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莫负寒夏 > 第48章

第48章

  木寒夏看到她出来,立刻站起来。见她和身后的林莫臣脸sè都不善,木寒夏还是露出笑容,朝她点了点头。

  何清玲扫了她一眼,问林莫臣:“你女朋友?”

  林莫臣很冷淡地答:“我打算结婚的对象。”

  木寒夏怔了一下,何清玲却只淡淡地对她说了句:“好好待他。”就走了。

  室内恢复宁静。

  林莫臣拿起那张名片,看了两眼。木寒夏走过去说:“你干嘛那么说?”他们离结婚还早得很。

  他不说话。

  于是木寒夏也不问了。转而看向他手里的名片,问:“你要联系这个人吗?”

  林莫臣答:“如果有可用之处,为什么不用?”

  ——

  曹大胜的那块地,风臣在持续跟进。不过随着谈得越来越深入,资金问题也变得迫在眉睫。

  这几天,林莫臣约见了几个资方的人。当然,也见了何清玲引荐的银行人士周先生。只是现在正值年关,各家金融机构资金都在收紧。林莫臣想借贷那么大笔钱,也不是易事。

  倒是那位周先生,对他十分亲切关心。他已年过五旬,以林莫臣的叔伯辈自居,也渐渐淡出银行一线。提及何清玲,周先生感慨说她当年对他有大恩,一直没有机会报答。所以林莫臣的事,他一定想办法帮忙。林莫臣虽不喜对人谈及母亲,但在商言商,周先生的好意,他自然也不会拒绝。

  如此过了些天,周先生真的筹措到资金。硬是从一家银行的额度里,调拨了一块过来,由何清玲做贷款担保人。不过钱只能分期给林莫臣,二期资金要等到春节后了。

  万事俱备,只欠东风。倘若拿下曹大胜的那块地,风臣即将在霖市拥有第二块地。不说与榕悦比肩,但至少也是跻身霖市的一线开发商队伍。

  但林莫臣却迟迟没与曹大胜签约,也没有签下借贷资金的合同。木寒夏问他:“你在等什么?”他却答:“Summer,这块地关乎风臣的身家性命,我必须看得更准,才能入手。”

  于是木寒夏知道了,在唾手可得的巨大利益前,在众人羡艳的春风得意时,这个男人依然能保持冷静的头脑,沉得住气,看得清事。

  结果没想到,过了几天,真的出问题了。

  曹大胜的那块地,有问题。

  这天,林莫臣和木寒夏在一家餐厅的包间里吃饭,孙志带着一个年轻女孩,敲门进来了。

  说起孙志,那也是个人才。霖市本地人,三十二三岁,在房地产业摸爬滚打已经十数年。有经验又有主见,就是性格有点浑。之前他是林莫臣买下这家房地产公司的总经理,原老板请来的。但是因为老板管控太严,又一板一眼的,两人总起矛盾。后来老板换成林莫臣,孙志也打算卷铺盖走人了。林莫臣却花重金把他留了下来,还许以公司股份和最大的权限。所以现在他特服林莫臣,凡事也尽心尽力。而林莫臣在观察了他一段时间后,也越来越器重。

  干房地产的,在黑白两道多少都有些关系。孙志也是如此。林莫臣在霖市的房地产蓝图开拓,还真的需要这么个人。

  不过,他今天唱的这一出,林莫臣不动声sè,木寒夏却看不懂了。

  孙志脸sè严肃,他带来的女孩,打扮得花枝招展,还画的烟熏妆,举手投足间都有市井媚气。即使木寒夏这种没见过什么灰sè世面的人,也看得出她好像不是良家妇女。

  “这女孩叫小瑛。”孙志说,“小瑛,把你听到的消息,给老板说一下吧。”

  那小瑛也爽利,噼里啪啦就说了起来。

  木寒夏渐渐听清楚原委。原来,孙志收买了几个小瑛这样的小姐,去接近曹大胜,探他的口风。具体探什么呢,孙志也没明说。就是跟他们要买的那块地有关的。

  听到这里,木寒夏看了眼正在慢慢喝茶的林莫臣。心想这必然是他的安排,在踩着利益的阶梯往上爬的过程中,他走每一步,都很小心。

  但是呢,曹大胜这个人,虽然粗鲁,却很谨慎小心。无论小姐们怎么灌酒、撒娇,在床上就是不提任何跟生意有关的事。

  但这个小瑛,也是个人才。为了得到孙志许诺的十万块,她想办法去跟曹大胜长期包养的另一个小姐,打得火热。那小姐叫小虹。是不可能被收买的,但她讲姐妹情啊。一次偶然的机会,小瑛灌醉了小虹,结果就探到了如下消息——

  小瑛:“虹姐,你老公好棒啊,给你住这么大的房子,生意做得很大吧?”

