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捉蛊记 > 第二十一章 一剑西来风满天

第二十一章 一剑西来风满天

  这刀锋女不但刀耍得快,而且还能够制造出幻影来。

  我被她的二次幻影给欺骗,结果最终还是中了一刀。

  这一刀扎在了我的腹部处,不过并没有扎实,就给我用南海龟蛇技给避开了去。

  再次受伤的我选择了后退。往后游走了几步,瞧见那边的老鬼已然陷入了围攻之中,他的战斗比我的这边要惨烈得多,不时有惨叫声传了过来。

  啊……

  然而不管那叫声如何此起彼伏,老鬼都没有吭一声。

  他并非没有受伤,此刻的他,步伐甚至都已经变得有些踉跄,然而即便如此,他依旧默默地挥舞着手中的廓尔喀刀在战斗。

  那刀锋砍在骨头上,已经磕出了好几个缺口,而即便如此,他依旧坚持着。

  仇,要报。即便是死。

  我不确定老鬼对那个叫做云陌阡的女子,到底有着多少情感牵系,但是却能够感觉到他胸膛中藏着的杀心,有多强烈。

  好像藏不住,就要溢出来了一般。

  就算是前面有一万个敌人,只要还有一口气,都要往前冲。

  此刻的老鬼,让我都感觉有些陌生。

  太疯了!

  瞧见老鬼的身影,我的心中突然多出了几分感触来。当我还在为了被人的轻视和鄙夷愤怒的时候,老鬼却已经失去了自己的爱人。

  尽管那是一段还没有开始的感情,但是对于一个将内心封闭、孤独了许久的老鬼来说,却尤为珍贵。

  他拼命了,我还在等什么?

  我在那一刻,深吸了一口气,然后闭上了眼睛。

  在眼睛闭上的那一瞬间。我看不到刀锋女脸上的表情,但是却能够感受得住她身体微微的颤动。

  她应该是惊讶的,因为眼为人心灵的窗户。也是格斗之中,唯一不能够懈怠的器官。

  然而我却闭上了,这是为什么呢?

  我不确定在西方的修行体系里面,有没有“炁场”这么一个概念,但是能够肯定的是,条条大路通罗马,真正的高手,不管继承的是那一套体系,都应该会殊途同归,走到最终的一个境界来。

  但是作为暗黑议会的黑骑士,刀锋女真的有遇见过这种情形的战斗么?

  我将双手前伸,一前一后,摆出了一个不丁不八的姿势来。

  对方在犹豫了一秒钟之后。再一次上了。

  她的刀锋依旧凌厉,然而在我的感应之中,却变得有迹可循了起来,这种感觉就好像是湖面上的涟漪和波纹,虽然瞧不见,却能够很清晰地感受得到。

  来了!

  那刀锋朝着我的额头上劈了过来,不过瞧见她的那速度和力道,很明显只是试探的一招,随时都有可能会撤回。

  当然,倘若我没有半点儿反应,这一刀绝对会如同闪电一般,将我劈成两半去。

  我能够感觉得到,这是一个用刀的高手,刀锋女不管其他的迷惑手法,光从刀技上面来讲,就已经到达了冷兵器的一定境界,可以教会我很多东西。

  我也有刀,只可惜这刀因为我的龙脉之气耗尽,再也没办法拔出了了。

  就在那刀锋即将临体的时候,我动了。

  十三层大散手,降刀手。

  降刀手有一个很通俗的名字,叫做空手接白刃,是一种在刀尖上跳舞的手段,需要极大的意志和手段,方才能够使练出来。

  因为一旦出现差错,降刀手就变成了求剁手。

  在那一刻,我突然间感觉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轻松感,在对方那堪称极致的刀法面前,我心中所有的怯懦、恐惧和害怕都一销而空,脑子里只有师父当初传我功法之时的种种画面。

  有云起潮落,有夕阳观海,还有广阔无垠的海面,波涛起伏……

  起伏的波涛,是我的呼吸,而晚霞高照,则映照在了我的脸上来。

  这是一种境界,我在刀尖上跳着舞。

  一个灵魂的舞者。

  十几个回合之后,我睁开了眼睛来,瞧见刀锋女脸上那惊诧莫名的表情。

  之所以睁开眼睛,是因为我悟到了,那么遮眼与不遮眼,对我来说,都不过是一种形式而已,我放下了一切执念,与刀锋女交起了手来。

  我甚至将南海龟蛇技和玄武金刚劫都忘记了,全凭着对于十三层大散手的理解,与其对敌。

  散手而为,我有一种前所未有的畅快。

  无论是出拳、出掌、出爪、出腿,每一招一式,都行云如流水,当用到微妙处的时候,我心中隐隐有一种极致的畅快感,而当用得稍有偏差的时候,我却告诫自己,下一次,一定要更好。

