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莫负寒夏 > 第69章

第69章

  街上阳光明媚,天空很高很蓝。每个人都穿着凉爽的夏装,显得行sè匆匆。在这汇集了世上所有繁华的城市里,木寒夏沉静地走着。

  街边有小树林立,地面很干净。两旁的民居都有了年头,透着西式的年代质感,令人觉得整齐舒适。

  木寒夏在街角一幢深咖啡sè的建筑前停下,看了看门牌号。是这里了。

  她按下门铃。

  等了足足有几分钟,门才打开。

  她微微一怔,门里是个坐轮椅的年轻男人。亚洲人面孔,也就二十五六年纪,很清瘦,膝盖上还搭着块毯子。现在明明是盛夏。

  “请问,这里是有个小房间出租吗?”她问。

  男人微笑点点头。

  “是的。你好,请问你是中国人、日本人,还是韩国人?”他问。

  木寒夏一笑:“中国人。”

  男人眉目舒展地笑了,换成了中文跟她说话:“我也是中国人,请进来看看吧。”

  男人名叫张梓,本来木寒夏对于租一个单身男人的房子,还有疑虑。但是在相处了一会儿后,就觉得不必担心了。

  他的房子是个小套间,楼上还有个小阁楼。木寒夏要租的,正是阁楼。两人上楼时,木寒夏看他有些吃力地从轮椅里起身,忙问:“需不需要我扶你?”

  张梓却笑着说:“不用。习惯了。”

  他几乎是贴在楼梯扶手上,慢慢地一点点挪了上去。

  木寒夏安静地在后面跟着。

  阁楼面积很小,除了一张单人床,只有一个小衣柜和一张桌子。但是有一扇低矮而通透的窗,可以望见街边的一切。而且租金还很便宜。木寒夏已经觉得很满意了。

  两人又下了楼,短短一截楼梯,又走了好几分钟。一楼有个客厅,还有个小房间,张梓自己住。客厅非常地乱,但是不脏。居然同时放着四台电脑,还有很多零配件、金属线路,成堆成堆的文件资料。看得出来,这个张梓是搞技术的。

  在书桌上的醒目位置,还放着几个相框。

  两人在一楼坐下,张梓给她泡了杯从国内带来的绿茶,清香扑鼻,然后对她说:“我对舍友的要求很简单,但是也很苛刻。希望你是个比较安静的人,不会太吵到我。爱干净,不乱带朋友回来过夜。可以吗?”

  木寒夏笑着点头:“这些要求我都能做到。”

  张梓也笑,又说:“还有一点,我的身体不太好,偶尔在我需要叫医生的时候,可能需要你的帮助。”

  木寒夏答:“没问题。”

  合租的事就此敲定。木寒夏起身告别时,注意到不远处的书桌上,非常醒目的位置,还放着几个相框。相框里全是同一个女孩,相貌清秀。有的是张梓与她拥抱的合影,有的是女孩的单人照。看照片两人都笑得非常灿烂。但是张梓并没有提到这个女孩,而且显然他现在是一个人住。

  于是木寒夏走出他家时,脑海中忽然冒出个念头:或许这位残疾而温和的青年,把房间出租,只是因为一个人的生活太寂寞?

  木寒夏搬了进来。大半个月的时间,很快过去了。两人虽同住一个屋檐下,但几乎没有什么交流。木寒夏每天都去学校,而张梓从早到晚都是在搞他的研究。偶尔木寒夏也会听到他跟人打电话,全程英文,讨论一些她听不懂的技术问题。

  木寒夏有时候也会在一楼客厅看电视,看美国当地频道,觉得还挺新奇的。但张梓完全不看电视,只看一些大部头的英文书。周末,木寒夏偶尔也会做饭。这个时候,张梓总是很赏脸,甚至说是兴致勃勃的,跟她一起搭伙,还要给她买菜的钱。木寒夏笑着拒绝了,于是他单方面决定从下个月房租里扣。

  有一次吃饭时,张梓忽然笑着说:“我未婚妻做中餐也很好吃,那味道简直棒极了。”

  木寒夏问:“她现在在哪里?”

  张梓顿了一下,答:“她在两年前的一场车祸里丧生了。”

  木寒夏静默,然后说:“抱歉。”

  张梓笑笑说:“没关系。”指了指自己胸口:“她并没有离开,永远在我这里。”

  木寒夏忽然觉得碗里的饭菜,有点苦涩了。

  张梓问:“你有男朋友吗?”

  木寒夏看着碗里,摇了摇头。

  张梓说:“寒夏,祝你遇到最好的爱情。”

  木寒夏没出声,过了一会儿,笑了:“也祝你遇到新的幸福。”

  张梓却微笑摇了摇头:“不,我不需要了。”

  这晚木寒夏躺在阁楼里,望着窗外明透的月光,也许是因张梓的话,她突然才察觉,这城市是如此的陌生,而她又是如此寂寞。原来她来到这里,过去的一切:朋友、家乡、同事、爱情……所有的一切,都真正离她而去。除了还不明朗的未来,她其实什么也没有。

