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莫负寒夏 > 第52章

第52章

  北京的冬天比霖市冷多了,雪有半尺厚。傍晚时分,天黑如深洞。木寒夏迎着风走下楼,跟几个同事告别,步行走向林莫臣的家。

  服装生意这边,还需要她代表林莫臣,时常过来沟通看管。这回她听话了,暂住到他的家里去。不过当然没睡他的大主卧,而是住在客房里。

  这感觉其实有点奇妙。看着他空荡荡的大房子,明明屋内处处透着简洁冷硬的气质,可处处又都有他生活的痕迹。柜子里的一排衬衣,洗手间的剃须刀、男士香水,还有沙发上一条浅灰sè的薄毛毯,是否是他一人在家觉得冷时,搭在身上的?

  也会有些心猿意马,想象将来两人若是都回了北京,就像他说的那样,一起住在这幢房子里。那样的朝夕相处,抬头不见低头见。那必然是非常亲密的关系。

  跟他在一起,同居在一起,亲密得无法言喻的关系。想想竟令她意摇神驰。

  她坐在他那深黑sè的皮沙发里,身上搭着毛毯,端着楼下买的便当,一边吃着,一边微微失笑。

  其实现在林莫臣跟她的关系,真的说不上多浓烈。他对她表白那晚,的确令她觉得情深意重,无法抗拒。但在工作里,生活里,他依然是那冷静理性的模样。如果工作有必要,他依然会安排她来北京出差。他不会太冲动,也不会离不开她。他对她的热情,更多表现在夜深人静,两人独处时。让她看到他的温柔强势,看到他压抑的男人的欲望。

  这种感情,其实真的是淡淡的,像是一直没有办法特别淋漓地释放出来。因为聚少离多,因为他的有条不紊克制周全。但是木寒夏回过头来想想,自己不也是这种人?他们已经是配合极为默契的事业伙伴,即使后来压抑不住相爱,也会有共同的默契和理性。

  她想也许他们的感情,并没有很深很牢固。她知道他们的感情,总是被很多事打扰。但跟林莫臣一样,她相信这样的状况只是暂时的。等熬过这一段,事业大局已定,他们的爱情,会发展得很好很好的。

  而且谁说,在这样的冬夜里,他们心中的情意,没有在无声无息的滋生?

  想曹操,曹操就到。林莫臣的电话来了。

  木寒夏站起,走到窗边,看着茫茫城市里,飘落的漫天大雪。

  “喂。”她未语先笑,“有事?”

  他的声音里仿佛也有霖市湿凉的气息:“嗯。曹大胜手里的乙地块,拿到了。”

  木寒夏安静了几秒钟,弯眉笑开了。

  “恭喜你。”

  “什么时候回来?”

  “还要几天吧。我尽快。”

  “好。”他的声音慢慢懒懒的,木寒夏几乎可以想象出他坐在房间沙发里,望着窗外夜景的清隽模样。

  “这块地面积比甲地块更大,西北角有一小块地,风景最好。”他说,“我打算圈出来,留着,修幢小别墅。”

  木寒夏:“哦,好啊。”

  他静了一会儿说:“以后我们一起住在那里?”

  木寒夏的心头,忽有阵阵暖流,侵袭没过。她从不是个轻易掉泪的人,此刻听着他再平静不过的话语,眼眶却忽然红了。许是因为分离的委屈,许是因为寒夜的寂寞,又也许,是这许诺里,有家的意义。

  他和她,这样两个人,都渴望的家的模样?

  她低声答:“那我得考虑考虑再说。”

  林莫臣低声笑了,一副笃定的姿态。

  木寒夏忍不住也笑了。

  “早点回来。”

  “嗯。莫臣……我想你了。”

  26岁的林莫臣,坐在这西南繁华都市中心的高楼中,衬衫上的领带都还没解开。他抬头望着窗外飘落的细雨和迷蒙的夜sè,脸上一直挂着笑。

  “我也很想你。”

  ——

  第二天上班时,木寒夏再次接到了老方的电话。

  他带来了一个好消息:“小木,你的申请资料那边看了,说没问题。不过还要安排一场笔试和视频面试,而且时间比较紧张,就安排在明天,你觉得怎么样?”

  木寒夏又紧张又激动,当然说好。自那次老方给她打过招呼后,她就一直抽时间在复习英语和一些课程。她呆在北京时,很多时间,也花在这方面了。

  老方又跟她叮嘱了一些注意事项,就挂断了。

  木寒夏安静地坐了一会儿。首先想到的,却不是能不能考上,而是既然有了眉目,她该跟林莫臣说了。想到昨晚他的那些话语,更觉得甜意弥漫,深入肺腑。

  要是……他这边事业放不开,又舍不得放她出国怎么办?不是没想过这个问题,其实真遇到这种情况,她的确很难抉择。

  她一向是个果断的人,脑海中冒出个念头:那就跟着自己的心走。

  她的心,在哪一边?

  学业固然重要,她是那样地渴望着人生翻盘。

  可是,她舍得离开他吗?

  她不想离开他。不想离开这个男人。

  不过,转念一想,情况哪会到那么严重的地步呢?他多冷静理性的人啊,说不定比她还支持她出国。而且他现在那么壕,搞不好她出国了,两人每个月来回飞,也不是负担不起。

  木寒夏决定,今晚下班回家后,就给他打电话。

  ——

  林莫臣的手机,是这晚十点多响起的。

  他已回到了酒店,坐在沙发上看杂志。乙地块的开发,也已经开始了。而跟榕悦合作的A地块,也进入了主体施工阶段。大局已定,他反而比前一段更清闲些。

  手机铃响,他微微一笑。拿起一看,却没有马上接起。

  打电话来的,不是她,是孙志。

  孙志很少在这样的时间,给他这个老板打电话。

  除非,十万火急。

  窗外,夜sè已很深。星光隐藏,寒风带着细雪。林莫臣拿着电话,盯了几秒钟,丢掉手里的杂志,接起。

  ——

  木寒夏今天的事情有点多,回到家竟然已经十一点多了。但她估摸着他应该还没睡,而且今天的事,她必须得告诉他,不想在藏在心里。

  她其实已经想通了。他舍得也好,不放也好。温柔也好,强势也好。只要是两个人坦然面对,都好。

  一回家,就钻进他的那床毛毯里,然后窝在沙发里,给他打电话。

  “嘟——嘟——嘟——嘟——”

  通了,但是始终没人接听。

  木寒夏一怔。按理说,这个时间点,他有什么事也该忙完了。而且他jīng力一向旺盛,这个时间点,肯定还没睡。

  为什么不接电话?

  她想了想,又打他酒店房间的座机。

  依旧无人接听。

  大概是有什么急事去忙了?

  木寒夏这样想着,先去洗漱,换衣服,然后躺到了床上。

  已经接近夜里十二点了。

  她躺了一会儿,忽然又爬起来,打他的手机,打他的座机,还是没人接。她心念一动,又打给孙志,依然没人接听。

  木寒夏呆坐了好一会儿,霎时抬头,却只见窗外被云层遮住的模糊星光,那是北地绵长而寂静的寒冬。

看网友对 第52章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