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捉蛊记 > 第七章 巴黎的问好

第七章 巴黎的问好

  从南方市的白云机场出发,前往巴黎需要大概半天的时间。

  一般来说,像虎皮猫大人这样的小动物,属于民航限制运输的物品行列,不但需要开具相关的卫生检疫证明。而且还不能放入客舱,只能够当做行李托运,扔在有氧舱里面。

  除此之外,还需要签署责任书,任何死亡都与航空公司无关。

  对于坐有氧舱的事情,虎皮猫大人是特别排斥的,好在陆左他们跟上面好像挺有关系的,不但我们的护照得到了迅速办理,而且乘坐飞机的时候,还给安排在了头等舱,虎皮猫大人也没有任何人过来检查。

  头等舱!

  说句实话,我倒是坐过几次飞机,不过都是经济舱那种提前几个月定的打折机票。这是我第一次坐飞机的时候坐头等舱。

  好家伙,这种感觉,真的就像是刘姥姥进了大观园,太长见识了,整个头等舱里面只有十多个座位,我、老鬼、龙魔儿、威尔、萧克明、陆左、小妖姑娘和朵朵八个人,几乎就将位置占了大半,而除了我们之外,头等舱里面只有两位中国官员。还有一个全程都在酣睡的老外。

  因为都是自己人,所以大家显得没有忌讳,聊得也挺嗨。

  不过这样的行为似乎有些触犯到了那两个严肃打扮的官员,有一个戴着眼镜的青年叫来了空姐,凶巴巴地说道:“在头等舱的,都是上流人物,能不能让这些人闭上嘴。他们影响我们的休息了。”

  这话儿一说出来,空姐尴尬地笑着,而我们的脸sè都变得难堪了。齐刷刷地朝着那男子望了过去。

  那人瞧见我们都注意到了他,不但没有退缩,而是站了起来,铿锵有力地说道:“想必你们都是中国人吧,咱们国人出门在外,多少也得讲一些素质,不要把高档场所当成菜市场——另外那只飞来飞去的鸟儿是怎么回事,这肥嘟嘟的丑玩意怎么可能带上飞机的?”

  他这句话一说出来的时候,我们所有人都屏气凝神,看向了落在了靠椅上面的虎皮猫大人。

  没想到大人居然没有说话,直接就缩进了朵朵的怀里去。

  然后它睡着了。

  瞧见我们都怂了,并没有跟他对着干,那青年露出了孺子可教的笑容。说看来你们还是挺讲理的,我也懒得投诉了,记住,不管到了哪儿,都要保持素质。素质,知道吧!

  说罢,他坐了回去,然后冲着那领导说道:“马处,可以了,您休息吧。”

  刚才大义凛然,而跟那人说话的时候,却毕恭毕敬,恨不得给人跪下一般,着实是有些前倨后恭,让人不齿。

  我打量了一下陆左和萧克明,只见这两人并没有说话,而是用手势安抚了一下怒气冲冲的小妖姑娘,让大家保持安静,而那个有些尴尬的空姐则过来给我们低声道歉。

  行程十分顺利,一直到飞机落地的时候,威尔这时方才站起来,询问了那两位中国官员的名字。

  他们瞧见威尔是外国人,倒是挺热情的,秘书模样的青年用流利的英语跟威尔交流了一番,然后拿着自己和马处长的行李,最先离开了飞机。

  另外一个大肚子的老外也离开了,临走前,还冲着朵朵和她怀里的虎皮猫大人笑了笑。

  这个时候,威尔找到了陆左,说要不要教训这两人一下?

  陆左微微一笑,摇着头说算了。

  小妖却皱起了眉头来,说这两个家伙无端冲我们耍起官威来,不给点教训,他们还真的以为自己没人管了?

  陆左却说道:“越是修行到了一定的境界,就越是要慎用你拥有的力量,这样的心境,才能够让你有希望触摸到更高的巅峰。稍许折辱,并不会对我们产生任何实质性的伤害,所以闭眼忍过便是了。”

  听到陆左的话语,萧克明哈哈大笑,说小毒物你说话越来越像大师兄了。

  陆左耸了耸肩膀,说哪有,只不过是心有所感而已。

  一行人下了飞机,在机场门口,有两辆汽车过来接我们,是威尔安排的人——这家伙在欧洲的势力并不算小,要不然也不可能跟那有着渊源历史的魔党开战。

  我们的人有点儿多,陆左、萧克明和威尔他们坐在了后面的一辆商务车,而我和老鬼两人则坐在了一辆城市越野里。

  从机场走出来的时候,瞧见到处都是金发碧眼的外国人,还有黑sè皮肤的非裔,操着各种各样的话语,还有无数的外国文字,别样的建筑风格,异国情调顿时就扑面而来,让人不由得多了几份感慨,原来我们已然是出了国。

  上车之后,那个司机用法文跟我们打招呼,因为来之前的时候,恶补了一下几句简答的法语,所以我们倒是能够跟他寒暄两句。

  不过也仅仅只是两句而已,此刻夜幕降临,从机场前往巴黎第十三区的路上,夜火阑珊。

  我问老鬼道:“有没有想过,有朝一日,我们两个居然来到了法国?”

