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莫负寒夏 > 第1章

第1章

  天空静黑,路灯下的树影,轻轻晃着。没有别的路人,也没有车辆经过。

  木寒夏猛捏刹车,自行车停在了路口。她没想到,自己会撞见这样严重的一幕。

  一辆黑sè小轿车,侧翻在路边。玻璃碎了一地,半边车体已经被撞变形。车轮还在空中徒劳地转动着。里头的人不知死活。而相距几米外,一辆大货车也轧进了绿化带,车头撞瘪了。

  木寒夏正愣着神,那大货车却重新启动,竟是想开跑了。木寒夏立刻大声喊道:“等等!”货车却加速了。

  木寒夏从口袋里翻出手机,连拍几张。

  货车跑远了。

  木寒夏把自行车停在路边,心里也有点紧张,先第一时间打电话叫了救护车,又报了警。这才小跑到那轿车旁,隔着几步远停住。后排没人,副驾驶坐了个女的,头破血流,眼睛紧闭,俨然已昏死过去。驾驶位坐着个年轻男人。脸上也有许多血,睁着眼看着她。

  他的皮肤很白皙,眼睛却生得深邃,像是沉淀了某种又静又深的东西,宛如礁石,注视着她。

  木寒夏轻声问:“你能动吗?要不要我扶你出来?”

  男人嗓音低哑:“扶我出来。”

  他表现得太沉稳,完全没有半点遭遇车祸后的紧张恐惧。木寒夏忍不住多看了他两眼,碰到他近乎冷冽的视线,她又立刻缩开了。

  木寒夏拉开车门,他把一只手臂交给她,木寒夏搀扶着他,小心翼翼从车里出来。

  周围依然很静,只有风吹动树叶的轻微声响。已经快十二点了,这又是个很偏的路口,难怪无人经过。

  木寒夏把他扶到路边躺下,自己也微喘着坐了下来。他虽然看着瘦,人却有那么高,骨架大,这么一会儿功夫,压得木寒夏好累。

  两人静静呆了几秒钟,他说:“叫救护车。”

  木寒夏:“叫过了。”

  他又说:“有没有……记下车牌号?”说话似乎有点吃力。

  木寒夏低头看着身旁的他。头发和西装上也全是血,西装一看就是高级货,手腕上还戴着块劳力士。灯光照在他脸上,轮廓分明,但颜sè苍白。显然,这是位颐指气使惯了的主,到现在都没对她说声谢谢。

  木寒夏说:“车牌号已经拍过照,很清楚。刚才也打电话报过警了,放心。不过,你说你现在话说得越多,血会不会流得越快呢?”

  男人看她一眼,过了一会儿淡淡说:“谢谢。”

  木寒夏微微一笑,转身从自己的背包里,翻出两件T恤,也只有这个了。她把一件牢牢绑在他还在出血的大腿上,另一件拿起,帮他稍微擦了擦脸上的血。

  干净柔软的T恤,还带着某种清淡的香气。男人感觉着她的手,在脸上无比温柔的移动着,眉眼里的血,倒是被擦干净了,舒服了很多。身体还在疼痛,他感觉到阵阵困意朝脑海里袭来,轻轻阖上眼睛。

  “去看看我的同伴。”他说。

  “好。”

  木寒夏到车边转了一圈,那女人还昏迷着,而且看样子被卡住了,木寒夏不敢乱动,大着胆子探了探她的鼻息,松了口气。

  木寒夏回到男人身边:“你朋友活着,但是还没醒。”

  他说:“你别随便动她。”

  木寒夏:“我为什么要随便动她?”

  两人对视了一瞬,木寒夏说:“好了,别的我也不能帮你什么了。救护车应该马上就到,坚持一下。”说完刚想起身,去包里拿瓶水给他,倏地,手被握住了。

  木寒夏一怔。

  他定定地看着她:“别走,在这里照看我。”

  木寒夏条件反射就想把手抽回来,可别看他受了重伤,到底是男人,木寒夏居然没挣脱。而且他的手居然比她还白,又大又修长,一看也是双养尊处优的手。

  木寒夏只得说:“我没走!松手。”

  他根本不依,仍然把她的手攥得牢牢的。木寒夏的每一根手指,都被他的手指交缠住。而他的那双眼,微开微阖,看样子意识也有点迷糊了。

  “救护车到之前……”他忽然喃喃低语般道,“你如果走了,我就讹在你身上。”

  木寒夏:“……”

  这人!她到底救了个什么人啊?

