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莫负寒夏 > 第44章

第44章

  然而木寒夏没想到,林莫臣也没想到,这一别,竟有半个月之久。从严冬,到了这个冬天的末梢。

  北京这边的事,虽不艰难,但也棘手,需要她花费很多jīng力。而且她这次是代表林莫臣来坐镇的,责任比以往更大,她更不会中途轻易离开。所以一直全神贯注在北京。

  而林莫臣那边,A地块项目刚刚启动,一时千头万绪诸事缠身。他在国内操盘的第一个房地产项目,会倾注多少jīng力,自不必说。况且与榕悦的合作虽然达成,甚至到目前为止合作沟通得很愉快,但林莫臣是什么人?他会相信榕悦、饶伟甚至张亦放那边,完全没有芥蒂?所以他面上和蔼可亲,实际上则命人严防死守,所有合作细节不留任何空隙,避免被人趁虚而入。所以项目进行到今日,风臣这边在他的掌控下,一直犹如铜墙铁壁,利益在望,滴水不漏。

  可木寒夏才刚刚尝到两情相悦的滋味,就分离两地。那感觉就像心里埋了许久的一颗种子,终于破土而出,长出大大的芽,几乎遮住她整颗心。可阳光和雨露却在这时被风刮走,那棵芽就这么杵在她心里,低头耷拉着,荒得不行。可还是一点一点地努力往上蹿着。让她整个人都暗暗煎熬得很。有时候想起两人已经在一起了,又觉得恍然如梦。

  而林莫臣呢?因为在这一役中出尽风头,各种找上门合作的关系,资源和人脉的青睐,亦是源源不绝。现在霖市商圈谁都知道,春风正得意者,除了林莫臣还有谁

  这也导致他每天几乎都应酬或者工作到很晚,才回到住处。疲惫或者微醉的他,再看看时间,已经夜里十二点、一点了。也曾拿出手机,端详半晌,到底还是放下了,没有打电话去吵她。

  所以两个人,一南一北,大概三五天才通上个电话。打电话的时间往往也不长。但每每这个时间,是木寒夏一天中最开心、心跳最快的时候。于林莫臣而言,也是他在商场浮沉之后,心情唯一会变得柔软而愉悦的时间。

  有时候是他打给她,有时候是她打给他。两人的通话往往这样开始——

  林莫臣:“在做什么?”

  木寒夏:“刚工作完回家,躺床上了。你呢?”

  “刚吃完饭。待会儿还有个会。”

  “Jason,你别太辛苦。”

  “嗯,知道。北京冷吗?”

  “挺冷的。”她伸手摸了摸床边的暖气管,她还住在原来租的房子里,“哎,我这里暖气管不是很热。”

  于是他的语气就冷下来:“不是告诉过你,我家的钥匙在办公室抽屉里?Summer,我不喜欢你和别人合租在一起。呵……还是住在一间破房子里。”

  木寒夏却答:“我不。你家是你家,我家是我家。我家再差,也是我的窝。我才不要寄宿到你家去。”

  林莫臣就沉默了。

  木寒夏觉出气氛不对了,连忙说:“喂,你别生气啊。其实我现在住的条件还挺好的,真的。而且住久了,真的有感情了嘛……”

  林莫臣却忽然笑了笑,说:“最后一次。等以后霖市大局已定,我们回北京,你就不是想住哪里,就住哪里了。”

  木寒夏听得心头一跳,嘴里却装傻:“什么呀……”

  而电话那头,林莫臣虽说是在有意挑~逗她,可自己的心境,也隐隐激荡着。

  要不要暂时撇下一些工作,飞回北京看她?这念头,林莫臣不是没动过。尤其每每跟她在冬夜里打完电话,手是冷的,心却是热的。这念头便动了不止一次。

  但他更是个自制力极强、目标坚定的男人。既然强敌在侧,他就不允许自己有半点松懈分心。所以她出差大半个月,他最后竟一次也没飞过去看她。

  究其原因,一方面是因为事业。另一方面,还是林莫臣太自信。对自己有信心,也对他掏出真心面对的这份感情,也太有信心。尽管这份感情刚开始,尽管聚少离多,而且两人的感情暂时为事业发展让了步,但林莫臣相信,这份爱以后一定会经营得很好。一切都会在他的掌控中,水到渠成。

  他相信,他们一定会有很好的结果。

  ————————

  木寒夏是在来北京的几天后,接到了方澄州的电话。

  她笑嘻嘻地问:“老方,有什么事?你不是在日理万机么?”

