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捉蛊记 > 第五十七章 有些骑虎难下

第五十七章 有些骑虎难下

  我很愤怒,但是不会缺心眼儿地将自己心中的猜测,当面跟呆呆讲出来。

  尽管在我看来,呆呆还只是一个没有长大的孩子,但毕竟不是一张白纸。也会有自己心中的想法,倘若是知道自己苦心经营的酒吧,是因为我的关系而变成这个样子,心中保不定会有什么想法。

  而那个时候,我们两人之间,还真的有些尴尬。

  朋友之间,有时或多或少,还是需要一些善意的谎言作为润滑剂,方才能够让彼此活得更加自在一点。

  跟呆呆聊了一会儿,我便告辞了。

  他说来都来了,怎么那么着急,一起吃个晚饭吧?

  我这一次过来,仅仅只是想看一看老朋友。毕竟我现在麻烦缠身,跟呆呆牵扯太多了,着实有些不太好,所以只是冲他笑了笑,说以后有的是机会,我去办件事情,若是有时间,过来跟你吃夜宵。

  呆呆依依不舍地将我送出万科渝园,而一出门。我便打了一辆的士,前往江北。

  到了地方,我找了附近一处公厕,将自己的外表稍微地修饰了一番,然后跟小米儿一起,先是拜访了曼妮藏尸的公寓。

  一路畅通无阻,我找了一根细铁丝。打开了那房门,走进里面一瞧,发现这儿已经很久没有住人了。

  屋子里。沙发、床之类的地方,都用白布给罩着。

  我走到了主卧的浴室,瞧见那浴缸之中,空空荡荡,什么都没有。

  这么久过去了,想必那副尸骸都已经被处理妥当了。

  在这公寓找不到曼妮,我并没有失望,因为这本就是意料之中的事情,我拉了一个椅子,来到了阳台处坐下,与小米儿一起,俯视着江北区的黄昏,瞧见那太阳渐渐沉落西山。染红了晚霞,一派辉煌之景。

  我知道,这种景sè,或许无数人都能瞧见,但是坐在这高高的阳台之上俯仰众生的感觉,或许只属于极少一部分人。

  相比我们这些苦逼的平头百姓,曼妮可以说是含着金钥匙长大的孩子。

  这些人,她,或者他们一辈子都可能体验不到贫困的滋味。

  然而物质上的富有却掩饰不住他们心中之中的贫乏。

  寂寞、空虚、冷。

  我坐在那二十几楼的阳台之上,望着夕阳,感受着半年、一年或者两年之前,曼妮可能拥有的心情。

  我突然发现,我可能有点儿小瞧这小娘们儿了。

  一个找人把自己前男友尸体从江底淤泥里面打捞出来,然后把他给放在自己的浴缸里,每天与他的鬼魂为伍,这样的女人她到底得有多强的心理素质,才能够变得如此啊?

  这样的人,倘若是真的认真起来,未必会比谁差。

  我在曼妮以前的公寓那儿待到了夜幕降临,然后与小米儿一起离开,来到了曼妮位于江北嘴处的豪宅小区。

  这回比起上次来,倒是轻便许多,毕竟小米儿已经不再在我的肚子里。

  这个娃娃的灵活度,可要比我厉害许多,一个翻身,直接就跃入其中,轻盈得宛如鬼魅一般。

  小米儿的成长迅速,让人欣慰。

  当来到了曼妮的豪宅时,我发现自己再一次扑了空。

  这儿空空荡荡,并没有瞧见有半个人影在。

  黑乎乎的屋子里,我大概地搜寻了一圈,发现这儿倒是经常有人住的,冰箱里面有新鲜的水果和蔬菜,而衣柜里面,则是满满的当季衣服。

  我大概地瞧了一下,感觉曼妮应该还在这里,只不过此时并未回家而已。

  人在,我基本上就笃定了,在这三层别墅里面逛了一圈,感觉一路舟车劳顿,不觉有些困倦,于是在二楼找了一间备用的客房,直接睡了起来。

  不知道过了多久,睡得迷迷糊糊的我听到有开门的声音,一下子就睁开了眼睛来。

  黑暗中,小米儿望着我,然后给我比划手势。

  来人了。

  我从床上爬起来,因为本就是过来找这女人麻烦的,我倒也没有太过于小心翼翼,而是缓步踱到了楼道口,就听到客厅里面一阵嘈杂,然后有好几个人的声音传了上来。

  我侧耳倾听,首先听到的就是那曼妮:“小薛,酒吧那边的合同谈妥了没有?”

  一个略为中性的声音沙哑地说道:“差不多了,王呆那边已经点头了,就等着把合同拟好,然后回头让你出面签字了。”

  曼妮说那就好,回头就把这事情敲定下来。

  有一个老妇人的声音传来,说曼妮,你现在最重要的事情,就是抓紧修行,而不是把jīng力放在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上,那一个破酒吧,到底是哪里找你惹你了,弄得你还这么上心?

