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莫负寒夏 > 第70章

第70章

  2015年春。

  飞机平稳行驶在云层间,引擎沉闷的声响似远似近。木寒夏打了个哈欠,睡醒了,摘掉眼罩。头等舱的空姐走过来,微笑躬身:“女士,您看您要喝点什么?”

  “红茶,谢谢。”

  “好的。”

  不一会儿,茶送过来了。木寒夏捧着烫手的玻璃杯,从包中拿出一本杂志。这是她在纽约机场看到后买的。

  翻了几页,就看到对“中国风臣集团”的专题报道。

  她慢慢啜着茶,一行一行认真看下去:

  “风臣集团现任CEO周知溯先生,上月17日出席在田纳西州举行的中美企业家商会,与数位华商畅谈中国经济形势……

  风臣集团2014年实现年营业收入300亿元,拥有员工5000余人……

  周知溯先生强调,未来风臣集团的主营方向依然是金融投资、房产、服装等领域,同时也会密切关注电子商业、高新科技板块……

  记者就周先生现场发言,提出问题……”

  一直看到最后一句话:“……我们期待风臣集团在新的一年的表现。”木寒夏才合上杂志,放回包里。

  飞机已经开始下降了,层层流云扑面而来。下方的北京城,似乎还是老样子,四四方方密密麻麻,跟六、七年前没什么两样。但木寒夏知道,城市每一刻都在变迁。有些地方或许是她离开时的样子,有些地方她大概已认不出来了。

  她重新戴上眼罩,闭目休息。

  ——

  今天的机场高速有点堵,冯楠的车开得很焦躁。他一会儿左加塞,一会右变道,还得应付陆樟的电话。

  “我说老大,我就快赶不上接人了,咱能回来再打电话吗?”冯楠说。

  陆樟在那头哼了一声,说:“你去接那个老女人了?”

  冯楠:“对啊。”

  陆樟:“接个屁!”

  冯楠失笑:“大少爷,我知道你烦这些莫名其妙的人。但她是董事长钦点的事业部副总,也就是我的顶头上司,董事长可是交代过要让人家感受到回家的温暖,我能不去吗?”

  陆樟忽然又笑了,说:“行,你去接。反正她也呆不久。”

  冯楠一听他的语气,就知道这位大少爷、混世魔王,回头要跟人使坏了。不过这也不是他能干涉的事,谁让陆樟才是董事长独子,将来的大老板呢?

  冯楠安慰道:“老大,你也别上火了,既来之则安之,先看看到底是个什么样的角sè呗。好了我不跟你说了先挂了,到机场了。”

  罗浩扬嗤笑一声,挂了电话。

  冯楠站在接机口,手里举着个牌子:“方宜集团木寒夏”。等了一会儿,他注意到前方走来个美女。

  黑而直的长发,瓜子脸,眼大肤白。虽然穿着牛仔裤,依然看得出是双匀称修长的美腿。

  冯楠下意识多看了两眼。

  直至……对方走到他的面前,站定。

  冯楠心里卧槽了一声,不是吧。简历一寸照上,可没有这么靓丽动人啊。

  但他迅速换上笑容:“您好,您是……木寒夏木总?”

  木寒夏看了他两眼,微微一笑,伸手:“我是木寒夏。您怎么称呼?”

  冯楠忙跟她握手说:“我叫冯楠,是方宜集团商业地产事业部总裁办的经理,董事长和小陆总让我来接您。您一路辛苦了,我们先上车?”

  “好的,谢谢你。”

  冯楠主动接过她手里的箱子,带她往停车场走。见她虽然漂亮又年轻,但是谈吐举止都很沉稳,尤其嗓音温凉平静。既不摆架子,但又不会让人觉得很容易亲近。换句话说,这是个有自己气场的女人。于是冯楠留了心,多了几分恭敬谨慎。

  车一路往市区里开。这些年北京变化还是挺大的,木寒夏目不转睛地望着窗外。冯楠察言观sè,笑道:“木总,您有好些年没回来了吧?这些年北京变化可大呢。前几年南城还跟农村似的,不知道您有没有印象,现在全建得漂漂亮亮的,房子也贵。地铁又通了好多条,京郊那些民营企业,全倒了。现在好的就是金融、地产、互联网电商……不过08年奥运那会儿,每年还有300多天蓝天呢,现在整天雾霾,您瞧瞧这天……”

  他一口流利地道的北京话,很健谈,说得又有趣。木寒夏听得还挺有意思的,一路跟他聊了过来。

  一直开进了国贸地区。

  许是这里几年前就已达到北京繁华的巅峰,所以在木寒夏眼里,居然没怎么变样。当然,还是多了一些新的景sè。车从一座银灰sè的摩天高楼旁驶过时,冯楠说:“这里,就是鼎鼎大名的风臣集团的总部大楼。您在国外,应该也听过风臣吧?”