  静静地躺了好一会儿,她拿出手机,明知不该,还是跟中了邪似的,在照片夹里一直往前翻、翻,翻到林莫臣的照片。

  那是初遇那一晚,他受伤躺在地上,英俊无比的侧脸。

  还有几张,他们在大熊猫基地拍的照片。他倚在栏杆边微笑,他抬头凝望她的样子。

  ……

  木寒夏丢掉手机,抬手按住自己的额头,紧紧闭上眼睛。

  ——

  相处的时间越久,木寒夏越来越确定,张梓就是个彻头彻尾的书呆子,一天到晚只知道搞研究。他倒腾的东西,木寒夏也不是很懂。像是耳机,但是又配备了非常jīng细密集的芯片。不过偶尔一次看到被他掉在桌角下的普林斯顿博士毕业证书,木寒夏就知道,这个人肯定不一般,他研究的东西必然也很厉害。

  她在学校的生活也很忙碌。因为她其实还有很多硬性条件,是达不到校方要求的,是在老方的帮助下,破格录取的。所以她还需要补齐很多东西,通过更多的测试,才能算是正式入学,才有可能在将来拿到毕业证书。

  她每天认真上课,认真温习。但尽管出国前恶补过英语,但很多时候,还是会听不懂,往往这个时候,她就会挑灯到深夜补习。有时候,她也会觉得西餐实在太难吃了,简直难以下咽。后来吃着吃着,也能挺住了。好在同学们对她都挺好的,也有一两个男孩,对她表现得格外热情。但是她几乎是不用任何思考,就退守到绝对安全的距离。

  她突然病倒,是在到美国一个月后。奇怪的是,曾经跟林莫臣分手那天,浑身湿透冰冷成那个样子,她也没有生病,连感冒都没有。可在来到美国后,一切都慢慢上了正轨后,她却毫无征兆地突然病倒了。

  那天晚上她睡到半夜,突然就觉得难受,发烧,烧得很厉害,肚子也疼,几乎神智不清。她迷迷糊糊想要爬起来,找常备药,却想起到美国后她人生地不熟,也忘了去买药。

  她又倒下了,在床上低低地呻吟着,然后不知何时又陷入了昏黑混乱的世界里。

  等她醒来时,发现天亮了,阳光特别大。她发现自己还躺在霖市酒店的房间里,林莫臣冷着脸,坐在床边,微蹙眉头,伸手过来摸她的额头。

  “怎么突然发烧了?”他问。

  木寒夏答:“我怎么知道啊。我跟你住在一起,还不是你没照顾好我?”

  他笑了,拿起块湿毛巾,敷在她的额头,木寒夏顿觉舒服多了,笑盈盈地说:“谢谢。”

  “照顾好自己,否则我会担心。”他柔声说。

  “嗯。”她说,“你今天怎么这么温柔体贴,不像你了。”

  他淡淡地道:“我一直这么温柔,是你太迟钝了。”

  木寒夏又笑,轻轻依偎在他的手臂上说:“我要吃楼下的王记,你去买。”

  “好,Summer。”

  ……

  “寒夏?寒夏?”有个耳熟的声音,在耳边唤道。

  木寒夏泪流满面地睁开眼,看到张梓的脸。

  原来。

  原来只是在梦里,她满心欢喜,忘了所有隔阂和别离。

  两人都顿了一会儿,张梓把退烧药片和一杯热水递给她:“你发烧了,先吃吧。人烧糊涂就不好了。我已经给医生打电话了,他很快就到。”

  “嗯。”木寒夏接过药片服下,“谢谢你。真是……给你添麻烦了。”

  张梓只是温和地笑着。

  窗外月光寂静,城市繁荣广阔而美丽。张梓说:“寒夏,纽约不应该有眼泪。不要再伤心了。如果爱他,就一直把他放在心里好了。每一天,都默默地在心里祝他幸福,无论他在哪里。这样,就好像你们俩依然在一起。”

  “……嗯。”

  见她吃了药又闭上眼睛,张梓起身,慢慢地艰难地朝门口走去。关上门时,他回头,看到在这寂静的一方小阁楼里,这个孤独的女孩背对着他,似乎在痴痴地望着窗外的月光。

  张梓轻轻把门为她带上了。

  ——

  而更遥远的事,在大洋彼岸发生,并不被木寒夏知晓。

  在她离开之后,孙志等了整整三天,才等到林莫臣终于走出酒店大门。

  孙志赶紧迎上去,可看清林莫臣的一刹那,他就是一怔。

  林莫臣看起来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削瘦。削尖的下巴,深陷的修长眼睛。他长相本就清俊,只是鼻高、颧骨硬朗,所以看起来温雅又不失男人味。可现在,因为脸瘦了一圈,眉目就显得更硬,更锋利,也更冷。

  孙志担心地问:“林总……你没事吧?”

  “没事。走吧。”他平静地答。

  孙志跟着他,上了车,往风臣开去。

  至此,就一直朝前,一直朝前走去。

  2008年,他们结识。

  2009年,木寒夏赴美求学。风臣公司年营业收入破十亿。

  2010年,风臣成立集团,年营业收入突破五十亿。

  2011年,风臣集团上市。

  2012年,木寒夏从纽约大学毕业,获学士学位,进入某知名国际企业工作。风臣已成为国内排名前十的顶级商业集团。

  2013年,林莫臣突然辞去在风臣集团的所有职务,只担任董事长,所有日常事务交由孙志和其他职业经理人打理,只身赴美,担任位于纽约的MK投资公司副总裁。

  ……

  2015年。

  ……

  你问我会等到什么时候?

  其实并没有期限。

  等她完成梦想,等她终于满身光彩回来的那一天。

  我怎么舍得再放她离开?

  ——第三卷《彼岸无寒夏》完——

  ——上部完——

看网友对 第69章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