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捉蛊记 > 第四十七章 弃南,向北

第四十七章 弃南,向北

  我心中一跳,说你怎么知道是黄家派来的杀手?

  老鬼说你瞧他们手中的剑,跟之前我们在荆门黄家时遇见那些人手中拿着的,几乎是一样的。

  我下意识地瞄了一下,发现很普通。并无什么出奇之处,也根本记不得那个时候黄家人到底拿着什么样的剑,不过还是相信了老鬼对于细节的把握,说那我们该怎么办?

  老鬼沉吟了一番,然后说道:“原本想凭着你样貌大变的优势,逃脱出包围圈,现在看来,这办法有些难了。”

  我点头,说对,且不说海贝图已经跟黄家杀手勾结在了一起,过几日玉龙第三国的人也会陆续出来探路,到时候你我的消息肯定还会流传出去——那帮家伙既然能够找到这熊穴之中来,必然有很高明的追踪手段。我们得赶紧离开这里才行。

  老鬼回头,望了一眼骑在白虎身上两大一小三个女人,对我说道:“这么说来,送她们回去的事情,我们都不能出面了,只有拜托白虎。”

  我点头同意,然后问道:“那我们又如何与白虎汇合呢?”

  老鬼坚决摇头,说这头白虎虽然能够大大提高我们的行动力,不过如果离开了这一片玉龙雪山。就会成为我们的累赘——它是属于雪山的,就让它留在这里吧?

  听到老鬼的建议,我愣了一下,想起我们在山林之中还好,倘若到了人群集聚地去,带着这么一头白老虎,的确有些行动不便。

  不过我有些担心小米儿。这些天来,她跟那头白虎亲密无间,不知道能否忍受着分离。

  老鬼笑了笑。让我来说服自家女儿。

  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我叹了一口气,走到了那头威风凛凛的白虎跟前来,抬起头,将我们的计划说给了三人听。

  最先反应过来的是李静静,她有些担忧地问道:“王大哥,你不跟我们一起走了么?”

  我说不但是我,老鬼和小米儿,都会留下来,不过你们放心,这头白虎会送你们到有人烟的地方去的,到时候你们回去之后,记住一点。千万别跟任何人提起这里的事情,也别说起我们,知道么?

  李静静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而我则对小米儿伸出了手来,说宝贝,过来,爸爸抱。

  小米儿现在聪明得很,知道我要将白虎给放归雪山,紧紧抱着它的脖子,不断摇头,就是不肯放开。

  我无奈了,只有对她说道:“那行吧,爸爸现在和老鬼伯伯走了,你就跟那白虎过日子吧……”

  这话儿是杀手锏,到底是老虎,还是我这亲人,听到我的话语,小米儿顿时就委屈了来,眼睛里噙着泪,难过地哭了起来,不过到底还是从那白虎的脖子上跳了下来,让我抱抱。

  我抱着小米儿,然后摸着那白虎的耳朵,用御兽术对它低声细语着,交代任务。

  完毕之后,我冲着李静静和另外一个姑娘挥手,微笑着说道:“人的一生,难免遇到很多沟沟坎坎,当时的时候,觉得真的活不下去了,然而很多年之后回忆起来,却未必不是人生里的一笔财富,希望你们能够拥有一个幸福快乐的人生,再见!”

  两女抹着眼泪,依依不舍地骑虎离开。

  在她们离开之后,我们也踏上了征程,此行离开的时候,段宝婷给了我们三块滑雪板,这玩意是他们最高明的制器师的作品,能够在雪山之中来去自如,也算是玉龙第三国的jīng华所在。

  踏上这玩意,凭着气劲控制方向和速度,可比我们来之前用的那现代化滑雪工具要强上太多,连小米儿都能够操控自如。

  很快,三人扬长而去。

  我们在第二天的清晨时分离开了玉龙雪山,来到了附近连绵不绝的深山老林子里,在滇南西南部那连绵不绝的群山之中,我和老鬼商量着接下来的后续。

  讲了许多,我突然想起一事儿来,是关于小米儿的。

  之前我们在麻栗山西熊苗寨里,曾经通过康妮跟蛇婆婆有一个约定,那就是半年之后,将小米儿送到那儿学习。

  之所以半年之约,是因为蛇婆婆考虑到这半年是孩子飞速成长的一个阶段,也是她认知世界和培养亲情的时间,如果这段时间里由她来代替的话,对我来说,难免会有些不公平。

  正因为蛇婆婆的这考虑,使得我对她充满了信任。

  时至如今,虽说离半年之约还差一些时间,不过相差也不算很远,我现在一屁股的债,麻烦得很,倘若一直带着小米儿,是在不算妥当,还不如将她送到麻栗山,跟着蛇婆婆学些本事。

