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莫负寒夏 > 第33章

第33章

  今天是工作日,咖啡馆里没几个人。她的咖啡喝完了,起身去吧台再买,路过旁边的一桌,坐着个五十余岁的老人。她眼尖,首先瞥见老人用的是惠普笔记本,然后瞥见他在做一个ppt文件,却死活不会用鼠标画方框。

  木寒夏停步:“叔叔,要我帮你画吗?”

  老人抬起头,看着她。那是一张非常清矍的脸,眼眸亮而沉。他穿着件老派的中山装,里面只穿了件衬衣,体型削瘦。似乎有些意外会在这种地方被人叫成叔叔,老人静默几秒钟,笑了:“好,你帮帮我,谢谢你。”

  木寒夏轻而易举就帮他画了几个方框,并且教会他快捷键。老人虽然老,人却很机灵,学得也认真,很快就掌握了。

  其实在这之前,木寒夏对他是有印象的。因为这几天馆里人本就不多,他和她总是同时在。而且他这样一个上了年纪的人,在这种创业咖啡馆,还是很扎眼的。木寒夏也问过吧台小哥:“这位叔叔是谁啊?”吧台小哥压低声音答:“好像是某个大学的退休教授,姓方,你可以叫他老方。自己有些研究成果,想找投资。这么大的年纪,看着也怪可怜的。”木寒夏了然点头,所以今天看到他跟ppt较上劲儿了,她就忍不住出手相助。

  帮完他,木寒夏就回自己位置了,也没太在意,继续专心地写自己的策划案。她做事专注,两眼牢牢盯着屏幕。不知过了多久,忽然听到身后一道清朗的声音:“这句语法错了。”

  木寒夏一愣,转头看着老方。他不知何时也来到她身后,正看着她做的PPT。木寒夏循着他的视线,目光回到屏幕上,脸微微一红。她高中虽然英语好,但就是高中水平,创业咖啡馆大家做的方案都是双语的,她基本是一边查词典一边琢磨着写。

  “dustry(给行业带来巨大影响),不是intheindustry。”老方说,口语流利纯正程度令木寒夏羡艳。

  “噢,谢谢。”木寒夏立刻改过来,“我写晕头了。”

  老方的目光还落在她的屏幕上,看了一会儿,倒是有些意外地样子:“你分析得很深入,观点也很犀利。很不错。”

  木寒夏笑笑,也不谦虚或扭捏,而是说:“谢谢老方夸奖。”

  老方笑了笑,又问:“看你年纪还小,也就二十二三吧?你是哪所大学毕业的?”

  木寒夏答:“我没上过大学。”

  ——

  过了两天是周末。木寒夏起了个大早,到了青瑜广场附近的一个公园里。已经有些人在晨练了,她慢跑了一圈,没遇上什么认识的人,心里稍稍有些惋惜。

  等她跑了好几圈,到池水边休息时,却看到一个清瘦的身影,穿着绸缎太极服,正在水畔打太极拳,不是老方是谁?

  木寒夏笑笑,走过去。本想打招呼,可看他闭目,神sè专注,气质清肃温雅,竟有些不能打扰。站了一会儿,干脆也跟着他,学起打太极来。

  老方打完一整套拳,一睁眼,就看到旁边多了个女孩,正像模像样比划着。别说,动作虽然生涩,可看起来还挺有灵性的。他也不惊讶,而是收拳而立,问:“你怎么来了?”

  木寒夏答:“来锻炼啊。最近总泡咖啡馆,没想到旁边还有这么个好地方。老方,难道你也扎根在咖啡馆旁边住着,就为了找投资?”

  老方笑了,答:“嗯。吃早饭了吗?”

  “没有。”

  “一起去吃吧。”

  “好啊。”

  两人走出公园,没多远就有几家饭店和早点摊。可当木寒夏跟他走到一家店门口,却打了退堂鼓:“喝粥,吃鸡蛋咸菜?”

  老方答:“是啊。这家店的粥熬得很好,没有乱七八糟的油盐味,我经常来这里吃。”

  可木寒夏贪恋的却是油盐味,她想了想,转头看着不远处挂着“酸辣粉”的店面,说:“要不这样老方,你先进去吃,我去吃碗酸辣粉,再来喝碗粥。”

  老方一愣,倏地笑了,也不勉强,摇摇头,自己走进了店里。

  木寒夏端了碗酸辣粉,站在马路边,就开始吃。

  老方在店里坐定,刚拿起筷子,抬头就看到她的身影。他看了几眼,有点看不下去了,起身又走出了店外。

  木寒夏看到他出来,还挺惊讶的:“怎么了,老方?”

