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捉蛊记 > 第六十六章 爸爸,不哭

第六十六章 爸爸,不哭

  “对对对,是叫这么一个名,我跟你说,现在黄家放出话来了,说那个叫做老鬼的家伙。是个吸血鬼!”

  “什么,不能吧,这玩意不是国外才有的么,咱大天朝什么时候也出现这玩意了?”

  “你不信?不信算了,反正是黄家亲自发布的,而且听说那王明的悬赏金额已经提到了六百万,这老鬼也被提到了四百万,好嘛,这两人加到一起来,整整一千万,不愧是荆门黄家啊,真当人民币不是钱,出手这太特么阔了吧?”

  “切。你可不知道,荆门黄家超有钱的,生意遍布鄂北湘南,在晋西还有煤矿,京都的四合院一套又一套,随便卖两套京都的小房子,这钱就有了,你可别担心它付不出来。”

  “妈的,这房价也正是离谱——对了。老杜,你家二小子结婚准备买房,你不是天天嚷着穷么?听说那两人就在川黔滇一带,你不考虑考虑?”

  “考虑个毛线,老子至少还有四十年好活,没必要去送死。”

  “老杜你这什么话呢,啥叫送死啊?”

  “不是送死?我告诉你。荆门黄家派去追杀王明的队伍,十六七个人,加上马拜庭这个继承了曾经天下第一杀手亭下走马衣钵的杀手。这么强悍的队伍和实力,居然在泸沽湖那个地方,被王明协同老鬼两人,活生生地玩死了,不但马拜庭给杀了,就连负责带队的荆门猛獒黄坚都给人杀了,一时间整个江湖一片哗然——这样的实力,你说咱们过去,不是送死?”

  “我的娘咧,老杜,你说这两小子,到底啥来历啊?”

  “啥来历?不是说那老鬼是一西方的吸血鬼么,至于王明。有人传他是南海剑妖的徒弟,不过那南海剑妖听说在黄山龙蟒的时候就死了,也不知道怎么教的他,听着很假;还有人说他姓王,说不定是王红旗的孙子呢,不过这个也是乱掰,要是王红旗的孙子,荆门黄家跪舔都嫌怠慢了,哪里敢追杀他?”

  “这也就是说,这两人的来历,就跟迷雾一样咯?”

  “对!现如今的江湖,新人辈出,风起云涌,先是那左道一出,无数老家伙纷纷跌倒,再出了这么一个鬼王,听说台湾也出了一个天才人物……唉,长江后浪推前浪,我们倒在沙滩上了!”

  两人感慨着,施施然地来到了我们旁边的池子里躺下。

  那老杜是个大胖子,至少得有三百斤,一身好肉,肥颤颤、油光光,往那池子里一躺,池水就不断地溢了出来,而另外一个家伙则瘦骨嶙峋,感觉有点儿像是那吸毒人员一般。

  他们打量了我和老鬼一眼,没有在意,舒服地躺着,旁边那服务员又跑过来跟他们推销起特sè的保健项目来。

  所谓保健项目,就是些非法的勾当,那服务员说得天花乱坠,老杜不由得笑了,说老江,你玩不?

  那瘦子恶狠狠地骂道:“玩个球,滚蛋,老子看起来是搁你这破地儿耍那逑的人么?”

  服务员讪讪离开,两人的对话继续。

  老杜说这世间事,说不清道不明,一会儿巅峰鼎盛,说不定转头就空,你看过红楼梦没?

  瘦子说没。

  老杜摇头晃脑地吟唱道:“这红楼梦说得好,‘贾不假,白玉为堂金作马。阿房宫,三百里,住不下金陵一个史。东海缺少白玉床,龙王来请金陵王。丰年好大雪,珍珠如土金如铁’,瞧一瞧,这富贵,几人能享?不过那最后呢,黛玉死了,宝玉出家,薛宝钗孤苦守寡,王熙凤一生争强好胜,结果沦落为丫鬟,最后一卷草席裹尸体……”

  瘦子道:“停停停,老杜,别说书,就是那哼不哼哈不哈的电视剧,老子都没看几回,别跟我扯这个,你想说啥?”

  老杜说你别看那黄家势大,不过他这家业,可都是强取豪夺而来的,你说它靠的是什么?

  瘦子说这还有啥说的?黄门双杰,黄天望坐镇中央民顾委,黄公望贵为邪灵左使,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好家伙,这可是黑白两道的泰山北斗,谁敢惹他们啊?

  老杜说陈胜吴广田头起义的时候,强秦天下无双,然而那又怎样,回头不就二世而亡了?

  瘦子说你意思是黄家嚣张的日子长不了了?

