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莫负寒夏 > 第16章

第16章

  木寒夏趴在床上,一动不动。

  那感觉,就好像一个人走在冰天雪地里。寒风是从心里刮出来的,灌进全身。

  当她想到明天,不再满怀希望,而是如同晦深暗涌的迷雾,令人感到不安。

  她爬起来,走进简陋斑驳的厕所,洗了很长时间的热水澡。直至搓得全身皮肤发红,她才出来。

  一头倒在床上,用被子裹紧自己。

  疲惫不已。

  她很快就睡着了。

  ——

  清晨,又是一轮骄阳,在天边隐隐冒头。

  木寒夏和何静坐在超市楼下吃早饭。

  何静发觉,今天的木寒夏格外安静。她盯着木寒夏水肿的眼睛,问:“你怎么了?出什么事了?”

  木寒夏笑笑:“没事啊,照旧上得了山,打得了老虎。”

  她轻松如常,何静却狐疑。

  木寒夏三两口把早饭扒完,问:“几点了?”

  何静拿出手机看了下:“6点50了,你没带手机阿?”

  “昨天不知道丢哪儿了。”

  今天一早,木寒夏才发现手机不见,打过去关机。要么昨晚掉包间了,要么落在林莫臣车上了。虽然林莫臣给她发过短信,但她并不记得他的号码。只能等有机会再问他。

  何静说:“阿夏,有什么事,你要跟我说啊,别一个人憋在心里。”

  木寒夏:“嗯。”

  ——

  办公室里明亮、忙碌、人来人往,一切如常。

  木寒夏坐在电脑桌前,整天都在处理繁琐基础的销售数据。很快到了傍晚时分,经理派她去给孟刚送文件。

  木寒夏说:“经理,我手上工作还没做完,能不能派别人去?”

  “没看到别人都在忙吗?你手上的工作先放一放,快去。”

  总经理办公室的门虚掩着,门口的小陈不在。木寒夏静立片刻,敲门。

  “进来。”

  木寒夏推门进去,没有看他,将文件往桌上一放,声音平淡无波:“孟总,这是文件。”

  她能感觉到,孟刚灼灼的目光,停在她身上。

  她转身就走。

  “等一下。”

  木寒夏停步,转头看着他。

  他依旧是平日沉稳模样,坐在老板桌后,眼眸深深地看着她。

  木寒夏突然很不想看到他的那双眼睛,他却在这时开口:“昨天……对不起。”

  木寒夏不吭声。他轻声说:“我喝多了,对不起,木寒夏。”

  木寒夏心中,像是有某股气突然泄了下去,却愈加无奈和不甘。她知道他是喝多了失态,她知道以他的城府稳妥,绝对不至于这样。但她怎么可能就这样把这件事掀篇?

  “孟总,如果没其他事,我先走了。”她静静地说。

  孟刚凝视着她。风轻轻吹动他身后的窗帘,阳光很静。

  他说:“过些天,你就离开乐雅吧。我有个朋友,在明汉区开了家高超,你可以过去,作为有资历的营业员,待遇不会比现在低。这边的财务,也会多给你开三个月工资。”

  木寒夏的手,慢慢握成了拳头。

  她忽然笑了笑,硬着气答:“好。”

  再没什么可说的了,她转身往门口走。拉开门的那一刻,孟刚平静的声音传来:“木寒夏,我曾经的话,都是真心的。”

  ——

  这一天,夜幕降临。

  木寒夏躺在床上,夜不能寐。

  愤怒、悲伤、失望、茫然……交织在一起,织成某种滞闷钝痛的情绪,仿佛一块巨石,将她压住。

  她恨孟刚吗?这些年如果不是他诸多照顾,不是他破格提拔,她进不了市场部,无法脱离营业员这个职业阶层。她恨不起来。

  可是她怨他吗?怨。

  男人的心机,暗藏的欲望。想要得到时,令她信以为真沉浸在他的好意中。如今他要自保,又明知得不到她,就毫不留情地将她一脚踢下去。

  强/奸未遂。孟刚犯的错,可以这样定义。他这样的人,是绝对不允许这样的严重错误,威胁到自己的职业和人生。所以她还没有任何举动,他已经先下手为强,将她驱逐,以绝后患。

  而对于她来说,来之不易的工作机会,他捏碎时,根本一点都不会在意。

  ……

  难道她真的要去那家还不如乐雅的超市,做回营业员,永世不得翻身?

  ——

  林莫臣沿着那晚的路,往木寒夏家驶去。

  正是暮sè低垂时分,昏黄的阳光洒进车里。副驾上,放着一只手机。

  那天送完木寒夏,回家之后,林莫臣才发觉后座上的手机,而且没电了。很便宜的牌子,跟他的手机充电器不通用,索性丢在车上没管。

  结果三天过去了,那个女人也没来找他。

  路口红灯,林莫臣停下等。前面人来人往,还有一些小贩在街边摆摊。他注意到有个摊子在卖樱桃,小小的一颗一颗,光滑透亮,红中带黄。不是多好的品种,味道必定酸涩。

  过了路口,林莫臣把车靠边,下车去买了一斤,丢在副驾上。

  快到她家附近了,街边的小饭店和排挡坐满了人。林莫臣驱车慢慢经过,忽然看到一个烧烤摊前,木寒夏穿着白T牛仔裤,正坐着吃烤串,对面还坐了个女孩。

  隔着朦胧路灯与喧嚣人声,她的笑容显得恬静。

  林莫臣停好车,拿着手机和樱桃,走向烧烤摊。

  ——

  “阿夏,你真的打算离开?”何静有些忧伤地问。

  “嗯。去意已决。”木寒夏答得干脆。

  “可是……你能找什么工作呢?虽然这事儿是气人、欺负人,就像你说的,我们告不了他,拿他没办法,就当是被狗咬了。但反正保证工资待遇,你就去孟刚给你找的那家超市啊,为什么要吃亏?”

