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捉蛊记 > 第九章 活水道,死水道

第九章 活水道,死水道

  商议了一会儿,厨房的水就已经烧好了,金老三的婆娘过来叫我去洗澡,并且给我拿了一套干净的衣服。

  这应该是金老三比较好的衣服,是一套蓝sè的中山装。不过裁缝得很古怪,估计花不上一百块。

  即便如此,相比他身上穿的这些,“档次”仿佛又高了一些。

  从这里能够瞧出,他们平日里的生活,并不富裕。

  能够有着不错的修为,还甘于贫困,甚至连给女儿救命的钱都拿不出来的人,如果不是脑子不好使的话,那就有着不错的品性,让人尊敬。

  我觉得金老三和其余几人,应该是后者。

  洗过澡,我刚出来。金老三的婆娘便把我换下来的衣服拿出去洗,我跟她客气了一下,说放着吧,我来洗就好,那大嫂子笑了,说你们要办大事,我一个婆娘客什么都不懂,也就能帮着洗洗衣服了,你去休息吧。这衣服沾了血,不赶紧洗出来,就穿不了了。

  这话儿听得我心里暖暖的,回到堂屋的时候,马秃子和老壮都已经离开,我听到侧房里面有动静,走过去。里面传来金老三的声音:“王二兄弟,进来。”

  我听话,迈步跨过门槛。发现房间里一股子中药味,而金老三则端着一盏煤油灯,坐在床前。

  我走进屋子,发现床上躺着一个小姑娘,十三四岁的模样,算不得漂亮,只能说清秀,山里孩子,长得普遍小个儿,不如城里人的小姑娘那般高挑成熟,头发微微发黄,嘴唇紧紧抿着,略微有些发白。

  我问金老三。说你女儿?

  金老三笑了一下,却好像哭一般,他点头,说对,是我女儿,叫做金妮儿,小名叫做胖妮儿,就是希望她能够长胖一点儿,没想到一直都这么瘦——这孩子是去采草药的时候被咬伤的,在悬崖边儿上,那丛药草有蛇护着,我们一直知道,所以都不去,但是她却不晓得,偏偏就给咬了,要不是自己懂些办法,当场就报废了……

  听他这般说着,我心里难过,长叹了一声,忍不住问,说金大哥,挣钱的办法多的是,你为什么会……

  我话语说到一半,就没再说了,生怕伤害了对方的自尊心。

  那金老三惨然一笑,说其实我想挣钱,也不是没法子,以前有个老板听说过我们阿尼哈都的名头,过来找我们,说四十万一年,让我们给他做保镖,可我就是放心不下田里面的活技,还有她们母女;而且我父亲教我的时候,也跟我讲过了,说人过得太富裕呢,就容易产生懒惰的想法,只有清苦,才能够让自己变得强大……

  这段话让我肃然起敬,说金大哥,你这话儿说得在理。

  油灯下,我又望了一下金老三女儿的脸,叹了一口气。

  同为人父,金老三此刻所受的煎熬,我同样也有,所以难过得很,金老三瞧见,也问了我几句,然后给我安排房间休息。

  我这一天十分疲惫,于是一直睡到了中午,中午被叫起来,吃了一顿红薯米饭,然后跟随着三人一起出发,来到了金沙江一处峡谷的口子里,那金老三指着这边的一条裂缝,说这里开凿得有一个暗道,从这口子往里走,漂流一段路程,就能够到吊水井的下面,那儿是五毒教的水源源头,这事儿是我爷爷他们那一辈发现的,一直没说,没想到却是派上了用场。

  出发之前,四人蹲在滩涂上商量事情,金老三告诉我们,说从这儿到吊水井的下面,需要差不多四个小时,也就是说,我们要到下午六点钟,才能赶到那里。

  赶到了不算,我们还要潜入五毒苗寨里面去,那么必须有人闹点事儿出来,分散对方的jīng力。

  马秃子一拍大腿,说这好办啊,回头我点一把火,把他们后山给烧了。

  金老三眼睛一亮,说这是个好主意,不过你可得注意一点,别弄出森林大火,到时候罪过可就大了。

  马秃子还因为昨夜的事情愤愤不平,说骂了隔壁,老子恨不得一把火把那龟儿子的寨子给全部点着了去,那才叫畅快呢……

  金老三瞪了他一眼,说你说甚呢?五毒教都是一帮渣滓,但寨子里还有好多普通人,有老人有小孩有妇女,你有本事把她们也一起给烧死了去,你去啊?

