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莫负寒夏 > 第55章

第55章

  几天后。

  尽管风臣对外隐瞒了土地的消息,但银行却“不知从哪里得知”了,同时声称资金政策有变,中止了对风臣的贷款,并要求尽快归还一期贷款和利息。

  同时,与榕悦合作的A地块,提前进入主体施工期,按照合同,榕悦要求风臣追加一笔资金投入……

  一夜之间,风云突变,满城沸沸扬扬。

  传闻间,风臣的资金链濒临断裂,大厦将倾。

  ——

  已是初春,yīn雨绵绵。木寒夏坐在咖啡馆的窗边,望着玻璃上流淌的水痕。等了一会儿,就见老方拿着把黑sè长伞,走了进来。

  他坐下第一句话就是:“这件事,你不该找我。”

  木寒夏的手指轻敲茶杯,不语。风臣出事,她知道找老方不合适。但是为了林莫臣,为了他一手创建的风臣,她硬着头皮来了。都没跟林莫臣提。

  老方大概也察知她的心思,不疾不徐地说:“小木,每一片领域,都有自己的规则。官场是官场,商场是商场。我若利用手中权力,越界偏帮他,就是坏了规矩。坏了规矩的人,那是两边都容不下的。最后还会报在他身上,倒霉的依然是他。所以,我一定不会插手。况且,客观地说,林莫臣是在与张亦放的商业利益斗争中落败,成者为王败者为寇,世事就是如此。”

  木寒夏听得心里难受,静默片刻,抬头看着他:“老方,你说的道理,我都懂。我也不会不知轻重的,要你违背原则去插手。于理,你不应该帮他。于情,你跟他也没有交情。这几天,我也很少见到他。可是每当我看到他时,就在想,难道他这样一个人,就该这么陨落?翻不了身?胜者为王,败者为寇,我知道。可我觉得,这是不公平的啊。他还那么年轻,才26岁,可是对手呢?是在商场混了好多年的老狐狸。谁还没有年少轻狂行差踏错的时候?而且他没有任何背景,只靠自己的头脑和努力,就创造出一个个新的商业模式,令所有人都震惊。可那些人呢,他们都有深厚的背景,拼爹、拼岳父、拼老婆……如果论对商业、对这个城市的经济贡献,他们真的能比林莫臣多吗?”

  老方听得静默不语。

  木寒夏眼眶微红,继续说道:“老方,我不要你帮我们做什么,那不应该,那是不识大体,不懂事。可是,你是人上的人,见的更多,更睿智,过的桥都比我们走的路多,见过的风浪一定比这大得多。而我不过是个卑微的小人物。可是我想,你如果肯提点一二,说不定就是我们的救命稻草。

  他这次如果能脱身,就能从头再来。老方我说句大话,他这样的商业奇才,能有几个?今后,他能创造出什么样的经济成果,是谁都无法估量的。

  我之所以找你,就是想你是个爱才惜才的长辈。我坚信你做很多决定,不是基于利益和人情,也不会拘泥于成规,而是出于你宽广的胸怀和独到的眼光。所以,你也才把我这么个小小的角sè,视为朋友。可是林莫臣,我敢保证他是对这个社会更有价值数百倍于我的人。请你帮帮他,帮我们点一条路,一条可以走下去的路。哪怕那条路很难很难,我也会陪着他,一起熬,一起走。”

  这回,老方沉默了很久。然后叹了口气,笑着轻轻摇头:“小木,你很会做说客,我也知道你情真意切,句句往我这种老人家的心里戳。可是,我依然有我的原则,我不能帮你、帮他。”

  木寒夏的心一凉。

  老方站起来,看样子打算走了。木寒夏心灰意冷,但还是微笑着站起来送他。

  老方这时身形一顿,又说:“政治,只解决政治上的事。经济的问题,就要从经济角度解决。这就是我的原则。内部走不通,就要学会寻找外部力量破局。懂不懂?”

  木寒夏听得一怔。

  老方微微一笑,像是又跟她闲聊起来:“你最近,是不是很少去创业咖啡馆?我记得以前你拿着风臣的策划案,也不是完全没有投资人感兴趣吧?你说我过的桥,比你走的路多。在我看来,创业咖啡馆,就是个还有很多故事可以挖掘的地方。最近,那里也多了几个新面孔。当然,我主管霖市的经济工作,自然也要多留心。其中有的新朋友,还不是普通人,甚至应该超出了榕悦、风臣这样的本土企业的想象。我想’大隐隐于市’这句话,用来形容最合适不过。只是,如果有人想要向这样的天使投资人寻求帮助,救活一个企业,还真的要碰运气了。要看她自己,有没有本事攻下对方。难度不小,因为有时候外国商人和我们中国人,思维方式都是不同的。”

  ——

  见完老方,木寒夏不想回家,坐公交车回了公司。她知道林莫臣今晚在公司附近的一家酒楼请人吃饭。

  刚下车,远远地就看到那金碧辉煌的酒楼门口,林莫臣、孙志和几个人站在一起。

  木寒夏停步。霓虹灯下,只见他身形清浚、面sè微红,噙着淡淡的笑,在跟人交谈。今晚肯定少不了喝酒。很快,对方的车来了,孙志把他们送上车。酒楼门口,就剩下他们两个人。

  木寒夏慢慢走过去。

  他俩说了几句话,孙志就朝木寒夏的方向走来。而林莫臣脸sè平淡地往另一个方向走去。

  木寒夏加快步伐,刚好跟孙志正面迎上。

  “刚吃完饭?”木寒夏笑着问。

  孙志也笑着点点头,说:“完事了,坐公交车回家。老板往那边走了,回办公室。”

  “我看到了。”

  孙志走出两步,又停下,叫住她:“木经理。”

  “嗯?”她转头看着他。

  他顿了顿,说:“老板今天把车卖了,卖了一百多万。”

  木寒夏心里咯噔一下:“哦。”

  孙志笑了笑:“我就跟你说声,你就别问他了。老板一向有自己的主意,拿得起放得下。”

  “我知道。”

看网友对 第55章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