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捉蛊记 > 第五章 妥协,据点

第五章 妥协,据点

  电话那头的女孩儿声音充满了欣喜,仿佛在为我打电话过来而显得有些兴奋,毕竟在这么一个艳遇之都,碰见一个还算是比较欣赏的异性主动讨好,着实是件不错的事情。然而我却惊讶得几乎握不住手机。

  我的心中充满了震惊,脑子一时半会,却是有些转不过弯儿来。

  李静静没事儿,并没有失踪。

  那么也就是说,熊孩子顾西城的奶奶在说谎。

  她为什么说谎呢,而且还讲得那般惟妙惟肖,以至于我连打个电话去确认的心思都没有。

  这不是一个普通的老太太,而是一个对人的心里研究得很透彻的老东西。

  她骗我,有什么可以贪图的呢?

  我想着,突然间心就是猛然一阵抽搐——天啊,小米儿给我留在了那房子里。

  小米儿之前是想跟着我一起离开的,然而我却考虑到两个人在一起的目标实在是太明显,不如将她留在那儿。而我则过来瞧一眼。

  当时只是一个很简单的考虑,而此刻回想起来,却实在是太白痴了。

  我怎么能够毫无防备地去信任一个并不了解的人呢?

  我谨慎了那么久,此刻去栽倒在了一个熊孩子和一个老太婆的手里,着实是有些不知死活啊……

  等等,情况未必如我猜测的那般糟糕,兴许这只是一个误会呢?

  我归心似箭,就想着赶紧回去瞧一眼,所以没有回答电话那头的任何话语。直接挂断,然后将手机给丢进来yīn沟里,把那人也拖着进了去,顺手将他那把十分好用的软剑给团了起来,然后快步朝着离这儿并不算远的民居狂奔而去。

  我出来很久了,希望不要有什么变故才是……

  我用了两分多钟不到,匆匆赶回了那熊孩子家。瞧见正门紧锁,推了一下,发现进不得。也没有任何犹豫,绕到旁边的小巷,直接翻墙而进。

  我几乎是疯了一般地冲进屋子里,瞧见里面空空荡荡的,什么也没有。

  楼下也没有,楼上也没有,不但那老太婆和熊孩子顾西城不见了,就连小米儿也失踪不见。

  我把熊孩子顾西城的房间翻了个底朝天,心中突然间就是一阵悲凉涌出,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忍不住就抽了自己几个大耳刮子。

  我抽得很用力,因为只有这般,才能够表达自己的愤恨之情。

  抽完了耳光。我不断地吸凉气,让自己冷静下来。

  这个时候,自暴自弃,对于我来说实在不是一件什么好事情,事实就在眼前摆着,小米儿给人劫持走了,以她的水平,倘若被人拿捏,对方要么是如同良辰大和尚那般的高手,要么就是对于蛊胎习性最为了解的家伙,而如何找到对方,这才是最关键的事情。

  我没有在楼上久留,而是快步跑下楼,来到了厨房。

  厨房的桌子上,有一桌子的菜,用纱网给罩着,我闻着有一股异味,上前过去一掀,瞧见里面竟然是满盘子翻动的黑sè蠕虫。

  蛊毒!

  我倒吸了一口凉气,想起出发之前,那老婆子曾经招呼我吃了饭再走,还好我当时心系李静静她们的安危,所以没有留下来尝一尝,而倘若当时但凡吃了一口,这些虫子,恐怕就落进了我的肚子里了。

  蛊师,顾西城的奶奶,定然是一个很厉害儿的养蛊人,居然连我都没有能够发现。

  我回忆起来,觉得顾西城肯定就只是一个普通的小孩儿,这一点从他房间里的种种布置和言谈上,都可以看得出来。

  小孩子倘若也能够隐藏得这般深,我也就真的认栽了。

  他显然不是,那么也就是说,只有那老婆子一个人在谋算,而她能够知晓李静静等人的名字,必然是知道一些情况的,而既然是这样,她肯定或多或少地跟丽江十三镖有着一些牵连。

  不行,这里不能久留了,我得赶紧离开。

  想到这里,我转身就走,重新回到了刚才与那马良交手的小巷,瞧见这哥们还在yīn沟里躺着呢,显然是我刚才的下手,着实有些重。

  我心中已然确定了那个老婆子跟丽江十三镖有些关系,也就将找到她的希望,寄托于这人的身上来。

  我过去,顾不得yīn沟污水的肮脏,将这人给拖出来,然后用他的衣服和腰带,将此人给绑得严实,然后拖到了另外一处僻静的角落,狠狠扇了两个大耳刮子,把那人给弄醒了过来。

  那人一清醒,立刻奋力挣扎,而我则在黑暗中缓缓地说道:“赤兔马对吧,咱好好商量事情,别逼我出手杀人。”

  马良也都胆大,冷声喝道:“这可是丽江,我们的地盘,你敢么?”

