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莫负寒夏 > 第7章

第7章

  故事讲完了,猴子颇有些苦口婆心:“班长,你现在信了吧,什么感觉啊?”

  木寒夏:“是挺震撼的。”

  猴子:“是啊,多yīn啊。”

  木寒夏:“不是啊,我怎么听得挺热血沸腾的?原来’商战’是这个样子的。”

  猴子:“啊……”

  木寒夏:“我突然想起了一句古话:兵者,诡道也。现在我有点明白了,商业也是一样的,就是要一个’诡’字,有意思。你再跟我说点他的事!”

  猴子:“不要啊……为什么我有种在带坏好孩子的感觉!这不是我的本意啊啊……”

  ——

  清晨,天蒙蒙亮,空气还是寒凉的。木寒夏穿着运动衣,跑在晨雾中。

  自从母亲病重去世后,每天锻炼,保持好的体魄,已是她的习惯。

  离家不远,有个运动场,距离超市也不远。每天她都来这儿。此时雾气消散,操场上零零散散一些人,她孤影一人,跑得呵呵喘气。

  但是她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孟刚。

  场边有些健身器械,她跑近时,就看到个男人,穿着灰sèT恤黑sè运动短裤,在举臂力器。那背影十分宽厚结实,亦很挺拔,有点眼熟。

  然后就看到孟刚转过身来,正好撞见了她。

  木寒夏讶然停步:“孟总。”

  孟刚身上的T恤已湿透,宽而饱满的额头上也全是汗,眉眼沉亮,隐有笑意:“小姑娘,早。”

  木寒夏:“您早!您怎么也来锻炼身体了?”

  孟刚微微一笑:“怎么,只准你们小丫头来,我不可以么?最近应酬太多,锻炼太少,我的身体也需要喘喘气。”

  木寒夏忙说:“当然当然!锻炼最好了,孟总英明!”

  孟刚又笑了笑。

  木寒夏并不是个多擅长和喜欢跟领导打交道的人,见孟刚不说话,也没让她走,于是试探地问:“那孟总……您看还有什么需要吩咐我做的?”

  这回孟刚是真的被她的小模样逗乐了,手扶着健身器材,低沉而爽朗地笑出了声:“好了,寒夏,在这里,我们不是上下级,只是普通朋友。我没有、也不该吩咐你去做什么。快去跑步吧。”

  木寒夏的心,被突如其来的“朋友”二字,戳得瞬间一软。脑子里热哄哄的,脚步似乎也变得有些飘。

  “嗳,好的,谢谢孟总。”她脸颊微红地跑远了。

  跑了一圈,就听到身后响起稳健有力的脚步声。木寒夏一回头,就见孟刚也跑了上来。

  三十几岁的男人,正是最成熟健壮的时候。更何况孟刚还是超市干体力活出身。初升的阳光下,这个男人的身形轮廓显得越发修长结实,每一个动作,又很有力道。但比起二十出头的小伙子,似乎又多了几分别的味道。

  木寒夏收回目光,下意识往里闪了闪,给他让路。他接近了,身上的热气似乎都要浸到她身上。

  “跑这么慢,嗯?”他低声说。

  木寒夏笑笑,小声嘀咕:“不敢比老板快。”

  他又笑了,侧脸硬朗的线条瞬间柔和,越过她跑到前面去了。

  十圈过后。

  木寒夏在操场边石阶坐下,刚休息了一会儿,孟刚就慢跑过来,也停下脚步,在她身边坐了下来。

  木寒夏有一点不太自在,但脸上还是挂着若无其事的笑。

  却没想到,孟刚跟她聊起了工作。

  “在市场部适应得怎么样?”他问。

  两人并肩坐在一起,木寒夏都能闻到他身上的烟味和汗味,和操场旁绿草的味道交织在一起。阳光同时照在两人身上,这是一种奇怪的感觉,好像两个人之间,也因此变得熟悉了,没有以前那种身份悬殊的距离感。

  “都挺好的。”木寒夏笑道,“大家对我都很好。”

  孟刚笑了笑,从口袋里拿出烟点上,慢慢吸了一口。木寒夏虽然不喜欢闻烟味,但是也没表现出来。

  “我问过你们经理了。”他说,“说你表现挺好的,很有潜质。不过,就是太局促紧张了些,对谁都有点低姿态。是吗?”他侧眸看着她。

  木寒夏不知道说什么好:“哦……”

  他又笑了,盯着手上的烟,缓缓说:“寒夏,不要紧张,也不需要局促。可能我现在招一个助理,至少都是大专生,有的还是本科生。但是有一点,你和我都是一样的,那就是我们虽然起点低,但是不比任何人差。在职场上,一开始或许看学历,但到最后,都是看业绩。学历顶个屁。明白吗?”

