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莫负寒夏 > 第34章

第34章

  清风起,夜sè寒冷。木寒夏下了车,抬头见湖水漾着暗光,树林环绕。一座会所矗立其中,这里是郊区,幽静无比。

  她进了会所,走了一段,就到了林莫臣包下的大套间。轻轻推开门,就见宁静的灯光下,林莫臣倚在沙发上,旁边坐了两个年轻的外国男人。

  他看到她了,低声含笑对他们说:“……ter)”两个外国人俱是衬衫笔挺,瞬间露出了然又兴奋的神情。木寒夏觉得他们的眼神不太对劲,果然听到他们隐约说道:“……yourgirl?(你的女孩)”“……sheisbeautiful……(她很美丽)”然后林莫臣轻轻“嗯”了一声。

  木寒夏:“……”

  到底还是若无其事地走过去,笑着跟两个外国人打招呼。林莫臣也是若无其事的样子,帮他们引荐了。高个的就是他请来的总设计师安东尼,矮个的是他的助手。自他们来中国后,林莫臣就一直让他们住在会所里,设计方案也在这里做,完全地做到密不透风。今天也是他让木寒夏来的,来听听他们最终成型的设计方案。

  他们三人又用英语交谈着,极为流利,又夹杂着些美国俚语。木寒夏就坐在林莫臣身边,有的听懂了,有的却一头雾水。冷不丁林莫臣忽然偏头看着她,问:“听懂了吗?”

  木寒夏摇摇头。

  “你高中成绩不是很好吗?以后这样的场合多的是,英语别拉下了。”他说。

  这句话倒触及了木寒夏长久以来的心事,她说:“我是想过将来要出国的。”

  林莫臣眸sè微怔,问:“想去哪里?”

  “美国。”

  他忽的一笑:“美国是还不错。想去美国做什么?”

  木寒夏答:“如果有那个可能,想去读书。”

  四目凝视,他在灯光下轻声说:“你想去哪里都可以。”

  我爱的女人,她想去哪里,就去哪里。

  木寒夏心头一震,只觉得他的眼睛好似万丈深渊,稍不留神人就会陷进去。她低下头,避开他的目光。

  若不是旁边还杵着两个大灯泡,林莫臣现在就想握住她的手,试探与诱惑已经够多,他不想再容忍她的闪躲。

  四人进了会议室,安东尼开始给他们讲设计方案。虽然不能完全听懂,但配合文字和图片,木寒夏也理解了个大概。

  对于霖市目前的房地产修筑水平,安东尼给予了不错的评价。尤其是榕悦的楼盘,比较注重户型设计合理性,绿化和质量都做得不错。虽然容积率高了点,但“比他见过的中国很多城市疯狂盖一些一成不变的楼盘”要强很多。

  “不过,这些楼盘设计,都缺少灵魂。”安东尼说,“Jason,你一直是个颠覆行业的狙击者,我给你设计的这套方案,它一定要与众不同,令人感觉到灵魂的共鸣。无论你的目标是A、B、C哪个地块,我都希望它能帮助你战胜更强大的对手!”

  他播放了一段3维动画仿真视频。

  首先,出现的是一片暮霭。雾气中,有森林浮现。鸟语,溪水声,阳光穿透。人仿佛真的置身在森林里。

  阳光越来越明朗,晨雾散去。却原来森林不是森林,而是一片高低参差不齐的树。几座鸦青sè仿古高楼,寂静矗立其中。

  “T。(那是我们的楼)”安东尼轻声说。

  木寒夏的心头一片宁静。这样平静古意的开幕,她是很喜欢的。仔细端详,会发现整片区域,并不像普通小区,平平整整。而是依据地势,略有起伏。而那些树,苹果树、石榴树、合欢树、银杏树……就错落其中,你若在林间小道上走,完全感觉不到这是一片人工小区,而是极静极美的丛林。