  “你……你怎么讹?难道告诉警察,我以区区肉身,撞飞了你们的轿车?”

  男人闭着眼,嘴角微扬,不说话了。

  木寒夏只好任由他握着手。

  不过她知道,他此刻估计神智的确有些不清了。刚才救他出来时,表现得那么镇定,现在迷糊了,倒知道要依赖她了。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深夜里,渐渐起了风。他的眼睛始终闭着,木寒夏低头打量着他。

  男人的额头宽阔,眉峰很高,鼻梁也很挺拔。不是那种浓墨重彩的帅,相反,他的五官线条很简洁,透着种硬朗清隽的味道。

  “如果油箱漏油爆炸,你就自己走。”他闭着眼,忽然又说道。

  木寒夏微愣,答:“放心,我刚才专门留意过油箱,暂时没有漏油。而且真要爆炸了,救人救到底送佛送到西,我会背着你一起走。你的朋友我就顾不上了。”

  他沉默了一会儿,忽然嘴角勾了勾:“你有那么大的力气?手腕那么细。”

  木寒夏说:“那你就看走眼了,我是在超市干粗活的营业员。”

  他淡淡地说:“骗子。”抬起眼皮看了看她:“没有这么漂亮机灵的营业员。”

  木寒夏笑了:“哎,我看你的意识还挺清楚的嘛,我说后半句。”

  他却没有再说话,闭着眼,眉头也轻皱在一起,似乎很痛苦,握着她的手也更紧了。木寒夏到底还是觉得他挺遭罪的,凑到他耳边低声说:“放心,我真的不会走,会陪着你的。”

  他没有说话,也没动,呼吸均匀,竟像是睡着了。

  又等了一会儿,终于听到了救护车声。木寒夏把手从他的手掌里轻轻抽了出来,拿起手机,想着等会儿要把照片交给警察,忽然又低头。

  灯光透过树叶,在他脸上投落斑驳而安静的剪影。虽然他西装凌乱,身上还有血迹,样子有够狼狈。但木寒夏依然觉得,他的侧脸比她见过的任何男人,都要有味道。

  木寒夏举起手机,偷偷把他拍了下来。

  ——

  乐雅超市的上班时间是7点,木寒夏昨晚3点才从派出所回到家里,黑着两个眼圈上了公交车。

  到了超市楼下的早点铺,她有气无力地要了碗米粉,刚扒了两口,何静就来了。

  何静风风火火在她对面坐下,一脸洋溢的八卦之光:“哎阿夏,你看新闻了吗?昨天半夜我们乐雅的死对头、永正集团的千金小姐程薇薇,出车祸了!”

  木寒夏正困得如同游魂一样,往嘴里夹粉,迟了两拍才反应过来:“车祸?”

  “是啊。”何静把手机递给她。

  “永正集团营销总监程薇薇及友人遭遇车祸”——黑sè醒目的新闻标题下,配图正是昨晚那个路口,但是已没有车辆残骸。

  “哦,我知道。”木寒夏说,“昨天下夜班遇到了,还是我帮他们叫的救护车。现在应该……脱离危险了吧。”

  “啊!”何静瞪大眼睛,“真的啊?”

  木寒夏就把昨晚的事,简单跟她说了一下。只是没说跟那个男人相处的细节。

  何静听完后,却是一脸恨铁不成钢的表情:“就这样?”

  “就这样啊。”

  “你就没给人留个电话,要点酬劳什么的?人家可是超级有钱人,你救了他们的命,居然一声不吭就走了。让他们用支票砸你啊亲!”

  木寒夏听乐了,一脸忏悔地说:“是是是,我的觉悟实在是太低了。下次,下次一定把握机会,绝不放过!”

  两人又笑了一会儿,何静却认真地说:“不过这件事,你就别告诉别人了。虽说救人没错,但永正现在跟我们竞争好激烈。要是传到领导耳朵里,心里说不定会介意。”

  木寒夏答:“嗯,我知道。”

  

看网友对 第1章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