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莫负寒夏 > 第50章

第50章

  哪有人这么嘲笑自己女朋友的?木寒夏:“哼,牛奶就牛奶。”接过他递来的一小杯红酒,他拥着她,在窗边的沙发坐下来。此时灯光静谧,星光稀疏,屋内开了暖暖的空调,一切都是这样的舒服。

  “你读高中时,没谈过恋爱?”他忽然问。

  木寒夏奇怪地看他一眼,答:“当然没有。”顿了顿说:“那时我妈病危,每天跑医院都来不及。而且我也从没想过高中要谈恋爱,我会干这么自毁前程的事?”

  抬眸看到他嘴角轻浅的笑意,木寒夏疑惑:“你笑什么啊?这有什么好笑的。”

  “没什么。”林莫臣自然不会跟她说太多此刻的心思,只是眉梢眼角,总还是带上了淡淡的愉悦的笑。他放下红酒杯,把她抱到自己大腿上,低头问:“所以……跟我是第一次?”

  木寒夏“嗯哪”一声,说:“第一次谈恋爱怎么了?我表现得不好吗?多好的女朋友啊。”

  林莫臣被逗笑了,低头开始亲她。

  吻了好一会儿,有些暗涌和挑逗,尝试和靠近,都是在无声中的。只有当事人知道,只有当事人明了。但最终,以木寒夏坚守住防线,林莫臣意犹未尽结束。林莫臣是个有风度的男人,明示暗示如果不能更进一步,他只会优雅地继续……诱惑,而不会强来。

  他的西装早脱了,只穿着衬衫西裤,一只手臂轻搭在沙发上,任由她躺在自己怀里。而她特别慵懒,她从未想过,自己也会在男人怀里,有如此慵懒柔软的时候。她把头靠在他胸口的衬衣上,玩他另一只手。

  “刚刚你的同学,误会你还是服务生时,为什么不解释?”他问。

  木寒夏答:“觉得没必要吧。关心我的人,不会因为我的境况好坏而改变态度。不关心我的人,我是否澄清好像也没有意义。我就是有一点想不明白,高中时我跟她没什么交往,也从没得罪过她。她为什么好像……不想看到我好?”

  林莫臣轻轻抚着她的长发,答:“这有什么奇怪的?你高中时那么优秀,比她好,她自然心怀嫉妒。Summer,不是所有恶意,都有理性的原因。呵,这样平庸的人,我们一生还会遇见很多。他们总是停留在路上,把目光盯在别人身上,所以难成大器。而我们不同。我们只需要朝前走就好。”

  一番话说得木寒夏心里唏嘘感叹,她伸手搂住他的脖子:“你说得好对。”

  林莫臣被她搂得很舒服,忍不住低头又开始亲她。

  半个夜晚,就这样蹉跎而过。两人说着话,亲着,拥抱着,低笑着。这么亲近,又这么温柔。窗外的星,天空的云,都镶在彼此的眼睛里。

  木寒夏也对他说起了当年家中的变故。

  其实并不是多特别的故事。在这个世界上,贫穷与苦难,困境与挣扎,每一天都在发生。

  可是木寒夏与林莫臣,生来就是完全不同的人。他即使出自离异家庭,也绝不会为了金钱和境况担忧。他不会有过不下去的时候,他根本不会有,也想象不出,家里揭不开锅的时候,被一百块钱急得哭的时候。

  可木寒夏,是这样的。她跟我们中间的绝大多数人一样,出自普通家庭。并不宽裕,但是享受着平凡的幸福。可是,偶然的打击,突发的事件,就能把这样的一个家庭拖垮。譬如说,母亲的重病。

  这个家庭开始变得拮据,一切都开始变得忙乱。他们的脸上开始没有笑容,爸爸没有,妈妈没有。曾经的天之娇女木寒夏,也没有了。父亲开始每天辛苦跑运输,就为多挣一点医药费。而当时高三的她,每天跑医院,对谁也不说,自己的辛劳。

  后来,父亲出了车祸,留下一身的债,走了。

  木寒夏几近崩溃。

  ……

  “那时候心志不够坚定。”她在他怀里,轻轻缓缓地说,“明知道只有考上大学,才能改变人生。明知道考上了,才能去想办法申请慈善救助。可天天就在想,考上了又怎么办?谁来照顾妈妈?请人吗?怎么放得下心?万一考上了,没有慈善机构和企业肯资助我,光靠学校奖学金,根本不够。根本就是无解,考上了,没有出路;考不上,也没出路。”

  林莫臣握着她的手,眸sè如水,静默不语。

  后来呢?

  后来,高考前一天,再次接到母亲的病危通知。她在医院一夜没睡,第二天,去参加考试。那时候坐在气氛紧张的考场里,她却觉得整个世界都要崩塌了。谁也帮不了她,谁也不懂这个十八岁女孩肩头的重压。人生在世,原来没有任何人可以代替你承受。

  后来,果不其然落了榜。一时间,心灰意冷。可她连不甘的时间都没有,也没有再去找别的出路,而是在家附近的超市找了份工作,因为只有这样,才能同时照顾家里的妈妈。

  再后来,三年后,母亲去世了,怀着对女儿满满的歉意和哀痛。可木寒夏经过了三年的沉淀,心中却只有对母亲的爱。她没有半点的怨。她说:“妈妈,你放心去吧,我们都尽了力。你若在天有灵,要开心,再也没有病痛的折磨。而我在这里,也会过得好好的。我不觉得我失去了什么,这是我人生的路。我失去了什么,必然得到了什么。我得到了跟你的三年光yīn,我无怨无悔。”

  ……

  “后来我慢慢明白了。”木寒夏说,“人生许多美好的东西,都是轻易就会被命运拿走的。所以我更要告诉自己,活在当下,及时行乐。”

  她笑了笑,但神sè却有些怔忪,又说:“不过,如果让我再选一次,当年高考,我一定会沉下心好好考。而不是被挫折彻底击垮了意志。是我自己,没有把路走好。”

  林莫臣一直安静地聆听着,这时忽然扣住她的手,说:“这条路有什么不好?这条路上有我。”

  他的嗓音在夜里低沉而温柔,木寒夏心中极为动容,抬头去亲他,同时含糊地撒娇说:“那我看到别的同学,都走得那么好,心里多少还是会惋惜啊。自己一直在追,但是好难追上啊……”

  “你不必去追赶他们。”他说,“你以后会得到最好的。”

  “嗯。”她想,她会通过自己的努力,得到最好的。

  他吻着她,却在想,他会给她最好的。

  他的灰姑娘,坠落凡间,经历了那么多沧桑,才来到他的怀抱。

  他偏偏要把这世间最好的一切,都放在她脚下。

  ——

  第二天,林莫臣授意孙志,继续跟曹大胜深入接触,表现出对这块地志在必得的态度。

看网友对 第50章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