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莫负寒夏 > 第64章

第64章

  餐厅里,林莫臣和木寒夏相对而坐。

  当他抬起头,就看到她夹菜时有些走神。

  “在想什么?”他问。

  “没什么。”

  两人都静了一会儿,他伸筷夹了菜放在她碗里,说:“这家餐厅的菜,你不是最喜欢吗?怎么不多吃点?”

  “嗯。”

  慢慢吃完他夹来的菜,她开口:“我想休息一段时间,不想去上班了。”

  林莫臣盯着她,答:“好。”

  莫名的,木寒夏松了口气。结果他又说道:“不过,我也有个要求。”

  她抬眸看着他。

  “搬回酒店住。”他说,“我不可能让你一直住在这家便捷酒店里。除非你希望我也搬过来。”

  木寒夏静默片刻,答:“好。”

  林莫臣笑了笑,目光沉静而柔和。

  吃完饭,他就陪她回房间收拾行李。然后一路,单手拖着行李箱,另一只手始终牵着她,下楼、过马路、打车……木寒夏任由他牵着,也没有松开他的手。

  回到原来的酒店后,他却给她开了个套间,比她原来的大床房宽敞豪华不少。

  她问:“为什么要给我住套间?”

  林莫臣淡笑道:“你不是想休息一段时间吗?那就住舒服点。”

  木寒夏就没再说什么。

  林莫臣伸手搂住她的腰,低头吻了她一会儿,说:“晚上下班我再来看你。”

  “嗯。”

  这是MK向风臣注资的第二天,杰克已飞回美国,后续合作由专人负责与风臣推进。所以这一天,林莫臣也格外忙碌。只是与以往不同的是,他总是时不时地想起木寒夏。

  想起昨晚的一夜痴缠,他会微微失笑。

  可直觉又告诉他,木寒夏有哪里不对。即使她今天应允搬回他的身边,却不像从前,令他有十拿九稳的笃定感。

  ——

  MK向风臣注资的事,老方昨天就得知了。他也只微微一笑,没有多过问。只是今天,秘书向他详细汇报这项经济建设方面的进展时,笑着提到:“说来也是挺戏剧化。我听风臣那边的汇报人员说,是林莫臣的一位红颜知己,拉来的投资呢。”

  老方全当不知道,笑着问:“怎么说?”

  秘书答:“江城的永正集团,您可能也听说过。永正的千金程薇薇,也是哥伦比亚大学毕业的高材生,听说是她跑到创业咖啡馆,找到了伯特先生的投资。”

  秘书向来是老方心腹,也知道老方跟木寒夏的忘年交情。老方看一眼他,忽然变了脸sè:“从哪里冒出个程薇薇?伯特是我介绍给风臣小木的,跟别人有什么关系?”

  秘书轻声问:“那需要我给林莫臣打个电话提一提吗?”

  老方想了想,说:“我会处理。”

  下午,老方和木寒夏约在一家茶馆见面。

  木寒夏微笑如常:“突然召见,有什么事啊?”

  老方打量了她两眼,目光温和:“最近是不是遇到了什么事?否则以你的机灵,不可能全无动静啊。”

  木寒夏一愣。她这几天的确完全沉浸在与林莫臣的那些事中。现在老方这么一说,她也隐隐觉得自己忽略了什么重要的事。

  “老方,你指的是什么?”她直接问。

  “我给你提过之后,你去咖啡馆找伯特了吗?”

  “找了,当然找了。”她苦笑答,“我还缠了他好几天。后来他口风也有松动,约我昨天在咖啡馆见面。但是我等了一个小时,他也没来。我想他也许是改变主意了吧。”

  老方静静地喝了几口茶,又问:“那个叫程薇薇的女孩,昨天也在咖啡馆?”

  木寒夏心头一动,答:“是。她跟着我去了。”

  从来喜怒不形于sè的老方,居然瞪了她一眼,说:“你怎么这么糊涂?给风臣注资的MK,就是伯特的公司!”

  木寒夏彻底愣住了。

  ……

  一壶茶两人已慢慢喝完,窗外的阳光也越发寂静。

  木寒夏关切地问:“伯特现在怎么样?他……还能醒吗?”

