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莫负寒夏 > 第19章

第19章

  木寒夏去辞职这天,是个yīn天。灰sè的云,像卷积的浪,压在天空中。当她走过同事们的办公区时,发觉气氛也同样晦暗微妙。有人在看她,有人在交换眼神。

  她跟没看到似的,脸sè平静。路上遇到人时,还露出如往日般,客气谦卑的笑。

  直至走到孟刚办公室门口。辞职手续上,就差他最后一道签字了。

  孟刚坐在沙发里,正在抽烟看文件,看到她进来,他神sè不变地放下手头工作。

  木寒夏说:“孟总,这是我的辞职申请,请你签字。”

  孟刚接过,那眼神是沉静的,他拿起笔,在最后一页签下自己的名字。却没有马上还给她,而是说:“坐,我们再说会儿话。”

  木寒夏面对他的心情,始终是复杂的。她其实并不想跟他多说话,但是又有某种莫名的冲动,驱使她坐了下来。她把双手交握放在大腿上,平静地看着他。

  孟刚拿起茶杯喝了一口,说:“后悔吗?”

  “遗憾,但是不后悔。”

  孟刚微微一笑说:“木寒夏,你要明白,人生的许多目标,不是光凭努力就能做得到。你会需要别人的帮助,需要口是心非,需要在必要的时候低下头,去换取一些东西。你很聪明,是我这么多年来见过的营业员里,最聪明的一个。但终究是营业员。你知不知道,当你离开乐雅,离开这个我这几年来把你保护得好好的窝,走出去,你需要付出比别人更多的努力,还要委曲求全更多,才可能获得跟别人同样的成功。”

  木寒夏不说话。

  孟刚抽了口烟,那烟气慢慢飘到她的脸上,不知他是有意还是无意,是轻视还是不舍。

  “你要更自私,也更舍得放弃自己。你够jīng明,却不够势利。如果不改,你以后还会被人利用,会栽更大的跟头。”

  “孟总。”木寒夏缓缓地说,“如果在这个社会出人头地的条件,是活得面目全非,自己都不认识自己,那我宁愿继续穷,但是活得像自己。可是我觉得,不会是这样的,不会都是这样。一定还会有很多人,跟我一样。一定还会有,凭才华和努力就能过得很好的地方。到那一天,你会羡慕我的人生吗?”

  孟刚失笑,失笑于她言语间的稚气和一往无前。

  “不。”他说,“这个道理,到哪里都是一样的。”

  木寒夏也笑了笑,从桌上拿起辞职文件,起身走向门外。

  “如果……”他忽然在她身后问,“今后有人,对你提出跟我同样的要求,代价更大,大到足以成就你,也足以毁了你,你真的还会拒绝吗?”

  木寒夏静默了一会儿,答:“我永远也不会接受。”

  ——

  木寒夏在次日上午,与何静辞别。

  何静也来到了她在贫民窟的家中,红着眼眶,帮她收拾东西。

  “你就这么点东西啊?”何静拍着她的背包。

  “嗯。”木寒夏答,“我又不是不回来,带那么多东西干什么。”

  何静心里一酸,想起另一茬,狠狠地说:“都怪那个林莫臣!太yīn了,太狠了!你还把他当朋友,他转眼就把你的荔枝抢了,在永正卖5块一斤。现在永正大获全胜了,乐雅彻底颓了。可是我看就连孟刚,也没什么事,继续好好地当店总。只有你,反而走了,走了!”

  木寒夏有片刻的怔忪,却说:“其实一开始几天,我也在心里怨林莫臣。可后来平静过后,我又觉得没什么了。他站在他的立场,这么做又有什么不对?换我,说不定也会这么做。是我自己……公私不分了。呵……不过,你也没什么好替我气愤的,本来荔枝这件事无论成不成,我都会离开乐雅。难道我还要天天对着孟刚这么个人?”

  何静嘀咕道:“那倒也是。阿夏,你打算去哪儿闯阿?”

  木寒夏这时露出灿烂的笑,把她的肩膀一搂,说:“我干嘛要亏待自己,孟刚还是多给我了我几个月工资,我打算先出去玩一趟,再想后路。喂,咱们这几年都没休过像样的假,有没有很羡慕我?”

  何静如同往常一样,伸手一弹她的脑门,脸上愁云散尽,笑道:“是是是,我就知道你早想出去玩了,羡慕死我了。路上注意安全,别被人骗走拐走了。”

  “知道啦。”

  过了一会儿,何静又说:“阿夏,其实我是支持你出去闯的。你不应该过这样的生活,过跟我一样的生活。你应该过得更好。”

  ——

  一切尘埃落定,林莫臣也在一个雾气弥漫的清晨,搭乘飞机离开江城。

  程薇薇已经彻底痊愈,也从他手中接过了全盛的永正。她到机场送他。

  “谢谢你,师兄。”程薇薇巧笑倩兮,“我经常跑北京,不介意我常来打扰吧?”

