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莫负寒夏 > 第32章

第32章

  冬日,阳光明朗。林莫臣和木寒夏都在会议室里,听房地产子公司的人汇报。

  墙上,挂的就是那晚林莫臣环抱木寒夏用的地图。至今,木寒夏看到了,还有些感觉尴尬。

  “有关部门下个季度推出的地有五块,但我们认为,对风臣有价值的是三块。”房地产现任总经理孙志说道,“地块A,位于市中心,地段是最好的,单价也最高。但这块地,不好拿,因为周边的地,几乎都被榕悦拿下了。不难想象出,榕悦是要做一个整体开发计划,就等着这块地呢。而且这块地面积不大,单独开发对我们来说,收益会相对有限,而且又有榕悦志在必得,他们跟政府的关系也很好。单独竞争这块地,我们认为难度会很大,不是特别推荐。”

  众人静静听着。木寒夏也听明白了,总结来说,A地块地段好、价格高、面积小,且有强敌在侧,并不适合刚刚进入行业的风臣。

  孙志接着说道:“B地块和C地块都位于次市中心,地段差不多,也是我们认为最有开发潜力的地块。其中B地块面积更大一些,对于风臣来说,开发资金会略吃紧。C地块是最合适的,无论面积、位置、预计成本。并且C地块附近还有个小湖,风景尤佳。总之这样的地块,是房地产开发的首选。就不知道,榕悦对于这两块地的态度如何了。但他们,不一定会对这样的小面积独立地块感兴趣,他们做的都是大项目。”

  木寒夏听得眼前一亮,也就是说,C地块是风臣这样的新入行者,最适合的目标了。

  “那你把这三块地排个序?”木寒夏问。

  孙志很肯定地回答道:“C大于B大于A,算是对我们风臣的上策、中策和下策吧。”

  木寒夏转头望向林莫臣,却见他沉吟不语。

  会开完了,木寒夏在外边办公区磨蹭了一会儿,忍不住敲门进了林莫臣的办公室。

  他却正在打电话,满口流利的英文,嘴角挂着淡淡的笑。

  木寒夏只能听懂些零碎,什么“一家公司”“最好的设计师”“适当参与”“拿下一块地”。她听得不动声sè。

  待他挂了电话,两人四目对视。

  木寒夏:“是谁啊?”

  林莫臣笑笑答:“美国的朋友,叫Antony(安东尼),做建筑设计的。让他来一趟,挂个总设计师的名头。”

  木寒夏一想就明白过来。风臣是家新公司小公司,这在给人的实力印象上就输了榕悦很多。但林莫臣本身是名校留洋回来的,再弄个外国设计师回来,那公司给人的感觉,自然又不一样了。

  她轻声嘀咕道:“你这是搞皮包公司那一套呢……”林莫臣听得分明,嗓音骤沉:“你说什么?”

  “没说什么。”木寒夏飞快地答。

  两人对视了一会儿,木寒夏又觉得不行了。这几天,一起谈公事时还好。现下两人单独相处,他的目光似乎又变得有些迫人。看得木寒夏心里七上八下的。

  林莫臣看了眼手表,说:“去吃饭,边吃饭边聊地产的事。我定了你喜欢的……”话音未落,手机响了。

  他看了一眼,接起,淡淡笑了:“喂,Serena。”

  若说程薇薇会让木寒夏感到有些不舒服,但并不会往心里去。薛柠却是她真正会在意的人。因为在她的潜意识里,也不得不承认,自己各方面都输薛柠太多。这种根本无法追赶的无力感,真的很伤人自尊。人人都会觉得薛柠跟林莫臣更相配。他虽然没说过,心里难道不这么认为?

  “多谢你上次帮我引荐尹副市长,Thanks。”林莫臣还在含笑说着电话。

  “我先出去。”木寒夏小声说,起身刚要走,林莫臣:“Serena,稍等。”然后抬头看向她:“Summer,急着走什么?不是说好陪我吃饭?我已经定了你喜欢的清粤轩。”然后不等她回答,就继续对电话那头道:“不好意思,继续。”

  木寒夏有些发愣地看着他。然后目光落在他耳边的手机上。刚才跟她讲话时,他并没有捂着电话,也就说,薛柠会听得清清楚楚。

  木寒夏的心情顿时有些复杂。这时他已挂了电话起身,拿起大衣走到她身边,看她一眼,说:“走吧。”

  木寒夏没动,脸上却笑了:“Jason,你这样说,Serena也许会误会我们倆的关系,不好吧?”

  “我跟她从来没有开始过,她误不误会,关我什么事?”他说。

  两人目光交错,木寒夏说不出话来,干脆转身往外走。他不紧不慢走在她身畔,忽然开口:“需不需要我给程薇薇再打个电话?”

  木寒夏心头一震,那感觉就像沉寂已久的江河,就要裂开条豁口,而他就是撕开豁口的人,要迫她面对。她说:“你不必这样。”

  林莫臣答:“我必须这样。”

  两人都没再说话,转眼已走出办公室,外间还有七八个员工在。林莫臣正想着呆会儿吃饭时,如何进攻这个女人。却不料木寒夏已笑着开口:“林总说大家辛苦了,要请大家去吃清粤轩。”

  清粤轩又贵又好吃,同事们一听自然全都欢呼:“谢谢林总!”“谢谢Jason!”木寒夏一笑,走回座位坐下。旁人问:“木经理,你不去啊?”木寒夏头也不抬地答:“我还有事,你们去吧,记得把我那份也吃回来。”

  林莫臣双手插裤兜里,站在原处,望着她少有的冷若冰霜的模样,静默片刻,笑笑走了。

  ——

  木寒夏不是圣人,她没办法面对林莫臣袒露的感情,还保持平静。更何况他一直是她心底隐秘而沉迷的那一处所在,所以她心乱如麻。

  于是她又跑到青瑜咖啡馆来打酱油了。躲在这里,总比每天在办公室里,跟林莫臣抬头不见低头见要强。

  午后风停,阳光寂静温暖。木寒夏坐在咖啡馆里一角,在写有关风臣的策划案。虽说林莫臣瞧不上她,说她肯定找不到风投。但她还是想试试。

看网友对 第32章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