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莫负寒夏 > 第12章

第12章

  孟刚并没有用狠劲,木寒夏几乎是用尽全力,一把推开了他。

  她往后踉跄几步,他还坐着,她站着。一时间,两个人都没说话。

  “木寒夏。”他只轻轻叫了声她的名字。木寒夏看着地面,脸上是掩饰的、故作轻松的笑:“孟总,谢谢你为我考虑。真的,我现在这么个境况,你给的帮助,就跟天上掉馅饼一样。我如果不知道感激,就太没心没肺了。可是……读大学的事,我虽然想,但也不想现在就放弃工作。我觉得,还是等以后有机会再考吧。”她顿了顿,抬头看着他:“我暂时还不想,就这么把自己的人生给圈定了。”

  孟刚静默了一会儿。如果说刚才他的眼神有些许涌动,现在却已恢复深沉平静。他掏出根烟点上,吸了两口,嗓音很淡:“考虑清楚就好。”

  ——

  接下来的几天,大促还在继续。整个乐雅依然忙得昏天暗地。

  木寒夏也很忙,但她再也没去过运动场跑步,有时候人也有些发愣。有一次吃饭,何静就问她:“最近有心事?”

  木寒夏不想说谎,但也不想提那事儿。于是答:“也不算心事吧。就是,前几天有个大馅饼,砸在我头上,我没要。”

  她说得含糊,何静眨了眨眼,说:“干嘛不要?”

  “如果代价,是困在馅饼里呢?乖乖的呆着,主人想咬时,就低头咬一口。”木寒夏说,“我才不想过那样的生活。”

  ——

  不知不觉,永正的开业日即将到来。

  整个乐雅的员工,还处在这一周大促带来的辉煌业绩的喜悦中。而街对面的永正,始终一片寂静,毫无动静,更令很多人觉得他们是被打怕了,没辙了,根本就不用把他们放在眼里。

  只是木寒夏想起林莫臣的那张脸,总会有些惴惴。那感觉隐隐像暴风云前的宁静,而你并不知道,那张脸背后,这个男人到底在想什么。

  ……

  没有人想到,永正的开业攻势,来得如此迅猛、不按常理,以及丧心病狂。

  第一周,服饰全线五折。

  提到这个科目,估计所有人都会微微讶异。因为谁都知道,超市的服装,样式是比较土的,质量也只是勉强过得去。也只有大爷大妈,才会在超市买衣服,而且还要跟菜市场旁卖的衣服比价。所以一直以来,我们也很少看到有超市,拿服饰科做文章。

  然而永正,就是这么不按常理出牌。甚至说,颠覆了以往超市所有对服装科的做法。

  开业第一天,当顾客们走入店中,他们首先看到的,就是对服饰的大幅促销海报,极其醒目,配上各种极其具有噱头的促销词,完全占据了人的眼球。

  而当他们走到服饰区一看:哎呦,不错哦!货架的陈列,就跟别的超市批发市场般的做法不一样。更像是一家开放的时尚服装店,灯光柔亮、陈列舒适,样式简洁好看,质地也不错。

  再一看价格——五折!都快赶上淘宝价格了,而且质量还是看得见摸得着的。

  不仅如此,在服饰区中央,还有两个超级大的堆码,整整齐齐,叠满了两个基本款的男女T恤。都有黑白蓝灰红五个颜sè,质地摸着相当柔软,旁边却竖了个一人高的超大的价牌:仅售9。9元!

  旁边还有个告示牌,写着:本次所有服饰类商品为开业特惠,售完即止,预购从速。

  那些大爷大妈看到了,还能等吗?立马拖了购物车过来,抢购啊!这一开抢,冲动和情绪都是很容易在人群中感染的,所有人都抢了起来,只要看着价格款式不错的,拼命往购物车里塞。一时间,几乎每辆购物车里,都塞了几件衣服,有的甚至装了半车,一家老小全买了。两个作为主打款的T恤,只要一搬货出来,就卖空了。

  因为服饰的带动,一传十、十传百。整个永正很快宾客盈门,这时人们也注意到,这边的其他商品,也不比乐雅贵。而且整体购物环境太舒适了,干净、整洁、宽敞、时尚,感觉就要比开了许多年的乐雅,高大上很多。人走在其中,心情也跟着愉悦起来。而且业务员都特别亲切热情,无微不至,让人感觉特别好。不仅如此,顾客们还发现,这里的有些商品,看起来比乐雅的卖相质量还要好,譬如熟食、譬如河鲜肉类。

  全线商品的销量,都涨起来了。

  永正开业第一周,每日销售额突破200万,第2、3天甚至达到了300万,完全逼平了乐雅的正常销量。而这一周,乐雅的销量遭受明显冲击,从之前大促高峰的300万,跌回200万。

  这一周,乐雅的每个人,几乎都是懵的。办公室的气氛,也由原来的轻松喜气,变得严肃,变得安静。

  这天,木寒夏到楼上送文件,路过孟刚办公室时,却听到里面隐隐传来他严厉的声音:“什么你们做不了五折?我让你们进乐雅系统安安稳稳呆了多少年,必须做……”

  木寒夏没敢多听,快步下楼。

  自从那天早上之后,她几乎就没怎么见过孟刚。但显而易见,林莫臣这一记焕然一新的起手式,令孟刚这个在商超行业浸淫多年的老人,都震动了。

  这晚下了班,木寒夏照旧跟何静一起吃烧烤宵夜。

  月光清澈,城市安静。两人坐在摊子前吃,拢共也不过吃了32块5。一人喝着一瓶芬达,仿佛依然是平时没心没肺的日子。但即使是她俩这样的小虾米,也依然能感觉到永正开业带来的震动余波。

  何静嘀咕道:“你说永正的服装,怎么卖得这么好呢?我们干嘛不也像他们那样,弄点质量好的、漂亮的衣服来,再重新陈列包装,搞搞促销?这些天不就不会跑掉那么多顾客了嘛。”

  木寒夏这些天在市场部,也接触到不少业务上的事。她低头咬了口鸡翅,答:“哪有那么容易?这第一,林莫……永正他们这么做,是要背很大风险的。服装跟别的商品不一样,个性强,更新换季快,很容易就造成积压。永正这回是卖火了,要是没卖火,这批货就全砸手里了。所以我们超市一般都只进一些款式普通的服装,维持正常销量就好。你看别家超市,谁敢这么冒险,大举进攻服装类商品?”顿了顿,她说:“我觉得以孟总的性格,也不会做。”

  

看网友对 第12章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