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莫负寒夏 > 第39章

第39章

    林莫臣起身,走到木寒夏的面前。

  她问:“安东尼呢?”

  “我让他先走了。”

  “哦。拿下了?”

  “嗯,拿下了。”

  两人都静了一会儿,许是因为心情愉悦,他隐隐含笑的目光,始终停在她脸上。

  “那我们走呗?”她说。

  林莫臣:“去哪里?”

  木寒夏:“不是回公司吗?”话音未落,手腕却被他轻轻握住了。他目光锐亮地望着她:“你忘了?说好要陪我去看地的。”

  木寒夏:“噢。”

  有些事,是有征兆的。有些事,是有预感的。

  有些事,是躲不掉的。

  当木寒夏和林莫臣一起坐在出租车上,看着窗外暮sè如同纱帐般降落下来。城市透出一种别样的寂静与安详,某种宿命的茫茫的感觉,就像这暮sè一样,浸没她的心头。

  她知道即将发生什么,知道林莫臣心思深沉而富有侵略性,他会要对她做些什么。可是,她能够不去吗?不能。她想要去,可是又在内心深处,害怕着去。她的心,就像漂浮在这暮sè中的一片浮舟,尽管沉默,尽管有完好的躯壳也有别人看不到的内伤,但总是要穿破迷雾,驶向它应该去的方向的。

  林莫臣坐在她的身旁,手肘撑在车门上,也静默不语。她今天格外静默,连双手都严严实实藏在口袋里。让他想握,想一路握着过去,却也握不到。想到这里,他微微笑了。

  A地块诚然位于市中心,但就像前面所说,附近还有几块未开发地块。所以远远望去,一片绿草,亦有山坡和几幢农舍,倒像是城中绿野似的。

  因为还未开发,霖市民风又纯朴,所以地块也没有严格地围起来。出租车停在附近,两人就信步走上了这块土地。

  此时天sè将暗未暗,风吹草低,一片苍茫。周围的城市,反而成了寂静背景,环绕在这片即将属于他们的土地上。

  木寒夏轻轻地踩着草,往前走。林莫臣安静地跟在她身后。

  她找了个话题:“上次谢林的事,就有人来我们工厂围攻。现在你又撬了榕悦的地,我们是不是得给你请个保镖啊?”

  “我会小心的。”他答,“你也当心。平时不要落单,多在我看得见的地方。嗯?”

  木寒夏不吭声。

  又走了一段,前方是个小上坡。木寒夏想到今天拿下了地,心情还是挺振奋的,一鼓作气爬上去。可林莫臣的动作居然不比她慢,大长腿一蹬,就来到了她的身边,跟她并肩而立。

  山坡上的风要大一些,木寒夏拢了拢衣领,看着坡下的草地。

  林莫臣解开大衣扣子,从背后把她裹进了怀里。

  木寒夏一怔,只感觉他温暖的怀抱,如同记忆中那些缠绵而晦涩的感觉,再次将她包裹,再次降临。

  她一动不动。想要挣脱,可是不动。

  他却沉稳得很,低声在她耳边问:“冷不冷?”那唇,就要快擦到她的耳朵上。

  “不冷。”木寒夏轻声答,心里又甜,又难过。

  “哦……”他轻轻应了声,嗓音里却含着笑意,双臂一收,又将她抱得紧了些,轻声问:“今天我拿下了人生的第一块地,Summer不恭喜我吗?”

  木寒夏的全身都像要着火了,脸也被他抱得通红,低声说:“恭喜。”

  “换一种恭喜方式。”他说,“我现在,少了一个女朋友。”

  木寒夏的心头,如同烈火灼烧着,烧得她又痒又痛。她转头看着他,在很近很近的距离,在他的臂弯间,看到他含笑的眼睛。

  她转过头去,从他怀里挣脱,转身就往山坡下走:“Jason,我们回去吧。”

  林莫臣一把就拉住她的手,可是山坡上地势不平,她又倔强地跟他较着劲,两人竟一起跌倒在草地上,木寒夏也重新跌回他怀里。她想爬起来,他却顺势将她扣在胸口,将她抱得更紧。

  周围的草轻轻划过彼此的皮肤,即将沉没的天空,一晃而过的斜坡。他的脸也是看不分明的,像是要跟夜sè溶在一起。就这么抱着她,躺在冰冷的天地之间。不许她逃,不许她不属于他。

  “这些天,你在躲什么?”低而沉的嗓音,迫人。

  木寒夏突然也受不住了,抬眸逼视着他:“林莫臣,你不是说过,我们不是彼此的良配吗?现在又说这些做什么?”

  林莫臣静了一秒钟。

  “我什么时候说过?”

