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莫负寒夏 > 第41章

第41章

  可这时,木寒夏脑子里却想到另一件茬。让她去榕悦的饭局,这种事把她叫进他的办公室去说就可以了。他的办公室里有饮水机,也不必来茶水间。但是他却没有像领导对下属那样,把她叫到跟前。而是跟着她进了茶水间,自己走到她面前跟她说。

  她一时不知如何回答。恰好在这时,手机响了,老方又打了过来。她如蒙大赦般接起,看了林莫臣一眼,然后就走出茶水间:“喂,老方,对,那家饭店就在二环边上……”

  林莫臣看着她头也不回地走远,静立不语。

  ——

  林莫臣下楼时,房地产经理正在车边等,看他一个人下来,还挺惊讶的:“林总,木经理呢?”

  林莫臣淡道:“她有更重要的事。”黑sè大衣衣袂飞扬,他已拉开车门坐进去。

  房地产经理有些纳闷,他怎么觉得林总好像很不高兴呢?

  车行驶于夜sè里,很快就到了约好的酒店。

  林莫臣已完全沉静下来,那些因她而生的丝丝缕缕的情绪,也暂时置于脑后。他带着部下们,推开雅件的门,抬头就见饶伟坐在主位,看着他,眸sè似有瞬间沉凝,然后款款笑了。

  以他为首,榕悦的几个人全都站起来:“林总,欢迎。”

  林莫臣露出春风般的笑意,迈着长腿走过去,先握住饶伟的手:“饶总,你太客气了,我们风臣非常荣幸,能够与榕悦合作。”他本就生得好,此刻眼睛里竟像缀着光,把榕悦的人看了一圈。与他目光相接的人无一不想,外界传闻这林总手段狠,没想到是这么亲切客气的一个人。

  伸手不打笑脸人,他现在占了便宜,同时也做出谦逊姿态,饶伟心里到底也舒服了几分。淡笑道:“哪里的话,林总不必见外,我长你几岁,以后叫我老饶好了。来,上座。”

  一群男人坐了下来。

  觥筹交错,气氛好得不能再好。饶伟说着霖市这边的一些奇闻逸事,引得满堂捧场大笑。林莫臣也会讲一些在美国的有趣的事,温温和和,语言风趣。期间再展望一下双方合作前景,全然无人提前几日的拔刀相向。

  只是,席间,当林莫臣端起酒杯轻酌时,脑海中霎时浮现的,总是木寒夏的样子。他止不住地想,如果此刻她在这里,必然也是一幅长袖善舞模样。但眼中,必然有狡黠的笑,笑他们这些男人,都太虚伪。

  呵……

  与此同时,木寒夏和方澄州,也坐在河边一家雅致的小餐厅里。方澄州抬头看着城中小河蜿蜒的碎光,还有无数散步的市民,颇有些感叹:“来霖市这么久,还没认真看过这么美好的夜景。”

  木寒夏正在点菜,闻言笑了笑说:“是啊,你不能总去创业咖啡馆那么高大上的地方微服私询,也要多看看我们这些普通人。”

  方澄州微笑点头。他喜欢的就是木寒夏这一点,跟他在一起,完全没有惧怕和伪装,好像还是初识时那个伶俐仗义的丫头。他欣赏她身上的这种市井与jīng英交织的气质。然而他不知道的是,曾几何时,木寒夏面对领导,也是战战兢兢小心翼翼。

  她在改变,她在成长。短短半年,因为跟着某个恃才放旷的人,曾经龟缩的她,才渐渐舒展,渐渐崭露被现实压抑的骄傲性格。

  而这一点,在木寒夏的心里,是隐隐清楚的,不可抗拒地清楚着。

  这时方澄州说:“拿下了A地块,你们公司的估值又要涨了吧?”

  木寒夏一笑:“应该吧。”

  方澄州多好的眼力,早就看出小姑娘眉宇间似有愁云,刚刚也有好几次心不在焉。他淡笑说:“你们老板林莫臣的身价,前几天有人给我估算,说能接近五亿了。这么年轻的海外留学生,不简单啊。”

  这数字听得木寒夏有点懵。是啊,他的身价都五亿了,呵……

  方澄州话锋一转:“你们俩,还没落定呢?”

  木寒夏一怔,笑了:“老方你说什么呢?”方澄州只是微笑。过了一会儿,木寒夏也不否认了,只是轻声说:“老方,我其实好想什么都不管了,豁出去赌一把。”

  赌他虽然曾经凉薄,对我却是真心。

  赌这份已经纠缠进我生命的爱情,它会结出善果,不会辜负我如履薄冰的勇气。

  可木寒夏没想到,饭刚吃完,同事的电话就急哄哄地打来了。是房地产公司的经理,语气焦急而奇怪:“木经理,你知道林总在哪儿吗?”

  彼时已是夜里九点多,木寒夏刚送走老方,一个人站在路口,答:“他不是跟你一起去了榕悦的饭局吗?”

  “是啊!”对方答,“可是,我们刚散场,他说去洗手间,然后人就不见了。电话也不接,也不在车上。刚才酒店门童跟我说,看到他打了个车自己走了,也没跟任何人交代。”

  木寒夏一愣。

  经理继续说道:“可是今天应酬,林总还喝了不少酒。我怕他出事!已经派人去他住的酒店找了,但是没找到!公司他也没去!你知道他去哪儿了吗?”

  ——

  这个夜晚,风臣公司林莫臣的心腹们,都在满世界的焦急找他。大家也挺疑惑的,老板平时多jīng明沉稳的一个人,今天怎么会做这么任性又让人摸不着头脑的事?

  他们找得火急火燎,而木寒夏只在街边站了一会儿,就打车先往林莫臣曾经带她去的那家小餐馆去了。

  天空,开始飘洒小雨。

  餐厅已经打烊了,老板居然还认出了她,关卷闸门时还对她笑。木寒夏转头又往工厂去了。

  那是那晚,林莫臣从背后抱她的地方。

  所以,他对她的心意,是从那晚开始的吗?

  可是依然没有。门卫特别肯定地对她说:“林总没来过。放心,大老板来了我还不认得,他半夜来这儿干嘛呀?”

  木寒夏站在工厂门口,举目四顾,城市在细雨中寂静而没有边际。她忽然有些生气,他到底想干什么?是吃准她会找他吗?可他怎么也不像会做这么幼稚的事。还是真的醉了?

看网友对 第41章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