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莫负寒夏 > 第22章

第22章

  车往东开出北京城,就有大片大片的农田和树林,茂盛翠绿。天空很蓝,云朵浮游。木寒夏也是在这时才发现,原来北京的天,比江城更蓝。

  林莫臣开着他的那辆卡宴,行驶在空敞的国道上。车上除了木寒夏,还有设计部的陈之铎和运营部的方堃。他们今天要去工厂看看。大家一路闲聊着,气氛轻松。

  车开进厂区,木寒夏才发现,林莫臣的这个厂,还真不小。抬头望去,连绵矗立的白sè厂房,整洁齐正。

  下了车,她站定。林莫臣走过来:“在看什么?”

  她感叹:“好大啊。Jason,你是打算建立自己的服装帝国吗?”

  “眼光不算太差。跟我进来。”

  他们三人今天来都有正事,只有木寒夏是以参观学习为主。在花了一个多小时,逛完了整个厂区后,尤其是看完了库房里那些整齐堆积的成品,她其实挺有想法的。

  她大概明白了,林莫臣想走什么样的风格路子。首先,这里的衣服质量都算上乘,尤其是用料和做工,绝对没有他之前鄙视的粗制滥造的情况出现。再次,风格沿袭了他曾经为永正超市提供的那批货,时尚、简洁、大方。价格比她在市面上看到的普通休闲装肯定要贵,但是并没有贵太多。

  凭直觉,木寒夏就觉得这批商品很好。而且一时也想不出,市场上有什么风格相似的竞争品牌。

  回到主车间时,林莫臣他们都在。方堃抬头看到她,笑着问:“怎么样?咱们公司的产品是不是很不错?”

  “非常好。”木寒夏答,“看得我都想买了。”

  林莫臣正在跟生产总监说话,抬头看她一眼。

  “你不知道吗?我们自己员工,可以4折买的。你可以看看有没有喜欢的,选几件。等门店开业那天,说不定很快卖光了,想买都买不到。”方堃说。

  “真的啊?”木寒夏着实心动了,“那我可真去挑了。”

  方堃又笑着对林莫臣说:“Jason,还有你。我们商量好了,开业那天,大家都要穿公司的衣服。你是老板,得做表率啊。”

  林莫臣答:“好。”看向木寒夏:“去给我挑两件。”

  木寒夏:“哦,那你喜欢什么款式?”

  “你是市场部经理,自己挑。”

  旁边的方堃和陈之铎都笑了,木寒夏心想,我又没给男人挑过衣服,想了想又确定了一下:“你是穿180的吧?”

  林莫臣淡笑:“难道我还穿170的?”

  方堃噗嗤一笑,陈之铎却伸手捂住自己的脸:“林总,你还要不要我们这些170的活了,太打击人了!”

  木寒夏忍不住也笑了,与林莫臣视线一对。他漆黑幽沉的眼睛里,也有笑意。

  木寒夏去后面的仓库挑衣服了。林莫臣处理完手头的事,也信步走过去。远远的,就见她站在一箱货前,低头挑选。手里还搭着件男款休闲Polo衫。林莫臣扫了一眼,挑得还行。

  然后就看到她拿了几件女士内衣出来,低头端详,像是在挑形状。林莫臣眼力好,两人隔得也不远,所以他轻而易举就瞥见吊牌上的尺寸:32B。

  呵……

  木寒夏挑好后,放进个小塑料袋里,转身看到林莫臣突然出现,微微一愣,也有点讪然。看他神sè淡然的样子,像是没看到什么,于是她也就放松了。把挑好的男款递给他,两人一起往仓库外走。

  木寒夏来公司上班都好几天了,也没见林莫臣派什么正经活儿,顶多带她到处跑跑腿。她早就想问了,于是开口:“Jason,你看,我是市场部的独苗,人力资源部那边也没有我的岗位说明书。这个岗位,到底要做些什么啊?”

  林莫臣却反问她:“你还没想好?”

  木寒夏愣了一下。这是她头一次感觉到,他作为上级带来的压力。

  “没。”

  好在林莫臣今天心情似乎不错,也没有继续刻薄她,而是说:“你来之前,市场部这一块的职责,实际上是我在承担。既然是做市场,如果不知道从哪里下手,就先去了解市场。”

  木寒夏想了想,点头:“好的。”

  两人又静默地往前走了一段,她再次开口:“那我出去跑市场,交通费报销不?”

  林莫臣看她一眼:“报。”

  “午餐费……”

  “都报。”林莫臣打断她。

  木寒夏“哦”了一声,笑了。

  ——

  然而连林莫臣也没想到,接下来的四天,木寒夏竟然连个人影也见不到了。从早到晚,都没来过公司。

  到了第四天下午,他把坐她旁边的方堃叫进办公室,问:“木寒夏呢?”方堃见他脸sè不善,小心翼翼地答:“我不知道……她没跟我说。”

  这晚林莫臣回家后,处理完工作,望着窗外灯火阑珊,拿出手机。

  “你在哪里?”

  那头的木寒夏答:“我在公司啊。”

  林莫臣静了一瞬,语气很冷:“木寒夏,我请你来,是替我工作的。身为部门经理,难道不应该每天向老板汇报进展?难道你是打算在我的公司里自生自灭吗?”