  “我不去。”

  何静也知道,再劝她没用了,叹了口气。这时,却听她又说道:“但是,我绝不会就这么灰溜溜的走。我要做一件事。”

  何静:“啊,什么事?”

  木寒夏收了笑容,眼睛沉静而清亮:“我要让所有人知道,我是有才华的。让他们刮目相看。不管乐雅如何大起大落,我都要把握住自己的职业人生。”

  天已经黑了,街角车来车往,人潮如梭。林莫臣站在木寒夏身后几步远处,清清楚楚地听她向朋友剖白心思:

  “这些天,我在市场部做的虽然都是数据整理工作。但每天跟数字打交道,我觉得发现了供求市场的一些规律,一些机会。我不知道自己的想法对不对,也跟一些老职员说过,但是他们根本就不在意。

  现在,孟刚每天带着各部门的员工,讨论对抗永正的各种策略。但我觉得,他们没有抓住问题的关键。

  关键是:林莫臣以一己之力,把永正的整体水平,拉到乐雅之上。我们想要马上追平,是不可能的。我们需要一个机会,先一下子把永正的上升势头阻挡住,再谋求翻身。

  这个机会,必须出其不意攻其不备。对顾客来说,又有足够噱头和足够吸引力。要在林莫臣的包围圈中,撕开一条口子,让所有顾客,都重新注意到乐雅,觉得:哎呦,乐雅其实也还是蛮不错的嘛。先扳回这一程,其他的,再从长计议。

  我现在只有一个模糊的想法,具体怎么做,怎么才能让其他人听我的意见,还没想好。但是我一定要试试。

  明天我会去一趟海南,有朋友在那边。”

  ……

  何静听得似懂非懂,但被木寒夏感染,神sè也变得郑重。过了一会儿,她轻拍木寒夏的手背:“喂,后面站了个西装帅男,好像在看你。”

  木寒夏转头,一怔,笑了:“你什么时候来的?”

  林莫臣答:“刚刚。”走到两人身边。

  木寒夏站起来,林莫臣把手机和樱桃递给她。一旁的何静却注意到林莫臣手里的保时捷车钥匙,暗暗乍舌。

  “谢谢,本来也打算明天去找你的。这樱桃……”

  “拿去洗。”他说。

  “哦……”木寒夏跟何静对了个眼神,就跑去找老板要水了。

  在得知这冷面西装男,就是大名鼎鼎的林莫臣后,何静只呆了一小会儿,就告退了。也不知是怕的,还是故意留空间给他们。

  木寒夏往嘴里丢了颗樱桃,微甜,好酸,还有点涩。她看向林莫臣,他的眼里似乎浮现一点笑意。

  “你吃不吃?”她问。

  “不吃。”

  木寒夏看他两眼,又看向前方延伸的橘黄路灯,说:“要不走走吧?”

  林莫臣的脸在夜sè里有些模糊不清,他答:“好。”

  两人并肩走了一段,地上一长一短,两个影子。

  他并不说话,木寒夏则有些恍惚。

  她想世事真是奇怪。他是死对头公司的老板,是让她们全公司狠得牙痒痒的人。别人都说他不是善类,他却会在那晚开车送她回家,现在还给了她袋樱桃。

  想远了。

  木寒夏抬头,微笑望着他:“林莫臣,咱们这样,算是朋友了吗?”

  “你想成为我的朋友?”他不答反问。

  木寒夏微囧,说道:“切。我只是提出疑问,不是想。”

  林莫臣忽的笑了:“当朋友可以,你先放弃乐雅。”

  木寒夏拣了颗樱桃放进嘴里,咬着没说话。

  ——

  木寒夏跟公司请了几天假,隔日傍晚,搭火车抵达海口。

  这边天气炎热,木寒夏在人群中走得汗流浃背。一出站,就看到老同学张玉磊,高高大大地站在人堆里,皮肤黝黑,浓眉大眼,正冲她挥手笑。

  木寒夏也咧嘴笑了,快步走过去。张玉磊给了她个热情的拥抱:“老班长,怎么肯来海南玩啦?”

  木寒夏一拍他的肩膀:“来看看你,不行么?”

  “行行行!求之不得还不行么?走,先上我的车!”

  许久没见老同学,木寒夏的心情也有些激动。两人有说有笑上了车,开出火车站时,木寒夏的目光滑过窗外,忽然眼前一花。

  她好像看到了一个有点眼熟的身影。

  但是她在海南除了张玉磊,没有认识的人。肯定是看错了。

看网友对 第16章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