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莫负寒夏 > 第23章

第23章

  夏去秋来。

  两个月的时间,如同指间流光,很快过去。

  这天晴朗清爽,木寒夏站在街边一棵大树下,拿着水瓶喝水。不远处,一番热闹景象。那是风臣今天新开业的第二家门店,此时宾客盈门,门口花篮堆积,满地彩sè碎纸。

  她手机响了。看着屏幕上那个名字,她吐吐舌头,接起:“喂,Jason。”

  “在哪里?”

  “店门口呢。”

  “在干什么?”

  “……休息一会儿。”

  果不其然,那头的林莫臣低声笑了:“我在这里操劳,木经理在休息?上来!”

  “哦……”木寒夏挂掉电话,走进店里。

  二楼有几间小办公室,迎面几个店员跟她打招呼:“木经理。”“木经理。”

  木寒夏微笑点头。不会再像两个月前,脸红拘谨了。

  林莫臣坐在一间办公室里,手里拿着叠数据报表,正在跟身旁的店长说话。他今天穿了身纯黑的西装,白衬衣,搭配暗红sè领带。腕表皮鞋,无一处不金贵。姿态随意地坐在那里,仿佛就有令人感到压迫的气场。

  木寒夏走过去。

  店长汇报完毕,冲木寒夏笑笑走了。林莫臣抬头看着她:“木老板,去哪里快活了?”

  “老大,我只是出去透透气而已……”

  林莫臣唇角微勾,倒也不寒碜她了。木寒夏在他身旁坐下,拿起另外几份数据表,又拖过笔记本电脑,开始陪他工作。

  “W3-11号货?”

  “卖了33件。M码、L码最多。”

  “毛利率?”

  “33%。”

  “1店同日数据?”

  “43件,45%,M码、L码。”

  “库存占比?”

  “40%,充足。其中有五款需要调货。”

  ……

  两人一问一答,速度很快。门口有职员经过,也不敢大声,怕影响到他们。两人的眉眼同样专注,显然对这样的配合,已默契十足。

  其实一开始,木寒夏是跟不上林莫臣思维和查阅速度的。第一次她给他打下手,一个数据在电脑里找了10分钟也没找到。当时林莫臣就冷笑道:“啧……我是请了块木头回来?”

  当时她还不服争辩:“那么大的电脑系统,一整桌的数据报表,你要找其中一个数据,哪是那么容易的?”

  林莫臣却盯着她说:“我所见过的,每一个优秀的市场经理,哪一个不是把所有市场数据烂熟于心?否则你以为,他们为什么能保持对市场的超出常人的敏锐性?木寒夏,你倒是上进努力得很。”

  一番话,倒把木寒夏说愣住了。

  林莫臣就不再搭理她了。

  过了一会儿,她凑到他身旁,小声说:“Jason,我错了,我太狭隘了,谢谢你教我。”

  他看她一眼。

  她一脸老实服软的小模样。

  两人对视片刻,他的手掌在她脑袋上轻轻一拍:“还磨蹭什么?做事。”

  ……

  工作得久了,她有些口干,看一眼旁边的茶杯,空了。刚想伸手拿了去添水,旁边却伸过来一只手,先拿了起来。

  林莫臣站起来,手里拿着他们两个的水杯,走向了旁边的饮水机。

  木寒夏看着他弯腰接水的背影,心情霎时就像这窗外的夜sè,柔和而模糊。

  林莫臣转身,两人恰好对视着。

  他的眼眸幽沉如水。

  就在这时,店长和其他几位经理走上来,笑道:“Jason,今天开业这么成功,要不要开个庆功宴啊?”