  林莫臣只拉着个小行李箱,戴着墨镜,淡笑道:“怎么会?今后你就是风臣的大客户,欢迎常来。”

  程薇薇心满意足地笑了。两人站在安检入口,旁边人来人往,大理石地面光滑寂静。她心里忽然冒出个念头——林莫臣会给她一个礼貌性的拥抱吗?

  谁知他只是略略一点头,转身就毫不留恋地走进了安检通道。

  程薇薇看着他的身影消失在视野尽头,而窗外,一架架飞机正在起起落落。她想,永正这一役,大概只是林莫臣这样一个男人,在江城随意留下的一笔。在北京,他的风臣公司,他在国内新的事业蓝图,才刚刚开始。

  林莫臣在飞机上睡了一会儿,忽然就醒了。他抬起头,望着狭窄的小窗外,层层的云和细小如蚁的地面建筑,脑子里,却突然想起了木寒夏。

  那天之后,两人一直就没联系过。听说,她已经从乐雅辞职,离开了江城。

  竟是一副与一切诀别,与他决绝的姿态。

  想到这一点,他的嘴角,露出一点清冷笑意。

  飞机刚落地,他就拿出手机,在手里握了一会儿,调出了她的号码。

  “来北京,到我的公司,做市场部经理。”

  然而过了很久,直至他都回到北京家中,手机一直都是静悄悄的,她没有回复。

  林莫臣突然就有点发火,将手机往沙发上一丢,此后再也没有翻看过。

  ——

  一个月后。

  林莫臣的公司,位于北京国贸的一幢金碧辉煌的写字楼上。他的公司现在还不大,人也不多,只有二十几个。办公室也只租了两百多个平方,但装修得非常jīng致奢华。公司的脸面,那是非常漂亮的。

  这天下午,林莫臣在办公室里喝咖啡。公司的许多项计划,还在推进过程中,但还没到全面一举推开的时候。所以他还清闲着。

  秘书敲门进来,表情疑惑:“林总,有个人来公司面试。”

  林莫臣淡道:“我什么时候要招人了?”

  秘书的表情更迷惑了:“可是林总,她说是你让她来的。”

  林莫臣怔了一下,忽的笑了,说:“让她在会客室等。”

  木寒夏没有想到,林莫臣让她这一等,就等了三个小时。直等到日落西山,霞光染红了整间会客室,那位漂亮得体的秘书小姐,才再次敲门进来,说:“不好意思,木小姐,林总实在太忙了,刚刚才得空,现在请你过去。”

  木寒夏虽然等得有些烦躁,也在心里怀疑林莫臣是不是故意的,故意冷落她。但到底还是忍耐下来,跟着秘书走向他的办公室。

  旁边有些职员抬头看过来,木寒夏的心跳居然有些加速。落日的余晖下,他穿着白衬衣和西裤,领带一丝不苟。坐在老板桌后,低头在看文件。

  秘书带上门,退了出去。屋内很静,他也不抬头。木寒夏开口:“林莫臣。”

  他这才放下文件,身体慢慢往椅子里一靠,抬头看着她。

  “你怎么来了?”他似笑非笑地问。

  木寒夏突然就明白过来,他在生气,并且为什么在生气。不知为何,她并不为此觉得生气或者难堪,反而觉得心头一片温暖的平静,就像两人身旁的暮光一般。她也一点不记恨,他之前在她后背插的那一刀。过了这么久,那些事对于她来说,竟遥远得像上辈子的事。她能理解他,就像理解她自己。

  于是,她露出了微笑,不卑不亢地说:“我来做你的市场部经理了。”

  林莫臣不动声sè地看着她。她的脸黑了些,明显是这些天被晒的。乌黑的长发束起,盘在脑后,显得利落干净。她今天特意穿了套西装短裙,细细的高跟鞋踩在地上,站得很稳,但是并不放松。她用那双清澈透亮的眼睛,直视着他。可那漆黑的瞳仁深处,却隐隐流露出一点点不确定,一点点柔弱的怯意和期盼。

  就像一层很薄很薄的白纸,看似平滑硬直。但其实一碰,就会破掉。

  林莫臣淡淡答:“好。”

  后来,林莫臣一直记得这个下午。他看过太多可怜的人,求他的人。可平生第一次,却因为这个女人刹那间的眼神,心头细软如沙落下。

  ——第一卷完——

看网友对 第19章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