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莫负寒夏 > 第31章

第31章

  昨晚的暧昧与暗愫,还扰得木寒夏有些心神不宁。今天一大早,林莫臣又把她单独叫进办公室里。

  光天化日之下,她倒也不怕他会做什么,一脸正sè地走进去:“Jason,有事?”

  “青瑜广场附近,有个’青瑜创业咖啡馆’。你最近去那里跑动跑动。”

  木寒夏一愣:“创业咖啡馆?”

  林莫臣答:“是的。你应该知道,公司正在谈风险投资。能够获得优秀投资的渠道,自然是越多越多。青瑜创业咖啡馆,在商圈里很有名。有很多创业者去那里寻求投资,也有很多天使投资人和官员,出没在那里。”

  木寒夏:“你要我去找投资?”

  林莫臣端起咖啡喝了一口,说:“凭你的口才,怎么可能找得来我要的投资?不过,风臣马上要进房地产,你去那里熟悉熟悉霖市商圈,混个脸熟,也是好的。”

  木寒夏:“……哦。”

  林莫臣抬眸看着她:“青瑜咖啡馆比较远,我明天开车送你去。”

  木寒夏想说不用,他已拿起文件,低头开始看了。她咬了咬唇,走了出去。

  ——

  第二天,林莫臣真的开车,在酒店楼下等着,要送木寒夏去咖啡馆。

  这时已是深冬,霖市虽然无雪,空气也湿寒得像要浸进人的骨子里。木寒夏一下楼就看到了他,黑sè的卡宴,车窗摇下来,他带着几分慵懒坐在那里,戴着副墨镜,又透出几分冷酷。是绝大多数女人幻想的理想爱侣模样。

  木寒夏看得有些怔然,走过去拉开车门,坐进副驾,反而笑了:“Jason,你是老板,这么等我,变得跟司机一样了。”

  林莫臣发动车子,答:“我当你的司机,又有什么不行?”

  木寒夏听得心弦一颤。到底心里还是有些隐约的压抑的念想,一时竟心乱如麻。但很快收敛心思,心想错觉错觉错觉,那些模糊而引诱着她的事,都是错觉。就当林莫臣这些天是在发神经。

  她转头看着窗外,置身事外。林莫臣看一眼她微红但是又平静的侧脸,还真有点不好下手。追女孩这种事,他从来没干过。以前他走到哪里,都是女孩对他趋之若鹜。他还不见得看上一眼。可她今日的躲闪,到底是因为他当初太自负、太心狠。是他自食恶果,现在也只能徐徐图之,将她一步步困进囊中。

  “打开隔板,里面有早点。”他说。

  木寒夏愣了一下,拉开座位前面的隔板,里面有两个三明治。

  “吃啊。”他淡道。

  “哦,谢了。”木寒夏拆了一个吃掉,又拆了另一个,在等红绿灯的时候,递给他。他单手拿着,吃了两口,开车的时候又递给她。等下个灯的时候,她又递给他。如此反复了几次,林莫臣心中竟然生出了某种陌生而奇异的甜意。他抬头望着前方川息的车流,笑了。

  ——

  虽然林莫臣这些天对她亲昵得有些不太对头,但是抵达创业咖啡馆后,他把她一个人扔在这陌生地方,就头也不回地把车开走了。

  木寒夏打量着这地方。这是青瑜广场相对偏僻安静的一角,门前种着几棵大梧桐树,深蓝sè门脸,门口的招牌倒是直接:“青瑜创业咖啡馆”。里面影影绰绰坐了几个人,皆是西装革履。

  木寒夏深吸一口气,推开门走进去。今日的她,早已不是当初青涩模样。简洁端庄的职业装,长发盘在脑后,手里挎着个价格不菲的包。所以她走进去时,并没有什么人格外注意到她,吧台后的服务生,对她露出微笑。

  她走过去。服务生笑道:“喝点什么?”她看了看点餐牌,招牌咖啡居然只要十元。这样的地段,这样的装修,价格实在是便宜。她不由得对这个地方心生好感,就点了杯咖啡。

  服务生一边做咖啡一边问:“您第一次来这里吗?”