  老鬼耸肩,说哪里想到过这?听说法国的妹子风骚得很,大街上随便搂着就啃,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我苦着脸,说你不会是听萧克明说的吧?

  老鬼说对啊,怎么了?

  我说他说的话语,十句未必有三句是真的——真搞不懂这个家伙,我听威尔说这个人的手段十分厉害,当今年轻一辈里面,他绝对能够算得上数一数二的,没想到竟然是这样的性子。

  老鬼说杂毛小道洒脱不羁,这事儿挺好,总比那些口蜜腹剑、当面一套背后一套的伪君子好许多。

  我说杂毛小道是什么鬼?

  老鬼说你不知道萧克明的外号叫做杂毛小道么?

  我摇头,说不知道啊,不是叫做什么雷罚神剑么,咋又叫做杂毛小道了?

  老鬼说你几天老是跟着那头肥母鸡在一起混,他怎么连这个都没有跟你说啊——这杂毛小道,应该是陆左的称呼,后来他们渐渐地就传开了,可比什么雷罚神剑亲切许多;你看看萧克明,还不是叫陆左小毒物?

  我仔细思量一番,说哦,对呀,这两个人之间,是不是有什么问题啊?

  老鬼一脸坏笑,说你得了,是不是觉得如果陆左和杂毛小道两人之间有些问题,你就可以趁机而入,去挖那小妖姑娘的墙角啊?

  我大怒,说这个梗你们是不是准备玩一辈子呢?

  两人正说着话,突然间听到前面的司机大骂了一声“扑停”,我们还没有弄明白到底怎么回事儿呢,突然间就感觉到一阵巨大的响声陡然而起,紧接着我们乘坐的车子顿时就腾空而起,从高架桥上直接摔落了下去。

  砰!

  半空之中,老鬼最先反应过来,一脚将那车门给踹开了去,然后抓着我的肩膀,朝着上方一跳。

  我被老鬼这么一拽,人也跳出了车外来,感觉到自己往下急速坠落而去,还没有弄明白什么情况,下方突然有人一把抱着我,就朝着另外一边滚落了下去。

  砰!

  又一声重响,我和老鬼两人重重地砸落在了一辆高速行驶的汽车顶上,而我们乘坐的那辆汽车则砸落在了附近不远处。

  那汽车带着我们驶出了十几米,而这时那从高架桥上跌落下来的汽车突然间就发出了一声巨大的爆炸声。

  我瞧见刚才跟我们寒暄的那个司机,他居然满身烈焰地从车子里爬出来。

  紧接着那车子一声爆响,将他给轰击到了地面上去。

  嘎……

  我们身下的这汽车终于停在了路边,我和老鬼从车顶上跳了下来,惊魂未定地望着那燃烧的汽车废墟,而车门一开,那汽车司机冲着我们就破口大骂起来。

  不过对方说的是法语,所以我们都听不懂。

  老鬼捅了我一下,让我跟着司机解释,而我则用结结巴巴的英文问这司机是否懂英语的时候,那家伙倒是转得快,直接给我来了一句“Shit”!

  而就在这个时候,老鬼突然拉着我大声吼道:“你快看!”

  我顺着老鬼的手指朝着高架桥上望去,却见到上面居然有十来个全身黑毛的家伙,正围着威尔他们的那辆车在围攻。

  从我的这个角度,瞧不见正面的战斗,却知道这一次的车祸并非偶然。

  是有人特意在这里埋伏,并且发动了突然的袭击。

  我勒个去,威尔的敌人居然会这么强,我们这才刚刚赶到巴黎,就对我们进行了这般热情的欢迎仪式,实在是让人太惊讶了。

  我没有再理会那个喋喋不休的司机,而是问老鬼道:“我们要不要赶去帮忙?”

  我这话音刚落,老鬼便苦笑道:“恐怕我们也是自身难保了……”

  他说完话,双脚一蹬,就朝着前方冲去,而在老鬼的前方,却是有七八个全身黑sè打扮的家伙,正朝着我们这边冲了过来。

  哗!

  一道刀光从我的身后陡然亮起,我朝着旁边跳开,抬头一看,却见到一个全身穿着黑sè皮装、身材前凸后翘的金发美人,拿着一把锋利的尖刀,冲着我跳斩而来。

  在对方腾空的那一刹那,我想起了虎皮猫大人的一句话来。

  桃花劫!

南无袈裟理科佛、说:
欢迎光临巴黎……

看网友对 第七章 巴黎的问好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