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莫负寒夏 > 第57章

第57章

  创业咖啡馆依然是老样子,地处闹市,却很幽静,似乎离繁华很远。老板娘依旧清雅而风韵犹存,从不问客从何处来。吧台小哥亲切安静,却似乎将什么都看在眼里。

  风臣的落难,并未令他们薄待木寒夏,提供的咖啡依然温热香甜。但是木寒夏在这里等了两天,也未见目标人物出现。

  回想一下,老方指的路已经很明确了:新面孔、外国商人,大隐隐于市,甚至超乎榕悦这样的企业的想象。但老方也说得很明白——能不能拿下这个天使投资人,要看她自己。难度不小。

  木寒夏坐在常来的卡座里,内心无法不忐忑。

  这两天,她也不是完全虚度。期间也拿着方案,跟一些人聊过。有人表示感兴趣,但真正有实质性进展的,却寥寥无几。

  “叮咚”一声,门口风铃响起。木寒夏习惯性抬头,结果就看到吧台后的老板娘,忽然看了她一眼。

  木寒夏心头微微一动。突然有种奇妙的直觉,来人,就是她要等的人了。

  尽管她从没跟老板娘提过自己的意图,尽管老板娘这几天什么也没问。但木寒夏现在已经明白,这世上,通透练达者,远超她的想象。她的人生,还有很长的路要学、要走。

  她看向门口,微怔。

  是……这个人?

  的确是个外国人,头发花白,身材瘦小,脸也又尖又瘦,大概五十多岁的样子。但是,他穿着件很旧的外套,都起了毛边。牛仔裤也洗得发白。运动鞋也破破旧旧的,甚至有一处还缠着胶带。

  木寒夏默默地看着他走进来,在不远处坐下,然后用地道的英语要了一杯咖啡和一块三明治。

  “Hi,Bert(伯特)!”老板娘亲自送了咖啡过来,笑着跟他打招呼。

  木寒夏一直不动声sè地看着。

  大概是察觉到她的目光,那老伯特也抬起头,瞥了她一眼。木寒夏立刻换上甜美的笑脸,刚想打招呼说“嗨”,结果老伯特对她翻了个白眼。

  木寒夏:“……”

  午后的咖啡馆里静悄悄的,邻桌的人低声在交谈,还有键盘被敲击的声音。老伯特从皱巴巴的包里拿出个苹果电脑,一直在看。也没有别人注意到他。木寒夏沉住气,再次露出笑,走到他桌前坐下:“嗨,伯特先生,我叫Summer,可以聊聊吗?”

  本来打算迎接这性格外形皆怪异的老人的再次白眼,结果没想到,他抬起头,原本貌不惊人的脸庞上,那双蓝眼睛刹时锐利逼人。木寒夏竟被他看得心头颤了颤。

  “你就是方的小朋友Summer?”他问。

  “啊,是。”

  他冷冷一笑,那目光简直如同寒刀:“我承认我跟方有些交情,他也提出希望我帮助你。但是,我最讨厌的就是别人来指使我去投资什么。更何况还是一家濒临破产的小公司。你就不要再打主意了,谈话到此为止,再见。哦不,永别。”

  木寒夏愣住了。她没想到老方居然为她做到了这一步,也没想到这老伯特性格如此傲慢。他的语气充满嘲讽和厌恶,令木寒夏的心里很不好受,脸也慢慢红了。

  “今天真倒霉……”老伯特嘀咕一声,收起电脑就往门口走去。木寒夏一咬牙,跟了上去。

  两人一前一后走在路上,老伯特一副见了鬼的表情,回头狠狠瞪她一眼:“噢,难道你这个中国人,没有羞耻心吗?”

  木寒夏跟都跟了,倔劲也上来了,反而微微一笑:“我只是想要跟你谈一谈,你至少要给我这个机会。”

  老伯特骂了句“Shit”。

  他走到公交车站,木寒夏有点惊讶他要坐公交车,但还是紧跟着他,上了车。

  车上挺空,他居然还知道找了个黄sè的老弱病残孕专座坐下,木寒夏直接坐他身后。

  大公交车晃晃荡荡,车窗外飘起了细雨,两人谁也没说话。木寒夏其实也挺尴尬的,平生第一次这样对人死缠烂打。可想到林莫臣,又觉得再厚颜无耻一点的事,她都可以为他做。

  老伯特怎么会被这小姑娘吓到?当她不存在似的看了一会儿窗外风景,就觉得有些疲惫,闭上眼开始休息。他穿成这个鬼样子,自然也不怕有人偷窃。木寒夏也不知道他到底睡没睡,灵机一动,干脆往前靠近一点点,开始用英语小声在他耳边说风臣的独特竞争力和优势……

  “……林是哥伦比亚大学毕业生,曾在纽约发动水果战,以一己之力,攻下纽约地区水果市场……风臣的服装业务核心竞争力在于简约、时尚、优质的品牌定位,并且是以行业第一的速度,抢占了这块市场,完全占据先发优势……风臣的地产……”

  她的嗓音是低沉中带着轻柔的,十分悦耳,当然,讲英语时还带着点“中国口音”。老伯特本不想听,无奈她的声音细细的往耳朵里钻。听着听着,他不着痕迹地一挑眉,却依然闭着眼,像是无动于衷,又像是真的睡着了。

  天黑了。

  公交车回到了公交总站。木寒夏看着司机一拉手闸,车稳稳停住。然后司机吼了句:“终点站了啊!”也没管他俩,径直跳下车,走了。

  周围静黑一片,木寒夏看了看外面,又看向前座闭着眼还在睡觉的老伯特。车厢里只有他均匀悠长的呼吸声。

  “喂!伯特先生!到终点站了!”她轻轻推了他一下。

  全无反应。

  她又叫了他几句,甚至摇了摇他的身体。但是他睡得太沉了,只嘴巴吧嗒了几下,纹丝不动。

  木寒夏没招了,她也不敢掐他,这老头子脾气太大,把他掐疼了怎么办?她静静地坐在他边上。

  车厢里只有路灯的一点光,又静又暗。但这时木寒夏却看清了他的老态,额头的皱纹,满头的银发,干瘦的并不强壮的身体。虽说今天才刚认识,虽说他是个性格刁钻的外国人,可此刻给木寒夏最直观的感觉,也不过是个暮年老人罢了。所以才会在公交车上就不小心睡得这么沉。

看网友对 第57章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