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莫负寒夏 > 第2章

第2章

  “寿司啊寿司,又香又滑的寿司……”

  木寒夏嘴里哼着不成调的小曲,把一个个刚刚捏好的寿司,放进碟子里。

  日光明亮,货架琳琅。时间还早,超市里客人不多,显得空荡又寂静。木寒夏穿着那套矬矬的红sè营业员制服,站在柜台后,闲得无事,又挑出几个她觉得最漂亮满意的寿司,放在个空盘子里摆拍。

  论到摄影技术,虽说她的手机摄像头质量一般,但她拍出来的照片,总是被人夸。

  光影模糊处理的背景里,每一颗米粒都显得晶莹饱满,绿的海苔,红的鱼肉,颜sè清晰漂亮。她把照片发到微博,又配上一段装文艺的词:“三文鱼寿司加金枪鱼手卷,浸泡在食物香味中的一天——by木寒夏。”

  很快就有一堆人评论点赞。

  高中同学A:“好美!”

  高中同学B:“大早上拉仇恨真的好么?我还在地铁上赶去公司,没吃早饭呢!”

  高中同学C:“木寒夏又在装文艺了,汗。”

  化妆品营业员少女:“夏夏拍得真好!”

  肉科营业员小伙儿:“呵呵,猪肉才是王道!”

  高中同学D:“阿夏在超市混得风生水起啊。有空来海南玩阿,我们家的荔枝都快熟了。”

  ……

  木寒夏倚在柜台上,看得正乐,冷不丁何静拎着两个大榴莲,从旁边经过。她是水果科的营业员,深呼一口气,就把榴莲丢到了货架上。然后凑到木寒夏身边,看了两眼,嘀咕道:“你就知道穷快活!”

  木寒夏放下手机:“难道我穷,就不能快活了?”

  何静噗嗤笑了,扫一眼她做出来那些像模像样的寿司,忍不住感叹道:“你干嘛总是申请换部门,换来换去。”

  木寒夏一脸正sè:“你不知道么?我的职业目标就是掌握超市的七十二项绝技……”

  “去你的!”何静打断她,敛了笑,压低声音说,“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是想往上爬。你自考的本科文凭已经下来了吧,还是江城大学的。哼,你人长得又漂亮。将来啊,要是爬上去了,可不许忘了我……”

  木寒夏为难:“可是,俗话说得好,糟糠之妻都得下堂……”

  何静一个爆栗赏在她的头上。

  ——

  乐雅超市江城二环路店的总经理叫孟刚,三十五岁,单身离异。

  他每天总是很早到办公室,开始掌控超市一整天的运营。也时常工作到很晚,跟那些营业员收银员一起下班。虽然营业员们并不敢跟他说话,但谁都知道,这家超市是在他的带领下,才能连续多年稳居华中地区营业收入第一。

  这天,孟刚如往常般,召集各部门管理干部开周例会。晨间的阳光还很温煦,大会议室里,大家围桌而坐。孟刚坐在主位,指间夹着根云烟,不紧不慢地抽着。阳光落在他方正的眉目间,而他的身材本就高大,这令他看起来有种略显粗犷的威严。

  气氛原本平静而严肃。可是轮到市场部经理发言时,就有人隐隐露出笑容。

  因为市场部经理带来了一个消息:竞争对头永正超市的董事长千金、营销总监程薇薇,昨晚出车祸了。虽已无生命危险,但伤势严重。

  “永正刚宣布要在我们对面1。5公里开新店,二环路的地都被他们拿下了,负责新店筹备的营销总监却出车祸了。”办公室主任神sè淡然地说,“我看他们的新店是要延后了。”

  采购部经理性格火爆些,嗤笑一声说:“说实话,我可不同情他们啊。我们在这里干得好好的,永正看我们业绩好,非要在街对面开店,跟我们打擂台,抢生意。说句不该说的话,活该!”

  大家七嘴八舌议论着,都有点幸灾乐祸。孟刚坐在主位,虽然没有说话,但他从不是什么仁慈厚道之徒,嘴角偶尔也露出了笑意。

  “孟总。”市场部经理若有所思地说,“我听说这次跟程薇薇一起出车祸的,还有她的一个朋友,是她从美国请回来的帮手,帮她运作新店。”

  “美国?”有人问,“是什么人?”

  “好像是程薇薇的大学同学,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小伙子。”

  “呵……”有人笑了,对孟刚说,“孟总,千金大小姐带大学同学回来齐上阵,永正这回真是一手烂牌了。”

  大家都笑,孟刚也微微一笑,说:“大家不要掉以轻心,永正的运营一向稳健,最近在别的城市开的几家新店,业绩也都不错。等他们开店时,还是要做好充分准备,把他们打下去。对了,程薇薇请回来的帮手,叫什么名字?”