  木寒夏静默了几秒钟,答:“明白。”

  两人都安静了一会儿。木寒夏抬起头,就看到太阳,已经在天边露出整张脸,阳光洒在整个操场上,明亮而温暖。如同她此刻,被孟刚的一番话,熨烫的心。

  “孟总,我有个情况,想跟你汇报。”她忽然说道。

  “哦?什么情况?”

  木寒夏说:“是这样的,我有个高中同学,在美国纽约读大学。那天我想起同事说过,林莫臣就是纽约的哥伦比亚大学毕业的,于是顺口跟我同学提了一下。结果我同学刚好听说过林莫臣这个人,就跟我说了他的一些事……”

  ……

  一支烟在孟刚的指间缓缓燃尽。

  木寒夏抬头看着他:“孟总,我说完了。”

  孟刚沉吟片刻,神sè并没有什么变化,却问:“为什么对我说这个?”

  木寒夏看着他的眼睛,大着胆子答道:“因为我想,原定的95折,也许不够防御这个人的进攻。”

  孟刚静了几秒钟,眼睛里忽然有了深不可辨的笑意:“寒夏,你比我原以为的,胆子更大,也更有潜力。”

  木寒夏的心怦怦加速:“那孟总,我们接下来应该怎么办?”

  孟刚却抬手又抽了口烟,温和地说:“我会再斟酌。是不是该走了,否则咱们两个都要迟到了。”

  ——

  接下来的几天,木寒夏都面上不动声sè,暗暗地等待着。

  等待着孟刚宣布新的促销计划。

  可是,整个公司,整间超市里,却一直风平浪静。什么动作都没有。市场部照旧准备着95折促销,只看得木寒夏心中阵阵叹息——不行,这样肯定不行,挡不住那匹传说中的狼。

  距离永正开业的日子,也一天天近了。

  只是,木寒夏人微言轻,不可能去对同事们说什么,也不可能为这事儿再次跳到孟刚面前指手画脚。她只有静观其变的份儿,看孟刚到底拿的什么主意。

  说起来,虽说几次相处,孟刚对她和蔼可亲。但他那样一个人,木寒夏对他的感觉,依然是敬畏的,完全不会有变得亲近的感觉。所以后来几天,她想了想,就没再去那个操场跑步,而是去了江边。

  也不知道孟刚去了没有。但是对于木寒夏来说,每天早上跑步放松时,还要拜见领导,真的挺累心的。所以她决定隔三岔五再去一次操场,这样既不显得是故意躲开,又不用天天伴驾,完美。

  只是木寒夏还没来得及第二次伴驾,大事就来了。

  ——

  商超系统每周都是上班六天,周日休息。这天,是周六的傍晚。

  距离永正开业,恰恰还剩一个星期。

  快六点时,木寒夏正准备下班回家,经理却走进办公室,神sè严肃地宣布:“所有人留下来。”

  大家面面相觑。

  同样被留下的,还有生鲜部、采购部、行政部……等多个重要部门的全体员工。过了一会儿,木寒夏就收到了何静的短信:“阿夏,发生什么事了?今天超市提前结束营业,我们营业员都被留下了。”

  木寒夏放下手机,看着周围同样神sè凝重的同事们,心跳有些加速。

  来了。

  终于来了。

  天黑的时候,所有职员都被聚集到大会议室开会。所有营业员,也被集中到超市里的空地上训话。而市场部的一些老员工,带着一些人,搬来成捆的促销海报、宣传牌、价签……楼下的进货仓库门大开,一辆辆货车陆续开进来,紧张地开始卸货……

  会议室内。

  灯光炽亮,气氛严肃,坐满了职员。

  木寒夏坐在最后一排的角落里,听着旁边的人窃窃私语。等了一会儿,终于见到孟刚带着几位经理,走了进来。

  场面一下子肃静了。

  孟刚在前排坐下,环顾一周,开口:“我宣布一件事:经总部同意,明天开始,我们,做全线大促。”顿了顿,他说:“为期一周,总投入300万。”

  台下一片哗然。所有人几乎神sè动容,开始交头接耳议论纷纷。

  要知道,300万虽不是什么特别惊人的数目,但超市是薄利行业。7天300万,也就是每天赔掉40多万,超市一天的毛利才20几万。有几家超市这么干过?

  有心思转得快的人,立刻明白过来。

  孟总这是要下狠手,对付一周后开业的永正了!让它开不了一个好业!

  “大家知道。”孟刚缓缓地说道,“这是我们店历史上,前所未有的一次大促。我希望所有人团结一心,打好这一仗。捍卫乐雅在江城的市场领导者地位,创下新的业绩高峰!”

  

看网友对 第7章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