  曼妮有些撒娇一般地冲着那老妇人说道:“哎哟,师父,我跟你讲,酒吧的那小老板,跟杀害您师侄的王明是朋友,我也是听人说过的。这哪里还了得,就算是咱不惹事,但也不能让他痛快了对吧,多多少少,也得让他难受——哼,谁叫他交了这么一朋友呢?”

  老妇人说:“你对那王明,就有那么多的恨意?”

  曼妮咬牙切齿地说道:“那是当然,他杀了我男人,将我对未来所有的期望都给扼杀了,我曼妮这辈子倘若是不能够报仇,也得恶心他——不光如此,我还得让他所有认识的人,都难受!”

  这话儿yīn森森的,平白多了几分恐怖,我在楼上也听得一愣——嗯,曼妮这是也开始修行了么?

  老妇人叹了一口气,说你还真的是执着,不过我告诉你一件事情。

  曼妮说什么事?

  老妇人说我也是刚刚从道上听来的,说就是那王明,他后来在连云水寨被一字剑从良辰和尚手中给救出去之后,一路混得风生水起,不过却也得罪了很多人——听说不但苗疆三十六峒的人在找他,而且有些外国人也对他感兴趣;而最近的消息,是他得罪了荆门黄家,听说黄家已经在道上下了悬赏令,说王明的人头能值两百万,而若是能够活捉他,以及他身边的那小姑娘,甚至能够达到五百万至八百万的花红……

  尽管曼妮是大富之家,但是听到这悬赏,也忍不住抽了一口凉气,震惊地说道:“荆门黄家?就是师父你经常跟我讲的那个江湖第一世家么?”

  老妇人说对,荆门黄家的行事一向稳健,这一回给人的感觉倒是有些毛躁了,不知道王明那小子,到底怎么惹到了人家。

  曼妮幸灾乐祸地说道:“那个家伙心狠手辣,得罪人是正常的;那么现在,他岂不是老鼠过街,人人喊打咯?”

  老妇人说能够让荆门黄家这般大费周章的人,绝对不是什么善茬,所以你在这边弄得小手脚,以我的意思,最好还是收敛一点,等到他落网了,被荆门黄家给整死了,再弄也不迟。

  曼妮开心不已,忍不住大声说道:“一万年太久,只争朝夕,我心中就恨不得瞧见他被人弄死的模样了……”

  两人聊了一会儿,然后朝着二楼走了上来。

  我不动声sè地带着小米儿躲进刚才的客房里去,就听到这两人来到了二楼的主卧,我把耳朵贴在了墙上,平心静气,模模糊糊地听到那个老妇人正在给曼妮讲授一些修行的东西。

  因为这屋子的隔音效果十分强,具体的东西,我倒是没有怎么听到。

  至于先前那个被叫做小薛的姑娘,则在一楼忙碌着。

  我站在黑暗中,仔细地琢磨着。

  从几人的对话里面来看,我可以分析得出这三人的关系,那老妇人,应该是曼妮所拜的师父,而她应该跟那鸭嘴湾鬼母有一些关系,甚至比鸭嘴湾鬼母的辈分还大。

  与鸭嘴湾鬼母所不同的,是这个老妇人应该并非鬼灵,而是一个活生生的人。

  至于那个小薛,应该是一个知情人,要不然她们之间的谈话,也不可能不避开她,就直接在那儿交流了。

  大概捋清了这里面的关系之后,问题就来了。

  这老妇人到底厉不厉害?

  我因为一直躲在黑暗之中,并未露面,甚至都没有瞧见那人一眼,所以无法做出这判断来,但是如果她真的是鸭嘴湾鬼母的长辈,那么必然不是那么好对付的。

  依我此刻的手段,拿捏一个曼妮还是绰绰有余的,即便是她身边有四五个保镖,都毫无问题。

  但多了一个来历不明的老妇人,事情的变故就变得颇多了。

  倘若是往日,我或许就会冒险出手,拼搏一下,然而此刻我却并不敢如此,因为倘若是我掌控不住场面,让对方给溜走,那么我也就给暴露了。

  别的倒都好说,荆门黄家的猛扑,以及那些收到悬赏花红诱惑的人,就真的让人头疼了。

  我在那客房的黑暗中静坐,让自己宛如一件摆设的物件。

  如此一直等到了深夜,曼妮师徒的授业方才结束,老妇人下了楼,而曼妮则洗了个澡,下楼聊了一会儿,然后又回到了房间里来。

  我一直都没有动,等到了凌晨两点多钟,我缓缓出了客房,然后用铁丝打开了主卧的房门。

  缓步走到那床前,月光之下,曼妮那张沉睡的脸,显得分外娇艳。

  就像红苹果。

南无袈裟理科佛、说:
曼妮虽恶,罪不至死,如何处理呢?
患得患失,骑虎难下啊!

看网友对 第五十七章 有些骑虎难下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