  木寒夏安静了好一会儿,才答:“我知道了。对不起啊Jason,我没有当部门头头的经验,以后改进。”

  “你现在在公司干什么?”林莫臣又问。

  “我在整理这几天的调研结果,想做成报告交给你。”

  林莫臣挂了电话。

  夜sè已经很深,一轮满月缀在天空,黑云远远退却,守在周围。林莫臣推开公司的门,就见满室昏暗里,只有她的桌前亮着一盏灯,宛如一座小小孤岛。而她背对着他,丝毫未觉。

  林莫臣低头看了眼手表:11点50。

  他慢慢走近。

  许是子夜清寒,她轻轻咳嗽了两声,依旧紧盯着屏幕,手指在键盘上跳跃如飞。她的身上搭着件外套,桌上除了一堆堆资料文件,还放着个吃完的快餐饭盒。她看起来非常专注,也非常沉稳,沉浸在工作里。

  这一幕似曾相识,林莫臣想起了曾经的自己。

  那还是在美国,刚从大学毕业的他,小试牛刀挑战纽约水果业巨头。对抗最激烈时,公司被人断水断电,有员工被打伤送进医院,公司也收到恐吓信。当时跟着他创业的人,多少都有些人心惶惶。毕竟他不过是个刚毕业的、毫无根基的华人小伙子。

  那时就有许多个晚上,他一个人工作到最晚,独坐在办公室。也是这样一盏灯光,也是这样身披西装外套,其他什么事什么人都不放在眼里。

  他走到她的背后。她像是察觉了什么,缓缓回头。林莫臣伸手,按在她的肩上。她吓得全身一抖,林莫臣淡笑:“慌什么?怕老板查岗吗?”

  木寒夏看清是他,松了口气,随即怒道:“林莫臣!你吓死我了!”

  林莫臣又笑了笑,目光落在屏幕上:“在写什么高见?”

  他的手还停在她的肩上,不轻不重,五指修长。木寒夏的眼角余光瞥见,心里就跟飞鸟翅膀轻轻扇动而过。她看向屏幕,答:“我有三个调研结论,但应该,都是在你计划之中的。”

  “说。”

  “第一,我调查过了,目前北京市场上,包括周边县市,虽然有几个跟我们相同风格的品牌,但是都没有足够的市场影响力。并且有的质量参差不齐,有的还同时售卖其他风格的产品,价格体系也混乱。也就是说,准确定位在我们这种风格、价格的,有影响力的竞争对手,暂时还没有出现。所以,我们是第一个。”

  “嗯,继续。”

  周围很静,光线朦胧。只有他们俩的声音,一问一答,空空寂寂,有种不太真切的感觉。

  木寒夏指着屏幕上密密麻麻的表格说:“第二,这是市面上几大品牌的风格、价格和主要客户群分布数据。数据来源是一些行业分析报告,和我们公司之前做过的一些行业调查数据。可以看出,国内市场上的品牌,高端的,很高端,价格也很高,多为商务品牌;中端的休闲品牌,不够时尚,产品质量也不过硬,价格却卖得跟我们一样,甚至比我们高。低端就不用比了。但中端这一块,市场其实才是最大的,尤其我们还很注重时尚感。一百多几百块的衣服,白领会买,学生也会买。我们面临的,将会是最广阔的一片利润空间。”

  “第三。”她看着桌上他的一抹剪影,“我去你正在筹备中的门店看过了。说实在的,我挺意外,也挺震撼的。我没想到你会把门店开得这么大,租在最好最贵的商场里,装修得得却又那么简洁。我说不清楚好在哪里,但是踏进去,就感觉挺舒服亲切的,也挺新鲜的。而且这样的装修,应该也能节省很多成本。一举两得,对不对?”

  木寒夏转头看着他。

  林莫臣眼眸寂静。

  他知她聪慧敏锐。然而他的全部筹谋,她看过行业后,竟已全部明了。

  他无声笑了,说:“你说了那么多,于我,其实永远只有一条策略。”

  木寒夏一怔,问:“是什么?”

  “你在乐雅时,不是已经看透了吗?”

  木寒夏顿时云里雾里,因两人离得近,他又站在她背后,她似乎能感觉到他怀里的气息,心也怦怦跳着:“我不明白……”

  他答:“所有的商业,所有的利益追逐,胜利者从来都只有一条法则:建立从你的产品,到你的目标客户群,最短最准确的路。还不明白吗?我只生产我的目标客户群,最感兴趣也最或缺的商品。我把店开在他们最能看到的位置,我采用仓储式装修减少中间环节成本……我所做的一切,就是用最短的距离,把准确的产品送到准确的顾客手中,而我,就会从中获得最大的利益。这跟你在乐雅差点卖成的那次荔枝,我以前在美国卖水果,没有什么不同。”

  木寒夏愣住,他则注视着她。过了一会儿,她忽然笑了,点头:“明白了,等等!我把这条记下来。”说完就转身,拿起本子和笔,奋力疾书。

  林莫臣眼中浮现极淡的笑意。他看着她眼眸中灵动的光彩,看着她低垂的脖颈。那线条白皙干净,还有一点柔软的婴儿肥。

  林莫臣抬起手,手指在她的脖子上,轻轻一刮。

  木寒夏微微一僵,只觉得酥麻感如同流动的水,于他落指处生出,迅速往整片脖子乃至全身细微蔓延。

  她一动不动。

  林莫臣低沉的嗓音在她耳边响起:“还有什么问题?”

  “嗯……我再看看……”

  夜sè与光萦绕在两人身旁,一切于这寂静中,都有不真实的错觉。然而在这个深夜里,在这庞大城市的一角,只有他俩,靠得这么近,继续说着逐利与筹谋,向彼此透露着胸怀中的野心。这感觉,是如此真实与接近。

看网友对 第22章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