  老方叹了口气说:“他的病本来就不乐观,这次怕是凶多吉少。不过,我们的这个朋友,在投资界纵横一世,他也看得很开了。要不还能跑来中国度假?你不必为他担心,如果病情有进展,我会通知你。”

  木寒夏:“嗯。我没想到是这样,他真的把投资给风臣了。我好感激他。”

  老方笑笑:“他这人一辈子让很多人倾家荡产,就当是他也做了件善事。我想他做这个决定,心情也是愉快的。你还是先关心关心自己的事,这么大的功劳,在你男朋友面前,让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鼠辈领了。回去还不跟他扯扯皮?”

  木寒夏静了许久。老方就看到她那白皙纤细的手指,握了茶杯又放开,然后又握住。他也不问,安静喝茶。

  “老方,能不能拜托你一件事?”她说。

  “什么事?”

  “这件事,如果林莫臣不问,就不要跟他提了。”

  老方微怔,放下茶杯:“为什么?”

  木寒夏低下头,看着杯中微微荡漾的水面,水中映着许多模糊的东西。她说:“如果他知道了这件事,就更加不会让我走了。”

  老方静默。

  木寒夏端起茶,一口喝干。终于还是有点掩饰不住自己的情绪。

  老方开口:“决定要去读书了?”

  “我不知道……”她的声音微微有些嘶哑,“老方我真的不知道,现在我的人生,应该往哪个方向走。有些人,我以为很容易就能舍弃,可事到临头,他捅我一刀,我还在怜惜他……”

  老方轻轻叹了口气,隔着桌子,拍了拍她的肩:“孩子,不要这样,这样就不像我认识的你了。人生,的确会有很多艰难的选择。爱情、仇恨、利益、前途、同情……这些都会遮掩我们的眼睛。但为什么有的人的人生,总是一往无前、酣快畅意,令人羡慕?有的人却总觉得人生蹉跎,踌躇不得志?”

  木寒夏抬头看着他。

  他说:“因为前者,总是善于自省。他能放下那些功利、情绪,拨开云雾,看到自己内心深处真正渴望的那条路,并且坚定地为之奋斗。其实人生的路、人生的选择,哪有什么对错?从来就没有。木寒夏,冷静下来,看清你心里的那条路。它其实早就在那里了,睁开你心里的那双眼睛,看见它。”

  ——

  这晚,夜深人静时,木寒夏倚在床边发呆,忽然听到门被门卡刷开的声音。

  她抬头望去,就见林莫臣拉着行李箱,走了进来。

  木寒夏:“你干什么?”

  他把行李箱放在墙边,脱掉外套丢在沙发上,只穿着衬衫西裤就进了洗手间:“我们没必要开两间房。我已经把另一间退了。”

  木寒夏还没来得及说什么,洗手间已经响起他洗澡的水声。

  等林莫臣出来时,木寒夏已关了灯,只留一盏台灯,人背对他躺着。林莫臣也躺上床,从背后抱紧了她。见她没有任何反应,他低下头,开始细吻她的脖子。

  “还疼不疼?”他轻声问。

  木寒夏没出声。

  他的手,开始在被子下一寸寸游走挑~逗。动作很轻,他的指尖柔软冰凉,就像蚂蚁轻轻咬过。木寒夏微微蜷起身体,可哪里脱得出他的掌控,呼吸也慢慢随他的动作急促起来。

  她忽然开口:“林莫臣,能不能答应我一件事?”

  “说。”他低头咬住她柔嫩的肩。

  “你这辈子,再也不要见程薇薇了。”

  他沉默了一会儿,缓缓在她耳边低喃:“好。”这样的许诺令木寒夏心头一软,某些难平之意,竟也随之平息了。他却将她扳转过来,说:“以后合作上的事,我不会再出面,让别人去处理。”

  “嗯。”

  他慢慢笑了。那笑又看得木寒夏微微心疼。

  “我答应了你的要求,打算怎么回报?”他说。

  “我……”

  她还没说完,林莫臣已低头吻住她,抱紧她的身体,伸手关掉了灯。

  夜sè中,两具躯体再次纠缠在一起。

看网友对 第64章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