  市场部经理想了想,答:“好像叫……林莫臣。”

  ——

  临近中午,木寒夏送走了一位顾客,在柜台后坐下打盹。

  昨晚睡得那么糟糕,她犯困简直天经地义。趁着没人,她打了个大大的哈欠,满眼是泪地闭上眼睛。

  过了一会儿,她的头往下猛地一点,醒了。睁眼四处看了看,刚要继续睡,却一眼看到几排冷柜后,孟刚和他的助理正站在那里。

  木寒夏一下子吓醒了,马上坐直,一脸严肃,还伸手整理了一下柜台里的寿司。仿佛刚才打盹的完全是另一个人。

  她没抬头,只感觉孟刚的视线,似乎还落在这个方向。灼灼的,如他这个人一般,沉而深。过了一阵,她抬起眼,发现他们已经走了。

  木寒夏松了口气。心想孟刚每天巡店,要看那么多柜台那么多服务员,说不定根本没就没往她这儿看一眼呢。

  结果没过多久,孟刚的助理小陈去而复返,站在柜台后,笑得和蔼可亲滴水不漏:“木寒夏,孟总叫你去趟他的办公室。”

  ——

  领导和干部们的办公室,就在超市楼上。而孟刚的办公室,在顶层四楼的尽头。

  木寒夏并不是第一次来。

  上一次,是三年前,她被招进这家超市做营业员。在同期的二十多个人里,孟刚只召见了她一个人。

  那时的孟刚,样貌打扮跟现在几乎没什么变化。平头,高个,穿简短的短袖衬衣和西裤,戴着块好表。眉眼黑而硬,指间时常夹着烟。木寒夏第一次见面,就注意到他的手指,那手指骨节饱满、坚硬、黝黑,有厚厚的茧。

  而木寒夏至今记得,那天他对她说过的简短的一番话:“小姑娘,我看过你的简历。你虽然只有高中文凭,但是是全市最好的六中毕业的。在我这里好好干,以后会有机会。”

  ……

  孟刚其人,中专毕业,没有任何背景。全凭自己,一路摸爬滚打,从超市营业员,一直爬爬爬,正式职员、主管、经理……最后成为了这家超市的一把手。

  他是这间超市里,很多人心中的奋斗目标。

  也是木寒夏的。

  轻轻推开虚掩的屋门,木寒夏一抬头,瞧见孟刚坐在办公桌后,旁边的金鱼缸里,水泵汩汩响着。他手里握着个茶杯,屋内有茶香和烟味交织的清淡气息。看到木寒夏敲门进来,他只微微一笑:“坐。”

  木寒夏有点尴尬地坐了下来,心想大BOSS总不至于因为她打盹,就把她拎上来。这种事,通知一声主管训斥她就行了。

  她的心有点突突地加速跳着。

  结果孟刚第一句话就问:“昨晚没睡好?”

  他的嗓音低沉温和,听着并没有责备的意思。木寒夏的脸却有点红了,耳朵里反而无比清晰听到鱼缸里的水花声,她低着头,轻声答:“嗯,孟总,我下次不会了。”

  她还穿着红sè制服,只是要上楼见孟刚,摘掉了帽子,露出柔顺的马尾辫。许是因为走得急,又或者是心里紧张,她的额头浸出了一层细汗。而因为肤sè白,脸上脖子上都是象牙一般细腻的颜sè,微微浸湿,露出些许润润的红。她低着头,平素乌黑的眼睛低垂着,睫毛却显得密而长。同样白皙的双手垂落身侧,轻握成拳。

  过了一会儿,她才听到孟刚说道:“别紧张,孟总今天不是要责怪你这件事。以后注意就行了。”

  “谢谢孟总。”木寒夏嘴角偷偷弯起,马上又放下,抬头一脸正sè地看着他,“那孟总找我……”

  孟刚盯着她:“你的自考本科文凭下来了?”

  木寒夏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嗯,前几天拿到了。”

  孟刚也笑了,端起茶慢慢喝了一口:“今后有什么打算?”

  木寒夏看着他的神sè,试探地答:“我之前向人力资源部提过申请,想到市场部去工作……”

  “我已经批了。”

  木寒夏一愣,巨大的喜悦,却是混杂着些许甘苦的喜悦,一下子从心底冒了出来。

  “孟总,我……”她一顿,深深向他一弯腰,“谢谢、谢谢您。”

  “平时看你嘴挺能说的,今天结巴了?”孟刚那深深的眼睛里,也有一点笑意,朝她点了点头:“小姑娘,好好干。”

  木寒夏整个人还处于乐开花的情绪中,嘴上却答:“孟总,我已经二十二岁了,不是小姑娘了。”

  “这么年轻,在我面前还不是小姑娘?”他说。

  ——

  一个月后。

  因为手上的工作需要交接,生鲜科最近又比较忙,所以木寒夏要再在超市里站几天岗,才能到市场部去。

  这是个阳光静好的早晨。这几天,木寒夏在糕点柜台顶班,很清闲。不过她是个闲不住的人,很快就开始跟师傅学做饼干了。

  这个时间,超市里顾客还很少。头顶上方的喇叭,放着陈奕迅的《十年》。木寒夏跟着轻轻哼着,她唱歌是很不好听的,用何静的话说“像小孩子一样找不到调”。

  柜台玻璃折射着柔和的灯光,浓腻温热的香气往鼻子里钻。木寒夏弯腰,将一盘刚烤好的饼干,放进去。嘴里刚唱道“十年之前,我不认识你,你不属于我……”,就看到柜台前出现了一双笔直的长腿。

  那人穿着西装皮鞋,站在那里没动。

  木寒夏的饼干还没放好,也不急着起身,乐呵呵地说:“先生,想买点什么?这是新烤的饼干,尝尝吗?”

  饼干是她刚学做的,虽然模样朴实了点,方方正正灰扑扑的,但味道还不错。

  “这么难看的饼干,会不会毒死我?”那人说。

  木寒夏微怔,抬起头,就撞见了一双漆黑幽沉的眼睛。

  

看网友对 第2章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