  此刻容不得我出错,因为我一旦失误,下一秒所要面临的,将是死亡。

  这是一种很奇妙的感受,我很享受,然而刀锋女却并没有。

  她感觉所有的节奏,都已经被我所带动。

  虽说她暴风骤雨的攻击从开始到现在,都没有结束,然而瞧见我嘴角上面的那一抹微笑,却感觉到难受万分。

  就这样一个家伙,却如同滑溜溜的泥鳅一般,怎么都拿他不下。

  这是一种一拳打在棉花上的失落。

  终于,刀锋女急了,身子一扭,竟然凭空多出了七个一模一样的她来,然后从各个方向,不同的角度持刀袭来。

  她的幻影是如此的真切,使出来的刀光比真金还真。

  一时间,天罗地网,无处可逃。

  这是要拼了。

  我知道,刀锋女的耐心已经用尽了,此刻则是她撂牌的那一刻,不过也正因为她没有能够沉住那气,让我捕捉到了一线生机。

  乱麻之中,我感觉到了一条可以解决一切的线头。

  而这线头,则是刀锋女心灵的破绽。

  这是一种玄之又玄的感觉,我不知道西方人是否能够理解这种状态,但是我却准确地捕捉到了。

  于是我伸出手来,往那个地方陡然一抓。

  我捉到了一只芊芊素手,而那手掌之上握着的,则是一把锋利的三尺长刀。

  就是现在!

  一直隐忍而不发的我在这一刻就像炸药包燃烧的那一瞬间,身子里迸发出了最为强大的力量来,先是一个过肩摔,将这个宛如豹猫一般灵活的女子给摔倒在了地上,紧接着一拳砸了过去。

  这拳头直奔对方的胸口。

  砰!

  肉碰肉,砸了个结结实实,那女子口中一甜,一口鲜血就喷了出来。

  不过即便如此,彪悍异常的她还是顺手一刀,想要朝着我的头上斩落而来,不过遭受重创的她在力量上面,到底还是有一些欠缺,所以被我一把擒住,将那把长刀给夺了下来。

  刀手的刀被夺,就预示着她的落败。

  我俯下身子,紧紧按着她,瞧见这个长相甜美、表情冷酷如冰山的金发美人,瞧见她拼死挣扎却不得解,冷冷笑道:“现在,你还敢小看我么?”

  说完话,我忍不住亲了一下她的脸蛋。

  我发誓,主要是她一脸圣洁的模样,让我生出了一种情不自禁的亵渎心理来,绝对不是因为她的美貌。

  然而亲过之后,我立刻又后悔了。

  因为我想起了之前艾伦冈格罗曾经用那条长得可怕的舌头,也舔过着jīng致得如同洋娃娃的脸蛋。

  呕意出现在了我的心头,我想起了这女人的凶悍和恶毒,没有任何怜惜之意。

  我将夺过来的那把刀,插进了这女人的胸口。

  噗……

  一声炸响,那女人就好像是扎破了的气球一般,身子在瞬间消失了,居然在一瞬间化作了无数滑腻粘稠的黑sè雾气,就好像她第一次袭击我们的时候所发出来的一般模样。

  我给吓了一大跳,挥着刀使劲儿劈开,发现那黑雾三两秒钟之后,居然化作无数丝缕,遁入地下,消失得无踪影。

  怎么回事?

  我愣了一下,不知道那刀锋女到底是死了,还是逃走。

  不过不管怎么说,她是不会再给我们带来麻烦,这才是最重要的,我没有管那地下的黑雾,而是站起了身子来,这时却瞧见老鬼被那艾伦一掌击在了胸口,腾空而起,化作了无数的蝙蝠。

  就在那些蝙蝠腾空而起的一瞬间,早有人准备,发射了一种亮银sè的渔网,将这一大蓬的蝙蝠群,都给网住。

  只有四五只在外面晃荡。

  糟糕,老鬼被擒住了……

  我的心中陡然一跳,没有再犹豫,而是持着那把长刀,就朝着老鬼落下的那个地方冲了过去。

  艾伦冈格罗比我更先一步到达,他猛然挥出了臂膀来,怒声吼道:“他是我的,谁也拿不走!我要咬破他的喉咙,让他那肮脏的鲜血,滋润我的食道……”

  那把在刀锋女手中无比锋利的长刀,在艾伦冈格罗的手臂前却显得无比迟钝。

  我感觉好像劈在了一根jīng钢之上,还没有回过神来,眼前一花,突然有一只脚踹到了我的胸口处来。

  砰!

  我整个人直接就腾空飞起,以极快的速度撞到了那边大楼的墙壁上。

  巨大的力量让我眼前一黑,差点儿昏迷了过去,而当我再次睁开眼睛来的时候,却见渔网中的蝙蝠又变成了老鬼,艾伦冈格罗一把揪住了他的脖子,张口就咬了下去。

  而就在这个时候,他的嘴巴之前,突然多出了一把软剑。

  有人轻叹了一声:“闹出这么大的动静,你们就没有考虑过法国教区那红衣大主教的感受么,暗翼爵爷,艾伦阁下?”

南无袈裟理科佛、说:
与刀锋女交手,旗鼓相当,讲究的是技巧和手段,然而与暗翼爵爷阁下交手,就乜有办法了……只有拼命!

看网友对 第二十一章 一剑西来风满天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