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捉蛊记 > 第七章 吊水井,五毒教

第七章 吊水井,五毒教

  马良的车子是一个很明显的目标,我并没有将其开出多远,而是在前面转了一个弯儿之后,把它给扔在了野地里。

  下了车,我提着那把jīng钢软剑离开。然后无力地趴在了草丛中,让那尖锐的草根子扎着自己的脸。

  只有痛,才能够让我烦躁的心情稍微冷静一点儿。

  鼻尖上有泥土的芬香,而我却有一种要哭的感觉。

  我开始想小米儿了。

  真的,我想了,思恋像难以遏制的野草,疯狂生长着,感觉她就好像自己生命里的一部分了,我牵着她的手,好像能够一直走到天荒地老,然而我却愚蠢地把她给丢了。

  我开始反思起自己这些天来所作的事情,这一切到底是对是错……

  如果我能够忍辱偷生,留在天池寨。或者跟荆门黄家保持妥协,又或者稍微没有那么嫉恶如仇,对于燕子的这些事情当做没有瞧见,会不会变得好一些呢?

  思索了许久,我突然发现一件事情,那就是倘若我这般妥协了,我也将不是我自己。

  我王明就是这样的性格,永远也学不会那种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潇洒。

  天池寨王、宋两家满门算计,永远都不会瞧得起我。而燕子的事情,即便有重来一次的机会,我还是会选择为她而主持公义。

  人就是这样,心里面的坎,很难自我逾越。

  想明白了这些,我重新站了起来。

  既然后悔无用,那就该勇敢地面对这一切。那五毒教既然敢打我女儿的主意,老子就让你们特么的不得安宁,让你们这些狗日的豺狼虎豹后悔做出这样的决定。

  一字剑是怎么成名的?

  他一无名头二无背景。南海一脉的传承在中原毛用没有,还不是靠着自己的努力,一剑一剑砍出来的?

  人就是这样,只有让自己变得凶悍,方才会少了许多莫名其妙的招惹。

  我在考虑是否要去那吊水井。

  马良说那儿是五毒教的巢穴,我也许能够在那里找到我女儿,然而对于这个事情,我还是保持着极高的警惕。

  首先马良与我之间,属于敌对身份,尽管我把他给放了,但绝对不指望他能够知恩图报,转过头来就帮我,倘若是他故意设的圈套。让我前往哪儿,他好带着丽江十三镖的人去那儿蹲守,问题就复杂了;其次如果吊水井真的是五毒教的巢穴,必然伏兵处处、危机重重,凭着我现在这半调子的水平,能够在千军万马之中,救出小米儿么?

  我没有那个自信,最大的可能,还是将自己给折腾进去。

  思索了好一会儿,我突然发现,这是我唯一救出小米儿的机会,倘若是我转身向南,一路奔逃,或许能够避开这些家伙的追查,但是却会永远地失去了我的女儿。

  我闭上眼睛,眼前全部都是小米儿天真无邪的笑容。

  我发现不知不觉间,她已经成为了我生活里面的全部,我难以忍受失去她的痛苦,所以这即便是陷阱,我也不得不跳进去。

  没有太多的犹豫,我拿着从车上放出来的地图,确定了一下方位,然后在山林中快速奔走。

  我需要尽快赶往吊水井。

  越早赶到,我便能够越早进行布置,增大自己逃生的机会。

  一夜奔忙,我在凌晨的时候,踏着风霜赶到了吊水井附近的山梁,这儿崇山峻岭,到处都是密集而险峻的悬崖陡壁,而玉龙雪山就在离这儿并不算远的地方,我一路走,路过了好几个景区地点,感觉都不是我要找的地方,而一直走到了太阳升起来的时候,我在山林的一角处,瞧见了吊脚楼的踪迹。

  当瞧见穿着蓝黑sè苗服的人在村口耕田的时候,我终于确定了自己要找的地方。

  这儿,就是吊水井苗寨,五毒教的发源地。

  此刻的我,已经是十分疲惫了,然而却强打着jīng神,在外围绕了一大圈,确定了这儿进山的一条道路,然后找了一个制高点蹲守着。

  站在这里,能够瞧见山里的进出着。

  临近雪山,即便是有阳光,但是气温也有一些低,不过这温差变化,对于我来说,实在算不得什么,我双手抱着胳膊,像个讨饭的乞丐,蹲在地上,眯着眼睛打量着,困意逐渐就涌上了心头来,于是将耳朵贴着地面,迷迷糊糊地睡了过去。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突然听到有细碎的脚步声和人语,从远处传来,下意识地睁开了眼睛,然后瞧见有一行人由远而近地走来。

