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莫负寒夏 > 第67章

第67章

  窗帘紧拉着,房间里昏暗一片,分不清是白昼还是黑夜。

  林莫臣醒来时,额头依然是滚烫的,脑子里昏昏沉沉,人仿佛飘在云端里。他起身打开灯。

  房间里显得特别空旷。她的行李箱和所有物品已经不在了。昨天他回来时,就不在了。

  林莫臣走到冰箱前,他知道自己需要吃点东西。一拉开冰箱门,首先看到的是半盒鲜牛奶。还是前两天他买给她的。

  她没什么见识,牛奶都喝国产速溶的奶粉。自从某一次她告诉他不喜欢喝红酒后,他就时不时地在高级超市给她买这种鲜牛奶。她很爱喝,每次都捧着杯子说好喝好香。只是他工作忙,隔三差五才想起给她买一次。最近这段时间,才每天记得去买。

  林莫臣把牛奶拿出来,丢进垃圾桶。还有她买的水果、糖果、酸奶……一样样拿出来扔掉。

  冰箱空了,他关上门,走到书桌前,打开抽屉,手顿住。

  里面是她给这个小窝买的常备药。退烧药、感冒药、消炎药、跌打药……一应俱全。那还是两人没有离心的时候,她得意地向他炫耀说:“我总是一个人住,这些常备药简直信手拈来,请叫我居家小能手。”

  林莫臣拿出一片退烧药和消炎药,丢进嘴里。脸sè静默地慢慢嚼了吃掉。

  孙志在这时打了电话过来。

  “林总,你今天什么时候来公司?会议差不多要开始了。”

  林莫臣喝了杯热水,重新躺回床上:“今天不来,你们自己先处理。”

  “哦。”孙志有些意外,因为林莫臣几乎从来没因任何事耽误过工作,“没事吧?”

  “没事。”

  挂了电话,林莫臣伸手揉了揉疼痛的额头,然后拿起房间电话,叫了份餐过来。

  餐点很快送到了,林莫臣简单洗漱,坐下慢慢地吃。吃了一小碗米饭后,突然伸手拿起垃圾桶,又全吐了出来。他慢慢吐了口气,拿水漱了一下口,倒下继续睡。

  再次醒来时,已是隔日清晨。他是在某个时分,突然特别清醒地睁开了眼睛。脑海中第一个念头,就是今天是木寒夏离开的日子。

  他拿起床边的手表看了眼,6点10分。今天是周一,工作日。他摸了一下头,还有点热,但是不那么烫了。他脸sè淡漠地起床,换好衬衫西装,系上领带,准备去上班。

  清晨的路,格外空旷,还有薄薄的雾气未散。他开了一会儿车,旁边只偶尔有车经过,明明两旁高楼林立,却有开在无人郊区的错觉。

  在一个红绿灯路口,他停下,手指慢慢地在方向盘上敲着,然后抬起头,望着城南机场所在的方向。雾已经散了,那里的天空一片明朗干净。高空中还有一架很小的飞机,正在离去。

  绿灯了。

  他静了几秒钟,掉头开往机场。

  7点多的时候,手机响起了,又是孙志打来的电话。孙志其实也挺为难的,MK的资金刚注入没多久,乙地块的问题还在想办法花重金通过技术手段解决,跟榕悦合作的A地块表面上还是要维持良好关系,谨慎推进……百事待兴的紧要关头,林莫臣若是不在,公司就是群龙无首。

  可他偏偏丢下这一切,连续两天没露面了。孙志心里很不放心。

  “林总,你今天来公司吗?”孙志硬着头皮问。

  “我去趟机场。”

  “哦……”孙志其实已经有了不好的预感。公司业务上的事,如果需要林莫臣去机场,他会知道。那就是私人的事。联想林莫臣这几天的反常,他尽量用宽慰的语气说道:“林总,我讲句不该讲的话。其实女人都是心软的,木寒夏性格是比普通女孩执拗些,你呀,要是闹矛盾了,多哄哄她,对她低头。走到一起不容易,大家都盼望着你们俩好呢。”

  然而他没想到,电话那头的林莫臣笑了一声。

  “该走的总会走,没必要强留。我去送送她,也算是好聚好散。”

  他挂了电话。

  那头的孙志,愣愣地看着手机,最后只是叹了口气。

  霖市的机场,并不算规模特别大的,但是规整舒适。安检口是黑sè的一长排。木寒夏的签证还没办下来,她只是在今天离开霖市。但无论她坐哪趟飞机离开,都要通过安检口。

  林莫臣就在二楼咖啡厅找了个靠窗的位置,从这里俯瞰,整块安检区一览无遗。至于若是真的看到她出现,是否还要下去告别?或者只是目送她离开罢了。

  他今早出门前又吃了药,盯着坐了一会儿,就感觉困意阵阵袭上脑海。他叫来服务生,点了最浓的黑咖啡,一杯一杯,慢慢地喝下去。

  人潮汹涌,聚了又散。每个人都行sè匆匆,有人在笑,有人在惜别。但是人群中,却一直没看到她的身影出现。不知不觉,就从早晨,等到了下午。

  胃里阵阵翻滚,他不太想吃东西,只点了碗热汤,慢慢喝完。服务生看他坐了一整天,脸sè冷凛,也不敢多打扰。咖啡馆里的客人本就不多,只他一人坐在寂静的角落。喝完了汤,他感觉舒服了些,把头往后靠在椅子上,继续盯着窗外。

  后来不知什么时候,就毫无防备地睡着了。睡得很沉,全无知觉。

  直至夜里十一点多,服务生轻轻推醒了他:“先生,我们打烊了。”

  林莫臣缓缓坐直,又看了眼窗外。午夜的机场,人已经很少了,寂静又冷清。他拿起外套下楼。

  走出机场大门时,他又回头,看了一眼,然后转身离去。

  车下了机场高速,开进市区。纵然霖市是个夜生活丰富的都市,此刻远远望去,大片大片的楼宇,都是漆黑安静的。林莫臣开了一会儿,拿出手机,打给方澄州。

  “方市长,抱歉,这么晚打扰了。我是林莫臣。”他说,“我想问,你是否知道木寒夏今天的航班号?”

  老方是被他的电话吵醒的,他披衣坐起,并没有因此生气,而是微微有些讶异,然后平静答到:“她昨天就走了。”

  林莫臣单手拿着电话,眼睛一直盯着前方。

  “好,多谢,打扰了。”

看网友对 第67章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