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捉蛊记 > 第五十三章 杀心如此浓烈

第五十三章 杀心如此浓烈

  瞧见那个像磕头虫一般儿的船夫,我突然间就是心口一疼。

  我不自觉地想起了燕子来。

  那个善良可爱的姑娘,她在黄家大宅那宛如宫廷一般的宅院之中,仅仅只是一个端茶倒水的小丫鬟,然而出了那宅门之外。她才是一个活生生的人。

  她有着自己的生活和经历,读过大专,有一个摆水果摊的母亲,自己的目标就是挣到钱,给母亲买一个门面,让她不用那般的辛劳……

  每个人都不是简简单单的一个角sè或者符号,他们都有着自己的苦衷和不得已。

  黄威和那两个独南苗寨的家伙,是龙阿乔和神风大长老的帮凶没错,至于他,说不定就只是一个帮着开船的船夫而已。

  引刀成一快,不负少年头,那杀人的时候倒是畅快了,但是事情背后的故事。却是我不得不琢磨的。

  我王明混着江湖,就是恨透了那些强权和不公义,却不能够让自己变成那样的人。

  原则。

  只有坚守住自己的原则和底线,我方才能够不会沉浸到那杀戮之道中去,从而走出一条属于自己的道路来。

  诸般念头在脑中飞速划过,我下意识地伸手,喊道:“胖子,别杀他。”

  黄胖子也并不是嗜杀之人,长剑点到了那人的脖子之上。就停了下来,而我则快步走上前去,将手指按在了那人的脖子之上。

  我用食指和中指点了点头他脖子上的青筋。

  没有修为。

  这不过是一个普通的船夫而已,不管他是不是荆门黄家的人,都没有必要死去。

  我扬起了手,一记手刀斩落在了他的脖子上。

  那人不再磕头,应声昏倒。

  我站起来。快步走到了船头,朝着岛的那边望了过去,瞧见人影绰绰。却是有人朝着这边走了过来。

  龙阿乔和黄养天都回来了。

  瞧到这情景,我赶忙指挥着黄胖子将那三个死去的家伙给拖到了船尾处,吸了吸鼻子,清冷的湖风之中,有一丝淡淡的血腥味,不过却也来不及了,两人蹲下身子,挪动到了搭在船上栈板的入口处来。

  我们两人都在这里伏击,黄胖子手中是他老爹给他专门打造的破剑,而我则从地上随手捡了一把苗刀过来。

  黄养天和龙阿乔依旧还在高谈阔论,这回他们的话题,却是转移到了两家的合作上来。

  我听到黄养天说道:“我们黄家在朝堂之上,关系肯定是足够硬了。本来这一次是准备把锦鸡蛊苗给洗白了的,各方面的关节都打点通了,只可惜在这关键时刻,那狗日的黑手双城插了一手,通过总局特勤组那边过来推动此事,所以问题变得有点复杂了,不过你放心,很快我们就会给你们洗白的;至于现在,你们现在黄家别院待着就是,绝对保证你们的安全,这一点,我荆门黄家还是有那个自信的……”

  龙阿乔恭维道:“荆门黄家,江湖上响当当的招牌,那自然是很不错的,我呢,比较关心我的个人问题,上次我跟鬼鬼小姐见过面之后,一直都没有再瞧见了,怎么回事啊?”

  黄养天犹豫了一下,说这个啊,鬼鬼自从上次跟你见过之后,就一直被禁足在了家主秘境之中——你也知道,她本人是极其反对和你们合作的,这个没办法,得由时间来慢慢消磨才是……

  说话间,两人就已经走到了船上来。

  最先上来的就是黄养天,他跳上了甲板,下意识地四处望了一眼,说黄威人呢,这个时候开小差,搞什么啊?

  他话都没有说完,就被黄胖子猛然一下,从地上冲起来,恶狠狠地撞到了前面去,而我则没有任何犹豫,直接挥出一刀,斩在了一只抬腿上船的脚上去。

  我听了刚才两人的对话,也是恨意浓烈,除了龙阿乔意淫小米儿的种种话语之外,还有一个原因。

  那就是他差一点儿就玷污了米儿的清白。

  对,我说的是米儿,龙米儿。

  自从有了小米儿之后,我对前女友龙米儿的感情就开始渐渐地变得浓烈,就感觉如同亲人一般——毕竟我是小米儿的爸爸,而谁是她的妈妈呢?

  想来想去,只有龙米儿。

  尽管双方仅仅只是拉拉手一般纯洁的男女关系,但是因为小米儿的这一层纽带,使得我和龙米儿之间就变得格外特殊了起来。

  他侮辱了龙米儿,其实就是在侮辱我。

  我王明被人如当街老鼠追过,如阶下囚困过,如案板肥肉剁过,但是却并不代表我隔壁老王没有脾气。

  舍得一身剐,敢把皇帝拉下马。

  金镇信息的血族龙泽乔对我一路穷追不舍,甚至拿我父亲来做文章,还在京都那种首善之地、天子脚下不顾影响地弄我,然而结果如何?