  在队伍的末尾处,我瞧见了五毒教的西花婆子。

  除了西花婆子,我还瞧见了熊孩子顾西城,不过此刻的他并没有清醒,而是处于昏睡状态,被他母亲给背着,而在另外一个老婆子的手上,小米儿则趴在那人的怀里,也呼呼地大睡着。

  因为没有擦药膏的原因,我能够瞧见她裸露出来的左手上,有着细碎的鳞甲,五彩光华,在太阳光的照耀下,还有些反射光。

  马良没有骗我,这儿真的就是五毒教的老巢。

  瞧见小米儿的那一瞬间,我有种忍不住跳下去劫道的想法。

  然而我终究还是控制住了自己的情绪,深吸了几口气,我强行低下了头来。

  既然知道小米儿在哪里,我就有时间和机会慢慢地琢磨。

  这一行人进了寨子,没多一会儿,夜幕降临了,寨子里家家都升起了烟火,而我的肚子则咕噜噜地响了起来。

  我盘腿而坐,平静地修行着。

  如此一直到了月上当头,夜sè正浓的时分,我方才开始了行动。

  猫着腰,我在林中小心翼翼地穿行着。

  那寨子的前面和左前方是一片开阔地,被开发成了耕田,一览无余,并不适合潜入,但是在右边和后面那儿,则是高低起伏的山林,从那儿过去,却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我白天的时候,已经有过勘测,所以晚上找寻的时候,并没有那般手足无措。

  然而当我就要接近的时候,突然间却停下了脚步来。

  不对,有东西……

  我侧耳倾听,感觉到前方的黑暗处,不停地传来了嘶嘶的叫声,另外还有窸窸窣窣的古怪声音,让人听了感觉浑身不舒服,鸡皮疙瘩一阵接着一阵地冒了起来。

  就在我这般犹豫的时候,突然间我听到身后有脚步声传来。

  我慌忙朝着旁边的一棵树后靠去,感觉那脚步声即将赶到这儿,这树下也并不保险,于是手攀着那树皮,一跐溜就爬到了树冠上去。

  我这边刚刚上了树,就瞧见有三个人从黑暗中钻了出来,他们在离我五六米的地方停住,望着远处的寨子,开始低语。

  对方说的是方言,语速又很快,我一开始听得并不是很仔细,等他们走近的时候,我方才听到一言半语。

  他们到这寨子里来,是偷东西的。

  短短几句话,听得不是很清楚,但是我却知道其中有一个人的儿子中了蛇毒,那种蛇毒十分稀少,只有单叶藏红草作为药引,才能够解毒,但是这玩意,只有吊水井苗寨这里才有。

  那人曾经过来求药,结果人家说这东西是他们最珍贵的草药之一,每一株都费尽心血。

  吊水井苗寨的人,跟他们要二十万一株。

  这个汉子拿不出这个钱来,又不想自己的儿子活活毒死,只有铤而走险,找了几个相熟的弟兄,夜潜苗寨,准备偷一株回去。

  从对方的身手来看,应该也算是修行者,至少是练武之人。

  其实在我看来,修行者如果真的想挣钱,并不是没有路子,只要过得了自己心里的那道坎,一切问题就将迎刃而解。

  但是这几个人,却终究还是拿不出二十万,反倒是让我肃然起敬。

  人活着得有底线,得有良心,有所为,有所不为。

  他们就有底线。

  总共三人,商量了一下,然后朝着前方缓慢摸去,而就在这个时候,趴在树冠上的我突然间就感觉到左手上面,一片冰凉。

  那是一种细腻而粘稠的触感,从我的指尖缓慢地延续过来。

  这是……

  就在我心中疑惑的时候,突然间那玩意就朝着我的脸上射来,而我在这千钧一发之际,伸手一抓,然后将那东西给按在了树上。

  借着头顶的月光,我发现袭击我的这东西,不是别的,而是蛇。

  是蟒蛇,一条足有碗口大,不知长度的花斑巨蟒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从树上垂落了下来,张嘴朝我咬来,当头给我按住之后,它猛然一收缩,身子一下子就滑落了下来,将我给陡然缠住。

  那蟒蛇的身上满是滑腻的鳞甲,肌肉一涨一缩,力量在一瞬间就涨大许多,我给缠住自己,胸口的气息就好像给榨干了一般,满脸通红。

  啊……

  那蟒蛇的蛇身收缩不定,力量陡然增大,这时我再也顶不住了,直接从四五米高的树上往下摔落,而就在这个时候,我听到前方突然传来了一声急促而凄厉的惊叫声。

  啊!

  摔得头昏脑涨的我,脑海里浮现出了一个词来。

  果然是五毒教。

  毒!

南无袈裟理科佛、说:
五毒教,你好,哎呀,每个人的视角都不一样,在我们的眼中,这些毒物好恐怖,但是在小米儿的眼中……啧啧……

看网友对 第七章 吊水井,五毒教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