  毕竟现在的小米儿虽然还不会说话,但在不知不觉间,却是已经有了四五岁孩子的模样。

  她一天一天地在长大,需要学习真的本领了。

  蛇婆婆到底有多厉害,这个我不知道,但是却清楚,她教出了一个叫做“巫门棍郎”的徒弟,曾经与黑手双城并肩战斗过,而且至今那黑手双城对她还是毕恭毕敬。

  能够让黑手双城这般敬重的人,我觉得应该能够罩得住一个孩子。

  如果提前将小米儿交给蛇婆婆,那么我们就必须转变方向,不再往南,而是朝着北边出发。

  事实上,之所以做出这样的选择,很大一部分原因也是因为换位思考,很多人绝对会以为我定然前往国境线,跨过边境,抵达缅甸,然后逃窜到东南亚去。

  只有到了国外,方才能够最好地躲避追杀。

  其实这也是我之前考虑的一个方案,不过现在回想起来,无论是黄家杀手,还是其余闻风而来的追兵,一定会在那条道路之上布下重重埋伏,与其硬着头皮去闯,还不如杀个回马枪,回到内地去。

  这般决断了,我们便没有多想,开始了密林之中的长途跋涉。

  对于常人来说,这是一段很艰难的路程,因为茂密的树林、高山与险壑,到处都藏着不为人知的危险,大量的山路基本上都是野兽走出来的径道,时不时出现的一条长蛇有着毒虫,都会让人致命。

  然而这一切对于小米儿来说,却如同到了天堂,因为无论何时何地,她都能够找到填进肚子里面的食物。

  她总是处于一种饥饿的状态,无时不刻地在找吃的。

  一开始的时候,我还有些不放心这小娃娃四处蹦跶,时不时从落叶深处揪出一条张牙舞爪的蜈蚣来吃下,不过到了后来,才发现这小孩儿已经长大了,轮不到我来操心太多,也就放任了去。

  而正因为如此,反而使得小米儿天性解放,在附近给我们充当了斥候的作用。

  我们在宁蒗小凉山这一大片区域里足足走了三天,终于瞧见了人烟,不过却并不敢靠近,而是稍微地确定了方向之后,继续前行。

  一直快到了宁蒗的时候,我们才在附近的农户家中偷了两套衣服换上,然后出现在了热闹的集市上。

  因为囊中羞涩,所以我们并没有吃什么好的,路边摊,三块钱一碗的米粉,稍微填了一下肚子之后,我找了一个报摊,给黄胖子打电话。

  电话那头的黄胖子似乎刚刚起来,还有点儿迷糊,然而听到我的声音,一瞬间就清醒了过来。

  他问我在哪儿?

  我说我们还在滇南,黄胖子在那边笑了,说你们可牛波伊了,听说这一次荆门黄家大出血,请了当今继亭下走马之后,又一名顶有名的杀手马拜庭去解决你们,结果那人在滇南的大山里面转了大半个月,愣是没有瞧见你们半根毫毛,可以啊?

  我说马拜庭是什么鬼?

  黄胖子说不知道,传说中此人是亭下走马的徒弟和继承人,在杀手界鼎鼎有名,不过具体的东西我也不知道,你知道的,做这一行的,行事从来都是很隐秘的。

  我沉默了一会儿,然后又问了他一些大概的情况,表示了解之后,对他说老鬼跟我在一起。

  电话那头的黄胖子沉默了一阵子,突然叹气,对我说老王,对不起,这个时候,我也应该在你身边你的……

  我说你别这样子,我还需要你负责后勤和情报工作呢,就那么老是待着吧,帮我多探听一下相关的消息。

  我挂了电话之后,把得到的消息讲给老鬼听。

  听完之后,老鬼不由得皱起了眉头来,说那人既然是亭下走马的徒弟,莫非也是我们南海一脉的人?

  我苦笑,说别提什么南海一脉了,当杀手的,只要出得起钱,连自己的爹娘都能杀的,又何况是我们这些素未谋面的同门呢?

  两人心中有些堵,也不敢在集市停留,匆匆离开,不敢坐车,只有继续走山路。

  走到了晚上的时候,前方有一个彝族村寨,我们打算进寨子里面去找点儿吃的,顺便找个地方睡一觉,然而走到寨子跟前的时候,老鬼却停住了脚步,对我说道:“老王,小心……”

  这话儿还没有说完,突然间我们的脚下浮现出了一个黑影,悄无声息地朝着我们刺来。

看网友对 第四十七章 弃南,向北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