  水是从远处的湖引来的,狭长的一片泊,缠绕在几幢楼宇间。此水名为“夜观”。因为视频中取景,就是夜晚。明月高悬,天上一个,楼宇下方一个。那意境美得令你仿佛置身世外桃源。

  然后,就进了楼里。首先是楼下门廊。并没有现下时新的金碧辉煌的入户大厅,却只有一扇幽静的门。素净的墙上,悬着盏中世纪的烛台灯。灯光暖黄,照着门前的草丛与小径。

  户型,绝大多数为80-90平米二居。方正、透亮。且因为楼宇采用升缩式设计,景观又采用环绕式设计,所以从每一户的窗望出去,都能看到一样的绿野河流景观。而在清薄的雾气中,小区之外的那些楼宇,仿佛隔得很远,宛如俗世。

  最jīng彩的部分,是每一户的入户阳台。阳台上的绿植,会在入住前就做好。由安东尼的朋友,美国最优秀的景观设计师一并设计。当你站在阳台往外看,竟会觉得你手边的绿sè,就是窗外景致中的一部分。像是那流动而茂盛的绿,也流进了你的家里。

  因为绝大多数面积花在了景观上,所以小区里没有公共会所,没有商铺,没有饭店,停车场全部挪到地下。只有东南西北各个方向,都设置了严密的保安。此外,小区西北角会修筑一所重点小学的分校,需要花大价钱引进。

  楼盘单价高出同地段1/3,但因为单户面积控制,所以总价并不会太高。

  ……

  “Jason,做完这个项目,你不一定会赚很多很多钱。但是,整个霖市的居民,一定都想买你的房子。”安东尼说。

  林莫臣答:“这正是我想要的。现在房地产市场整体低迷,我要做出的,就是逆市的产品。”

  他转头看着木寒夏:“你觉得如何?”

  木寒夏还看着屏幕,似在回味,她答:“知道我最喜欢那个部分吗?”

  “哪个部分?”

  “我最喜欢,门前的那一盏灯。风雪夜归人,照映来时路。让我觉得有家的温暖。”

  林莫臣微微一笑。

  “不过,这个楼盘设计是真的好,很好。”木寒夏认真地说,“做得太棒了,太特别了。我觉得一定能打动政府招投标的那些人。这对于霖市来说,都会是一处特别的景观。顾客看了肯定都想买,我都想买一套了。”

  “你以后会拥有更好的。”他说。

  木寒夏转过头去,不看他:“嗯,我自己会存钱买房子的。”

  林莫臣静默不语。

  ——

  受安东尼的启发,木寒夏把自己在青瑜咖啡馆做的方案,重新改头换面。熬了好几个通宵,全方位展示风臣的独特与潜力。她相信总会有投资者看到这份计划后心动。

  这天,在咖啡馆里又遇到了老方。两人已经比较熟络了,老方对她招招手,居然还给了她两罐蜂蜜。

  木寒夏问:“给我这个干嘛呀?”

  老方答:“有人送的,我不吃甜食。你们小姑娘应该爱吃吧。”

  木寒夏这些年很少跟长辈相处,心头一暖,说:“谢谢啊。我下次给你带江城特产。”

  老方只是一笑。

  木寒夏趁机又说:“对了,我重新做了策划方案,老方你能不能看看,给我提提意见?”

  老方颇有兴致:“好啊。”

  两人去了咖啡馆里间的小会议室里——这也是创业咖啡馆的独特之处。木寒夏这时全神贯注的,绘声绘sè把方案给他展示讲解了一遍。

  听完后,老方毫不掩饰自己的赞赏和惊讶:“讲得非常好。我之前也不知道,风臣是这样有想法有品质的公司。你们的领导人很不错,难怪这么短的时间,就可以在霖市攻下一城。”

  木寒夏只是笑,答:“他是非常非常优秀。”

  老方看她一眼。

  木寒夏又说:“老方,你觉得我这个方案,能拉来投资吗?”