  他威信挺高的,这话儿一说,马秃子顿时就尴尬了,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说瞧你急的,我这不就是图个嘴快么?

  金老三没有再理会他,而是分配任务道:“这样子,马秃子你白天准备一下,弄些引火物,到了晚上……十一点钟吧,就放火,把动静弄大,吸引他们的注意力,而我和王二兄弟就趁乱上去办事——至于老壮,你在外围接应马秃子和我们,知道不?”

  大家都说行,事情就这般定了,金老三回过头来看我,说王二兄弟,那条水道,有一段路程需要憋气潜游,你可以么?

  马秃子在旁边说哎哟,人家王二兄弟说憋屈两小时都可以,你发什么愁啊?

  我笑着点头,说没事,我可以的。

  尽管说是晚上十一点行动,不过那条水道金老三也只是听说,自己没有走过,为了让时间充分一点,决定就在此刻下午两点不到的时间里,立刻出发。

  与马秃子和老壮挥手之后,两人从山壁上攀岩而下,来到了这边的一个缺口。

  从上往下看,能够瞧见的确有一条两米不到的裂缝朝着山体里延伸进去,来之前,我已经把所有的随身物品用防水布包裹好,其余的则放在了金老三家,至于那把jīng钢软剑,则被我缠在了腰间上。

  两人从三米多高的山壁往下跳,水流湍急,不过奋力游动,没有被冲到下游去,而是往着裂缝里走。

  如此往里面游了几分钟,却是到了尽头,金老三回过头来,对我说王二兄弟,前面是条暗水道,你跟着我游啊——对了,你真的不需要水肺?

  他指的水肺,是一种类似于肺泡一般的植物囊子,可以在水下换上几口气,增强续航能力的。

  我摇了摇头,说不用,你带路便是了。

  金老三瞧我笃定,没有再说,一个猛子就扎进了水里去。

  我跟着金老三往暗道里面游动,起初的时候还能够感受到光,而游了一段距离,自然光就消失不见了,这时金老三从怀里掏出了一件东西来,好像是什么植物的果实,一拧,散发出微微的光芒。

  他就用这光芒带着我,一路往前游着。

  因为这水道已经偏离了外面湍流汹涌的金沙江,所以倒也不费什么力,只是一直憋着气,难免会有些困难。

  当然,这个对于出身南海一脉的我来说,实在算不了什么大事儿。

  如此闭着气,在水里足足有了半个多小时,终于来到了一个封闭式的暗道里,它不再是满满的水,上方却是有一个半空的溶洞,金老三往上浮起,我也跟着他一起浮了上来。

  刚出水面,就听到他夸张的呼吸声,显然是在刚才那一段潜游的时候,憋足了气。

  金老三吸了好一会儿,这才回过头来,一脸欣喜地说道:“王二兄弟,你可以啊,游了这么久,一直憋着气,你居然面不红心不跳,真厉害。”

  我谦虚两句,并没有得意,他越发感觉我挺靠谱的,朝着我点了点头,然后朝着前方游了去。

  我们在这狭长的水道里游游停停,那水道上面的空间一会儿很大,一会儿又完全封闭,只有潜游方才能够通过,如此足足游了不知道多久,突然间前面就出现了两条水道,在路口交岔着。

  在这儿的时候,金老三停住了,没有再往前。

  我问怎么了,那儿通往吊水井呢?

  他说我们现在,已经在吊水井的下面了,不过这两条道的名堂很大,有一条是活水道,吊水井喝水和生活的水,都是从这里走,也是我们要去的地方,而另外的一个地方,是五毒教专门弄得一个场子,里面养着各种各样的毒虫蛇蚁,人进去了,就会变成渣滓……

  他说这话儿的时候,有些不安地看着我,以为我会愤怒。

  他犹豫地说王二兄弟,你别怪我之前没说……

  我表现得很坦然,说你既然都已经陪着我过来了,想必是做好了豁出去的准备,我又有什么话好说呢?

  他郑重其事地对我说道:“谢谢,一会儿我走前面,如果你瞧见有什么不对的话,转头就跑。”

  我诧异,说啊,你不知道哪条路是活水道?

  金老三表情有些不自然地笑了笑,然后朝着左边的水道游了过去,我没有办法,只有紧紧地跟着他,两人如此游了一百多米,突然间我感觉到有些不对劲,手下意识地往旁边一摸,就抓到了一片冰凉滑腻的东西。

  我擦,这是蛇……

  不但是蛇,而且还是一大堆,满满当当的水蛇,充斥着这个地方……

  这儿不是活水道,是死门!

看网友对 第九章 活水道,死水道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