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莫负寒夏 > 第10章

第10章

  “寒夏?寒夏?”

  “嗯?”她惊觉,从电脑前抬起头,就见部门的张姐,站在桌前,在望着她笑。

  “看什么呢?这么入神。”张姐问。

  “哦,在处理一些数据。”木寒夏不好意思地摸摸头,其实她刚才是发呆走神了,“张姐,有什么事?”

  张姐笑得格外得体亲切,一指身后。木寒夏这才看到,孟刚和经理正站在市场部门口,在说什么。木寒夏心里就跟触电似地抖了一下,勉强低声笑道:“孟总怎么来了?”

  张姐答:“这几天业绩冲得这么好,孟总说请市场部所有人喝饮料呢。这不,钱都给了,快去买吧。”

  “哎。”木寒夏忙接过钱站起来,走出门外时,低下头,“孟总好,经理好。”

  经理笑着说:“去买饮料啊,快去快去。”

  而孟刚只轻轻地“嗯”了一声,那嗓音落入木寒夏耳里,格外低沉随意,他也没有看她。

  木寒夏飞也似地快步下楼。

  楼下过了马路,就有家不错的咖啡馆。木寒夏平时是很少进这里的,因为贵。但口味当真jīng致诱人。

  正值下午,五月的阳光清透地洒在外边的马路上。咖啡馆里人不多,音乐轻柔,香味浓郁。木寒夏站在吧台前,一口气点了十多杯饮料。不用自己掏钱,隐约就多了分豪气,内心那股闷滞混乱之气,仿佛也舒缓了一些。

  她低头看着柜台里那些jīng致的糕点,想:慰劳一下自己吧。

  “有没有栗子蛋糕?”她问。

  服务员抱歉地说:“对不起,栗子蛋糕刚卖完,新的还要等十分钟,你要吗?”

  木寒夏想了想答:“那算了。”她一向喜欢栗子味的东西,这里的栗子蛋糕,她也舍血本吃过两三次,那口味简直是她心头至爱。

  最后,在店员的推荐下,她自己掏钱点了个提拉米苏,又点了杯果汁,忙里偷闲,在僻静角落找了个位置坐下,边吃边等店员打包。

  想起昨天早上发生的事,木寒夏还是心如沸水,难以平静。她低下头,看着自己的手。那双手依旧是白皙纤长的,但掌心已有薄茧。而孟刚就是这样握住了它,他对她到底抱着怎样的想法?他是想把她至于何地?

  正出神,就听门口风铃“叮当”,有人进来了。

  她抬起头,就看到一身黑西装黑衬衣的林莫臣,面sè平淡地走了进来。

  木寒夏盯着他。

  他也看到了她,但就跟没看到似的,径直走到吧台去点餐了。

  木寒夏不动如山地低头,继续喝果汁,吃蛋糕。

  脚步声渐近,黑sè西装闪过。他端着盘子,就在她桌子对面坐了下来,跟她只有0。5米不到的距离。

  而且他的盘子里,居然还有块新鲜出炉的栗子蛋糕。

  木寒夏彻底把跟孟刚的那点小纠葛,抛到了九霄云外。她看着浑身上下一派jīng英气质,开始轻啜咖啡的林莫臣,脑子里冒出她昨天发给他的那条短信:

  怎么样,你咬我啊?

  ……

  “这么多空位,你干嘛坐这儿?”她说。

  “为什么不可以?”他淡道。

  木寒夏干脆不说话了。

  过了一会儿,却又听到他的嗓音响起:“为什么帮孟刚?”

  木寒夏一怔,奇怪地抬头看着他:“我不帮孟刚,难道还帮你?”

  他直视着她,阳光映得他的眉眼清楚分明。那眉平直而桀骜,鼻梁同样高直。

  “对。”他答,“良禽择木而栖,你就该站在我这边。”

  木寒夏忽然不知道怎么接话了,这人冷傲强横得坦坦荡荡。而且明明是他欠她的情,为什么现在搞得好像她欠他似的?

  “我又不是家禽。”她低声嘀咕,“你说的那套道理,我可听不懂。”

  这话就有点骂人的意思了。

  林莫臣:“你说什么?”

  “没什么。”木寒夏飞快地低下头,笑了,拿起小勺舀了口蛋糕。

  音乐声轻轻萦绕在耳边,对面的男人不再露声sè。熟悉的细腻清香在齿间弥漫,木寒夏吃了一口又一口,忽然注意到林莫臣又看了她一眼,那眼神……有点难以形容。

  木寒夏忽然反应过来,看着快被自己吃完的蛋糕。

  妈呀,吃错了。这是他的栗子蛋糕。

  因为桌子小,两人的餐点放得近,刚才她又心不在焉,而栗子蛋糕又是她的最爱,所以吃着吃着就没停下来……

  木寒夏尴尬极了,一下子放下勺:“这个……”

  “吃别人碗里的东西,感觉是不是特别好?”他说。

  木寒夏的脸都红了,盯他一眼,果断抬手叫来服务员:“再给他上一块栗子蛋糕!”

  他不说话。木寒夏淡定下来,心想吃都吃了,15块呢,她得吃完。谁知又吃了两口,他再度开口:“这把勺也是我刚才用过的。”

  木寒夏:“……”立马丢掉勺,结果又听到他平平淡淡的嗓音响起:“我用过的东西,不喜欢别人再用。”

  木寒夏真想用蛋糕糊他一脸啊。他明明早就看到她吃错蛋糕用错勺了,却故意等到现在才说。还分两次说。

  林莫臣眼中闪过淡淡的笑意。木寒夏自知理亏,忍着脾气和尴尬,刚想起身,却听到身后一道清婉的女声:“Jason,你到多久了?这位是……”

  林莫臣抬起头,木寒夏也循声望去,就见那晚的女人、也即永正集团董事长千金程薇薇,正站在两人身后。她穿了一身休闲服,可依然显得身材高挑窈窕。脸sè还有些苍白,右臂也吊着绷带,但妆容jīng致,笑容浅浅。

  看清木寒夏的脸那一刻,程薇薇怔了一下,旋即对她点点头,露出得体的笑。

  木寒夏也客气地朝她点头,心中却想,这女人跟林莫臣一样,身上散发着高高在上的气息。她觉得自己应该走了。

  林莫臣站起来,替程薇薇拉开椅子。木寒夏瞅他一眼,啧,这会儿有风度了。

  “这是木寒夏。”林莫臣简短地给两人做了介绍,“程薇薇。”

  木寒夏:“你好。”还算客气地对林莫臣说:“我先走了。”林莫臣看着她,点点头。谁知这时,程薇薇突然开口:“木寒夏?你是六中那个木寒夏?”

  

看网友对 第10章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