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莫负寒夏 > 第5章(二更)

第5章(二更)

  两人一个劲儿地笑着,过了一会儿,木寒夏站起来,走到黑黢黢的水边,望着对岸璀璨的灯火。那是江城最繁荣的、望不到尽头的大厦高楼。

  一股豪情涌上心头,她忍不住深吸一口气,大喊道:“我是——宇宙之王——”

  何静都快笑趴到地上了。河堤上有路人经过,也只当她们是两个疯癫的小姑娘。

  离电影《泰坦尼克号》上映,已经有整整十年了。可不知怎的,这句台词就冲到了木寒夏嘴边。

  何静却在一旁打趣道:“我看你是思春了吧?是不是也想要有一个Jack啊?”

  木寒夏答:“当然,如果这世界上有一个Jack,肯为我放弃一切,跳进无底漩涡,我是一定会爱他的。”

  何静“啧啧”两声,却见她站在光影交织的水边,转过头来,脸上微微漾起笑:“但是,我不是Rose,我不会独活。我会跟他一起跳下去,尾生抱柱,绝不分开。”

  ——

  夜深了,两人坐公交回到超市楼下,何静倒另一趟公交回家了。木寒夏喝得稍稍有些兴奋,本打算回家,一抬头,却瞧见街对面的永正超市,已经装修得差不多了。

  白sè崭新的建筑,楼顶立着“永正YourMart”几个黑sè简洁的大字。现在吧,木寒夏怎么看永正,怎么不顺眼。觉得他们这个建筑风格,虽然看起来挺时尚的,但是比起乐雅的大红sè,明明少了很多喜气嘛。

  夜深人静,有点冲动。木寒夏决定去踩踩点。

  穿过马路,越过还未修葺齐整的草丛,就见不远处的大楼下方,还亮着几盏灯,有几个工人走来走去。木寒夏做神sè淡然路人状——事实上也没人注意到她——她从楼的侧面走过去,绕过了这群工人,就到了楼的背面。

  这是一片新修的停车场,空空荡荡的,只停了一辆车。木寒夏认出那是辆卡宴,别说,车打理得还挺漂亮的,埕亮漆黑,一尘不染。看来永正的哪位大领导,人还在这儿呢。

  一楼有扇卷闸门开着,从方位判断,很可能就是进货仓库。木寒夏刚想“误入”一下,看看他们都屯了哪些重点库存,结果就听到楼梯里响起脚步声。

  木寒夏飞快地跑到一边,躲到了墙根下。

  一个西装革履的高瘦男人走了出来。

  林莫臣。

  木寒夏微微一愣。

  只见他双手插在裤兜里,脚步不急不缓,走到车旁,掏出车钥匙,“滴”一声,开了车锁。

  木寒夏人缩在墙后,一直望着他的背影。就在这时,他忽然站直了,然后转头,朝她的方向看过来……

  木寒夏吓得立刻缩了回去。

  背靠着墙,心突突地跳着。周围光线黯淡,草儿在她脚边轻轻摇动着。很静,没有别的声音,他也没发出任何声音。可是也没有上车离去。

  木寒夏深深感觉此地不宜久留,还是走为上。于是转身,放轻脚步,沿着楼宇侧面的小路,悄悄往外走。

  路黑,不太看得清,她好像踩到了大铁板,又踩到了泥。管不了那么多。正庆幸越走越远了,忽然听到身后不远处传来一声低笑声:“啧……”

  木寒夏心里一慌,脚下就没踩稳,也不知道踩到了什么起伏不平的坑,一下摔倒在地,还摔了个狗吃屎,“咳咳……”连咳几声,满脸的灰。

  手肘和膝盖都疼死了,她想爬起来,鞋跟却卡住了,正皱着张脸,就听到脚步声平平稳稳地从身后靠近。那双长长的西装腿,已走到了她面前。

  林莫臣在她面前蹲了下来。

  木寒夏抬头看着他,脸倏地红了,不吭声。他的眉目在夜sè里显得清俊而模糊,眼眸却沉沉亮亮地打量着她。

  “一个小小营业员,不仅不弃暗投明,还想学做商业间谍?”

  木寒夏被他说得心头一跳,瞪着他:“谁说我在做商业间谍?我只是恰好路过。”

  林莫臣回头瞥了一眼:“夜里九点,正好从我的仓库路过?”

  木寒夏被他堵得说不出话来,正好鞋跟拔出来了,她一骨碌从地上爬起来,淡淡地转移话题:“别扯这些有的没的。呵呵,你就知道,三个月一定能打垮乐雅?”

  林莫臣也站起来。

  小路很狭窄,墙又高,他这么一站,瞬间比木寒夏高出很多。木寒夏顿时就有点想往后退,离他远点。可是气势上不能输,于是忍住没动。

  却没想到,他低头看着她,身影笼罩住她,微微笑着答:“当然。要我把全盘计划给你看吗?”

  木寒夏一愣。啊?

  他却已自顾自讥笑出声:“呵,我看起来像是个满腔热血只顾报恩的男人?”

  木寒夏:“……”

  这人!此时此刻,她真的好想捡块砖,拍在他脸上啊!怎么会有人嘴巴这么毒啊!

  “呵呵……”她冷笑还击,“不好意思,我们乐雅也不是省油的灯!”

  她转身就走。

  林莫臣站在原地。此时月光清浅,夜风徐徐,他刚要也离开,一眼却瞥见她的身影。简单的格子衬衫,里头是件白T恤,牛仔裤。从背后看,那长发是乌黑如瀑的,腰极细,腿十分修长匀称,不自觉地吸引男人的目光。然而比起他身边圈子里的那些女人,这个女人实在太黯淡,也太渺小。渺小普通得像一颗尘埃。

  一颗坚硬的,原本跟他不会有任何交集的,小小尘埃。

  ——

  木寒夏一回到家,就听见QQ响了,猴子在线。

  木寒夏问:“怎么样?有消息了?”

  猴子却没直接回答,而是问:“班长,你先跟我说,为什么要打听这个人啊?”

  木寒夏:“我现在在的公司,跟他有些业务上的关系。快说啦。”

  猴子:“哦……反正班长,你要是遇到这个人,一定要离他远点。最好绕路走,让你们公司也绕路!”

  木寒夏呆住了:“为什么啊?”

  猴子:“因为他是个传闻中非常可怕的男人!心狠手辣、唯利是图!听说很多跟他做对的人,都被他玩得破产了!”

  

看网友对 第5章(二更)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