

  而这轻灵长剑,则用近乎于jīng确的手段,将一个又一个的大汉给抹去脖子一点血,栽倒在地。

  洛小北杀人,如同吃饭饮水,浑然天成。

  一开始的时候,我还觉得她实在是有些残暴,然而瞧见那些被装在笼子里的可怜女子,又觉得这帮人实在是该死。

  我甚至还看到了有女子被人用套狗的皮绳勒住了脖子,然后跪倒在地上,全身不着寸缕,就是身后插了一根毛茸茸的狗尾巴,此时的她整个人都已经是崩溃了的,面无表情地望着我们路过,望着牵她的那男子轰然倒下,却一点儿反应都没有。

  那种画面给人的冲击力实在震撼,我也晓得了温半城的这湖底监牢,到底是个什么性质的地方。

  简直就是恐怖。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而怜香惜玉之情,我隔壁老王却是胸怀满满。

  我恨不得将这些可怜的女子全部都救出去,然而洛小北只以为我贪图美sè,气呼呼地回过头来说道:“眼珠子别掉下来,我们还有正事忙着呢,回来了,你想怎么看,那就怎么看。”

  我没有跟她解释,而是快步跟上,然后问道:“小北……”

  我这两天一直都直呼其名,叫她洛小北,此刻这般一说,她立刻往旁边退开两步,说有话就说,比跟我套近乎……

  我说办完了你的事情,咱能不能将这些可怜女人给救出去啊?

  洛小北望了我一眼,说怎么了,圣母心发作了?

  我摇头,说不是,但是你不觉得这些女人实在是太可怜了么,谁人无父母,这些女人的家里人若是看到自己的女儿变成这个模样,指不定会多伤心,你说呢?

  洛小北冷笑,说到底是当父母的人,说话都有点儿悲悯天人的意思……

  说到这里,洛小北突然瞧了一眼我的后背,说对了,你女儿呢,怎么不在你背上了?

  我说这用不着你来管。

  洛小北不说话了,跟我来到了第二道暗门前,将食指比在嘴唇间,朝我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然后用铁环轻轻扣动了两下。

  暗门打开,里面有一个人懒洋洋地说道:“老大刚刚视察完,咋又来啊……”

  他不耐烦地开门,而迎来的,却是洛小北的软剑。

  喉咙被切,他终究说不出一句话来。

  洛小北带着我挤入其中,而这时里面也有人反应了过来,朝着门口扑来,我瞧见洛小北上前,一人敌住了好几人,那身手果真是厉害无比,一人一剑,就像一大蓬腾起的剑光,几乎瞧不见人,而后她的身子慢了下来,却是有一个光头独眼的厉害角sè,跟她战成了一团。

  两人都是高手,彼此之间的较量旁人看了也是心惊胆战,根本插不进手,而这样一来,其余人也没有任何犹豫地朝着我这边冲了过来。

  总共来了一男一女,女的彪悍得跟母老虎一样,男的应该会更凶吧?

  那些人是这般想的,然而一接触下来,才发现整个人的修为,并没有多强,顿时就是一阵欢呼,刀枪剑戟,一股脑儿地朝着我这里招呼过来。

  朝我围上来的总共有四人,都是在洛小北刚才那一阵暴风骤雨般攻击之下幸存下来的。

  都是不错的好手。

  当这些人手持各种利器,朝着我招呼过来的时候,一开始,我的确是有一些乏力,不断地后退。

  当我被逼到墙上的时候,终于再也忍不住了。

  南海龟蛇技。

  坚若玄武,动若灵蛇,诡异斜出,南海之技。

  杀!

  我隔壁老王,好歹也是从血海之中爬出来的可怜孩子,怎么能够被你们这一帮坏蛋的打手给索去了性命?

  我就像一个炮弹,直接撞入了人群之中,下盘坚稳,而双手则不断环绕,在四人之中滑如游鱼,不但没有混乱,遭受围殴,反而是凭借着对方毫无默契的配合,一一击破。

  几分钟之后,这四人全部倒下,而我则浑身汗出如浆,扶着墙壁,不断地喘息。

  什么样的活动,运动量最大?

  打架!

  短暂的时间里,我感觉的体力眼中投掷,不断地喘息,而这个时候洛小北也提着满是鲜血的软剑走了过来,朝着地上躺着的那几人心头刺去。

  她这是在确保万无一失。

  好熟练的手段。

  一开始的时候,我还试着阻止她,然而当她回过脸来,我瞧见她一副我若是再劝,就准备连我也一起捅的模样,慌忙避开。

  这个女疯子,我犯不着跟她硬顶。

  洛小北补完刀,眼神眯着,迅速了这地底一圈人,然后朝着左边的地方走去。

  我跟着她一路走,来到了黑乎乎的角落里。

  因为弯了几道,所以那边的壁灯传不到这边来,而黑暗中,我听到洛小北在对一个人说道:“苏秉义,是你么,苏秉义?”

  里面过了几秒钟,方才缓缓说道:“温半城,你不要再出那些鬼主意来套我话了,老子不信你这个邪。我告诉你,我绝对不会告诉你半句修行法门,你有本事,直接把我给弄死!”

  洛小北浑身一颤,带着哭腔说道:“风魔伯伯,是我啊,我是小北,洛小北!”

  啊?

南无袈裟理科佛、说:
这洛小北,居然认识凶名昭著的风魔?

看网友对 第十二章 故人牢底重逢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