  我当着他的手下,包括所有人的面,将他的伪装撕下,让他活生生地被烈日阳光灼烧,化作灰烬。

  这就是我,睚眦必报。

  堂堂正正的战斗,绝对会很jīng彩和激烈,但是偷袭这般无耻的事情,就没有那般好看了。

  事实上,我这一刀,斩下了龙阿乔的右脚,他“啊”的一声惨叫,直接跌下了船,掉进了湖水里去。

  我们的偷袭很快就暴露了,他们身后还有三人,虽然弄不明白这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变故,但是却有一人大声喊道:“保护少爷!”

  然后三人一齐朝着船上冲了上来。

  这三人都是高手。

  短时间内,众人在这栈板桥上,爆发了一场激烈的拼斗,我在正面挥刀抵挡,而那三人气势如虹,纷纷冲了上来,除了一人胳膊被我划伤了之外,另外两人,则一下子将我给围住,然后攻击。

  倘若是我被围住,给他们任何一人有时间发出信号,事情就变得复杂了。

  不过对方明显只瞧见了甲板上的两个敌人,却忽略了第三个。

  小米儿。

  小东西丁点儿大,不过却并非可以忽略的角sè,就在那两人正迎头痛击的时候,突然间就是双腿一软,直接跌落倒了地。

  高手之间的较量,输赢更多的,其实就是一个机会。

  而我已经不再是初入江湖的小菜鸟,对于如何把握机会这事儿,已然是无比的纯熟。

  长刀划过,两人捂着脖子处的裂口,跪倒在了地上,鲜血直流。

  很快我和小米儿又协同着将另外一个人给拿下。

  直至此刻,我方才回过头来,才发现黄胖子已经将黄养天这纨绔子弟给死死地压制着,然后用船上的粗绳子,将他给五花大绑了起来。

  这绳技,怎么看都有点儿日本东洋的风格。

  我出手狠诀,船上此刻除了黄养天的闷哼声外,就只有下方水面传来杀猪一般的喊叫。

  我瞧了一眼黄胖子,然后踏着栈板,跳下了齐腰深的湖水里,三两下将失去右腿的龙阿乔给制服,然后将其扭送到了甲板上来。

  黄养天、龙阿乔,这一对刚才还趾高气扬的难兄难弟,被我们给堆到了一起。

  头上是明亮的灯光,照耀着他们惊悸而扭曲的脸孔。

  直到一切结束,歇下来的时候,两人才发现出手伏击他们的人,居然就是他们找了一天一夜的家伙。

  黄养天是个见风使舵的性子,一瞧见自己处于绝对的劣势,立刻露出了讨好的笑容,毫无尴尬地说道:“嘿,饼日天,老兄,你这是干啥呢?哦,对了,王明你也在了,好几天没见,越来越帅了哦?”

  黄胖子见这家伙还心存侥幸,不由得笑了起来,去旁边搬了两个椅子过来,我一个,他一个,坐在了两人面前。

  黄胖子揉了揉泡了一天,有些水肿的脸,然后说道:“等等,别叙旧,也别谈其他乱七八糟的交情,我就先问一下,开那重卡撞老子宝马的,到底是你们谁的主意?”

  黄养天毫无节操地偏头,指着龙阿乔说道:“是他,是他,饼哥,我就是一打酱油的……”

  他的善变让龙阿乔憋了一肚子的火气,此刻陡然爆发了出来,冲着黄养天怒吼道:“黄养天你个狗日的,开卡车撞人的事情,不是你的主意么?从找人,到支招,所有的事情都是你跟大长老出谋划策的,现在你却一推六二五,弄到我头上来了?有必要么,不过就是一死,你怕个锤子?”

  黄养天翻着白眼,说我擦,你就是个疯子,我懒得跟你说。

  他闭上了嘴,不说话,而那龙阿乔则雄赳赳气昂昂,冲着我大骂道:“王明,你个狗日的,识相的话,就赶紧放了我们,跪地求饶,这样子,我还会在大长老面前给你求个人情;要不然,你就等着肠穿肚烂、痛苦而死吧!”

  他大声骂骂咧咧,一副有恃无恐的模样,我很无语,冲着黄胖子笑了笑,说现在的年轻人,当真是慷慨悲歌,热血得很啊。

  黄胖子摸了摸鼻子,说他是笃定你不敢杀他,毕竟人背后有靠山呢,神风大长老。

  我点了点头,说哦,原来如此啊?

  说罢,我抬起手来,猛然一挥手,将那龙阿乔的头颅,给一刀斩下。

南无袈裟理科佛、说:
嗯,加更杀到,大家晚安。

看网友对 第五十三章 杀心如此浓烈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