  老方是受过良好教育的老年人,有些无奈又温和地说:“你怎么能站在路上吃饭?跟我进去,坐下吃。”

  木寒夏却不以为意地扒完最后一口粉,然后将纸碗丢进旁边的垃圾桶里,说:“那你就不知道了,我们在江城都这样。我没有那么多的时间,坐下来慢慢吃。”

  老方看着她,若有所思,沉静不语。最后点了点头:“原来如此。”

  ——

  过了几天,木寒夏去公司,刚坐下没多久,就被林莫臣叫了进去。

  她不抬头,却能感觉到他的目光,始终凝在她脸上。

  毕竟……自那天她拒绝跟他吃饭,就窝在咖啡馆,两人三天没见了。

  “这几天在忙什么?”他问。

  “你交代的任务,青瑜咖啡馆。”

  “有什么收获?”

  木寒夏摇摇头:“还没什么。”又抬头看着他:“你希望我有什么收获?”

  两人目光终于对上。木寒夏看着他深黑的眼睛,忽然觉得那天的小冷战,瞬间烟消云散。而他凝望了她一会儿,忽的微微一笑,说:“你聪明、灵活、善良、果断,又不缺野心。我派你去创业咖啡馆,就是认为你也许会为我创造无限可能。”

  木寒夏愣住了。她跟了他这么久,还是第一次听到他给予这么高的评价。心想不会是为了追她,才这么哄她的吧?但是她心里其实很清楚,林莫臣才不会这么公私不分地追女孩。他若说了,就是真心话。

  她的心头阵阵悸动的热流,无法平静。嘴里却淡淡答:“哦。”

  林莫臣盯着她微红的脸,闪躲的眸,心中竟也有几分情绪滋生缠绕。现在他已明了,这种情绪叫做爱怜。他想要得到她的这种情绪。

  暂且按下,步步为营。

  他又问:“最近你在咖啡馆都见了些什么人?”

  木寒夏也收敛心神,答:“多半是创业者,也有几个投资商,但大多没有深聊。也有特别的人,我在结交,坦诚相待吧。不过,人家也许真的只是个落魄的老人而已。”

  她说得含糊,林莫臣却轻笑着说:“别装傻,你心里必然是清楚的。”

  木寒夏笑笑,不说话了。

  ——

  华灯初上。

  榕悦集团房地产事业总经理饶伟,与几个心腹,正在会议室里开会。这并非大规模的会议,讨论的正是风臣的问题。

  虽说张亦放也知道了林莫臣这个人的存在,但他身为百亿集团的董事长,自然还不会亲自过问对风臣的种种。对风臣的狙击计划,自然落到饶伟这个房地产负责身上。

  一名经理说:“饶总,已经清楚了,风臣下个月会瞄准A、B、C三个地块下手,参加政府的投标。”

  饶伟今年三十有五,一直兢兢业业、稳打稳扎。当然,作为张亦放手下的老臣,他也继承了张亦放比较狠辣的作风。而张亦放竟然给予林莫臣一个毛头小伙子这么高的评价,也令饶伟心中隐隐不快。那是一种源自本能的不快。他问:“消息可靠吗?”

  “可靠。林莫臣收的那家房地产公司,并不是密不透风。过几天,他们的策划方案,说不定都会流出来。”

  饶伟笑了笑,说:“以他们的实力,不可能同时拿下三块地。现在,对于他们来说,大小适中的、增值潜力大的地块,必定是他们这样一个新入场者,急切渴求的。我猜,林莫臣的首选是C地块,其次是B,最后是A。”

  “饶总,你料得太准了!听说他们的投标方向,就是这样的!”

  饶伟沉沉一笑说:“如果真的让他们拿下C地块,那么他们就能在霖市房地产业站稳脚跟了。三块地,榕悦都要拿下。尤其是C地块,让策划部当成今年最重要的项目去做,必须给我倾注全部jīng力,投入最好的资源,不能给林莫臣任何机会!”

看网友对 第33章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