  林莫臣也笑了:“行。你们挑地方。”

  一片欢呼声。

  一行人去了附近最贵的一家海鲜酒楼。气氛很好,大家也吃得很开心。连林莫臣都喝了不少酒,坐在主位,眼眸清亮,神sè略懒。

  吃完饭,大家还不满足,嚷着要去唱歌。林莫臣欣然应允。众人去了家KTV,开了间豪华包间,又点了一堆酒水和食物。

  几个活泼的女孩,率先去点歌。有人说:“老板,你也给大家唱一个吧?”大家一片起哄声。林莫臣却只是靠在沙发里,答:“你们自己玩。”

  自然没人再勉强。

  木寒夏拣起颗爆米花,往嘴里丢。其实她是很喜欢唱歌的,但是,同事们对她都挺好,她不想摧残……算了。

  “你不去唱?”身旁的林莫臣问,嗓音里带着几分微醺的暗哑。

  木寒夏摇摇头。

  “难听?”

  木寒夏瞪他一眼。

  他笑了。

  木寒夏:“你笑什么?”

  “没什么。”他缓缓地说,“以为在这种场合,你会是非常活泼的一个。”

  木寒夏看着他光华暗敛的眼睛,忽然察觉,他是不是有一点醉了?不知怎的,她的心情忽然变得很好,轻轻“哼”了一声,端起果汁,在他身旁安静地喝着。他也没说话,微微阖上眼,跟她一起听别人唱歌。

  过了一会儿,他的手机响了,在嘈杂的音乐声中若隐若现。

  他接起:“嗯……你到北京了?我和公司的人在外面。行吧,我把地址发给你。”

  放下电话,过了一阵,他点了个员工:“小王,去门口接个人。”

  “老板,接谁啊?”

  “程薇薇。她听说我们在庆功,也想过来。”

  大家恍然。

  说起程薇薇,大家都知道的。因为她家的永正超市,是风臣的大客户。每个月风臣有相当部分的产量,进入永正的多家门店销售。这两个月,程薇薇也往北京飞过几次,每次都会来他们公司。

  也有人猜测过林莫臣跟她的关系。但看除了公事外,两人似乎并没有其他交往。而且林莫臣从来不往江城飞,所以也就没什么人议论了。

  程薇薇来公司时,还遇到过木寒夏。当时她的表情还挺惊讶的。不过两人并没有太多接触。

  过了没多久,小王就领着个人,推门进来。如水倾泻的彩sè灯光下,程薇薇长发披肩,素妆轻盈,穿着件暗红sè的织花斗篷,下面是修长的腿和高跟鞋,令人眼前一亮。

  “程总。”“程总。”大家都跟她打招呼,有跟她熟的直接感叹:“哇!薇薇姐今天好漂亮!”

  林莫臣也对她点点头。

  程薇薇笑着环顾一周,目光在林莫臣身边的木寒夏身上一停,旋即又落在林莫臣身上:“Jason,今天第二家店大获全胜,恭喜啊。”

  林莫臣笑道:“过来坐。”

  有人起身,有人往后靠,把路让开。木寒夏下意识往旁边挪,把林莫臣身边的位置让给她。程薇薇坐了下来,也没看木寒夏,转头就开始跟林莫臣说话。

  大家继续欢闹。

  木寒夏和身旁的同事说话,隐约间却闻到程薇薇身上淡淡的香水味。她与林莫臣交谈的声音,也清晰传来。

  “师哥,恭喜啊。”

  “谢谢。”两人的红酒杯轻轻一碰。

  “我也带来了好消息,风臣在永正系统的销量,这个月又涨了15%。师哥,怎么感谢我?”

  “你要怎么感谢?要不我把风臣这一季的新产品,都送一套给你?”

  “就这样?师哥你还真会打如意算盘,又省钱,我还给你们做活广告了是不是?”

  “呵……”

  ……

  木寒夏起身出去上厕所。

  ——

  屋外,星光灿烂。

  木寒夏倚在外面的走廊上,正吹着冷风,有人走了过来。

  她回过头,是设计部的一位男同事。二十五六岁年纪,高高瘦瘦斯斯文文,喝得脸有点红。那双眼更是闪亮亮地看着她。

  木寒夏冲他微微一笑。

  “寒夏,你在这儿啊,怎么不进去?”

