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捉蛊记 > 第二十七章 质询,等待

第二十七章 质询,等待

  我从那马疯子的身上翻了下来,把他手中的长刀夺了,强忍着将这老头给杀了的念头,反过来,把刀柄递到了那段宝婷的手中去。

  我面无表情地说道:“总被人欺负。不学点儿本事,哪天死了都不知道。”

  段宝婷打量着床上两个没穿衣服的女人,眯着眼睛,说哪个是你妹子?

  我指着李静静,说那一个,不过另外一个,也认得。

  她点了点头,说现在的问题有点儿复杂,你让她们暂时把衣服穿上,去我那儿先待一会儿,回头再送你们离开。

  我铁青着脸,说她们有衣服可穿么?不都是被你的未婚夫和他的手下给拿走了?

  段宝婷扫量了一下房间,冲着外面吼道:“苟智。把人家的衣服拿过来,快点!”

  刚才被我摔翻在地的苟智趁着我跟马疯子交手的时候逃离了,此刻听到吩咐,又屁颠屁颠地抱着衣服和背包跑了过来,一脸不舍地望着床上两位“活sè生香”的美人儿,将一大堆衣服全部都扔在了我的身上,气势汹汹地瞪了我一眼,转身欲走。

  我上前一步,一把抓着他的胳膊。问道:“除了你,还有谁欺负了我的妹子?”

  苟智不怀好意地笑了,说这院子里的所有人都尝鲜了,咋地,你还能咬我啊?

  他挣脱了我的手,然后离开房间,而我将衣服从地上拾了起来。放在了床上,低声对李静静和另外一个女孩儿说道:“你们放心,我一定会带你们离开的。先穿上衣服。”

  两个慌张的女孩子不断地向我道谢,我没有多说,而是与押着马疯子的段宝婷,一起离开了房间。

  走出了房间,我才发现海贝图等人围在园子里的一处角落,不断地摇头,脸上还带着几分遗憾之sè,我走过去,瞧见他们围观的,却是赤裸的无头女尸。

  这女孩儿,应该也是被他们强掳过来的。

  瞧见那女子死后依然遭受凌辱,我的心如刀绞,挤入人群之中。将自己的外衣脱下,然后覆盖在了那无头女尸的身子上。

  海贝图心中还在恼恨我坏了他的好事,瞧见是我,就伸手过来抓,怒气冲冲地吼道:“你特么的算是哪根葱,跑过来管我的闲事?”

  他出手如电,显然并不是一个纯粹的纨绔子弟,我回手一抓,挡住了他的这一下。

  我说大道不平路人铲,劝你莫作恶。

  海贝图被我挡住,顿时就恼羞成怒,“啊”的吼了一声,身子如电,朝着我猛然扑来。

  他这一扑却宛如猛虎一般的姿势,几乎一模一样,显然是演绎了猛虎之姿,气势汹汹,我虽然打定主意暂时不跟他们起冲突,不过泥菩萨也有几分火气,被这人苦苦相逼,当下也是恼怒了起来,口中一声厉喝,那南海龟蛇技一下子就爆发出来,双手宛如游蛇,而身子却如同灵龟稳固,再加上囊括天下搏击之术的十三层大散手,一层更比一层凶,却是将他给反逼了回去。

  海贝图是自小修行的道行,修为自然要比我高上一些,不过这手段倒是缺了一些,再加上我这是哀兵之势,想要拿捏于他,绝对能够在十几个回合把他弄倒。

  我可是在死亡边缘来回滚过几道坎的家伙,跟这帮温吞吞的小子,到底还是有些不同。

  不过这一场打斗并没有等我们展开就结束了,段宝婷闯入其中,将我们给阻止,然后指着以海贝图为首的一帮纨绔,厉声说道:“你们以身试法,违反第三国禁令不说,而且还强行掳来山外女子,进行苟且之事,这事儿明日朝会,自有大人们拿你们试问,现在我要带人走,谁要敢拦我,休怪我手中弯刀无眼!”

  她说得凌厉,而这时院子里也多了五六个骑着猛虎的人,海贝图瞧见大势已去,怒气冲冲地瞪了我一眼,然后转身朝着外面跑去。

  段宝婷也不拦他,让人押着马疯子,又收拾着地上的残尸,而这时李静静她们也穿了衣服出来,像小鹌鹑一样探头出来。

  我没有再跟这帮人争执,而是过去安慰李静静两人,又在段宝婷的带领下,来到了聚集地东北角的一处地方。

  我们与猛虎队并没有走一个方向,段宝婷告诉我们,她带我们去的地方,是她家。

  差不多一般隔绝的大宅院,段宝婷帮我们安排了房间,李静静两人畏畏缩缩,十分害怕,我哄了好一会儿,她们才洗漱之后昏昏沉沉地睡去,而我则走出了房间,瞧见段宝婷站在院子里,那头大白虎正趴在她的旁边,温柔得如同小猫。

  我走上了前去,段宝婷慢悠悠地说道:“我听到了你们的对话,你不是那李静静的表兄,也不是她的堂兄,只是一个偶尔认识的人。”

  李静静她们之所以能够救出来,多亏了面前这女子,我对她心存感激,也知道她是这儿少数心存正义之人,便也不隐瞒,说对,我们只是认识。

  黑暗中,段宝婷盯着我的脸,许久,她方才问道:“为什么会为一个仅仅见过一面的女人奔走拼命,你知道私闯玉龙第三国是什么下场么?”