  “嗯,是的。”

  “你是带着项目来,还是带着资金来?”

  木寒夏有些意外,看来眼前这年轻斯文的青年,也不是普通服务生。她答:“带着项目来。”

  年轻人笑着说:“好。待会儿我们老板会下来,你可以跟她聊聊。说不定能给你引荐的机会。你看,坐着的那些人都是在聊项目的。祝你好运。”

  “谢谢!”

  木寒夏找了个角落的位置坐下,慢慢喝着咖啡。心想林莫臣派她来这个地方,还真是长见识,有意思。她已经开始喜欢这个任务了。

  等了一会儿,就见个女人,带着几个年轻男人,走了下来。吧台后的服务生,冲木寒夏使了个眼sè。木寒夏吃了一惊,没想到咖啡店老板是个女人。那几个人一路低声交谈着,木寒夏看着女人把那几个年轻人送出去。她转身,就看到了木寒夏。木寒夏也微笑望着他,等她走近时,客气开口:“许姐,你好。”

  这位许姐,就是这家咖啡馆的老板了。刚才服务生告诉了木寒夏,大家都这么称呼她。

  许少安打量着眼前的年轻女孩,笑了,在她对面坐了下来。

  木寒夏也打量着她。凭心而乱,她是一位长得很有气质的女士。虽然三十多岁了,但容貌依旧清秀,尤其那双眼,澄亮得仿佛能看透人心。她画着淡淡的妆,衣着也是得体又不失舒适的,看着就令人觉得温文而舒服。对着如此成熟练达的她,木寒夏竟稍稍有些拘谨,伸手笑道:“我是木寒夏。”

  “木寒夏……”许少安跟她握手的同时,轻喃她的名字,眼中带笑,“最近风头正劲的风臣公司林莫臣的左右手?”

  木寒夏吃了一惊,万万没想到她会知道自己这个小人物:“啊……是。您居然知道我?”她的眼睛亮晶晶的。

  许少安失笑,说:“林莫臣现在在霖市名气那么大,自然也有很多人知道你。木总,你来这家咖啡馆,有什么事呢?”

  木寒夏忙说:“你叫我小木就好,或者叫我Summer。”

  “好的,Summer。”她的语气无比温和。

  本来呢,木寒夏来这里,并不打算一开始就袒露身份,而是先观察观察,甚至试探试探。毕竟风臣现在就像许少安说的,树大招风,她一开始就说自己是来寻求投资合作方的,谁知道会招来些什么人呢?但是她没想到对方连她的名字都知道,加之对对方印象很好,索性坦然道:“许姐,风臣现在在谋求进一步的发展。所以老板派我来这里,看看有没有合适的投资方,可以跟风臣合作。当然,也是想让我代表风臣,熟悉一下霖市的圈子。不过我是第一次来,其实我也不知道怎么开始。”

  许少安点头道:“你们老板有这样的心,是好的。霖市有自己的商圈氛围,几百年的文化,许多企业的关系也盘根错节。你们既然身在其中,多融入、多了解,自然会发展得更顺。别人也不会再轻易为难你们。”

  这话说得意有所指,木寒夏更觉出眼前这个咖啡馆女老板,神通广大。而且她能在霖市开这样一个咖啡馆,背景自然也不简单。她不由得点头:“嗯,这话说得好,我回去要告诉他。”

  许少安被她逗笑了,说:“好,这样,你先在这里坐着,也可以到处逛逛。里面那间屋,还有很多其他创业团队和创业项目的资料,都很有意思。今天我们这里没有组织活动,但是每个月,我们都会有主题论坛,角落活动。创业者可以把自己的项目,做详细介绍。一些投资者也会来,尤其是天使投资人。有时候政府官员也会来微服私询,因为政府对创业者块也非常关心重视。当然能不能打动他们,就要看你自己了。你可以回去准备一下资料,等下次举行活动时,我让人提前通知你。好不好?”