  我心系小米儿的安危,作为父亲的责任沉重地压在肩头,整个人都变得无比地冷静起来,一字一句地说道:“不要跟我讨论这种莫须有的事情,你知道荆门黄家为什么对我发出江湖通缉榜么?”

  那人下意识地接了一句:“为什么?”

  我说因为我杀了荆门黄家的嫡系子弟黄养天,而当时他死之前,也是跟你一样问我。

  马良被我这凶狠的一句话给问住了,下意识地舔了一下嘴唇,良久,方才说道:“兄弟,我们只是求财,没有必要闹得你死我活的,这样,你放了我,我尽量游说十三镖的兄弟不为难于你,你看如何?”

  我说咱们先别谈这个事情,我问你一个人。

  马良说谁?

  他这么一问,我突然发现自己居然连熊孩子顾西城奶奶叫什么名字,都不知晓,心中越发气愤,不过却还是强行让自己平静下来,然后描述起了那老婆子的容貌,以及她家的住址,完了之后,我说她知道昨天在酒吧跟我交谈的那三个女孩儿的性命,应该是跟你们的人有过交集,告诉我,她是谁?

  马良沉思了好一会儿,这才说道:“听你的描述,那人应该是五毒教的西花婆子。”

  五毒教?

  我眯起了眼睛,说这到底是个什么来头的玩意?

  马良说五毒教最早发源于玉龙雪山的一群苗人,之前很辉煌的,后来得罪了大理段家,然后就没落了,他们很隐秘,大部分人都隐居在深山里面,足不出户,不跟外人交流,也只有我们这些本地人,才能够知晓一二;至于西花婆子,跟我们十三镖打过交道,毕竟在这个鬼地方,总会遇到奇奇怪怪的东西,偶尔也会找她帮着解蛊……

  我说这个老婆子很厉害,为什么我感觉不到她身上的炁场浮动呢?

  马良说怎么讲呢,这老婆子修为一般,你若是要偷袭,很容易就能够把她给撂倒,但若是她有所准备,嘿嘿,我相信你绝对会后悔成为她的对手。

  我说别说废话,告诉我,她现在最有可能去哪儿。

  马良思索了一会儿,然后说道:“我知道五毒教在白沙镇那边有一个联络点,那老婆子如果劫持了你的女儿,恐怕会到那儿去。”

  我问明了具体的地址,站起身来,有些犹豫如何处理面前的这人。

  马良显然也猜测得出我的心思,有些慌了,说王明,你可别过河拆桥啊,我刚才还给你出谋划策,回头你一剑杀了我,这事儿可不仗义。

  我说你刚才挥剑杀我的时候,可不是这么说的。

  马良哭丧着脸,说这不是此一时彼一时么,荆门黄家的人在通缉榜里面说你修行不到一年时间,我们只以为是块肥肉,放着钱不挣,那岂不是傻子,所以才会出手的,早知道你这么强悍,就不趟这浑水了。

  我冷笑一声,说真当我是无依无靠的江湖杂鱼呢?实话告诉你,我是东北天池寨黄金王家的人,你们若真的抓了我,送到荆门黄家去,那几百万是得了,就等着回头的报复吧。

  天池寨?

  马良是老江湖,隐约听到一些传闻,下意识地抽了一口冷气,说骂了隔壁,荆门黄家真害人,你们神仙打架,让我们这些人遭什么殃啊?

  不管如何,这人是杀不得的,我想了一下,问他,说你有车么?

  马良说有。

  我问了他停车的地方,然后对他说道:“这事情与你无关,你不参合,能捡一条命;这样子,你给我指路,带我去白沙镇,若是我能够找到那老婆子,放了你也无妨。”

  得了我的承诺,马良倒也尽力,绕了路,带着我来到停车场,并把钥匙交给了我。

  我把他捆在副驾驶室里,然后开车,一路朝北,在马良的指点下前往白沙镇,因为有老司机在,所以在最短的时间里找到了那一处据点,我将车灯关着,缓缓从那门前走过,突然间后背一挺,眼睛就眯了起来。

  远远的,我瞧见了在那一栋小楼的门口,有一个人。

  那个人却是熊孩子顾西城,他蹲在门口哭泣,而旁边则有一个三十多岁的女人在劝他,不停地摸着他的脑门,而那孩子就是不乐意,两人吵了一阵,顾西城突然站起身,一边抹眼泪,一边朝着马路这边冲了过来。

  好机会!

南无袈裟理科佛、说:
世界是我们的,也是你们的,但终归到底还是熊孩子的。

看网友对 第五章 妥协,据点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