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捉蛊记 > 第十一章 前男友

第十一章 前男友

  与一帮在街头厮混的小偷儿拼斗,倒也不用太多的麻烦,而且法国并不像是美国那般枪支泛滥,所以倒也没有人打着打着,就掏出一把枪来。

  没一会儿。这一大帮子的人就都倒在了小巷子的地下。

  欺负街面上的小混子,即便是外国的小混子,也并不能刚给人带来太多的成就感,望着这一地的家伙,老鬼踩住了刚才还霸气凛然的彪马洪,寒声说道:“兄弟,是我找死,还是你不知好歹?”

  彪马洪这人倒是光棍,咬牙说道:“你到底什么来路,我认栽了。”

  老鬼说既然认栽,那就把身上的钱拿出来吧。

  得,他居然还算计起了这帮家伙身上的钱来,不过显然这也是一帮穷鬼。九个人凑在一起,还没有一千欧元。

  老鬼一把抢了过来,然后把彪马洪拽到了一边去,低声说道:“这一片是归你罩着的?”

  彪马洪给揍得鼻青脸肿,哪里还敢强出头,苦笑着说道:“不敢当,我就是一混子,你把我当个屁给放了吧?”

  老鬼十分客套地说道:“这咋能呢?实话跟你讲,我有件事情想要求你。”

  彪马洪说有啥事?

  老鬼说你手机呢。拿出来一下。

  那人拿出了一个很老的诺基亚,放在了老鬼的手里,老鬼掂量了一下,然后低声说道:“你既然在十三区混着,想必人头也是挺熟的,我现在在找一个人,是个鬼佬。名字叫做威尔冈格罗,你认识不?”

  彪马洪赶忙摇头,说我不认识。

  老鬼咬破中指。挤出一滴鲜血来,然后点在了彪马洪的额头之上,然后说道:“我在你的身上种下了一个血咒,你有没有感觉到额头发热,麻麻痒痒的?”

  彪马洪一感受,慌忙哭着说道:“有啊,你到底对我做了些什么?”

  老鬼说道:“你听说过巫蛊之术没?”

  彪马洪应该是来自东南亚的华人后裔,一听到这个,立刻反应了过来,惊声喊道:“你是说降头?”

  老鬼意外地瞧了他一眼,说哦,你的眼光倒是挺不错的,还知道这个。事情就好办了。这东西只有我能够给你解开,如果不解,三天之后,你将会肠穿肚烂,口吐鲜血而死——所以你若是想要活命,就帮我找出一个叫做威尔冈格罗的人来,知道不?

  彪马洪脸一下子就变黑了,哭着说道:“那我怎么联系你呢?”

  老鬼扬了扬他手中的老诺记,说喏,你自己的手机号码,应该还是认得的吧?

  说完这些,老鬼与我转身离开。

  两人上了大街,因为腰间阔绰,直接就叫了一个出租车,然后由我来跟司机沟通,通过米娅帮忙准备的卡片和我那破烂英语,终于走上去前往大使馆的路途。

  两人坐在后面,老鬼突然对我说道:“我昨天一直在想一个问题,现在方才有了答案。”

  我说什么事?

  老鬼指着不远处一个宏大建筑的塔顶说道:“你看那是什么?”

  我眯眼瞧了一下,说应该是教堂吧?

  老鬼点头,说对,我昨天在想的事情是,我们在麻栗山那么偏的地方,威尔都能够找到我,为什么在巴黎这么一个城市,他就找不过来了呢?

  我说他们之所以过麻栗山来,是因为黑手双城提供的信息,你真以为他凭着气息找过来的啊?

  老鬼摇头,说不是,我跟你讲,我不知道别的血族是怎么样的,但是就我而言,如果在一个城市的话,应该还是会有所感应的;但是在这里我就没有办法有任何心灵联系,仔细想了一下,我觉得还是这一座又一座的大教堂,将这种心灵感应给切断了。

  我说是么,这边基督教的传教士,是不是也都有修行者?

  老鬼说我觉得有,你想想啊,欧洲在中世纪的时候,教皇差点儿就统治了整个欧洲,那些什么国王啊、大公什么的,必须得到教皇的认可,才能够坐稳位置——教会这么牛波伊,为什么呢,还不就是因为有武力?

  我也觉得十分可信,说我还记得历史书上面有这么一段,说拿破仑以前相当法兰西的皇帝,也是请了教廷的册封。

  老鬼说道:“也就是说,我们在这里,不但需要面对威尔的那帮对头,还得面对这些教会的家伙……”

  我说你真的在那个家伙的身体里种了什么血咒?

