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莫负寒夏 > 第11章

第11章

  木寒夏一愣,林莫臣也抬眸看着程薇薇。

  “我以前是六中的。”木寒夏答。

  程薇薇脸上露出甜甜的笑:“我跟你一届,但不是一个班。”

  木寒夏“哦”了一声,也笑了:“幸会。”遇到校友,她的心情有点复杂。但总是感觉到温暖的,那些远去的人和生活。只是她在脑海里找了一圈,对这个程大小姐也没印象。

  不料程薇薇却笑道:“那时你是风云人物,你不认识我,我却认得你。”

  木寒夏怔了一下,也注意到林莫臣的目光落到了自己身上。她却只是坦荡地笑笑,摆摆手说:“校友,好汉不提当年勇。”

  程薇薇噗嗤笑了:“你还是这么有趣。你现在……在哪里上班?”

  木寒夏答:“我在乐雅。”

  两人又聊了几句,木寒夏就起身告辞了,没忘了带她的两大袋饮料。程薇薇抬起头,望着木寒夏纤细而略显吃力的背影,过了一会儿,才问:“Jason,你怎么会跟她在一起?”

  林莫臣也看一眼木寒夏的背影,言简意赅:“那晚叫救护车送我们到医院的,就是她。”

  程薇薇“啊”了一声,说:“你怎么不早说!我应该好好感谢她的!”目露懊悔。

  林莫臣淡道:“不用,我已经感谢过了。”

  “噢,那就好。”程薇薇自动理解他说的“感谢”,是给了支票,表情释然了。可想想又迟疑道:“不对,你不是说,帮我们的是个小营业员吗?”

  “她基本就是个小营业员。”

  程薇薇露出大大的惊讶的表情,沉默了一会儿,感叹道:“我是真没想到,她现在会过成这样。那时她真是风云人物,次次考试年级第一,班长,学生会副主席,拥护她的人很多,追她的男孩也很多。那时大家都以为她会考北大清华的。”

  林莫臣看着她,目光锐利清亮:“然后?”

  程薇薇却打量了他几眼:“你为什么对她的事感兴趣?可从没见你在意过不相干的人,不会是看上她了吧?”

  “可能吗?”他淡笑。

  他怎么可能,喜欢上这样一个女孩。

  大概程薇薇也是这样认为的,微微一笑说:“后来她高考发挥严重失误,连大学都没考上,就没读了。”

  “为什么?”

  程薇薇看着林莫臣那双乌沉的眼睛,心念一动,顿了顿,答:“我也不太清楚,我跟她不是一个班的。有人传说是早恋了,年少都会冲动胡来对不对?后来她好多天都不来学校的,听说是住到校外去了。”

  ——

  木寒夏拎着饮料,回到办公室。给同事们分发完毕后,就剩下孟刚和他助理的。

  木寒夏拿着两杯饮料,上了楼。助理小陈就坐在孟刚办公室门口,看到她,笑了:“谢谢你啊寒夏。”他接过自己的饮料,却没接孟刚的,微笑说:“孟总就在里面,送进去吧。我得去上个洗手间。”说完就起身走了。

  木寒夏没办法,心里也有点打鼓,上前轻轻敲门。

  “进来。”

  她推开门,就见孟刚坐在办公桌后,正在批阅文件。他抬头看了她一眼。

  木寒夏飞快地垂下眼眸,把饮料送过去,放在桌上:“孟总,你的咖啡。”

  “嗯。”

  木寒夏转身刚想走,就听到他说:“坐,等我把这几页文件看完。”

  木寒夏微微一僵,只好又坐下了。

  办公室里很静,有风吹动窗帘的声音,还有他的笔尖在纸上沙沙细响。木寒夏的手指上沾了一点咖啡的香腻味道,挥之不去。

  过了一会儿,他抬起头,看着她,眼睛里弥漫开笑意。木寒夏也客气地笑笑,不敢有任何显得亲近的反应。

  他也不说话,盯了她几秒钟,拉开抽屉,拿出个文件夹放在她面前:“看看。”

  木寒夏打开一看,愣住了。

  这是……

  是江城几所重点高校的资料,包括院系介绍、师资背景、专业介绍和历年录取分数线等等。木寒夏看了几页,抬起头:“孟总,这是……”

  孟刚拿起她买的咖啡,喝了两口,轻轻放在手边:“江城的这几所高校,在全国也是排得上名的。你看看,想上哪一所。下周我开车带你过去看看。准备高考你需要多长时间?这期间钱的事情,学费、生活费、其他开销,你都不用担心。即使万一考不上,也没有关系。我在江城还有点人脉,花点钱,再疏通疏通,也能读上。你看这样,好吗?”

  木寒夏整个人都震惊了,手握着资料,一个字也说不出来。孟刚的容颜硬朗沉敛,清晰就在她面前。她却只觉得太阳穴突突地跳,像是即将走入一处极空旷的深渊里,举目四顾,恍然若失。

  “咚咚——”有人敲门,打破沉寂。

  孟刚眼中笑意不变:“拿回去,慢慢看。”

  ——

  这晚,木寒夏躺在床上,手边放的,还是这份资料。

  初夏的夜晚,还有些许凉意。她躺了一会儿,就扯过被子,裹紧在自己身上,望着窗外漆黑的天。

  她想起那天早上,孟刚握住了她的手,他的手指硬而长,有经年累月的薄茧。她想起他每次看她的眼神,低声含笑叫她“小姑娘”。

  他离过婚,听说结发妻子当年跟他一样,是超市基层员工。现在不知道去了哪里。听说这几年,他交过两个女朋友,相处时间不长,都分手了。

  她又侧过头,看着那份资料。

  他把她的梦想,交到了她的手上。只要她握紧,就能得到。

  ——

  清晨。

  木寒夏今天起得很早,早早地就跑到了运动场边,跑出了一身热汗。没想到孟刚比她更早。灰蒙蒙的晨sè里,他还穿着那身灰sèT恤、黑sè短裤,在练器械。

  木寒夏原地站了一会儿,走过去:“孟总。”

  他似乎早料到她会来这么早,也料到她会彻夜难眠。拿起毛巾擦了擦汗,温和地说:“早。”

  木寒夏没出声。

  他转头看着她,笑了:“学校选好了吗?”

  “没有。”她答。

  他坐了下来,拍拍身旁的台阶,示意她也坐。但是木寒夏没动。他看她一眼,也沉默了一会儿,缓缓说:“我看,就考江城大学。是这些高校里最好的。读完本科,你想继续读研究生也可以。我在江城大学附近有套房子,以后你可以就住在那里。但出国就算了,离我太远。你想出去看看,想去哪个国家?我安排时间,带你去玩。”

  木寒夏一直沉默着,这时突然开口:“孟总,你是在安排我的人生吗?”

  孟刚看着她,不说话。木寒夏也不说话。过了一会儿,他突然伸手,就把她拉了过去。木寒夏一惊,人已经被他拉到了两腿中间。他看着她,眼角有很细的鱼尾纹,眼睛黑而沉。

  

看网友对 第11章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