  “我透透气。”

  “哦。”这同事是典型的工科男,站到了她身边,一起看着星空,欲言又止。

  “寒夏,你现在有男朋友吗?”他连耳根都红了。

  木寒夏心里咯噔一下。她高中时,也被几个人表白过。但这几年,几乎没有过。莫名地,她也紧张起来:“啊?”

  “我挺喜欢你的,你有没有可能考虑……”工科男的声音很低但也很认真。

  木寒夏的脸都涨红了。平心而论,这个男同事真的挺好的,名校毕业,能力又强,为人踏实温和。她之前其实从没想过,这样的人,会对自己表白。

  她转头看着他,刚想开口,一眼却瞥见两人身后的那道玻璃门后,不知何时多了道人影。

  林莫臣。

  他的双手插在裤兜里,看着他们。不,准确地说是看着她。此处灯光浅淡,映得他的脸也多了几分清冷。

  木寒夏看着他的眼睛,脑海里只冒出个念头:这里离包厢很远,他为什么也来了这一头?

  然而工科男还热切地凝视着她。木寒夏移回目光,看着眼前人,十分歉意地说:“谢谢你,对不起。”

  ……

  工科男失望透顶地走了。周围恢复宁静,

  木寒夏的心无端端地怦怦直跳,竟像极了头顶那一两点零落星光,又亮又冷,无声跳耀。她转身,重新推开那扇门,却发现林莫臣已经不见踪影。

  她以为他是不是回包厢里,刚往里走了几步,却见左手边一个小间的门虚掩着,灯光透出来,里面传来有人呕吐的声音。

  她探头一看,就望见了林莫臣的背影。他双手撑在房间的洗手台上,低着头,脸sè苍白。

  这是个休息间,而不是KTV包房。木寒夏连忙推门进去,走到他身旁:“你怎么这样了?不能喝就少喝点啊?”

  林莫臣即使不胜酒力,举止也是优雅得体的。他从旁边拿了块毛巾,轻轻擦了一下嘴角,然后淡道:“我的确不擅长喝酒。但国内讲究的就是酒文化,无论公私场合。对于自己的下属,我如果还不真心相待,怎么让他们心甘情愿跟着我卖命?”

  这话说得是有理,但木寒夏看着他微红又泛白的脸,心想他到底醉没醉啊。

  他看她一眼,把毛巾丢到一边,转身走到沙发坐下,阖上眼。

  木寒夏问:“程薇薇还在包厢呢,你不回去啊?”

  他淡道:“她在就在,我又不是陪酒的。”

  木寒夏忍不住笑了,看他的脸sè似乎真的不太好,就走到饮水机旁,想给他倒杯热水。就在这时,听到他开口:“为什么不接受他?”

  木寒夏看着杯中不断满上来的水,水面荡漾映着破碎而柔亮的灯光。而她的心竟在这一刻寂静无比,寂静得就像有什么东西破茧而出。

  她转身走到他身边,淡道:“我又不喜欢他。”

  林莫臣睁开眼,没有接她手里的水,醉了的嗓音,微微泛哑:“那你喜欢谁?”

  木寒夏静默片刻,忽的笑了笑,没说话。

  林莫臣盯着她嘴角的那一抹淡笑,骤然间抓住她的手,就把她拉进了怀里。木寒夏的心中一片怔然,只感觉到他的手紧锁在她的腰间,还有他怀里温软的气息,混杂着淡淡的酒气。

  她的世界,在这一刻静止。

  下一秒,他却又已松开了她,躺在了沙发上。

  木寒夏人还是懵的。就在这一刻,她确定他是真的醉了。因为他平静的笑了,笑得很冷淡,像极了他每次作出商业决策时,杀伐果断的模样。

  他说:“木寒夏,不要爱上我,也不要再吸引我。因为我们都不是彼此的良配。”

看网友对 第23章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