  老鬼摇头,说我哪里会这个,只是将我的jīng血涂抹在他的身上,并且弄了一个小法术而已,他不理也没事——我之所以这样,是想着虽然有教堂阻隔,但同在第十三区,如果威尔就近感应到了我的鲜血,或许能够通过他,来联系到我。

  我说你们血族,秘法还真是多。

  老鬼笑了,磨了磨牙齿,说少年你要不要来一发,十二门徒里面,我永远为你准备一个席位。

  我哈哈一笑,说好意心领,我就不用了。

  出租车带着我们来到了大使馆区域,结果我们找了上去,结果门口负责接待的人告诉我们他们这儿,根本就没有这么一个人,让我们查清楚了再来。

  这事儿弄得我们一阵火大,试图继续沟通,结果差点儿闹出事儿来,我们没有办法,只有离开。

  如此一来,徐淡定这条线,我们就不得不扔掉了。

  两人在附近徘徊了好一会儿,发现目前居然没有了去处,老鬼瞧了我一眼,说要不然,咱们回去?

  我明知故问,说回哪儿去?

  老鬼不好意思地笑了,说现在天sè已晚,我们回米娅和云陌阡她们的公寓那儿去,还能够帮她们做顿饭。

  我说昨天挤人家的沙发上,是因为咱兜里面身无分文,现在不管别的,咱住店的钱还是有的,又何必过去麻烦人家呢?

  老鬼说住酒店的话,要是被人给查到了,挺麻烦的,住她们哪儿,别人想查也查不到。

  我说你是不是喜欢哪俩姑娘?

  老鬼的脸一红,说哪有?

  我说你要是这样,到时候哥们先下手了,你可别哭啊?

  老鬼慌忙说道:“那个……那个叫做云陌阡的女孩子,长得挺像我前女友的,不过她更有文化,也有味道……”

  我哈哈大笑,说我怎么就闻不到什么味道呢?

  两人既然已经商定,便乘坐地铁返回了米娅的公寓附近,在路过一家超市的时候,还买了许多食材。

  回来的时候,天sè已黑,公寓的房门并没有关上,里面好像还有吵架声,我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在门外喊道:“米娅,你在家么?”

  米娅很快就走了过来,瞧见我和老鬼提着大包小包,露出了笑容来,说你们回来了啊?

  我瞧见米娅的脸上还有泪痕,说你怎么了?

  米娅的脸上流过一抹悲伤,还没有说话,突然间房间里走出了一个长得挺帅的男人来,盯着我和老鬼一会儿,然后冲着米娅说道:“哎哟,我说你怎么分手分得这么痛快,原来是有新的相好了啊?”

  米娅红着脸,瞪着那那男人说道:“张海洋,你别血口喷人!”

  这个家伙,就是米娅的前男友张海洋?

  我眯着眼睛,瞧见那张海洋指着我和老鬼的鼻子说道:“还说没有,你看看这两个家伙,哎哟喂,还买了菜过来,你们这小日子过得啊,还真的是惬意啊。米娅,我真没看错你,你就是个小骚货!”

  米娅这个时候的眼睛一下子就红了起来,冲着前男友大声吼道:“我是什么样的人,用不着你来管!你给我滚,滚出去!”

  张海洋被她给推出来,使劲儿一甩手,直接将米娅给甩到了地上去。

  我这时再也瞧不下了,伸手过去,抓着张海洋的手说道:“嘿,哥们,一大男人打女人,你好意思么?”

  张海洋猛然推了我一把,怒吼道:“管你这小白脸什么事?”

  他用的劲很猛,我有些惊讶,不过还是伸手将他给拦住了,那张海洋一推之下,并没有推动,也是有些诧异,再猛然推了一下,还是一动也不动,脸上不由露出了玩味的笑容来,说嗨哟,还是个练家子啊?

  我也感觉得出来了,这个家伙不简单。

  想起昨夜米娅跟我们提及过她前男友教她认人的事情,我心中了然,平淡地说道:“哥们,男人就得有男人的风度,你说呢?”

  张海洋指着我和老鬼身上的衣物,说道:“穿着老子的衣服,还好意思教训我?”

  我无所谓地耸了耸肩膀,说你想要的话,我脱下来给你。

  张海洋回过身去,将地上的箱子给抱了起来,然后说道:“算了,给人穿过的衣服,就当是扔了,行了善事。”

  那家伙抱着箱子离开,走到楼梯口的时候,还恶狠狠地转过了头来,瞄着我们。

  他的眼神十分戾毒,有点儿像是那眼镜蛇一般。

  张海洋离开之后,米娅强忍着笑请我们进了客厅里,这时云陌阡也出来了,在客厅沙发上面安慰她,而我则跟着老鬼进了厨房,给他打下手。

  老鬼洗着菜,对我低声说道:“老王,这个张海洋,不简单。”

  我说看出来了,应该是个修行者。

  老鬼摇头,说不对,他不是修行者,而是一个血族。

  什么?

南无袈裟理科佛、说:
渣男就是渣男,不过过了几季,也还是一样

看网友对 第十一章 前男友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