  “听过。”

  “风臣集团还是牛逼啊,500强排名第8。领导人也有眼光。前几年楼市那么好,他们却开始拓展金融投资业务。结果这几年楼市不好,他们却赚翻了。听说去年光投资这一块,就赚了50个亿。”冯楠说。

  木寒夏笑笑没说话。

  冯楠又笑着说:“对了木总,我还听说过一个八卦新闻,挺好玩的。人说啊,风臣的创始人,也就是他们原来的董事长,出家了!到庙里当和尚去了。”

  木寒夏微微一顿:“出家?不是说……只是辞职,不再管事了吗?”

  “嘿!”冯楠道,“谁知道呢?我也是听人说的,不过我觉得挺可信的。您听我分析啊,据说他们董事长挺年轻的,才三十多岁,就有这么大的成就,人长得也挺帅。可是这么大的公司,说不管就不管,而且好像也不爱女人,一直打光棍。您说一个年轻男人,不爱财不爱权也不爱sè,那不就是看破红尘四大皆空了吗?”

  木寒夏没搭腔。

  冯楠先带她去了一家湖北菜餐厅,不急不慢地吃了午餐。然后领她去看了套二居室,就在国贸。

  冯楠说:“木总,董事长交代了,您在国内的衣食住行,一切都按最好的来。不过我觉得长期住酒店,其实不太方便,太冷清了,也没什么私密性。这套二居室是酒店式公寓,离公司也很近,走路5分钟能到。您看您是想住这儿,还是习惯住酒店?酒店我也准备好了。”

  木寒夏四处看了看,这套房子装修得十分雅致舒服,床、衣柜都还是崭新的,打扫得一尘不染,显然是冯楠用心准备过的。她觉得冯楠这人办事很得体周到,又能自己拿主意。于是笑道:“这里很好,谢谢你。”

  冯楠看到她眼中毫不掩饰的欣赏之意,心情也蛮愉快的。他虽然年纪轻,但是是陆樟的大学同学,在方宜集团摸爬滚打也有几年了。他就喜欢给聪明又通透的领导办事,因为人家同样会看到你的聪明和用心。哪像陆樟,那叫一个我行我素喜怒无常,难伺候。他的脑海中同时浮现一个念头:不知道看到这么漂亮有气质的“老女人”,陆樟会作何反应?陆樟一向讨厌外人制掣自己,但对美女从来都是怜香惜玉的。这下说不定要为难了!

  “木总,您下午要不要休息一下,倒倒时差?还是有别的安排和需要,反正我全天候命。”冯楠又说。

  “不用休息了,我在飞机上睡了很久,下午再睡,晚上会睡不着。”木寒夏说,“下午能不能去公司里看看?”

  “没问题。”冯楠答,“那我先下楼,您休整休整,好了就叫我。”

  冯楠离开了。木寒夏坐了一会儿,去洗了个澡,换了身相对正式但又不那么严肃的衣服出来。米sè大衣,里面是简单的衬衣和长裤。再把长发盘起,最后走到窗边眺望。

  这里楼层很高,国贸的景sè一览无遗。无数林立的高楼,包括正对面,风臣的总部大楼,整面恢弘的银sè玻璃幕墙,在阳光下微微发光。

  木寒夏静静看了一会儿,下楼。

  冯楠本来在楼下抽烟,回头看到她的这套装束,又是眼前一亮。如果说先前的休闲打扮,咋一看像美丽大方的留学生归来。这一身却透着干练素雅的气质。

  这个女人,小陆总只怕压不住。冯楠想。

  ——

  因为一些机缘,木寒夏在美国结识了方宜集团董事长,也即陆樟的父亲陆栋。这次回国,也是受陆董事长邀请,成为方宜集团商业地产事业部的副总裁。

  25岁的陆樟是总裁,人称小陆总。不过据说这几年陆大少完全没怎么管事,都交给下面的人担着。好在集团的商业地产模式很成熟,所以也算平稳运行着。

  事业部的格局还是非常大,下辖全国一百多家商城,为集团贡献1/3的营业收入。事业部的大楼也在国贸,是幢青灰sè的时尚建筑。木寒夏跟着冯楠,直接上了总裁专属电梯,到了顶层。

  这一层占地有千余平,装修得十分jīng致奢华,处处晃眼。木寒夏并不喜欢这样的风格,神sè平静。这时冯楠若无其事地说了句:“这一层是按照小陆总的喜好装修的,他什么都喜欢最好的。”

  木寒夏微微一笑。

  结果等他领她到了总裁办公室门口,却发现里面根本没人。门口秘书的桌子也是空的。冯楠有些无奈的看了一圈说:“木总,对不住,咳……小陆总上午还在上班呢,现在大概有什么事离开了。他的秘书上周刚被他开掉,所以有时候我也不知道他去哪儿了。要不,我先带您去别的地方转转?我看他今天晚点会回来,因为他刚买的一套游戏装备还在,那是他的心肝宝贝,肯定还要拿回家里去。”

  “好。”

  冯楠带着她,跟其他两位副总见了个面。然后就按她的意思,下楼去看看方宜在国贸的一座业绩最好的商城。

  此时已是下午,春日淡薄的阳光洒在街头。冯楠在商城楼下停好车,陪木寒夏一起往里走。对面车道驶来一辆黑sè卡宴,缓缓停进车位里。

看网友对 第70章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