  小虹也很得意,醉眼朦胧地答:“当然,他说最近又在谈一笔大生意。说谈成了,就给我换别墅。”

  “哇!太棒了。那姐……他跟他老婆离婚了吗?”

  小虹顿时沉默了,情绪也变得有些暴躁,答:“哼,离不离婚有什么所谓,反正该拿的我都会拿。”

  小瑛趁机问:“姐,姐夫最近在忙什么大生意啊。”

  “倒腾地呗。”

  “哪儿的地啊?”

  “陇西县的。”

  小瑛:“啊,我也是陇西人。是不是县西头那块地?早就听说被有钱开发商买走了,原来是姐夫啊!姐姐姐,等姐夫房子盖好了,给我优惠价也买一套嘛。”

  小虹淡笑答:“盖个屁啊。他又不是自己修,是把地倒手卖给别人。那块地……盖不起房子的。”

  “为什么盖不起啊?”

  “我偷偷给你说,他找人探过地基,下面全是几百年的硬石头,打不穿。谁投谁赔钱。不过不要紧,妹妹,你姐夫手里其实另外还捂了块好地,也在陇西。等这块烂地卖给那个冤大头了,姐夫就会开发那块好地,到时候……到时候我们做邻居……”

  ……

  孙志把小瑛送出去,回来后说:“之前曹大胜提供给我们土地测量报告,报告上是没有问题的。他当年拿地的手段见不到光的,后来又补齐了合法手续,所以消息的确捂得很严实。但是听了小瑛的消息后,我派人顺藤摸瓜去打探,果然他当初拿的是两块地,另一块也已经跟人在秘密谈合作开发了。也就是说,这混球就是想把烂地卖给我们,拿到钱自己去开发另一块地。”

  窗外夜sè寂静,林莫臣淡然不语。

  木寒夏也大致理清楚了:小瑛探来的消息,极可能是真的。曹大胜看着是莽夫,其实心机狠毒、全无诚信。他要卖给风臣的这块地,隐瞒了地基的问题。风臣如果投了,后期就会被拖累,就会很麻烦。而他拿了卖地的钱,就会去开发他手里另一块好地。

  地基下面是很难打穿的厚岩石层,这种情况不是没有过。但是非常非常罕见,所以林莫臣这边之前没想到这一层,也是情理之中。不过现在,木寒夏真的要感叹他们运气实在太好。若不是这样偶然的线索,他们真的很难发现这块地的问题。

  但她转念一想,又觉得这其实是必然的。试问谁能像林莫臣,到这个地步了,还小心谨慎、不急不躁。正是因为他命令孙志对曹大胜格外留心防备,慎之又慎,才会偶然发现这个歹毒的陷阱。所以说,机会只给有准备的人,真的是不无道理。林莫臣能走到今天这一步,靠的不仅仅是才华和野心,还有比常人细致用心百倍的努力。jīng明到这个地步,木寒夏想,这世上还有谁能算计到他?

  木寒夏和孙志都看着林莫臣。

  本以为能够再下一城,结果却是别人把陷阱都埋在脚边了,稍不留心就会跌落下去。接下来,他会怎么做?

  林莫臣抬眸看着他们,冷淡地笑了:“呵……冤大头?”

  ——

  是夜,林莫臣和木寒夏,回到酒店里。

  对于到底要怎么对付曹大胜,林莫臣还没有说。但木寒夏知道,他肯定不会善了。至于会不会马上发难?不一定。因为林莫臣向来是个君子报仇、十年不晚的yīn险男人。

  这么想着,木寒夏望着他清俊的侧脸,忍不住微笑。他瞧见了,问她:“在笑什么?”

  “没什么。”

  他若有所思地盯着她,忽的也笑了,说:“古语有云,商场失意,情场得意。我今天受了挫折,你身为女友,打算如何宽慰?”

  木寒夏被他意味不明的话,撩得脸颊发热。

  “……你受个鬼挫折!”

  林莫臣搂着她,低声笑了。

  木寒夏问:“曹大胜那边,你打算怎么做?”

  林莫臣静了一会儿,答:“要打掉一个曹大胜,并不难。但是他的背后,是否有其他人?他们的力量有多大,是否还有后招?”

  木寒夏心头一震,听他继续说道:“他们设置了一个这样的陷阱,想让我跳。我是跳进去应战,还是暂时置之不理,避免正面交锋。这一点,需要再斟酌。”

  “好。”她想,果然如她所料,尽管被一句“冤大头”惹毛了,他却依旧冷静衡量,不会轻举妄动。不过,看他清冷的眼sè,有仇必报那是肯定的了。

  她就喜欢他这一点。

看网友对 第48章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