  木寒夏忍了忍,答:“10月23号。”

  这一天,林莫臣是有印象的,因为那天是北京第二家服装旗舰店开业的日子。醉酒、KTV、跟她的独处、她事后的反常与若无其事……这些瞬间滑过他的脑海,他已明了了。

  木寒夏见他沉默,心里又恨又气,起身就要挣脱。谁知他眼明手快,又把她抱紧了,答:“那不一样。那时我的确没下定决心。现在怎么能一样?我追你多少天了?”

  他不说还好,一说,那带着淡淡倨傲的语气,令木寒夏又气着了,她冷笑道:“好,好,好。林Jason,你觉得我们不配的时候,我们就不配。你现在喜欢了,我就得喜欢。他~妈的世上哪有这样的道理,你都曾经看不上了我,我为什么还要看得上你!”她一把推开他,站了起来,就往山坡下急匆匆地走。

  林莫臣一骨碌爬起来,看着她在暮sè中削瘦又倔强的背影,这还是他第一次听见她爆粗口,他的脸sè也是彻底冷了下来。他不怒反笑,声音也放缓下来,字字清晰地在她身后说:“木寒夏,你生气可以,怨我可以。我曾经说错话了,我让你受气了,你冲我发火,也没什么不行。但是木寒夏,Summer,你的心,在我这里。你和我……呵,都清楚。”

  木寒夏被他说中心事,说中她欲盖弥彰的秘密,偏偏他还是用这么毫不温柔的冷硬的语气说的,她心里忽然好难过。她想:他怎么总是这样,这个男人,总是这样,让她又爱又受伤。

  她猛的止步,转头瞪着他。这倒让林莫臣一怔,不动声sè地也看着她。

  一人站在坡上,一人站在坡下。隔着不远的距离,她仰望着他,他低头凝视。

  “林莫臣,你怎么总是这样。”她缓缓地说,“我以前看过一句话,说男人总是敲门,却始终不推门,要等女人自己心甘情愿把门打开。我还不信,心想哪有的道理,你若喜欢我,我也喜欢你,那么坦坦荡荡的,还有什么阻挡我们在一起。可原来真的是这样。你说曾经的那句话,是还没下定决心。好,我信,人总是分三六九等的,你那时看不上我,是你的选择。可你说你追我这么多天了,这么多天,你总是在敲门,可你什么时候推门进来过?你从来不说你爱我,你从来不主动袒露你的心。你招惹我,你让我上钩,让我动心。你就是不开口。你怕陷于被动,你怕在爱情里受制于我。为什么,为什么一定要我傻傻地把门打开,自己走出来?你为什么就不能走进来,看着我,对我毫无保留的好,就像我对你一样?!”

  她的声音,回荡在空旷的草地上。她的眼中渗出了泪,但是忍住了。她负气地瞪着他,再多说一句话都是为难。

  而林莫臣,平生第一次,这样怔忪地望着一个女人。

  木寒夏说出心中淤积多日的话,只觉得一阵舒畅,再转头,只见昏昼交替间,一片海阔天空。她也不理他了,迈步就走。

  可越走,心中越寂静。明明是很爽快的事,打了他的脸,可心里竟也隐隐难过。她有些茫然地走着,不知不觉,就到了刚才来的路上。离大马路还有一段距离,可身后,始终没有脚步声。他没有跟上来。

  木寒夏更觉得难过,暗骂自己不中用。脑海中浮现的,竟都是他刚才站在暮sè中的样子。回荡的,是他的话:Summer,你的心在我这里。

  终于,接近马路时,身后有人跟了上来。

  木寒夏绷着脸,没有回头看他,站在路边打车。路灯映出两个离得极近的影子,他平平静静地说:“刚才还说过,才打败了榕悦,是敏感时期,不能落单。我跟你一起打车回去。”

  木寒夏不吭声。

  很快,车来了。

  她坐进后排,林莫臣拉开另一侧车门,也坐了进来。

  车行驶在城市的流光中,喧嚣在侧,寂静如梦。

  两个人谁也没说话。

  到了酒店楼下时,林莫臣掏出钱包,木寒夏一抬眸,就看到他沾染着碎草的黑sè大衣,看到他手中黑sè皮革钱包,还有他修长白皙的手指。她转过头去,先下了车。

  两人一前一后,进了电梯,上楼。

  这也是他的安排。前些天木寒夏就发现了,这间酒店,只住了他们两个,其他同事都在另一家酒店里。而且,他倆还在同一层。木寒夏微蹙眉头,让自己不要再想了。

  “叮”电梯门开,木寒夏不看他,直接走向自己的房间。而他也寒着一张脸,进房,关门。

看网友对 第39章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