  我摇头,说不知道。

  段宝婷说玉龙第三国是纳西爱情圣地,也是他们千百年来,一直保留的秘密,没有一个外人能够离开这里,我估计明日朝议,他们对你的判决,不是让你留在这里,就是把你给流放到异域去。

  我一愣,说什么是异域?

  段宝婷摇头,说我不知道,不过很恐怖的,传说中有无数凶恶的猛兽,只有受了重罪的人,才会被扔那儿去。

  我说那海贝图他们这些家伙奸淫掳掠,会不会受到惩罚?

  听到我这般问,段宝婷沉默了一会儿,摇了摇头,说我不知道。

  不知道?

  我的心往下沉去——段宝婷应该很了解玉龙第三国那些大人的想法,既然她说了这样的话来,那么我就不能指望他们自身的法律体系来对这帮人渣进行严惩。

  既然如此,那就只有我来出手了。

  替天行道,并不仅仅是梁山好汉的口号,也是我隔壁老王的追求。

  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道。

  这就是我的道,哪怕它很艰难,哪怕我会在这条路上死掉,但是即便是跪着,我也要走下去。

  心中暗自打着主意,而段宝婷则换了一个话题,说你背上的小孩儿,是谁?

  我说是我女儿。

  段宝婷问她为什么一直都在睡觉呢?

  我说吃饱了。

  段宝婷似乎对我很感兴趣,问我,说我刚才听了你和那两个女人的对话,你原来不长这样的,对么?

  我说是的,我脸上这些,不是麻风病,只是因为误服了妖丹,结果才会变成这样的。

  段宝婷脱口而出道:“是蟆怪儿的妖丹么?”

  我一愣,下意识地想要否定,不过很快我抑制住心中的紧张,缓缓地说道:“对,是他的。”

  段宝婷恍然大悟,说我说你怎么能够跟海贝图那家伙斗个旗鼓相当,原来还有这样的奇遇,不过直接吞服妖丹,这东西对身体的危害比好处可大得多,你这是暴殄天物,如果拿来炼丹,加上十几味缓冲的敷药的话,炼出来的丹药,应该能够继承六七成的功力,而有没有副作用的——可惜,可惜了……

  我叹了一口气,说人生哪有那么多早知道?

  她又问我,说你还没有回答我刚才的问题呢,她们跟你只有一面之缘,你为什么要冒险进来救她们?

  我一愣,想了想,说不知道,当时并没有太多的犹豫。

  段宝婷问我,说那么你是喜欢其中一个女孩儿咯?

  喜欢?

  听到这个词眼,我的脑海中划过了米儿,又想起了林警官、雪君姑娘的面容,下意识地摇了摇头,说不是。

  段宝婷瞧见我说得毫不犹豫,便没有再多问,瞧见我面露疲惫之sè,便说道:“今天也晚了,你且歇着,明日朝议之后,会有专门的咨询,可能需要你出面,所以你自己准备一下,别出了岔子——至于答应你的事情,我会尽力促成的。”

  她说罢,摸着那白虎的背,一齐离开了院子。

  不知道为什么,我瞧见她的背影,也有几分萧瑟,想起海贝图却是她的未婚夫,立刻理解了。

  今天晚上的事情,对于她来说,未必不是一种打击。

  不过,这么一个大村子,居然还搞什么朝会,你们还真的以为自己是啥国度啊?

  我回到房间,想起不知所踪的老鬼,心中焦急,不过却也没有办法,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次日清晨,我和李静静,还有另外叫做刘婷的女孩子碰了面,再一次安慰了她们之后,被段宝婷带到了聚集地中心处的宫殿建筑里,在一处偏殿里候着,等待咨询。

  如此过了一个多小时,还是没有人过来搭理我们,我不由变得烦躁了起来。

  段宝婷不在这儿,不过有一个她的手下,我问那年轻人为什么会这么久,他犹豫了一下,告诉我,说昨天晚上,国师抓到一个异族闯入者,现在正在商议如此处置此人的相关事宜,我们的事情,可能需要推后。

  异族闯入者?

  难道是……

看网友对 第二十七章 质询,等待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