  “能。”老方非常肯定地说,“只是时间早晚问题。”

  木寒夏心头一喜。

  这时老方微笑着又说:“小木,我有个不情之请,可不可以帮我一个忙?”

  木寒夏心头一动,说:“可以啊,你说。”

  “你的方案做得非常好。我手头现在的那个再生环保资源项目,你可不可以帮我也做个方案呢?我可以付你酬劳。”

  木寒夏立刻答:“酬劳就不用了。你一个退休教授,经济想必也不宽裕。我会尽全力做的,就是不知道能不能帮到你。”

  老方看着她的眼睛,像是看透了一切,又像只是目光澄亮地望着她,微微一笑。

  此后,木寒夏又苦熬了好几天,当真是使出浑身解数,又冒着被吃干抹净的风险,去请教了林莫臣,才把老方的方案,做得圆满。

  把方案给老方那天,他相当的高兴,一直点头,甚至还拍了拍她的脑袋,就跟拍孩子似的,说:“不错,做得非常不错。如果人人做事都能像你这么尽心、通透,天下还哪有办不成的事!”

  木寒夏却只是得意地笑,也不对他提其他任何事。

  又过了两天,老方居然主动给她打电话了,说那个再生资源项目已经成功立项了,要请她吃饭。

  这对于木寒夏来说,既在意料之外,又在情理之中。暗暗的,也有些羡慕。风臣的方案她在咖啡馆已经给好几个人看过了,但是还没有得到投资。

  这天傍晚,她jīng挑细选,换上了套大方漂亮的衣服,刚要离开办公室,被林莫臣撞见了。他淡道:“穿得这么漂亮,去见人吗?”

  木寒夏答:“不是你让我踏进名利场的吗?”

  林莫臣不出声。木寒夏微微一笑,走了。

  老方为人简朴,请客吃饭也选在一家干净实惠的中档餐厅。木寒夏也不介意,她还觉得亲切呢。也不跟他客气,点了好几个招牌菜,吃得很开心。

  老方跟她闲聊:“你是江城人,家里还有什么人?”

  “没了。”木寒夏答。

  老方一怔。

  “爸妈几年前过世了。”她平静地答。

  老方眼中透出几分并不掩饰的怜意,点点头:“你很不错,在同龄人中应该算独立坚强的。”

  木寒夏莞尔。

  两人又聊了一阵,聊她今后求学的想法,聊霖市的服装行业,当然也聊到了风臣。末了,老方说:“你替我做方案,帮了我一个忙。这份人情,我是记得的。今后有需要我帮忙的地方,尽管开口。当然,是要在不违背我处事原则的前提下。”

  木寒夏用筷子捣了捣碗里的菜,她感觉火候应该也差不多了,但也有些吃不准老方的态度。于是试探地说:“其实,我也没什么需要别人帮忙的。就是现在我们整个公司都扑在即将开始的房地产项目上。下个星期,就是政府的土地招标了。你也知道,我们风臣是个非常优秀、注重品质的公司,就是实力还不如别的公司。要是在任何方面,能帮到我们一把,都是很宝贵的。”

  老方的脸sè却很平静,也看不出喜怒,他说:“政府招标,那是非常公正公平的事。只能靠自己的实力,谁也不能,也不应该帮任何一方。”

  木寒夏立刻抬头看着他:“不,我们绝对不会去寻找违背原则的、对其他公司不公平的帮助。我们只需要帮一个小小的忙——在土地的竞标顺序上,能不能按照先C、再B、最后A的顺序进行?”

  老方一怔。

  木寒夏按照林莫臣的嘱咐,继续说道:“这只是一个无关紧要的顺序安排,也不会影响任何人的利益和原则……”

  ——

  几天后的上午,林莫臣带着木寒夏、安东尼和房地产经理孙志,驱车前往有关部门约定地点投标。

看网友对 第34章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