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莫负寒夏 > 第9章

第9章

  她刚眯了一会儿,手机就响了,进了短信。

  她恹恹地拿起来一看,是个陌生号码发来的,内容也有点奇怪,只有四个字:“以卵击石。”

  木寒夏看得有点发愣,输入:“你是谁?”

  过了一会儿,那人才回复:“是我。”

  木寒夏握着手机,心中涌起一种很奇怪的直觉。这样高冷的语气,只令她想起了一个人……而且车祸那晚,她曾经给警察留过地址电话。林莫臣既然能找到她上班的地方,有她的电话也不足为奇。

  她回复:“不明白你在说什么。”

  林莫臣只回了一个字:“装。”

  木寒夏隐隐有点感觉出,他说的是什么事。但是看着他发的短信,不知怎的,有种想笑的冲动。于是回复道:“怎么样,你咬我啊?”

  他没有再回复了。

  木寒夏等了一会儿,就把手机塞回裤子口袋里,趴在货堆旁继续睡了。

  ——

  木寒夏再见到孟刚,是两天以后。

  这天清晨明净无雾,凉爽宜人。木寒夏刚跑到运动场边,就见孟刚还站在那天的运动器械旁,在练臂力。

  木寒夏跑过去:“孟总,早!”

  孟刚动作一顿,回头看见她,这几天的忙碌似乎没有在他的脸上留下任何疲惫痕迹,剑眉之下,眼睛里有了笑意:“早,寒夏。”

  阳光慢慢覆盖整个运动场,天空彻底明亮起来。

  两人的十个圈,很快跑完了。孟刚领着她,还在上次那个位置坐下休息。

  木寒夏拿出毛巾擦了汗,嘴角始终挂着微笑,心里也不那么怕孟刚了。相比以前,更添了几分钦佩。她也不知道要跟他聊什么,只是跟他并肩坐着,心情宁静地望着前方。

  孟刚不动声sè地看着她姣好的侧颜,微笑问:“这几天,怎么没来跑步?”

  “哦,这几天太忙了。”木寒夏答。

  这是个很强大的借口。孟刚点点头,眼睛里却始终带着一点笑,也不知道信了没有。

  “这次的大促,是在你的提醒下做的。”他又说,“你的功劳,我会记住。不过你现在刚到市场部,还是越级提拔过去的,太锋芒毕露对你不好,所以我没有公开嘉奖你。”

  木寒夏心中因这话着实感动了一把,说:“孟总,谢谢你。有没有嘉奖,我其实无所谓的,能在市场部学东西就好。”

  不料孟刚话锋一转,却说:“不能嘉奖,请你吃顿饭还是可以的。”

  木寒夏一怔,抬眸看着他。他摸出烟点了一根,眼睛里的笑意,依旧是淡而平静的,也是她看不透的。

  “不用不用,孟总你不用请我吃饭,我的功劳……也没有那么大。”她忙说。

  孟刚又被她逗笑了,吸了口烟说:“早饭也不行?”

  ——

  十分钟后。

  两人坐在江边的一个早点摊旁,孟刚开车带她过来的。

  此时太阳已经完全从云层中露出脸,照得江面上波光粼粼,有清风迎面吹来。摊主就在岸边支了几张木桌,放了一叠塑料椅子。孟刚也不讲究,跟木寒夏面对面坐下。

  她要了一碗粉,而且是牛肉粉,表示已经“狠宰”老板一顿了。孟刚只是温厚地笑,给自己要了碗素粉。

  他吃得快,很快碗已见底,放下筷子,喝着热水看着她。木寒夏才吃了一半,冲他笑笑,低头继续吃。阳光晒在身上,很暖。而他又点了根烟,烟草味慢慢萦绕在两人周围,并不难闻。

  “木寒夏。”他忽然开口,嗓音缓缓的很温和,“你有什么梦想?”

  木寒夏微愣,放下筷子看着他。他连眉目都是沉静而温暖的,显然是认真地在探寻这个问题的答案。

  木寒夏静默片刻,答:“孟总,我的梦想,说起来也许有点不知天高地厚。我想重新参加高考,考上一个好大学,然后出国去。”

  孟刚似乎有些意外,说:“出国?为什么?”

  木寒夏答:“不知道,就是想出去看看。”

  孟刚安静了一会儿,拿起旁边的茶壶,给她杯子里添满水,一字一句地说:“心有多大,就能走多远。在我看来,这放在你身上,不是什么天高地厚的事。明白吗,小丫头?”

  木寒夏说不出话来,轻轻“嗯”了一声。孟刚也没再说话,他看着她,目光深而静。他的一只手夹着烟,垂落在桌下。另一只手则放在桌上,离她的手并不远。不知道在想什么。

  两人虽独处过几次,但木寒夏都是把他当成领导,心怀些许孺慕之情。这样安静地被他长时间凝视,还是第一次。她忽的脸颊发烫,还有些凌乱得像是野草一样的情绪,一根根细细地在她心中冒出。

  她低头避开他的视线。

  然后手就被他握住了。

  如此突如其来,木寒夏整个人都懵了,只感觉自己微凉的手,被他宽厚的微微长着薄茧的手,牢牢包裹住。然后听到他说:“老板,钱放在桌上了。”

  他牵着她,起身就走。木寒夏这才反应过来,心跳乱得像打鼓,想要把手抽回来,他却察觉了,握得更紧了。

  他侧眸看着她。木寒夏都有点结巴了:“孟……孟总,你牵我的手干什么?松手。”

  她还想装傻,孟刚却只是笑了笑,眼眸依然是深邃而不可看透的。

  “小姑娘,别怕。”他只说了一句话。握住的手,却显然不打算松开了。

  木寒夏整个人仿佛走在火焰中,每一步都紧绷煎熬。她乱了,整个人都乱了。让她现在完全不顾及孟刚的颜面,把手抽回来跟他闹翻,她又做不到。只能任由他牵着,一步步走上江堤,走向停车场。

  他始终握着她的手,那麦sè的粗硬的关节,把她柔软的手握在掌心。只令木寒夏始终心惊肉跳。

  好在车停得不远,终于走到了。木寒夏如释重负,在他掏车钥匙时,飞快把手抽回来。

  孟刚似有似无地笑了笑,低声说:“上车,孟总送你回去。”

  木寒夏没看他,整张脸都是红的,坐进车里。一路上,两个人都没说话,而木寒夏整个人都恍恍惚惚,一到家楼下,立刻拉开车门,跑了。

  

看网友对 第9章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