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莫负寒夏 > 第68章

第68章

  “等等。”老方说,“林莫臣,你们的事,外人并不应该多说。但我也算是她仅有的一个长辈,说几句,大概也不为过。那的确是对她更好更开阔的一条路。你见过外面更好的景sè,不妨把最好的景sè,也留给她一份。人生的路还很长,聚散总是无常的。不必再问她去了哪里,将来如果有缘有心,在更好的时间,再去审视年轻时的这段感情,也许更合适更好。她留给你的东西,你要珍重,你应该心存感激。切记不要困顿于过去,朝前走。她也会朝前走。这样或许将来,回忆起她对你的恩和情,你才不会觉得枉费愧对。”

  ……

  挂了电话,林莫臣忽然又觉得太阳穴一跳一跳的疼。他隐隐有些不安,但深沉的夜sè和极度透支的体力,已令他不想深想太多。他继续往酒店的方向开,他想老方有句话说得对,朝前走,生活必须继续。这件事、这个人,到此为止,不必再提。

  然后,就像是无法抗拒的宿命注定般,就像所有事情发生前都有不可逆转的征兆。昏黑的夜sè里,黯淡的路灯下,他的手机再次响起了。

  是美国的一个号码。

  林莫臣把车靠边停下,抬起漆黑沉静的眼眸,接起。

  是个略带嘶哑,但又jīng力十足的声音,讲的是地道的美式英语:“?”

  林莫臣:“是的。”

  伯特在那头轻轻哼了一声,可声音里还是带着笑意:“你的女朋友Summer呢?为什么我打她的电话,是这个号码不存在了?”

  林莫臣缓缓地答:“我不清楚。”

  伯特有点不高兴了:“喂,小子,你就这么对待自己的救命恩人?我是MK的董事长伯特!”

  “你找她有什么事?”他问。

  伯特的语气这才软下来,也带上了几分认真:“我找她,是要对她表示感谢。难道她没有对你说过吗?正是这位天使般的姑娘对我说,人生的许多东西,不是用利益回报。我做美好的事,就会得到美好的回报。而我帮了你们之后,奇迹出现了。本来我已经病入膏肓,医生也不抱乐观态度。可是这一次,我居然又醒了,甚至病情还好转了。我想告诉她,这真是我见过的,人生最美好的回报。”

  林莫臣一直没说话。

  伯特那边传来有人说话的声音,他轻轻嘟哝了一句,然后说:“好吧,我要挂电话了。但是请你记住,小伙子,好好对她。她缠了我很多天,才为你争取到这笔投资。她的勇敢和毅力是你无法想象的。男人年轻的时候,能遇到这样一个姑娘,真是毕生的幸运。她说……”伯特又笑了:“她说希望自己的心上人永远光芒万丈地活着,还说要拯救你们的爱情。现在,她应该很快乐了吧。如果将来你有幸跟她结婚,记得请我去观礼。”

  林莫臣答:“好。”

  电话挂断,周围仿佛突然恢复寂静。林莫臣把手机放在副驾,静坐了一会儿,发动车子,继续往前开。可是这路灯朦胧的路,突然好像变得无比空旷。他开在这条路上,却像开在一个深深的不见边际的梦境里。他一直往前开往前开,突然好像变得没有太多知觉,听不清周围的那些声音,看着前方的建筑和灯光,眼睛里却好像一片空白。

  直至手机不依不饶地响着,把他从梦境中叫醒。他近乎木然地接起:“喂?”

  是谁的电话已经不重要,反正不会是她的电话了。

  传来的,却是妹妹林浅的声音,带着几分得意,几分撒娇:“哥,就知道你还没睡。你这个周末怎么没给我打电话?昨天打电话还关机?”

  林莫臣没说话。

  “我刚温书结束。这次模拟考,我考了年级第三,不错吧?”

  “嗯。”

  林浅也听出他语气不对了,小心翼翼地问:“哥,是公司的事还没解决吗?我其实……听妈说了,她说你已经化险为夷了。哥,你放心,现在你辛苦点,等我大学毕业了,就来帮你打江山。”

  他答:“好。”

  林浅:“哥,你怎么了?别吓我。”

  林莫臣深吸一口气,答:“没事。”

  “哥,你遇到了什么事吗?你……在难过吗?”

  林莫臣说不下去了,哑着嗓子说:“林浅,早点睡,我还有事。以后再给你电话。”说完不等林浅回答,就挂了电话,关机,丢掉手机。

  夜sè中,他继续把车往前开。却已不知开到了何处。熟悉的城市,陌生的街道。空无一人的路上,只有他一个人的车在行驶。

  最后,他把车停在了无名路口。抬起头,只有一盏路灯,无声地照下来。旁边不知是酒吧还是音像店,这么晚这么冷清,还开着门。门口的音响,正放着时下最流行的乐队,风靡大街小巷的歌。那个纯净却又透着嘶哑的男声,在撕心裂肺地唱着:

  最怕空气突然安静,最怕朋友突然的关心

  最怕回忆突然翻滚绞痛著不平息

  最怕突然听到你的消息

  我们那么甜那么美那么相信

  那么疯那么热烈的曾经

  为何我们还是要奔向各自的幸福和遗憾中老去

  突然好想你

  你会在哪里过得快乐或委屈

  突然好想你

  突然锋利的回忆突然模糊的眼睛

  ……

  林莫臣靠在车椅里,抬手覆盖住自己的脸,泪水滚滚而下。

  ……

  很久以后的后来,妹妹林浅,也爱上了商场上腹黑jīng明的男人,他对妹妹说:“越是机关算尽的男人,在爱情里,你越要令他抽筋剥骨,才能看到他的真心。”

  林浅问:“哥哥,你也被女人抽筋剥骨过吗?”

  林莫臣沉默了。

  ……

  那个女人,她岂止抽去他的筋,拔去他的骨。她带走的,是他今生全部的欢颜与爱情。从那之后,一个林莫臣,沿着人生的路,继续往前走。另一个林莫臣,却永远困在机场回来的那个夜晚那条路上,他抬头只见漆黑的天空,低头只见孤独的微光。

看网友对 第68章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