  老方也笑,却给她带来了个震撼性的消息:“小木,我有个老同学,在纽约大学做教授,已经很多年了。他是研究经济的。前些天,我跟他无意间聊到了他,他对你很感兴趣。如果你愿意,可以申请去纽约大学读书,当他的学生。当然,前提是你的高中成绩足够好,并且还需要参加入学考试,提供一份总结你这几年工作经验的paper(论文)。”

  木寒夏愣了好一会儿,才答:“我……可以吗?”

  老方笑道:“我也不知道。但是你要不要试试呢?”

  木寒夏一时竟说不出话来。那感觉就像遥远的天边的一颗星,偶尔只在心里憧憬下,有时也会伸手去描绘它。但今天,它突然就飞到了你的面前,如梦如幻。

  老方说:“年轻人不要轻易放弃梦想。你的人生还很年轻,人生的路还非常长。不去走一走,怎么知道远处是否还有更美的风景?小木,你应该是个活的更加jīng彩的人,我觉得你的路,远不止于此。当然了,如果你真的决定去试,而且还成功了,爱情和学业的关系,肯定是要你自己好好协调处理了。”

  ……

  挂了电话,木寒夏呆坐了好一阵子,才把家里自己的行李箱翻出来。因为是一人孤身在外,所以重要的学历资料文件,她都从江城带出来了。很快,她就坐在地上,东西铺了一地。茫茫然地看了好一会儿,她仰起头,靠在床边上,一时竟不知是该哭还是该笑了。

  去年这个时候,她还在超市里,做最底层的营业员。每天起早贪黑赶公交,搬货码货,笑脸迎来一个又一个顾客。看到微博、qq空间,高中同学们在大学里、在职场里,光鲜亮丽的状态,她总是安安静静地看,也时常留下祝福。可心里说不羡艳,是假的。

  而现在,快一年过去了,扳起手指算算,自从跟了林莫臣,她几乎就没休过假,时常加班,出差更是家常便饭。比在超市还要辛苦、压力还要大数倍。

  她终于把自己的路走得更宽。而于她而言,金子般珍贵的机会,就在这时,翩然而至。只要她能把握住这次机会,考上美国大学,她的人生,就可以全面翻盘,重新开始……

  她发了好一阵子呆,这才拿起手机,首先翻到的,就是林莫臣的电话。看着他的名字,看着那串熟悉的数字,心头就是暖意一片。

  自她离开江城后,两人的联系虽然少了些。但是感情依旧那么好。现在这事儿来了,除了林莫臣,木寒夏就是想跟她分享。

  何静依然咋咋呼呼地接起:“阿夏,想我啦?”

  木寒夏笑了:“不想你,就不能给你打电话啊?”

  “别废话,我最关心的是,你跟那个辣手摧花的林莫臣怎么样了?你不会还在替他打工吧?”

  木寒夏笑笑不说话,何静一下子感觉到异样,也激动起来:“你们不会……有情况了吧?”

  他俩的事,还没跟何静说过。木寒夏笑了,“唔”了一声,细细地、慢慢地跟好友道来。

  ……

  爱情说完了,学业机会的事情也讲了,何静却只听得心情激荡,说:“阿夏,听你这么说,林莫臣他虽然是挺冷的,挺傲的。但他现在也是真心喜欢你。我真的、真的替你高兴!而且再怎么说,他可是高帅富!身价是不是有几个亿啊我天!哈哈哈,你的好日子终于要来了!以后成了富太太,不许忘了我!”

  木寒夏听得失笑:“说什么呢,我又不靠他。现在我好歹也算个小小的人物好不好。”两人都笑,过了一会儿,何静却说:“那出国的事,你打算怎么办?反正我是觉得,读书只是其次,你可别为了读书影响你们的感情。可话说回来,学历提高吧,你就更牛逼了,这样自己本钱也就更多。哎,我真的好纠结。”

  木寒夏却说:“不需要纠结。以前我就跟他说过,我以后想去美国读书。他说我想去哪里都可以。他是支持的。他跟别人不一样,他的心很大,也完全能理解我,我也理解他。即使将来真的出国,我觉得也肯定会跟他商量出很好的解决方法,不会影响我们的感情。”

  “喂,肉麻了啊!那……你跟他提了这件事没有?”

  这回木寒夏却默了一会儿,笑了:“现在提什么啊,我在他面前也是要面子的。万一没考上呢?到时候再说。”

看网友对 第44章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