  木寒夏当然说:“好!”

  许少安便径自上楼去了。于是木寒夏就在这咖啡馆里呆了大半天,虽然没有什么实质性收获,但却真真看到了许多人的创业想法和进展,也跟其他几个年轻人聊了一阵。感觉就像打开了一扇新的窗,窗外,是世间安静等待的花苞满地。

  傍晚,当她踏着夕阳的余晖,走出咖啡馆,心情是一种崭新的畅快和愉悦。她从在江城超市时,被迫仓促踏入你死我活的商场。待到跟着林莫臣南征北战,身处的商业文化氛围,向来是你争我夺、唯利是图。甚至说不管是孟刚,她,还是林莫臣。

  可今天,她却接触到一种全新的商业文化。这种完全理想化的商业氛围,竟然真的存在。有人不求回报、不把算计和利益争夺做为目的,而是提供了一个开放的平台,让创业者能够展示自己,也让投资者能够找到心仪的项目。真正的,帮助创业者发展的平台。

  她想,是她以前视野太狭隘,太井底观天。真正有胸襟有气魄,在商业上成功的人,是否其实更有社会责任感?

  于是她又想到了林莫臣。他是这样的人吗?想到他平时说过的种种:“巨额利益在哪里,我就去哪里。”“服装行业有巨额利润,我为什么不采撷?”木寒夏还真难把他跟社会责任感联系在一起。可是想到,是他决意要让她来这个咖啡馆长见识的,木寒夏又觉得,他其实是心思更深的,深不可测。

  ——

  榕悦集团是张必正老先生在1983年创立的,历时30余年,现在的掌门人是张必正的二儿子张亦放。而大儿子张亦儒、三子张亦霖,都只是管理了集团旗下的一家非主业小公司,淡出了霖市商圈。

  榕悦旗下主业为房地产、服装和家居制造,集团年营业额超过百亿,是霖市当地纳税第一的龙头企业。其中以房地产尤为重头,外地房地产商多次想从榕悦手上夺走市场,在张亦放的掌局之下,从未成功过。

  张亦放今年四十有二,只是结婚晚,儿子只有三岁。从外表看,他是一位清矍利落的男人。喜穿休闲衣裤,不爱穿西装。但是非常喜欢极限运动,攀登过珠峰,玩过赛车蹦极,只要一休假,没准儿就跟一群年轻驴友,去哪里徒步了。酒也只爱喝最烈的伏特加,最浓香的茅台。但他在工作里,又是非常儒雅可亲的,跟人讲话时也是温言细雨,令你如沐春风。而且他保养得很好,看起来也就三十几岁。他把家庭和工作也分得很开,他的夫人——某知名集团千金,也很少在公司出现。所以集团里,有很多女同事都对他心怀绮念,想要跟他发展出一段或真或假、肉体或jīng神上的艳遇。但是,传闻他虽然也会跟知名女主播,或者小明星,有个一夜情缘,但从来都是好聚好散,善待对方,却从来不曾为任何女人停留。

  林莫臣收购房地产公司、进军这个行业的消息,并不是什么密不可闻的消息。更何况他的风臣这几个月令榕悦服装事业部销售量大幅下滑,集团战略部和市场部自然有人专门盯着他的动向。

  所以在林莫臣有动作之后没几天,详细的报告就已经送到了榕悦总部。

  这天,榕悦集团房地产事业部总经理饶伟,在看完报告后,觉得风臣虽小,却不可掉以轻心。于是第一时间求见张亦放。

  “张总,林莫臣这个人够狂的,胆大包天是要跟我们叫上板了。下个月政府要出几块新的地,他很可能也会加入。”

  2008年冬,正也是全国房地产业的寒冬,政府出地也少。除了榕悦这样实力超群的企业,现在有胆量来竞争拿地的企业,还真不多。

  彼时,张亦放正坐在书桌后,抽着味道浓烈的雪茄,却笑了,说:“这个年轻人,有些意思,让他来。市场,有竞争,才有趣味。”

看网友对 第31章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