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莫负寒夏 > 第43章

第43章

  次日。

  木寒夏睁开眼,看到清淡的晨光。她躺着发了一会儿呆,脑子里蹿出个念头:自己现在算是有男朋友了?

  心,无声起伏着。起床、洗漱、换好衣服,脑子里还想着住在隔壁的他。结果一推开门,就看到他的房门恰好也打开。林莫臣西装笔挺,手臂里还搭着件大衣,走了出来。

  四目一对。

  木寒夏心弦微颤,面上却若无其事:“早。”

  他径直朝她走来。

  在她跟前站定,然后拿起她的一只手,淡道:“走吧。”

  木寒夏被他牵着往电梯走,整个人的魂仿佛也被他牵走了。她望着两人交握的手,说:“你昨天不是说,让我再考虑一段时间吗?”怎么现在,牵人牵得这么顺理成章。

  林莫臣看着前方,却只轻轻低笑了一声:“呵……”

  木寒夏:“……”

  两人进了电梯,他的手还握得牢牢的。

  木寒夏:“你这是耍赖。”

  林莫臣不说话。

  过了一会儿,到餐厅层了。电梯门开,门外并无人。林莫臣忽然低头,手也同时扶住她的后脑,在她唇上轻轻一啄,耳语:“去吃饭。”

  木寒夏脸一热,乖乖地任由他牵着进了餐厅。

  这一天依旧是按部就班的。两人吃过早餐,他开车去公司。到了公司,就各自忙碌。他的主要jīng力现在放在A地块上,而她则是要帮他打理服装生意、跟北京那边频繁沟通联系。两人忙起来,竟一上午也见不上一面,说不上一句话。

  可从这一天起,木寒夏还是跟以前不一样了。这是她第一次,跟一个男人走到一起。尽管忙,却总是时不时地想起他的模样。他抱她的样子,他亲她的样子,他眼中淡笑凝望她的样子。那些样子,与他在人前的清冷老练,是完全不同的。

  到了中午,林莫臣还在跟房地产项目的几个人在开会。有人看了一下表说:“林总,要不我们就楼下吃?”

  林莫臣静了一瞬,才答:“我中午约了人。你们先吃,下午回来继续。”

  大家自然没有异议。

  彼时,木寒夏去了近郊工厂,正跟几个干部在车间里,打算吃盒饭,却接到林莫臣的电话。

  “在哪里?”他问。

  “工厂里。”

  “我来接你吃饭?”他的嗓音里有很淡的笑。

  “哦,好啊。”挂了电话,木寒夏立刻放下盒饭,一脸正sè:“临时有事,你们大家先吃,我走了。”

  大伙儿都说:“木经理实在太忙了!太敬业了!饭都不能好好吃!”

  木寒夏心虚:“哪里哪里。”

  等她出了工厂,就看到林莫臣的车停在无人的林荫道上。她拉开门坐进副驾,看到戴着墨镜,一脸淡笑的他。

  “想吃什么?”他问。

  “都行。”

  结果,林莫臣开车带着她,到了两人曾经去过的那家小店。他牵着她的手往里走,木寒夏看着老板脸上的笑容,微囧,小声说:“你是来找回场子的?要不要这么幼稚啊老大。”

  林莫臣却淡淡地答:“我什么时候失过场子?上次带你来这里,本来就是追你的计划步骤之一。”

  “……”

  坐下、吃饭。连清淡的莲藕汤喝着,似乎都有微微的甜意。

  林莫臣吃饭时,如果没有事情要谈,是不怎么说话的。但木寒夏一个习惯站着吃热干面的人,吃饭时也是快节奏的。她不时抬眸看向他。她并不熟悉外国人正式用餐的礼仪,所谓的上流社会又有些什么风范。但林莫臣用餐的姿势,的确优雅矜持。连握筷子夹东西的姿势,似乎都比普通人大方得体。

  “你在看什么?”他问。

  “没什么。”木寒夏答,联想到他是少年时离开霖市出国,于是问:“除了妹妹,你在霖市还有什么亲人吗?”

  林莫臣喝了口汤,语气很淡地答:“没有了。”

  “哦。”

  他抬眸看着她:“你呢?在江城还有些什么亲人?”

  木寒夏用筷子戳戳碗里的菜,答:“剩下的都是些远亲,没什么来往的那种。”

  林莫臣便不说话了。

  过了一会儿,木寒夏忽然一怔。

  林莫臣在桌下,握住了她的手。

  他的眼眸沉沉,平静地凝望着她。他的手很修长,将她完全握在了掌心里。

  木寒夏忽然明白过来。这个牵手,是陪伴,也是他对她的呵护。

  从来没有人给过木寒夏这样的感觉,她眼里忽然发酸,低头笑了。

  这时林莫臣的手机响了,他松开她的手,接起:“喂。嗯……好,把详细数据发一份给我。好,我会很快派人过来。”

  挂了电话,木寒夏问:“什么事?”

  他看着她,答:“北京市场销售成绩最近有些波动,也出现了新的竞争对手。需要重新帮他们梳理一下市场和重点产品类别。”

  木寒夏静了一会儿说:“我去吧。”

  林莫臣没有马上回答。事实上,从来计划周密的他,此刻心中却涌起一丝懊恼。如果早知会有今日,他又何必把她作为服装生意的接班人培养?人才刚到手,还没捂热,就要外放?

  呵……

  但他到底不是会为了感情,影响事业的男人。静了片刻,他答:“好。”

  等吃完饭,回到车上。木寒夏说:“既然情况急,那我今晚就飞过去吧。”

  “嗯。”

  木寒夏就不出声了。

  林莫臣插上车钥匙,却没有马上启动,手指在方向盘上敲了两下,伸手把她搂进怀里。木寒夏心头一跳,他已低下头,细细密密地吻了过来。这个吻比早晨深入多了,仿佛又带着与昨晚相同的炽热和强势。木寒夏在他怀里轻轻地嘤咛,他吻了好一会儿,才低声说:“我尽快处理完手头的事,来机场送你。”

  结果这天,木寒夏在机场安检口外等得都快过了登机时间,林莫臣也没来。

  暮sè低垂,她一直遥望着机场入口。人流如梭里,始终没有他。

  最后,等来了他的电话。

  这头很吵,他那边也不安静。

  “登机了吗?”他问。

  木寒夏答:“马上了。”

  “抱歉。”他说,“榕悦这边提出个重要的会,到现在还没结束,我走不开。”

  明明是他失约,她的心头却微微发软,说:“没关系的。”

  两人都静了一会儿,他忽的笑了,说:“早点处理完,早点回来。”

  “嗯,我会的。”

  广播提示开始登机了。

  木寒夏:“那回见。”

  他答:“回见。”

  木寒夏又静了两秒,没挂电话。却听他又淡淡地道:“Summer,想我。”

  木寒夏怔了一下,脸红了:“唔……会想的。”

看网友对 第43章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