  老杜舒舒坦坦地伸着胳膊,说我可什么都没说,盛极而衰,自然道理,不过这些跟咱又有什么用呢,我们还是舒舒服服地过着自己的小日子吧,别老想着那种一飞冲天天上砸馅饼的美事儿了,小心有钱花没命享……

  他说得颇有道理,那瘦子也叹了一口气,说唉,也对,那一千万,让别人去挣吧。

  老杜说毛线,我估计这特么就是一幌子,也就是荆门黄家暂时弄出来的烟雾弹而已,就想着驱使咱们这些江湖小杂鱼、闲散人士过去送死的,这钱,哪有那么好赚?

  他说完这话儿,却是打起了呼噜来,也不知道昨个儿去哪儿潇洒了。

  我和老鬼一直听他说完了,方才离开了池子,回到了更衣间来。

  两人一路上都没有说话,把先前的衣服给直接扔掉了去,然后换上刚买的一套衣服,便宜货,不过现在的我和老鬼身材jīng瘦,穿衣显瘦脱衣有肉,都是挺不错的衣服架子,倒也撑出了点儿档次来。

  出到门口,结了帐,瞧见小米儿窝在那沙发上已经睡得正想,我过去将她抱起。

  嘿,小姑娘还挺沉的……

  被我抱了起来之后,小米儿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瞧见是我,又闭上了眼睛去,双手攀着我的脖子,我则将她放到了背上,然后背着离开。

  两人一路无话,一直出了县城,路上没有人的时候,老鬼才恶狠狠地骂了一声:“我艹!”

  我知道他在愤恨什么,安慰他道:“事情也许没有想象中的那么麻烦。”

  老鬼却yīn着脸,说整个荆门黄家,除了黄养鬼一人,其他的,都特么是混蛋,真恨不得灭了它。

  荆门黄家在追兵尽损的情况下,一时半会儿组织不出追兵来,却并不停歇,一边马不停蹄地提高了江湖悬赏的金额,让那些亡命之徒过来找我们麻烦不说,再一个则是将老鬼的身份给公开了。

  其实他们也未必确定老鬼的身份,不过因为有人瞧见过老鬼化身蝙蝠的场景,就牵强附会地随意栽赃。

  却没想到他们正好点中了老鬼的逆鳞。

  当真yīn毒无比。

  好在不管黄家如何出牌,我们还有一个优势,在于样貌的问题,我是大变了模样,不但变得yīn柔中性,而且还三只眼,这些虽然发生在泸沽湖一战之前,不过那帮人黑灯瞎火,肯定瞧不清楚,而老鬼沉睡过后,再一次回来之时,整个人的气质也发生了很大的变化,跟之前的容貌多少也有一些改变。

  这正是我们两个在澡池里面,没有被人认出的原因。

  更何况那荆门黄家传言老鬼是吸血鬼,结果老鬼不但能够在阳光下行走,而且还不用吸血维生,反而打消了有心人的注意,起到了一个反方向的作用。

  尽管我这般安慰老鬼,不过他的心情到底还是有一些不好。

  血族的这身份,并没有给他带来太多的自豪,反而一直被当做了人生最深处的秘密,小心翼翼地掩藏着,现如今被荆门黄家给扒了出来。

  血淋淋的伤口,着实有些痛。

  生了好一会儿的闷气,老鬼方才对我说道:“这段时间,我们真的不能再待在中原之地了,不管如何隐居,总是会过着提心吊胆的日子,我们送完小米儿拜师之后,就得立刻想办法琢磨出国事宜了。”

  我点了点头,说对,出国去躲一阵子,应该也是不错的。

  两人从县城来到了麻栗场镇,又进了麻栗山,一路走着,一直到了傍晚时分,夕阳西下,晚霞印染了半边天空,我们方才赶到了西熊苗寨。

  因为马上就要跟小米儿分别了,我特别珍惜跟着小家伙在一块儿的机会,一路抱着,不停手。

  我一遍又一遍地看着她熟睡时的脸庞,心里面空空荡荡的。

  唉,宝贝,我们这一回,可能真的要分离了……

  这么久以来,她一直就像个小尾巴一般地跟着我,有的时候调皮得很,有时候还经常给我闯祸,让我都没有办法收拾残局,然而回想起这一切来,脑海里却充斥着满满的温情。

  她的哭、她的笑、她的泪水和纯真,她的一切,都已经成为了我生命里不可或缺的东西。

  今天,我却要跟她分离了。

  而这一切,小米儿却好像什么都不知道一般,只以为爸爸是带她进山里面来找吃的,过了龙家岭,便四处晃荡,找些吃食。

  瞧见她矫健的身影,还有是不是捉了一大虫子,得意地跑到我面前来炫耀,最后一口吞进肚子里面的时候,我止不住的就有泪水流了下来。

  小米儿这时也感受到了那沉重的气氛,回到了我的怀里来,伸手给我擦眼泪。

  而就在这个时候,她突然开口了:“爸爸、不哭!”

看网友对 第六十六章 爸爸,不哭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