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莫负寒夏 > 第38章

第38章

  木寒夏从派出所出来时,连午饭都顾不得吃,打了个车就直往招标地点去了。

  出租车在城市中间穿梭,她心头一片沉凝。低头看了看表,或许,那三块地的招标,就快要结束了。

  能拿下吗?林莫臣的目标,A地块。

  “能拿下。”那是在某个清风徐徐的夜晚,在隐秘的会所里,林莫臣嗓音清缓地对她说。

  当时她问:“你就这么确定?”

  林莫臣却淡笑着凝望着她:“Summer,中国有一个古老的典故——田忌赛马。”

  木寒夏当时一怔:“下等马对上等马,上等马对中等马?中等马对下等马?”

  林莫臣答:“当然,需要做一些灵活的变通。既然C地块对我们利益最大,榕悦必然投入最好的资源狙击。当然,我前期也做了些铺垫,让饶伟确定这一点。这是他们的锋芒,更何况他们跟政府关系更好,我们无论如何都战胜不了。所以第一轮,我们放弃。让他们扑个空。”

  木寒夏若有所思地听着,然后点头:“嗯,既然是明知赢不了的一局,我们何必投入任何jīng力,也何必做陪衬。没有对比,他们这一局赢了就是赢了,也不会给评委太大的感触。”

  “是的。”

  彼时两人坐在沙发上,本来隔着半米距离。林莫臣缓缓靠近,手也搭在她背后的沙发上。木寒夏脸sè沉静,假装不知。

  “第二局,B地块。这一局是关键,我们拿出全部实力,安东尼的jīng彩方案。”他说,“赢了,也好,那我们就保守开发B地块,只是略为吃力点。不过,赢的可能性不大,因为这也是饶伟会重点狙击的地块,而且他们第一局不战而胜,也不需要动用人脉。第二局即使我们更优秀,他们的关系也会发挥作用,会有人替他们讲话。”

  听到这里,木寒夏不太确定地说:“我们在老方那里,也是有存在感的啊。”

  林莫臣却摇摇头说:“老方是个聪明人,这一轮如果我们依然占不到大势,他不会轻易帮我们。官场有官场的规则在,他们之间也有人情默契。我让你一轮,下一轮,你是不是要让我?”

  木寒夏听得微怔,有点明白了。

  “我们的方案,必然是打动他们的,给他们留下深刻印象。第二轮土地不给我们,对我们其实是有亏欠的,霖市政府是干实事的,他们心中必然也是惋惜的。第三轮,依然不给吗?而我和安东尼,也会向他们强调,方案更适合A地块。人很多时候做决定,是理性和感性结合的产物。理性上,他们明知道我们的方案更好。感性上,他们也会想把这块地给我们了。”

  木寒夏静了好一会儿,问:“拿下这块地之后呢,又会如何?”

  林莫臣眸光清沉:“进可攻,退可守。若榕悦不再掺合,就照安东尼的方案开发,至少能做到小赚,同时也立下风臣地产在霖市的首张名牌。如果榕悦要掺合,他们不想整体开发计划受影响,就必须跟我们合作开发这块地。那么……”

  “那么,你就可以坐地起价了。”木寒夏飞快接道。

  林莫臣一怔。虽然是这个意思,但是从她嘴里说出来,这样的用词,怎么有种令他不太愉悦的感觉。他淡淡地瞥她一眼。

  木寒夏却看着他,说:“Jason,可是你这样,就是逼榕悦就范了。他们毕竟,实力雄厚,我怕我们即使赢了这一局,今后在霖市的路,依然会很难。”

  “难道我们这一步就不难吗?”他答,“榕悦想的,是狙击我想要的,B地块、C地块,基本就是要封杀风臣地产。他们要置我于死地,我难道还要对他们惧怕手软?要战就战,有什么可畏首畏尾的?他们抢我的,我就抢他们的。”

  ——

  会后,领导们再次展开讨论。

  但这一次,大家竟不约而同地安静着,没人先开口。

  到底是周院长心直口快,语重心长地说:“我觉得风臣的方案非常好。无论是从专业角度,还是经济角度。既然B地块已经给了榕悦,这块地不妨给他们试试?”

  樊副市长微笑未答,另一位官员说:“樊市长,各位领导,这块地,跟别的地不一样。早年呢,榕悦已经拿下了附近的几块地,准备做商业开发计划。这块地给了他们,就能整体开发,这也是对我们的城市建设有重大意义的。如果单拿出去给了别人,榕悦可就吃了亏了。”

  周院长愣住,倒也无言以对。

  就在这时,一直沉默的方澄州忽然开口:“哦,是这样,那是要考虑一下。他们的整体计划报批了吗?”

  那官员:“还没。”

  方澄州点点头:“有整体计划,对于榕悦这家企业来说,自然是好的。不过,我想今天既然把这块地单拿出来招标,我们也要兼顾其他企业的机会,公平公正嘛。刚才在B地块时,大家达成了共识,我也认同,那就是风臣的方案非常好,我们都希望有机会能够让他们留在霖市。A地块面积最小,这么看来,倒像是有缘了,是适合他们的地块。”说到这里,他爽朗而笑,其他人也笑。

  周院长眼睛一亮,也附和道:“是啊,B、C地块都给榕悦了,如果风臣的这个方案实施不了,就此流产,真的可惜。请各位领导考虑。”

  会场安静下来。明眼人都看得出来,风向竟有变了的趋势。

  樊副市长沉吟不语。

  之前那名力挺榕悦的官员为了难,说:“可是,榕悦是更有实力的公司,并且如果这块地给了风臣,他们的整体计划就要泡汤……”

  “他们可以跟风臣合作开发嘛。”方澄州含笑打断他,“那就是企业之间的事,不是我们该插手的了。”他抬眸,环顾一周,语气竟变得凝重:“我来霖市的时间不长,但霖市给了我非常深刻的印象,秀美、整洁、市民素质高,建筑更是优美,大中小企业也都很有活力。榕悦是我们的龙头企业,要大力扶持。但是,竞争是不可避免的,也应该是我们欢迎的。适当地引入优秀企业竞争,避免一家独大,避免地方经济对某些方面依赖太大,我认为都是我们应该考虑的问题。那样,霖市的商业环境才会更加灵活、先进,更加的好。我说完了。”

  会场一片寂静。

  片刻后,竟响起掌声。樊副市长也微笑看着方澄州,说:“方副市长说得句句也都是我心里想的。”

  ——

  木寒夏赶到招标酒店时,已经散场了。人已经走得七七八八,工作人员也在收拾现场的一些标牌和桌椅。

  下午阳光明透,她的心中竟像填满了棉絮,似软而塞,模糊不清。她快步跑到企业代表所在的等候室门口,里面零零散散的,也只有几个人了。榕悦的人马似乎也已撤退了。

  她一眼就看到林莫臣还坐在其中一个位置上,双手搭在前排椅背上,身边没有别人。室内开着空调,他的黑sè大衣和围巾搭在边上,只穿着湛黑的西服,那独坐的姿态,依旧是清冷jīng英模样。

  可直觉却如同潮水涌上心头。她知道,他在等她。等她来。

  像是心有灵犀般,林莫臣也缓缓抬起头,看见她,笑了。

  木寒夏忍不住也展颜笑了。她看到阳光安静落在两人中间。

  她知道,他拿下那块地了。

看网友对 第38章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